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三章 冲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核动力火牛烽火无尘恶病质(两张)天天有我w(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心之龙血月俞清清小狼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方明远的话说得很清楚也很直白,但是詹德仍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不是华夏人吗?华夏人不是一向都不喜欢这样**裸地亮出獠牙吗?他们不是更喜欢用隐晦你需要反复地琢磨才能摸透他们的用意的吗?什么时候,说起话也和美国人一样,这样直白而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他居然说,摩托罗拉公司可以换一个董事长!

????虽然说锆尔文家族如今在摩托罗拉公司里已经不再有控股的地位,但是由于公司创始人的身份以及克里斯锆尔文的祖父和父亲都担任过摩托罗拉公司董事长一职,所以克里斯锆尔文在公司里的地位,还是比较特殊。虽然说自从他成为公司董事长以来,摩托罗拉的业绩每况愈下,但是却并没有真正动摇他在公司里的地位。虽然说这一次,股东们的意见将他的反对压制了下去,但是至少到现在为止,詹德还没有听说,有哪一位董事有意挑战他的董事长宝座。

????方明远直视着詹德的双眼,等待着他的回答。

????“方,这……可不是我所能够触碰的事情!”詹德面有尴尬地道。他只是摩托罗拉公司的高级打工,不是股东,更换董事长这么大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指手划脚!

????方明远摊开了双手道:“鲍勃,那我就只能说很遗憾了!”没有了专利技术的摩托罗拉半导体业务部门,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丝毫的吸引力。有那份闲钱。还不如直接在华夏自己建厂。

????詹德长吸了一口气。方明远的这个答复,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意外,不过。如果说这一次的接触就是这样不欢而散的话,那么rì后……

????“方,那么对于西青厂项目,你还有兴趣吗?”詹德又问道。

????方明远有些提不起jīng神地道:“还是那个条件吗?”西青厂项目。双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谈判了,只是前两次谈判断都是由林莲代劳的。摩托罗拉又做出了一些让步,如今双方间的股份比例已经提到了百分之五十一对百分之四十九!但是方明远仍然没有松口。

????“我们可以再让一步,双方各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方只要求比贵方持股数多出一股!这样的话,无论是对外,还是对董事会,都算是有个交待!”詹德道,“方,这已经是我们所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董事会不会允许在这个项目上,我们成为小股东的!”做为摩托罗拉公司首次在华夏得到独资建厂资格的项目。若不是这几年来半导体产业实在是不景气,摩托罗拉说什么也不会让它变成合资项目。

????方明远停下了脚步,这个提议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也确实是到了摩托罗拉公司的心理底线。“各百分之五十的持股权,任何一方退出,另一方有优先收购权。贵方在双方合作期间只能动用一次大股东的否决权!”

????“一次?”詹德夸张地叫道,“是不是太少了?”

????“这个没得商量,要不然大家就一拍两散,大不了,我等到明年,到国际市场上收购现成的企业!”方明远不屑地道,“就多一股,贵方还想一而再地行使否决权吗?”

????詹德还没有回话,就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喊声。在安静的校园里,显得格外地刺耳。

????两人诧异地抬起头望去,只见从也就十五六米前的一个拐角处,有一个人冲了出来,顺着路向两人跑了过来,而在他身后,随即又冲出来五六个人,挥舞着棒球棒大呼小叫地追着。

????詹德注意到方明远的眉毛立时拧成了一团,不由得奇怪地道:“方,怎么了?”方明远没有回答,而是回首对陈忠他们打了一个手势,陈忠等人立即快速地向他们两人靠拢。

????祝启轩此时已是跑得大汗淋漓两腿发软,心脏跳得简直都要从嘴里蹿出来了,但是他却不敢停下脚步,因为就在他的身后,那几个挥舞着棒球棒的rì本鬼子,那可是叫嚣着要给他放放血的。棒球棒给人放血,那得打到什么程度?就当他踉踉跄跄地向前跑时,却被人一把揪住了胳膊扯了回来。

????祝启轩大惊,抬头一看,脸庞很熟悉,却一时片刻想不起来叫什么了?方明远也是诧异地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林蓉的那个同学,曾近的追求者吗?叫什么名字来着?

????“快……快走!”祝启轩用力一挣,却没有挣开,急道,“快,让……我走!”呼哧带喘的他,根本就无法连贯地说话,只是用另一只手指着来的方向。那些挥舞着棒球棒的rì本人可是越来越近了。

????“怎么一回事?”既然是认识人,方明远就更不能袖手旁观了,皱眉道,“他们为什么追你?”

????“他们……是……右翼分子!”祝启轩几乎是用了吃nǎi的劲才喊了出来,说话间为首的一个rì本人已经赶到了近前,挥舞着棒球棒就向祝启轩的头上砸去。祝启轩尖叫地死命地想要挣扎,方明远顺势用力一推,祝启轩跌了四脚朝天,恰好躲过了这一棒。这个rì本人一棒砸在了地上,仍然不放弃,又抡起来要继续攻击。方明远一伸手从他的手里将棒球棒夺了下来,顺手狠狠地在他的小腿上抽了一记,这个rì本人立时就躺到了地上,哭爹喊娘地翻滚。

????其他的几个rì本人见势纷纷愤怒地吼叫起来,高举着棒球棍就直奔方明远和詹德而来。

????詹德不由得脸上为之变sè,他还没有搞清楚怎么一回事呢,就被卷了进来,这要是挨上几记棒球棍,他这身老骨头可是承受不起。

????而就在他抽身后退的时候,几个人从他的身侧冲了过去,拳打脚踢,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几个rì本人全部都解除了“武装”,一个个都按在了地上。这几个rì本人被按在地上,还不老实,一个个拼力争扎,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

????“陈哥!”方明远脸sèyīn沉地叫了一声,陈忠会意地接过了棒球棍,照着挣扎地最激烈,嘴里嗓门也是最大的一个rì本人的后背,抽了一记,那个rì本人立时如同被杀的猪一样发出了凄厉之极的惨叫,接着一翻白眼,晕了过去。陈忠的这一下子,一下子震慑了全场,其余的几个rì本人,立即都老实了下来,就连那个被方明远在小腿上狠狠地抽了一棍的rì本人,也抱着自己的小腿,紧咬牙关,不敢再出半点声音。

????等到祝启轩晕头转向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追打他的这七名rì本人已经全部束手就擒。陈忠命令属下将这七个rì本人的皮带全部抽了出来,将他们的手倒背着捆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方明远脸sè很不好地问道,这些rì本人,居然下手这样狠毒,简直是要把人打死的气势,要不是自己恰好赶上,祝启轩就是被他们打残废打死都不奇怪。而且这些人,居然还喊着“别让支那人跑了!”之类的言语,这不禁令方明远越发地恼火。

????“呼……”祝启轩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简直都要虚脱了一般,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此时,他觉得自己的四肢完全都不属于了自己,就连动个手指头都是那么困难,嗓子干得简直都要喷出火了。

????方明远从陈忠的手中接过一瓶水,递给了祝启轩,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就是记得肯定是林蓉的同学,上一次,姜应雪在滩万料理生事的时候,他也在场,而且在rì本人的威胁下,还尽力地护住同在的几名华夏女xìng。所以,当时给方明远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祝启轩喝了两口水,润了一下干渴的喉咙,突然颤颤悠悠地爬起来,揪住那个被方明远抽了腿的rì本人大叫道:“我的同伴在哪里?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八嘎!”那个rì本人疼得呲牙咧嘴,却仍然一脸轻蔑地从牙缝里道。

????方明远心中一紧,祝启轩还有同伴落到了这些rì本右翼分子的手中了?虽然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起的冲突,但是这些右翼分子下手向来狠毒,他的那个同伴要是真的落到他们手中,时间长了,恐怕要遭受毒打。注意到了方明远眉头一皱的陈忠不等方明远示意,已经一棍抽在了他的背上,打得那人放声惨呼,五官都错了位,偏偏却晕不过去。这点小小的技巧,对于陈忠来说,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但是这名rì本人却是痛不yù生。

????“他的同伴在哪里?我不会再问你第二遍!”方明远冷冷地道,“你要是敢骗我,或者说不说,就准备好挨十棍吧。”

????“我说,我说!”那个rì本人一听要抽他十棍,立即嘶哑着声音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赤野君!”被按倒在地上的那六个rì本人中,有人怒斥道,“你这个叛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