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赶至平水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赶至平水

????方明远等人得知消息后,立即与朱大军和郭天联系,告知他们发生意外事件,晚上的聚会只能由方彬代他们出席了。他们要连夜赶往平水,处理这一事件。

????朱大军和郭天得知消息后,亦是义愤填膺。这可是关系到平川县未来的大事,朱大军立即告知了关悦武,自己则带了两名警察,要陪同方明远和孙照伦两人一齐前往。郭天却不能像朱大军那样,他毕竟是平川县驻军在县里的代表,他要是跑到平水去,县里有什么大事要和军方联系,就没有合适的人选了。不过他也派了一名军人,一齐前往。两人心理都明白,敢在火车站直接拦截货车车皮的,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害怕方明远他们过去吃什么苦头。关悦武立即将此事上报给了李东星,李东星亦是大吃了一惊,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恶劣性质的事情。李东星又连忙联系铁道上的旧日同僚,查问此事。

????他们得知消息之时,已是傍晚时分,前往平水的火车早已经没有了,方明远决定一行人连夜驱车前往。夜长梦多,他怕再出什么意外。不过即便是这样,赶到平水的时候,也已是第二日的凌晨。

????贺东鹏阴沉着脸色坐在办公室里,此时的他也不禁大为懊悔,出身于铁路系统的李东星很快就查到了他的头上,虽然说李东星原本是属于潍南市的火车站,但是潍南市和平水市都在秦西铁路局管辖之下,李东星对这里的头头脑脑们也并不陌生。就在三个小时前,他被站长钱康从家里叫到了站里,详细地询问了整个事情经过。并且对他进行了极其严厉批评。此时的他才知道,原来平川县的县长居然原本也是铁路系统的。

????如今秦西铁路局的领导已经得知此事,大为震怒。铁路系统是负责客货运输的单位,顾客付出了巨额的运费,却被人强行扣留在平水,甚至于可能会丢失货物,这事情若是传扬了出去,对于铁路系统的声誉显然不佳。而且此事还关系到了铁路系统出去的官员前途上,就令这些领导们更为不满。杀熟这种行为,无疑是令人感到极其厌恶的。

????但是贺东鹏也觉得自己十分冤屈,他又怎么能知道,平川县的县长是铁路上的老人?而且他又怎么能想到,李东星还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私营商场将状一直告到了秦西铁路局的高层。不过如今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平息李东星的愤怒,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保住副站长这个实权的职位。如果说李东星死揪着此事不放,那么最后自己即便不被降职调职,恐怕也要被一个大过处分。这对于正处于事业上升期里的贺东鹏来说,那比什么都难受。

????可是如何去平息李东星的怒火呢?陈军科吐了他一脸唾沫,勃然大怒的他立即对陈军科是拳打脚踢,即便是这样,他仍然不解气,又将其拉进铁路警察派出所,狠狠地收拾了他一顿。而郑军在这段时间里,早已经将整个车皮搬空,所有的货物都运回了平江商场的仓库里去了。如今贺东鹏就是想将货物立即发运,也无货可运了。

????他刚刚已经给郑军打过电话,希望他能够将货物退回来,这样对李东星也算是有个交待。可是郑军又怎么可能将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一个小小的县长,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没有了货物,贺东鹏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平息李东星的不满。不过他还抱有最后的希望,如果说自己能够劝说的货主不再追究此事,那么没有了事主,李东星就是想兴风做浪,也出师无名了。那样的话,自己的靠山也好说话,也许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是如何能够说服方家,他到现在也没能想出个章法来。

????“真是头痛啊!”贺东鹏趴在了办公桌上,满心的纠结。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若要帮郑军拦下这批货来。贪婪啊,自己怎么就那么贪图那区区的几千元钱啊,更是把自己逼到了如今这个尴尬的境地。他恨郑军,只知道从自己这里拉货,却不体谅自己的难处,自己要是倒了——他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下一个为他效力的人。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贺东鹏是满嘴的苦涩。自己在这火车站里是几人之下,百人之上的副站长,可是在郑军的面前,又算得什么?

????“哼!”郑军不悦地将手里的大哥大撩在了桌子上。这个贺东鹏,亏得自己还以为又有什么好事上门了,结果却是让自己将下午的那批货吐出来。开什么国际玩笑,那可是一批最终可能价值二百五十万以上的货物,自己就是花一百万给货主,还能落一百五十万的利润,这样的美事,脑子进水了的人才会放过。

????“郑哥,谁这么没有眼力,居然在这个时间里打电话,破坏咱们哥们的兴致!”一旁正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的男子看着桌上的大哥大笑嘻嘻地道,对郑军手里的这个大哥大,他可是眼红得狠。光购机就花了不下三万元,再加上买号的,不下四万元,可是拿在手里,就是显得于众不同。不过他也明白,郑军是什么人,市里最大商场的实际掌权者,区区四五万元,还不是他一句话就可以报销走账的吗?

????“还不是火车站的贺东鹏,这老小子脑袋瓜子被驴给踢了,居然想要我将下午得到的一批货再退回去。他娘的,他也不想想,我郑军吞到肚子里的美肉,什么时候吐过?不就是潍南市的一个小破县长吗?他贺东鹏怕他,我郑军可不怕!有本事他就来平水讨啊,惹恼了我,拍他个十万八万的,就让他滚蛋!”郑军一脸不爽地道,“什么玩意啊,稍给他一点面子,叫声贺站长,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居然还想指挥起我来了!“对了,咱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嗯,郑哥你说到要我帮你找个下家,这事好办,最多两天,兄弟我一定给你找来。而且保证是出价最高的,现在这时候,什么东西都好卖,只要你肯卖就行!”那男子大笑道,“这时候,才是我们这些人最如鱼得水的时候。”

????“只要你把这事办好,让我满意了,看到了没有,这东西怎么样?”郑军一指桌上的大哥大。

????“好啊,当然好啊。这出去和人谈判,拿在手里,气势就完全不一样。比他娘的什么轿车、酒店都震唬人!我要是有这么个东西,谈判起来至少能省三成力!”男子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目光。

????“只要你把事办得妥妥当当的,它就是你的了!”郑军一摆手道。

????“真的?”那男子立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惊喜交加地问道。

????“我郑军有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郑军一脸不悦地道。

????“那是,那是!”男子连忙陪笑道。

????就在贺东鹏绞尽脑汁也找到稳妥的方法时。站里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方明远他们一行人已经到了。

????贺东鹏立时又是一个激零,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已经是凌晨一点十三分了。他不由暗地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平水也已经进入了夏季,但是此时此刻,贺东鹏却觉得浑身有些发冷。平水和平川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却隔着好几百公里呢,这些人显然是接到了消息后,就立即驱车赶往这里,显然对于这批货也是极其地重视,想要说服他们同意将货转让给郑军,恐怕有很大的难度。

????片刻之后,在站里的工作人员带领下,方明远一行人进入了贺东鹏的办公室。

????“几位请坐!我就是贺东鹏。”伸出手来的贺东鹏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这心里却是嘭嘭嘭地跳个不停。方明远他们一行人中,居然还有少年、警察和军人,这未免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难道说,此事还牵涉到了军方和警方不成?那可就更麻烦了,军方虽然一向不干涉地方事务,但是惹上军方的地方人物,却没有几个有好果子吃。

????孙照伦面沉似水地和贺东鹏握了握手道:“贺站长,请问我们的押车人员在哪里?”贺东鹏这心里面更是咯噔一下,这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孙照伦这可是够不给自己面子的。而且听他说话,似乎不是秦西人,更像是南方人!

????“几位远途而来,一路上旅途劳累,还是先坐坐,喝口水,我这就派人去将你们的押车员送过来!”贺东鹏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只是这笑容在他的脸上,比哭还难看。由于得到消息的时间太晚,站长钱康又训斥了他半天,等他出来的通知所里别再打陈军科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陈军科已经是遍体鳞伤,虽然说还没到奄奄一息的地步,但是情况很不好。他原本想着,方家人怎么也得到明天才会赶到平水,今晚上给陈军科将身上的伤治治,再想办法贿赂也罢、威胁利诱也罢,总之让这小子闭口。

????可是现在这样一来,计划全都落空了。

????“不必了,请贺站长带路,我们去看看!”孙照伦毫不迟疑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