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个契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xqrbyyy(两张)野蛮圣法师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死神是我小弟李璐媚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柴姑姑的去向定了下来吗?”眼看着车子拐入了西山,在似松实紧的jǐng卫观注下,转入了一座老式的四合院。

????“哼,你还记得啊?”柴靖玉不满地道。这小子的嘴可是太紧了,自己这一路上,绞尽脑汁,也没能从他的口中套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加上,自己原本期待的好友也没有来,柴靖玉现在的心情很不爽。

????“呵呵!”方明远随意地笑了笑,背着手向四合院里走去,他也不急,反正一会儿,柴家总会有人告诉自己的。柴靖玉被他搞得无可奈何,只能快步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很快,柴嫣和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就走了出来,站在房檐下笑吟吟地看着一行人走了过来。

????“柴姑姑池部长?您怎么也来了?”方明远诧异地道,年过半百的男子正是池景钰,现任国土资源部的部长!当年,正是方明远将“发现"的赤县金矿上缴给了国家,一手将他推上了国土资源部的部长,他还是梅元武的姨父。不过这些年来,大家打交道不多,也就是逢年过节的见个面,倒是不陌生。

????“什么池部长,叫一声池爷爷,也行,叫声池伯伯,我也认了!”池景钰笑道,“这里又不是公众场所,没有那么多的约束。”

????””“什么池爷爷,你是成心想要占我的便宜吧?”一旁柴嫣的眉毛已经竖了起来道,“池景钰,你敢再说一遍吗?”她和池景钰一直都是同辈相称。而明远又一直叫她姑姑。

????池景钰微微缩了缩脖子。笑道:“我说。你不用这样敏感吧?以我的年纪,当他的爷爷也差不多了!”

????“那你是想和苏总理郭老爷子他们兄弟相称了?”柴嫣的目光扫过他,“靖玉,你和明远是同辈人。是不是也得喊他池爷爷了?记得,回头见了元武他姨,一定要叫nǎinǎi的!”

????“得得得,我说错话了!我认错还不成吗?”池景钰头痛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道。梅元武他姨。自然就是池景钰的老婆了,要让她听到外甥媳妇喊自己nǎinǎi,池家可就热闹了。要是换成其他人,也就算了,大家也就是说说而已,可要是柴嫣,那可就不同了,这位是真的干得出来这种事!

????柴嫣也不理他,拉着方明远的手道:“要不是因为你,也不会要明远下了飞机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就来西山,你倒好。在这里摆上长辈架子了!明远,一会儿他要是有什么求你的,想答应就答应,不想答应就不答应,有你柴姑姑在,我倒要看看池大部长能怎么着?”

????池景钰哭笑不得看着柴嫣道:“他就是全盘不答应,我还能把他怎么样?”方明远如今可是他们这几家的财神,不说别的,仅仅他随口指点了梅元武他们几人两句,如今梅元武几人也创下了一份诺大的家业,而且这家””业还来得清清白白,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这对于从政之人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哼!”柴嫣拉着明远,将他带进了客厅,开始嘘寒问暖。柴靖玉一脸羡慕地跟在后面,有的时候,她也觉得柴嫣对于方明远那是太宠溺了,就是自己这个亲侄女,平rì里也没少让她训斥几句,可是到了方明远这里,就从来没有这种事。

????几人寒暄了一阵,这才言归正传。方明远笑问道:“柴姑姑,您的去向定下来了吗?”

????柴嫣苦恼地摆了摆手道:“还没有定下来,我想去的地方去不了,能够去的地方我自己又不想去!”官场上的博弈,有的时候也会令人身不由已。

????方明远看了看池景钰,池景钰会意地道:“小嫣是想去……”

????“小嫣?”方明远瞪大了眼睛,在他的印象里柴嫣一直都是属于那种特立独行的女强人的,否则的话,在外交部里,她也不会为了方明远的事情,几次三番地和同僚们拍桌子了,想不到她也有被人叫小嫣的时候。柴嫣的脸颊微红,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池景钰无奈地摊开了手,苦笑道:“好吧,好吧,她是想去秦西省或者说南方的**两省,可是没能如愿。如今,双方虽然说没有能够达成共识,但是也有这么几个选择。她可以去……”

????池景钰说了几个职位,方明远微微地皱了皱眉。柴嫣想去秦西省和南方的**两省,这不”重生之资源大亨第二百四十九章一个契机”难理解,这三地如今可以说都是苏浣东这一系官员占据了明显上风,又有着明显上升势头的地方。以柴嫣的背景和资历,一旦加入这三地,无疑将极大的增强苏系在这三地的话语权。而对方给的这几个职位,虽然说从级别上来说,也不算辱没了柴嫣,但是柴嫣要是去了,以国内政坛一向的传统来说,缺乏足够助力的她,就将沦为其中无足轻重的一股势力。

????虽然说国内一向宣传男女平等,女子能顶半边天,但是从现实来看,实际的一二把手职位,实权部门的老大,只有极少数的女xìng能够担任。女省长,女省委书记,那就更是罕有。所以,柴嫣所去的地方,如果说苏系官员的实力薄弱的话,她去了之后,反而发挥不出她的能力来。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留在中\央部委里!所以现在就僵持在了这里。

????“没关系的,大不了我再和他们耗些时rì,我就不信,换届之后,他们还能够像现在这样拦阻我!”柴嫣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爽朗的笑道,“在外交部里多呆几天也不错,你小子怎么每一次出国都能惹出事来?”方明远在迪拜的事情,可瞒不住有心人。

????“这又不是我自己主动的!事情自己找上头来,我也躲不开啊!”方明远叫屈道。他是真的没打算做什么,谁知道那伙匪徒,就那么的不长眼,自己硬是撞上枪口来。

????“其实要我说,明远应当感谢那一伙匪徒,让他们这样一搅,你在中东的这些王室中,声誉更好。”池景钰失笑道。整个剿匪的过程中,方明远可以说”重生之资源大亨”没有什么风险,但是最终的效果却是好得令人发指。不但与迪拜和阿联酋王室结下了更大的善缘,中东最大的产油国沙\特王室,也着实地欠了方明远一个人情。虽然说不知道,这些阿拉伯人打算怎么还人情,但是根据他们一向的传统,能让他们欠人情的人后来都会得到极其丰厚的回报。这几天来,知道这事的人们,很多人都在猜测,方家在这一次中,又会拿到什么样的好处。

????“池伯伯,华石化或者说华石油,还有华海油中,有没有咱们的自己人?”方明远笑笑道,“有块馅饼,需要他们自己去争取一下。”

????“馅饼?”池景钰怔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喜道,“有什么大合同?”

????“科威特zhèngfǔ,将在明年正式提出北部油田的深度开发计划,我已经向阿卜杜拉王子要到了一个进场的名额,但是最终能够在这个计划中拿下多少的份额,却是要看公司的实力了!”方明远淡淡地道。

????“北部油田的深度开发计划?”池景钰诧异地道,“科威特人要做什么?”据他所知,中东的油田大多都是自喷井,所以开采成本很低的。

????“说白了就是科威特的北部油田由于长时间的开发,地下油田的自喷能力已经越来越差,所以他们需要用更好技术来将那些不好开采的石油也开采出来。”方明远耸耸肩道,“我觉得,这可是咱们一直以来的强项,所以就向阿卜杜拉王子要了个入场的名额。科威特zhèngfǔ允诺,北部油田开发未来的合同期””限将是二十年,经科威特内阁批准最多可延长两次,每次五年,也就是说,合同的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十年。运营方自筹资金对北部油田进行投资开发,但是开发出来的产品无所有权,而由科威特zhèngfǔ以每桶为单位的原油支付服务费。然后按标的油田总产量目标,超产的部分和新增的储量收益归于运营商,但指标内产量因降低开发成本所带来的利润则由运营商和业主共享。同时,科威特zhèngfǔ承诺,将对运营商的投资回收及最低百分之十五的收益给予保障。”

????池景钰和柴嫣两人琢磨了半晌,池景钰一拍巴掌道:“这说白了,不就是我们帮他们开采,他们分给咱们一部分原油吗?”

????“就是这样!”方明远点了点头道,“三大石油公司,应当会感兴趣吧?”要不是方家如今没有石油勘探开采的能力,这一单当时他就接了下来。

????“那当然了!”池景钰兴奋地叫道,他几乎可以想像得到,三大石油公司的老总,低声下气求上门来的模样!

????方明远这可是给华夏的石油业带来了一个进入中东石油业的契机,如果说三大石油公司的老总们还意识不到这其中的意义,他们就不配再坐在那个座子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