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官员还是强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六章官员还是强盗

????平水市,位于秦西省的西南方,是与潍南、潼川并列的秦西省的地级市,古称“陈仓”,是华夏始祖炎帝的故乡,周秦王朝的发祥地,素有“炎帝故里、青铜器之乡、佛骨圣地、民间美术之乡”美誉。位于秦西省关中西部,是通往华夏西南、西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家乐福派向蜀地的采购人员,正是在这里被人将货物给扣下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随意扣留我们的车皮!”陈军科愤怒地对平水火车站副站长贺东鹏吼道,他已经听说了,如今县里抢购风正盛,公司的货源不足,急需这一批货物补充,可是没有想到,在回家的路上,居然被扣留在了这里。他已经和贺东鹏是好话说尽,也孝敬了不少钱物,可是贺东鹏就是说什么也不放行!若不是他少了一只胳膊,自知不是贺东鹏身边的那几个铁路警察的对手,他是真想狠狠地在那张脸上打上几拳。

????“随意?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什么叫随意?”贺东鹏恼怒地道,“我都和你说了几遍了,我们市里的商家看上你们的这批货物了,决定全部买下了!你立刻通知你们老板,让他们赶过来签约。无论你进价多少,我们都加价百分之五十收购!”

????陈军科闻言更是怒火上撞,眼前的这中年人长得倒是仪表堂堂,可是这事却做得令人感到龌龊。虽然说,在进货价上加价百分之五十听起来不错,他们这边也肯定有赚头,甚至于比起正常价格还要多上不少。但是如今是什么时候,席卷全国的抢购风,令商品物价大涨,尤其他的这一批货物,其中过半都是如今最紧俏的各种电器,市场价在很多地方都已经翻番,甚至于是翻几番,这些人即便是在进货价上加价百分之五十,转手也有着极其丰厚的利润。

????“你们这是强买强卖!你们这种行为是违反国家法律的!”陈军科还要再说,听得不耐烦的贺东鹏一摆手,几名铁路警察上前推推搡搡地陈军科赶出了贺东鹏的办公室。

????“一个巴掌大的小县里的私营商场,也居然敢和我说什么强买强卖,违反法律,真是不知所谓!”贺东鹏厌恶地道,“像这种人,就应当割他们的资本主义尾巴!要不是他们,这物价怎么会长的这么高!真是给脸不要脸!”

????说话间,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青人推门而入,没好气地贺东鹏正要出言训斥,抬眼一看,立时脸上就堆起了笑容。来人叫郑军,是平水市最大商场平水商场的副总经理,当然了名义上他是副总经理,但是他的实权却是比总经理还要大,谁让人家有个好爸爸、好外公呢?贺东鹏这一次扣下方家的货物,就是应他的请求。

????“贺站长,这一次可是要多谢你了!”郑军满面春风地道,“有了这一批货物,我们商场的货品储备就更丰厚了!”抢购风席卷全国,平水市自然是也不能幸免,这些天来,郑军可谓是一半在天堂,一半在地狱。一方面,为自己商场的营业额节节拔高而欣喜若狂,另一方面,却又看着快速变空的仓库而心生不安。这样赚钱的机会简直是太难得了,如果说最终是因为没有货物而不得不关门歇业,放弃继续搂钱的机会,郑军觉得自己会悔恨一生的。

????而且这些天以来,通过暗中里向他人转卖货物,郑军也从中捞取了十几万的好处,所以对于货物,如今的郑军就如同看到了鲜肉的饿狼一般。贺东鹏正是受他所托,仔细关注着所有通过平水火车站的货车,一旦发现合适的,就将其扣留下来。几天来,方家的货物既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郑经理客气了,能够帮上郑经理,是贺某的荣幸,哪里当得上一个谢字啊。”贺东鹏满面笑容地道,“这一次,我可是帮郑经理拦截到一头肥羊,价值五十万元的货物,其中过半都是各种电器!”

????“五十万元!过半是电器!”郑军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欢喜地简直都炸了一般。电器可是如今最好卖的商品,就是在市价上翻两番三番也完全不愁销路!五十万元的货物,依照如今平水市里的行情,如果说运做的好的话,最终可以回款至少到二百五十万元以上!这样一笔有赚无赔的买卖,怎么能够令郑军不为之动心。

????“贺站长,对方是什么人?”郑军并没有被喜悦完全地冲昏了头脑。如果说对方的来头太硬的话,强行把这批货拦截了下来,也许日后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自己做事也必须要为父亲和外公考虑一下,别让他们在官场上结下什么不必要的对手。

????“郑经理完全可以放心,是潍南市辖下平川县里的一家私营商场,应当不会有什么来头。”贺东鹏又岂能不明白他所想,笑着解释道。郑军立时就放下了担心,不过是县里的一家私营企业,纵然有背景,那也有限。要是潍南市里的国有商场,也许他还要掂量掂量后果,一家私营商场,在他的眼里,那就是个屁,想怎么放就怎么放!要他硬他不敢软,要他软他不敢硬。

????“那就太好了!这批货在哪里?”郑军迫不急待地问道。这样大的一笔利益,不收入囊中,他始终无法放心。

????“那就请郑经理跟我来。”贺东鹏理解郑军急迫的心情,站起身来道。

????“对了!”郑军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放到了贺东鹏的桌上,压低了声音道,“这里面是十张电视机票,凭票可以到我商场仓库直接提货。崭新的黄河牌彩电,一等品。小小的礼品,不成敬意。而且你家的老二,我也已经安排好了,这个星期五,让他到我那里去报到。”

????贺东鹏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将信封塞入到了办公桌的抽屉里。这十张电视机票,他一转手,就是好几千元甚至于上万元的收入,足以抵他几年的工资了,而且接受的人,还得欠他一份人情,是现在再好不过的东西了。

????陈军科站在货车旁,警惕地看着所有走过这里的人。他虽然人单力薄,但是想要拿走这些货物,就必须要先踏过他的身体。他是老山受伤退役的老兵,回到县里,由于县里的企业普遍地不景气,所以一时间也无法给他安排岗位。就在这时候,方家超市开始招人,陈军科就成为了超市里的一员。孙照伦发现他的口才不错,人又比较老实忠厚,考虑到他只有胳膊,就把他安排到了采购部门里当一个办公室职员。

????后来由于方家大肆采购货物,采购部门里的所有人都被孙照伦发向了各地,陈军科也跟着一位方家从退休职工中再聘的老采购员一起前往蜀地。在得到这批货物后,陈军科负责押车随货回转平川,那位老采购员则是留在了蜀地,想看看还有没有机会,再采购一批货物。谁也没有想到,一路顺顺利利的陈军科,在进入秦西省后,居然被人扣留在了平水。

????对于方家,陈军科是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的。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没了一只胳膊,无论干什么工作,都肯定有影响。但是在超市里,孙照伦他们虽然在安排工作上有所照顾,在其他方面却是将他与其他人一视同仁,没有半点歧视。他虽然不知道什么士为知已者死之类的大道理,但是别人对自己好,自己就要相应地回报于他人,这样浅显的道理却是明白的。

????“郑经理,就是这里!你看到那个人了吗?他就是押车的人。”贺东鹏指着陈军科道,“这小子到现在还没有看清形式,刚才在办公室里居然还敢威胁我,说什么要去告我。”

????“一个残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郑军撇撇嘴道,“告吧,让他告去吧,我倒要看看谁会受理!”铁路上的事自然是归铁路警察处理,贺东鹏是平水的副站长,这胳膊肘的还能向外扭不成?

????两人带着几名铁路警察来到了陈东科的面前,郑军轻蔑地看了看如临大敌的陈军科,一摆手道:“把他给我带到一旁,少在这里碍眼!”几名铁路警察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抓胳膊抱腰地将意欲反抗的陈军科牢牢地制服了。“老实点!否则小心爷们们大耳光子抽你!”

????郑军和贺东鹏待得几人将陈军科制服后,这才大摇大摆地走了上来,贺东鹏用手拍了拍陈军科的脸颊,冷笑道:“小子,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明白了吧?”

????“呸!”陈东科虽然身体被几名铁路警察牢牢地按住,但是却一口唾沫吐到了贺东鹏的脸上!

????由于双方间离得太近,贺东鹏也没想到陈军科在这样的情形下居然还敢反抗,这一口唾沫正吐到了他的鼻梁上。贺东鹏是勃然大怒,抬腿照着陈军科的小腹就是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