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四章 摊牌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tsengchien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死神是我小弟林清清小狼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花山院正一明白,方明远既然亲自前来rì本,又已经收购到了近百分之十四的股权和五亿美元的债权,加上自己的那百分之十七股权,其实已经稳居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大股东,但是看样子,他还完全没有收手的打算。那就说明,方明远的打算是至少要达到控股股东的程度。而他很显然,并不打算拖泥带水地拖一段时rì,而要是速战速决,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有最后的提醒。

????而方明远是拿到百分之五十一收手,还是百分之九十收手,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这几天下来,他就不停地在奔波于各个中小股东间,收购他们手中零散的股份。好在他如今有三亿美元在手,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形势又确实是令人看不到多少光明的前景,那些原本打算退出去的中小股东们正苦于无人接手这些股份,所以他的出价虽然不高,但是蚊子再小也有肉,总比Sogo0株式会社集团一旦破产,这些股份变成废纸一张要好。所以短短的四五天下来,他就已经拿到了百分之十二的股份。

????花山院正一自然也在关注着方明远的一举一动,而令他感到吃惊的是,方明远在拿到了他的那百分之十七的股份之后,在大阪过了一夜之后,就前往东京去了,这几天,一直都呆在了东京。而从东京传回来的消息。他去拜访了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最大债权人市业银行。并且获得了市业银行董事会和管理层的集体出迎。并且一直呆了三个小时后,才离开。

????花山院正一很想知道,方明远与Sogo0株式会社集团到底谈了什么,但是他也明白。如今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去和方明远谈什么条件,自己如果说想要从Sogo0株式会社集团重组身上获利的话,那么乖乖地照着方明远的吩咐去做,并尽可能地做好。才是正途。否则的话,即便是自己如今持有百分之十二的股份,方明远依然有许多种方法可以将自己撵出Sogo0株式会社集团董事会。

????“花山院董事,水船董事长请你去他的办公室。”秘书轻柔的声音令花山院正一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

????花山院正一,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对于这个邀请他并不感觉到有什么意外,做为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创始人家族,又是有着悠久传承的水船家族,如果说到了现在还没有察觉到异样。那才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

????水船进三,六十九岁。水船家族的族长,已经担任Sogo0株式会社集团董事长十二年之久。可以说,正是在他的手上,Sogo0株式会社集团走向了衰落。

????不过,要说这都是水船进三的过错,那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rì本泡沫经济的破灭,使得国家的经济陷入停滞不前,Sogo0株式会社集团激进发展的势头却没有及时地被悬崖勒马,这才造成了连年的亏损和巨额的债务。这些年来,水船进三为了让Sogo0株式会社集团重新走上正轨,可以说是费尽了心力,但是实际的效果却是差强人意。Sogo0株式会社集团仍然是一步步地走向没落。

????水船家族现在正在全力地游说zhèngfǔ,希望能够得到zhèngfǔ的资金支持,以渡过这一难关。但是从目前所得到的消息来看,rì本zhèngfǔ对于援助Sogo0株式会社集团并不积极,反对的声音很多。这令水船进三,倍感焦虑一九九九年眼看着就要过去,这一年是rì本经济略有起sè的一年,但是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亏损却是创下了新高,他很担心,如果说还拿不出来什么切实有效的扭亏方案,已有一百六十多年历史的Sogo0株式会社集团就将面临破产!

????而最近几天来,花山院正一的异动,引起了他的关注。作为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只比他少百分之十的花山院家族,可以说一直以来,都是水船家族最为jǐng惕的盟友兼对手。但是花山院正一最近的行为,却令水船进三感到有些看不懂了。

????花山院正一收购其他中小股东手中的股份,在水船进三有心打听的前提下,自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水船进三不明白的是,花山院正一这样做的目的何在?他的收购资金又是从何而来?在这样恶劣的形势,他又哪里来的这一份魄力?从他所得到的消息来看,花山院正一手中的股份已经超过了自己这个大股东!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水船进三不是没有考虑也对中小股东展开股份收购,但是,水船家族手中还能够灵活机动的资金实在是有限,就是他有意调用,实际上,要说服家族的其他成员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如今的Sogo0株式会社集团可不比从前,已经被绝大多数人认做了一个亏损的无底洞。所以考虑再三的水船进三也只能放弃了这一想法。

????但是他很想知道,花山院正一这样做的信心何在?难道说,花山院正一知道了什么自己还不知道的消息吗?而又是什么消息,能够让他对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未来如此地充满信心,居然在这个时期,还大量收购股份。

????花山院正一一进董事长办公室,就看到水船进三端坐在落地窗前,在他面前的摆着小茶桌。

????“花山院君,坐!”水船进三看似随意地一指自己的对面道。

????“水船前辈,谢谢!”花山院正一的年纪比水船进三小了二十多岁,水船进三可以说是和他父亲一辈的。水船进三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花山院正一倒了一杯,花山院正一恭恭敬敬地接了过来。

????“花山院君,这一次请你过来,我是想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招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重选董事长啊?我也好提前做个准备,好给你让位。”水船进三的声音平平淡淡,就仿佛在说一件家常小事一般。

????花山院正一苦笑道:“水船前辈,您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吗?您手中的股份可是远远地高于我,怎么能是您给我让位呢?”

????水船进三眯着的双眼立时睁了开来,略有诧异地道:“花山院君,如果说我没有算错的话,你应当已经收购到了百分之十二的股份了吧,加上你原有的股份,共是百分之二十九,已经超过了我水船家近百分之二的股份。既然你花山院君对集团公司的未来这样有信心,老朽自然要退下给你让位。只要你能够将集团公司带出困境,重现辉煌,一个董事长的位置,我水船家还不至于连这点应有的气度都没有!”

????Sogo0株式会社集团如今就如同一艘千疮百孔即将沉没的大船,虽然说是水船家族创建并一直把持到了现在,但是在Sogo0株式会社集团彻底破产,还是失去大股东地位两者之间相比起来,孰重孰轻,水船进三还是分得清楚的。

????Sogo0株式会社集团破产清算,那就意味着祖先留下来的家业,自己没有守住,即便是rì后Sogo0株式会社集团涅盘重生,水船家族在其中还能占有几分股份,都是个未知数。

????而如果说,花山院正一能够引领Sogo0株式会社集团走上正轨,那水船家族只是失去了大股东的地位,但是从持股上来说,仍然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蛰伏了十年二十年之后,未必没有机会重新成为公司的大股东。

????所以水船进三招花山院正一前来,并没有多少兴师问罪的意思,而是想要知道,花山院正一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如果说真的有希望令公司重上正轨,那么双方联手推动,岂不是更好?但是花山院正一的回答,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花山院正一沉默了半晌之后,这才道:“水船前辈,您还记得在五六月时,林莲女士曾经和我们联系过,想要收购公司的股权一事吗?”

????水船进三花白的双眉一挑,脸上显出了明显的怒sè道:“你是说那个支那女人?”

????“唉……”花山院正一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正sè道,“水船前辈,林莲女士是方君在rì本的代理人,而方君已经从华夏抵达rì本,据我所知,他们手中已经掌握了公司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和五亿美元的债权。而且,他们还在和市业银行进行密切的联系……”

????水船进三手中的茶杯摔在了桌上,溅起了无数的水花,水船进三的脸sè立时变得煞白,指着花山院正一道:“你也将股份卖给了他们?”百分之三十一的股权,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公司大股东了,但是这么大的股份转移,他居然一点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花山院正一点了点头道:“水船前辈,不错,我已经决定支持方君入主公司了,所以,现在方君已经有至少百分之四十三的股权了!对不起!”说罢,花山院正一深深地一躬身。

????水船进三“啪”地一拍桌子,咆哮道:“我绝对不会同意让他来执掌公司!”整个办公室里静了下来,只听到水船进三粗重的呼吸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