笔趣阁

第二百一十八章 交通肇事还是危害公共安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p:感谢友zeannn、baba1125、小?2、笑傲天地、死神是我小弟的打赏。<>和推荐票?

????龙兴建设集团,虽然说还没有大举地进入潼宜的建设市场,但是前期工作却已经展开。在潼宜的城区,租用了一家旅馆,作为了龙兴建设集团的前期指挥部。虽然说地方有些狭小,环境也并不好,但是潼宜的现况,决定了他们也只能是暂且地在这里栖身。

????被派到潼宜打前站的龙兴建设集团的工作人员,自然都是集团中的jīng兵悍将,jīng英人士,为了拿下潼宜市zhèng fǔ预计中的几个大项目,这些人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也时常会因为大家的意见不统一,而争执起来,令旅馆里的那玄务员们习以为常了。但是今天的这里,却是静悄悄的,就连楼道里路过的那些人,都一个个是脚步轻巧尽可能地避免发出异声。

????今天的方明远有些古怪,林蓉已经不止一次地注意到,即便是在商讨工作的时候,他也不时地会走神。也许他侧耳倾听的模样能够瞒得过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但是做为他的贴身助理,跟在他身边的多年的林蓉来说,却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林蓉心里有些奇怪,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难道说除了下了一场大暴雨之外,还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不成?

????“林助理,一会儿让人给潼宜民政部门送一张五十万元的支票,做为昨天晚上的救灾捐款。”方明远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林蓉,心里有孝虚地道。他也明白,自己的异常肯定是瞒不过林蓉的。但是……这种事情他又怎么张得开口和她解释

????“嗯,我知道了”林蓉点了点头,在笔记本上记了一笔道。

????“从潼宜到奉元的高速公路建设申请,省交通厅有答复了吗?”方明远道。

????“还没有,只是同意了从潼宜到平川的神奉高速公路延长线的建设申请。潼宜市zhèng fǔ已经委托省设计院进行路线设计工作。如果说一切顺利利的话。明年的上半年就可以开工建设。”林蓉翻了翻笔记本答道。

????“关于潼奉高速公路的建设工作,催着一些市zhèng fǔ相关部门,同时也和省里做做工作,尽快地促成”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他还是认为,这样的一条高速公路,对于促成潼宜的经济高速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只有潼奉高速公路、神奉高速公路和潼奉铁路三管齐下,才能够保证不适宜在境内建造机场的潼宜rì后对外交通这一块的畅通阻

????而潼奉高速公路越早得到批准,一方面是可以尽快地对潼宜未来的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另一方面前建设也可以赶在各方面成本大涨价之前完成修建工作,从而压低建造成本

????“是”林蓉在笔记本以红笔明显地标注了出来。

????房门被轻轻地敲了两声,接着一名助理走了进来道:“方少,赵市长来了。”方明远暗地里长出了一口气。赵绪安来的正是时候。

????“诸位在这里继续讨论吧。”方明远站起身来道,“接下来的事务,就由林助理负责主持。”在场的其他人也一齐站起身来,齐声应是。

????方明远出了会议室,向一旁走了七八米,又拐入了另一间屋子,这里被布置成了一个嗅议室,赵绪安和他的新秘已经在里面恭候了。

????“赵叔,劳烦你久等了”方明远笑呵呵地道。

????“哪里。哪里,没有干扰你的工作吧?”赵绪安站起身来,伸手与方明远相握道,“嗯,看来昨天的事情,没有对方少你的jīng神上产生什么大的影响。现在胳膊怎么样了?活动起来还有不便吗?”

????方明远嘴角不为赵绪安所注意地微微抽了一下,笑道:“让赵叔cāo心了。胳膊恐怕还得休养几天才能正常活动。坐坐坐”

????双方坐了下来,方明远开门见山地道:“赵叔这时候前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赵绪安笑笑道:“一来是来看看方少的情况,昨天由于事务繁多,没有能够前来探望,看到方少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我也就放心了。二来,也是有几件事情想和方少商榷一下。”

????赵绪安这一次前来。主要是向方明远通报一下潼宜市委市zhèng fǔ对于马有德酒后驾车致人伤亡一案,还有朱卫平他们跨市抓捕记者一案的最新进展。

????经过一下午和一晚上,潼宜市jǐng察局,已经掌握了两案的大致基本情况。

????马有德,作为潼宜市zhèng fǔ招商局招商办公室的科长,并不是像他最初所说的那样。中午是在招待外国投资商的时候不得已饮了几杯酒,而是与他的小情人在一番缠绵后,饮酒过量,又临时接到了办公室的电话,说是领导有事找他,才酒后驾车,结果造成两人死亡三人受伤的惨重结果。而他所使用的面包车,经查,也不是他私人所有,而是潼川的一家乡镇企业所有,据说是“借"给马有德使用。

????“这个马有德,他的妻姐夫是潼川民政局局长龙法天,龙法天通过一些渠道,希望我们能够手下留情。”吴福曾的求情,朱大军并没有替他隐瞒,而是如实地告诉了赵绪安,赵绪安考虑到吴福曾的求情内容并不算过份,所以也并没有和方明远起的意思,但是龙法天却不仅仅是托付了吴福曾一人。潼宜市的jǐng察觳旌头ㄔ翰棵牛杂腥私拥搅怂登榈缁啊饬钫孕靼哺械接行┠栈稹?

????“既然事实清楚了,那些依照我国法律,马有德应当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方明远道。

????“马有德醉酒驾车,致使两人死亡,三人受伤,公共财产受到严重损失,依照我国的法律,应当是属于交通肇事罪,情节恶劣,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赵绪安答道,“死者家属和伤者还可以向法庭起民事赔偿诉讼”

????“七年以下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啊”方明远喃喃自语道。这个判罚,在他看来,并不算重,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倒在车轮下,而明知道醉酒不可驾车的肇事者却只需要付出不超过七年的牢狱之灾就算是清偿了身上的罪孽,而且在很多时候。法官还常常会判决入狱三年,这就更令人感到不公了。

????“赵叔,这个案子能不能在法律许可的条件下先拖一拖,不要急于审判?”方明远道。

????“啊?可以”赵绪安有些诧异地道。

????“我打算找法律专家分析分析。他的这种行为到底是属于交通肇事罪,还是危害公共安全罪”方明远正sè道,“我个人认为,像醉酒驾驶车辆上路行驶,还是在白天进入热闹市区的这种行为,很容易造成不特定的多数人伤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危险,其伤亡、损失的范围和程度往往是难以预料的。这一次,若不是因为电线杆挡住了他的车轮,谁又知道他最终会害死多少人?”

????赵绪安眼睛为之一亮。方明远的这一法,倒是也有它自己的道理。驾驶员醉酒驾驶和清醒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不同,往往都不会停车下来抢救伤员,而会一直向前开,直到车子被迫停止下来。而这一过程中,往往会造成多人死亡。比如说像这一次,神智清醒的驾驶员。在险些撞到方明远和于蕊时,就应当停车或者放慢车速了,而马有德却是继续横冲直撞,直到把人撞上电线杆子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苏记和我经过商榷,经过今天早上市委常委会大家的举手表决,已经决定颁布《禁酒令》,所有潼宜市境内的市委市zhèng fǔ工作人员,包括人大的工作人员。在上班期间一概不得饮酒,违反者将会给予行政处分直至开除。”赵绪安道,“同时,交jǐng部门也会严厉打击醉驾上路的行为。”

????方明远点了点头道:“赵叔,醉酒驾驶车辆,是一种严重威胁他人和自身生命安全的行为。世界各国zhèng fǔ对于这种行为都是给予极其严厉的打击。比如,美国伊利伊州一名男子因酒后驾驶撞死一名行人,就被判处了十五年的监禁。而且,在美国醉酒驾驶的审判记录中,得克萨斯州一名司机因累计有十次醉酒驾驶被判期徒刑。”

????“十次醉酒驾驶被判期徒刑?”赵绪安吃了一惊道,“那他可是撞死撞伤人了?”

????方明远摇了摇头道:“应当是没有,否则的话,他早就进监狱了”赵绪安和他的秘,两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美国人这可真是够狠的,仅仅因为十次醉酒驾驶的纪录,没有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居然也将人判处期徒刑了

????“因为美国法官认为,他屡教不改,放任他在外,就是对其他守法公民的生命不负责任,而在此之前,法院也曾经判决他终生不得驾驶车辆,但是这位却并没有遵守。”方明远耸耸肩道。这是他在前世里曾经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事,至于现在是不是已经发生了,那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再比如说rì本,当驾驶员血液中酒jīng浓度超过分之零点零五时就要判两年以下劳役,罚款五万rì元,吊销驾驶执照,同时追究向驾驶员酒者的责任。醉酒开车两次以上就要处六个月的徒刑,违章者被关在特殊的监狱里,令其盘腿静坐反思,检讨自己的错误。在加拿大,凡酒后开车的,不仅仅要处于高额的罚款,还要监禁六个月;造chéng rén身伤害的则要监禁十年,造chéng rén身死亡的监禁十四年。在希腊,jǐng察有权没收醉酒驾驶者的汽车。在法国,只要jǐng察发现驾驶员醉酒驾驶,驾驶员就将会处以两年的监禁和高额罚款,如果说是再犯,就是四年的监禁和高额罚款。如果说伤人或者说致人死亡,就要面临着三到十年的监禁,以及高达十几欧元的罚款和天价的民事赔偿。所以,我觉得,为了更好地保护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体现我国社会制度的先进xìng,也是加强我国在交通领域的改革,在这方面,我们也应当与国际社会进行接轨。”

????赵绪安和他的秘此时都已经听到有孝傻了,此时,国门开放的时间还不长,国人一般到国外,关注的都是外国发达的经济,富裕的生活,有谁没事会关注这方面的各国关于醉酒驾驶的处罚条例呢?

????不过,他们也不会认为方明远是在随口瞎说,这种东西,只要用心去查,并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就是大家一直以来都没有关注过而已。

????“方少说得有道理醉酒驾驶,对于公共安全的威胁难以估量,与交通肇事一视同仁的处理,确实是有不合理的地方”赵绪安点头道,“那么方少是想借着马有德一案,推动社会上对醉酒驾驶的危害xìng进一步的讨论了?要是这样的话……市委市zhèng fǔ方面要如何配合?”方明远一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虽然说,马有德肯定是不能够依照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处理了,但是借着此案的由头,前发起全国xìng的,对于醉酒驾驶对社会危害xìng的讨论,促成更严厉的刑事处罚出台,也算是不枉自己险些被撞了。

????华夏rì后的汽车保有量,也是稳居世界前列,如果说不能切实地控制住酒后驾驶,rì后死于车轮下的国民,还不知道会有多少

????既然自己遇上了这么一档子事,那么顺手推动一把,促成危险驾驶罪的出现,对人对已,都是好事。

????赵绪安又和方明远谈了朱卫平等人跨市抓捕记者案的最新进展,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朱卫平几人是受良阳县jǐng察局副局长高天河的指使,企图将胡成东非法带回良阳县。潼宜市jǐng察局已经将此事上报省jǐng察厅,并且正式向潼川市jǐng察局和良阳县jǐng察局发出了抗议。方明远点了点头,这件事他只能说是恰逢其会,虽然心头气愤,但是并不算是当事人,所以他也不想对赵绪安发表什么意见。

????反正,于蕊也已经说过,对于这件事,潼宜电视台也不会善罢甘休,一方面会向省委宣传部汇报,另一方面也会向潼川市委市zhèng fǔ和良阳县委县zhèng fǔ出正式的抗议

????赵绪安接着道:“我这一次来,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想与方少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