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采访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四章采访

????“没有带什么……”于蕊下意识地回答道,说了半截话这才察觉到不对劲,可是已然是覆水难收了,方明远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一位与苏爱军认识!

????其实猜出这一点并不难,她既然是土生土长的奉元人,之前又从未来过平川,而且做为《秦西日报》的记者,在这个时候,有哪么多的地方可供其选择,她却偏偏来了平川,而且一见面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受人所托而来的。而在奉元城里,能够指挥得动《秦西日报》记者的人,方明远也就认识那么寥寥几个。二叔显然是不可能了,他的影响力还不足以能够左右到《秦西日报》的记者。马永福和杨均义倒是有这个能量,但是他们是否会想到,或者说能够想得如此周到,方明远觉得可能性不大。

????而且在目前这个时候,秦西大地上“硝烟”四起,不管是马永福还是杨均义,此时恐怕都已经是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自己,只有苏爱军,才有精力和时间来拾遗补缺!

????想到这里,方明远不由得有些气恼,恼得倒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怎么就忙昏了头脑,光想着怎么样多储存货物,多积蓄力量,和一旦抢购风起,如何调配人手,如何稳定住物价,借此示好于政府,为方家在平川县博得更好的声誉和发展基础。方明远不是圣人,他自认为已经对这股抢购风的到来尽自己最大努力向上层提醒了,但是事情发展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他一个少年,也只能随波逐流了。可是他想来想去,却居然忽视了报业媒体的这一块,光想着事后平川县委县政府肯定会对此事大加宣扬,却没有想到要主动出击,向报业提供新闻!

????如今也只有亡羊补牢了,好在苏爱军考虑到了这一点,将这个女记者派了过来,还是《秦西日报》这样的知名媒体。

????看着方明远的笑容,于蕊不禁有点恼羞成怒,她没有想到,自己堂堂一个记者,居然三言两语间就被个少年套出了底细。

????方明远笑容可掬地道:“不知道姐姐怎么称呼?”嘴甜没有坏处,这可是方明远一向的风格。

????“于蕊,苏老师的夫人是我大学的班主任,很荣幸能够见到苏老师口中大名鼎鼎的方明远方少!”于蕊大大方方地道。

????“大名鼎鼎?”方明远指着自己,故做一脸惊诧地道,“苏叔叔也太抬举我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我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肚里有货不在嘴上!方少的大名鼎鼎,也许现在还不为人知,但是我想这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于蕊眼珠一转,微笑道,“能够让方少亲自接待,小女子还真是无上的荣幸啊。”方明远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苦笑,这丫头骂自己呢——一句恭维话,居然当了真。

????“于姐,这一次前来平川,可有什么收获?”方明远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自己两世也四十好几的人了,不和这小丫头片子计较。

????一谈到了工作,于蕊立时变得严肃了起来。她先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又拿了根笔,这才正色对方明远道:“方少,我想采访一下贵超市,问方少几个问题。”

????方明远一摆手道:“那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于蕊狡黠地一笑道:“真的?那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方少如今身家几何?”臭小子既然是大言不惭,那自己当然也就不必客气了。国人向来是财不露白,她倒要看看这小子怎么说。来之前,苏老师可是说过了,这小子是个小富翁,到了平川不必和他客气。

????“这个啊,我觉得还是不能和你说。”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

????于蕊差点气歪了鼻子,刚刚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这第一个问题就拒绝回答了。

????方明远摸着鼻子接着道:“嗯,华夏有句老话,不知道于姐听说过没有,女不问年龄,男不问钱包。这个问题若是回答了,这书海阁到了,岂不是会说,这记者听说是个美女,怎么能胸大无脑呢,这样的问题居然也会直截了当的问出来?岂不是害了于姐的一世英名!”

????于蕊这个气啊,心中有着一股强烈的冲动,将办公室工作人员刚刚送来的一杯热茶泼在面前这张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年脸上。敢情这臭小子拒绝回答问题还是为了替自己着想!还说什么胸大无脑!自己的胸固然不小,但是自己也绝不是个花瓶!想当年,自己也是以奉元市高考前二十名的成绩进入奉元交大的,在校四年,就拿了四年的奖学金。毕业后进入《秦西日报》,虽然时间还短,资历还浅,但是在同龄人中,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不过能够有像于姐这样漂亮的知性美女采访我,也是我的荣幸。”方明远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由于知道了于蕊和苏爱军的关系,加上她又不比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有个令他时刻脑子里绷根的弦外国身份,所以他这嘴就有点口无遮拦,怎么顺口将胸大无脑这种话都说了出来,这可是大杀器。胸小的女人不认为是夸她的,胸大的女人更是听了就足以火冒三丈的。为了自己日后,也得和她搞好关系,所以连忙出言补救道。

????“为了表示我们对于姐到来的欢迎,一件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望于姐笑纳。”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个随身听,放到了桌子上。这东西原本是属于麻生香月的,麻生香月回国时,被他给赖了下来,反正这东西在日本算不上什么新鲜玩意,但是在国内,这个时候还是比较少见的。

????“walkman!”于蕊欣喜地一把抓在手里,简直是爱不释手。这东西她早就听说过了,有了它,自己就不必采访时辛辛苦苦地同时记录了,可以等回去后再根据磁带内容整理,采访时工作就轻省多了。她早就想要一个了,可是这东西就是在东南沿海地区也不是随处可见的,而且价格也相当昂贵,想不到来平川居然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获。

????于蕊翻来覆去地把玩着随身听,轻嗔道:“算你聪明,不然我回奉元一定要向苏老师他们告你一状,你居然敢调戏本姑娘!”

????“调戏?”方明远吃惊地怪叫道,“饭不能乱吃,话不能乱说,咱们熟归熟,胡说八道我一样要告你诽谤!你这样说完全是在伤害我这十三岁幼小的心灵!”

????“砰!”于蕊不由地手一颤,随身听落到了桌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十三岁?你只有十三岁?”于蕊诧异地尖叫道。

????“如假包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