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发生内心的愤怒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发生内心的愤怒

????“这个……”贺东鹏略做迟疑,军人李光翼已经耐不住性子了。这一路上,他已经从孙照伦的口中得知,这一次的押车员是一位从老山战场上下来的退役残疾军人,这心里立时就挂念上了,一位退役的残疾军人,从蜀地押车回来,却遇上这种事情,其境遇可想而知了。所以看到贺东鹏这么磨磨蹭蹭的,心头不由得就有些火起。“贺站长,请不要在这里耽搁时间了!我奉命前来,首长还在电话机旁等着消息呢,你再这么拖泥带水下去,首长震怒的结果你可是承担不起!”

????方明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看出来啊,这一位扯虎皮做大旗的本事可不小,郭天倒真是可能还在电话机边等着消息,但是他似乎还不配被称之为首长吧。

????“首长?”贺东鹏这不由得更加的心跳脚软,这军队里要到什么级别才能被称之为首长啊?而且这不是个小私营商场吗?怎么又和什么首长扯上关系了?

????“贺站长,你要是再这么拖拖拉拉的,那我就向首长申请,派平水驻军前来搜查!”看到贺东鹏仍然在迟疑不决,李光翼伸手就抄起了他办公桌上的电话。

????贺东鹏大惊,连忙伸手将电话机抢了过来。开什么玩笑,要是平水驻军真的将这火车站包围起来搜查,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他这个事件的引发者都绝不会有好下场。激起军民矛盾,使得驻军包围火车站,这样的丑闻根本就不可瞒住。自己轻则丢官罢职,重者更可能进监狱!

????李光翼的双眉立时立了起来,他扭头对朱大军道:“朱局长,你们警车上有电台吗,我直接呼叫平水驻军,我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副站长,也居然敢扣压我们军队上出来的人!”

????“这位同志,这位同志,这么一点点小事就没必要惊动首长了吧。”贺东鹏连忙张口哀求道。这要是通过电台直接呼叫驻军,那这麻烦就更大了!贺东鹏现在肠子都要悔断了,自己怎么就吃饱了撑的非去扣押那列车皮,又干吗和那个押车员起什么冲突,如今怎么连军队都扯进来了。而且眼前的这个警察,居然还是个局长,只是不知道是县局还是市局的。

????“贺站长,你再这么拖拉下去,别说李同志不高兴了,就是我也要找你们市领导反映反映,我们香港商人响应政府号召,投资西部,政府就是这样保证我们的合法权益吗?我们购买的货物被扣押,我们的工作人员到现在生死不知。朱局长,你送我去奉元,我要找你们省政府好好说说这件事。如果说你们省政府也是这样拖泥带水地办事,那我就找到中 央政府去!如果说中 央政府也给不了个结果的话,我就回香港去,告诉所有的港人们,我们港商在内陆里所受的不公平待遇!”孙照伦义愤填膺地道。

????“孙经理,孙经理,消消气,这事哪里用得着找省政府啊,那岂不是杀鸡用牛刀了。我来过平水,知道他们市政府所在地,咱们直接去他们市政府讨要个说法去。”朱大军也火上加油道,“要是这市政府不管事,您不是认识《秦西日报》的记者吗,回头给他们说说,直接发报纸上!这种破坏祖国统一,破坏人民团结的蛀虫,不会有好下场的!”

????方明远好笑地站在几人的后面,看着贺东鹏已是青白交杂的脸,心中不由得捧腹大笑。想不到这几位还都颇有演戏的天才,这一番话说的是声情具茂,不知内情的人肯定会吓个不轻的。

????贺东鹏还真是吓得不清,尤其是当朱大军将那几顶大帽子以泰山压顶之势扣了下来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孙照伦居然是个港商,难怪看相貌听声音,一股子南方味。

????“我说你既然是个港商,东南方沿海地区那么多省市你不投资,你怎么跑到这偏僻的西北地区一个小小的县里投资去了?”贺东鹏心里大声地哀鸣道。同时对陈军科也是恨之入骨,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分明是坑人啊。什么私营企业,你就说是港资或者说合资企业,难不成我还能当场割你的资本主义尾巴不成?要知道是港商企业,说什么我也不会拦你了。这这这……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吗!

????李光翼抬腿就要往外走,贺东鹏连忙拦在了门前,哀告道:“几位几位,消消气,我这就带几位去还不成?”

????朱大军鄙夷地冷笑道:“这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言好语跟你说,非得拖拖拉拉、推三阻四的,早痛痛快快点,不就结了。”

????贺东鹏心中气苦,却又不敢再说什么,要真是给这几位惹闹了,直接闹到了市政府、省政府那里,自已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现在他也只能企盼着那几个警察手脚能利落一些,至少让陈军科别显得那么狼狈。也许自己再哀告哀告,倒倒苦水,没准人家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如今的他,已经不指望此事能够平安渡过了,只要自己别被送入监狱,踢出铁路系统,他就谢天谢地了。至于什么副站长、站长的,他已经不敢奢望了。自己这一次可是撞正了铁板了,国家如今对于港商那可是优待有加,而军人则是一向护短,自己居然两个都惹上了,下场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呸!”坐在房间角落里的陈军科勉强睁开已经肿得只余一条缝隙的熊猫眼,冷笑道,“有本事就继续打,你想打就打,你想和就和啊,没门!”如今的他全身上下衣衫零乱,处处都可见到青肿,脸上更是已经肿得不成模样,跟猪头似的。贺东鹏固然是打了他一顿,但是贺东鹏走后,这几个铁路警察也没放过他,为了巴结贺东鹏,这几个就可着劲折腾陈军科。陈军科毕竟是军队出来的汉子,硬是咬着牙,半个哀求的话都没有。

????直到一个小时前,贺东鹏一个电话过来,这几个铁路警察才有些慌了神,连忙将陈军科放了下来,又找了一身干净衣服,要他去浴室里清洗一下。陈军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是不理不睬,任他们怎么说,就是两字——不动。

????这几个铁路警察是又急又怒,他们已经接到贺东鹏的消息,让他们赶紧给陈军科换衣上药,尽最大努力消除他身上的伤痕,可是这事说着容易做起来难,陈军科根本不配合,而他们也不再敢使用暴力手段。双方就僵在了这里。这几个铁路警察也不敢向贺东鹏汇报——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还怎么指望领导照顾?

????“我说同志,咱有什么话起来说好不好?我们几个刚才是下手有些过重,但是我们这也是身不由已不是?”

????于是当方明远他们一行人在面如土色的贺东鹏陪同下,进入屋里时,所看到的就是四个铁路警察围着坐在房间角落里的陈军科说个不停。

????“陈军……”孙照伦的声音随着四名铁路警察的散开嘎然而止,所有人这才看清楚坐在房间角落里陈军科的模样。屋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贺东鹏!”李光翼扭身一把揪住了贺东鹏的衣领子,楞是将他提了起来,怒发冲冠地大声咆哮道,“他是从老山战场上退役的军人,他已经为了国家失去了一支胳膊,你们居然敢这样殴打他?他犯了什么罪!”贺东鹏被他一把揪住了衣领,只觉得脖子这里就仿佛被一道铁索给箍得紧紧的,令他张大了口,也吸不进半丝空气来,他拼命地推搡着李光翼,可是李光翼就如同一座巨石一般,根本不动分毫。

????朱大军亦是脸色铁青,虽然说秦西省警察厅和秦西省铁路警察并不是归属一个系统,但是看到这一幕,朱大军仍然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人连抽了十几个耳光一样,太丢人了!不过他愤怒中还保持着几分清醒,注意到暴怒中的李光翼,手上已经是越勒越紧,贺东鹏就如同溺水之人,在李光翼的手上乱扑腾,就知道他八成已经窒息,连忙拉住了李光翼,将贺东鹏从他的手里抢了过来。贺东鹏脚一沾地,就瘫软在地上,大张着口,剧烈地咳嗽着。

????“孙经理,你们总算来了!”陈军科用独臂扶着墙壁,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声音嘶哑地道,“我无能,没有能够保住咱们的货物。对不起老板和经理!”

????方明远一个箭步跳了过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他,孙照伦这才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连忙上前扶住了陈军科的另一边,让他坐到了椅子上,这才深情地道:“陈军科,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你做得很好,我们在这里谢谢你了!”

????李光翼气得已经是咬牙切齿,他两步来到了陈军科的面前,指着那几个站在屋子里,脸色时青时白,手足无措的铁路警察道:“都有谁打你了,你告诉我,我一定要帮你讨要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