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八章 博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高桥jǐng部,我要通知我父亲!他们这是诬告,是陷害!”野村余男扯着嗓子大叫道。

????高桥隆一立时头大无比,怎么是他招惹了方明远和詹德?而且这个傻蛋,你这样喊出来,让自己就算是有心照顾一二,也不可能了。

????“咦?高桥jǐng部认识他?他父亲是谁?”方明远微笑道。

????高桥隆一定了定心神,挥手道:“把他带回jǐng局!”

????然后才扭过身来恭敬地道:“方君,他叫野村余男,他的父亲是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理事,rì本政策研究大学院教授,野村多加雄先生。我曾经和他父亲见过一面,吃过一顿饭。”

????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理事?方明远的眼睛立时眯了起来,这个臭名昭着的rì本右翼组织团体在前世里他可是早就有所耳闻了。rì本的那些不承认二战历史的右翼学者,差不多都在这个团体里。否认rì本侵略华夏历史,否认江宁大屠杀,否认慰\安妇,否认远东军事法庭的判决,否定rì本战犯罪行,宣扬rì本内阁官员参拜靖国神社。可以说凡是华夏人最厌恶的,他们都占全了。

????“野村多加雄?我没听说过!”方明远摇了摇头道,高桥隆一也不以为异,以方明远的身份,不知道一个大学教授的名字,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附近的jǐng察局,在高桥隆一略有慌乱的指挥下,给众人一一地做笔录。同时派出四名jǐng察赶赴医院,一来保护常剑钧的安全,二来也是要给常剑钧做笔录。这里才刚刚开始,池田敏治派出的大阪府jǐng察本部刑事部长阿部光正就带着十几名jǐng察匆匆忙忙地赶来,jǐng局里又是一通鸡飞狗跳。而到了傍晚,jǐng察厅的人马赶到后,又是一阵忙乱。

????深夜,大阪jǐng察本部仍然是灯火通明,池田敏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拿着手头的文件看了几页,随手就又摔到了一边,在自己的辖区里出了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恼火,他根本就静不下心来处理公务。这些右翼分子,做得是越来越过份了——居然敢在大阪大学里,这种公众场所手持棒球棍公然追打他人!尤其是还招惹到了方君和美国人的头上,这不是成心给自己找麻烦吗?

????虽然说从jǐng察分局里,阿部光正传来的消息,方君和詹德总监都安然无事,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只有一名华夏男xìng受到了**上的伤害,医院方面的治疗报告显示,该人的四肢骨骼出现不同程度的骨裂,虽然说没有达到骨折的地步,但是也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除此之外,该男xìng身上还有多处的皮外伤和淤血,怀疑头部可能受过重击,神智有些昏乱,但是没有生命危险。可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整个案件逐步传回来的内容却是令池田敏治感到愤怒和为难!

????从目前给众人所做的笔录来看,双方间最初是因为对于田久宝忠卫对华夏的一些观点持不同意见而引发。在这一点,双方间均无异议。

????但是,野村余男等人接下来的行为,就有些超出了口角的范畴了。先是拿棒球棍追打常剑钧两人,将常剑钧打倒后又强行地带回到了野村余男的公寓中,而他们接下来的行为,如果说常剑钧和那两名华夏女人所说属实的话,那么就严重地触犯了rì本法律。从目前来看,野村余男等人至少涉嫌强\jiān未遂敲诈勒索故意伤害三项罪名,而且xìng质十分地恶劣。

????不过对此,野村余男一方是矢口否认,一口咬定他们与常剑钧两人之间只是口角和轻微地肢体冲突,是常剑钧他们主动挑起地争端,一时气愤下双方间才发生地肢体冲突。而且他们将常剑钧带回公寓,只是想等同伴们将逃走的祝启轩带回来一并处理。对于常剑钧他们指控的涉嫌强\jiān未遂敲诈勒索两项罪名,野村余男他们虽然百般狡辩,但是有他们摄像机里的内容作证,基本上也可以确认了。

????整件事情虽然不算很大,也没有造成什么很严重的后果,但是影响却是很恶劣。

????虽然说,方明远和詹德在做完了笔录之后就离开了jǐng察局,并没有再过问此案,但是看他们在祝启轩和常剑钧的身边都留了人,还给那两个华夏女xìng留有通讯方式就完全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再联想到当初村下正明的下场,池田敏治已经可以确定,方明远肯定对此案肯定不会不闻不问的。

????但是,野村余男这边也不会束手就擒,到目前为止,池田敏治就已经接到了四个询问此案的电话,虽然说没有明目张胆地为野村余男开脱求情,但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的。

????“本部长,木村切敏郎jǐng视长来了!”秘书轻声地提醒道,“与木村jǐng视长一同前来的还有岩崎次郎正检察官和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理事高田平八郎。”

????刚刚站起身来的池田敏治又坐了回去,木村切敏郎的到来,他并不意外,他早就听说过,木村切敏郎与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的某些人走的比较近,其中就包括了野村多加雄。但是高田平八郎,尤其是岩崎次郎正检察官的到来,却是令他感到很大的压力。

????在rì本,检察官的权力是很大的,依据法律规定,刑事案件在rì本不存在自诉案件,所有的刑事案件一律由检察厅决定是否起诉;而且一部分案件还可以由检察官亲自组织侦查,经过侦查后,再决定起诉或不起诉。而且在支持公诉的庭审过程中,对于被告的讯问和出示证据等,都由检察官进行。

????而且,在rì本,检察厅分为最高高等地方和区四级检察厅。检察官则是分为五级:总检察长副总检察长,检察长检察官和副检察官。前三者,均有rì本内阁任命,天皇批准;后两者,则是按照国家公务员规章任免。岩崎次郎正检察官,在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搜部担任部长,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实权人物!他怎么也参和进来了?

????“木村jǐng视长,这一次野村君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高田平八郎对木村切敏郎郑重地道,“我代表现在在国外,无法赶回来的野田理事,向你表示感谢。”

????“高田理事,你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与野村理事,也是多年的朋友。余男也可以算是我的晚辈,出了这种事情,我怎么能不闻不问呢?”木村切敏郎摆了摆手道,“不过,高田理事,这件事情我也打听过了,事情是很棘手的。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新任董事长方君和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全球战略总监詹德先生都卷了进去。想要说服他们给余男一个机会,恐怕……”木村切敏郎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连连摇头。这种事情牵扯到了社会上的大人物,而且大人物却是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想要从中动手脚,难度就大了很多。

????高田平八郎沉声道:“不管如何,我们总要试试!不能眼看着,野村余男的人生就这样被毁了!”在rì本,依照法律,野村余男做为主犯涉嫌的这三项罪名,足以把他送进监狱里呆上十年八年,而到了十年八年之后,再出狱的野村余男,没有大学毕业文凭,没有工作经验,如何在rì本社会上得到与野村多加雄之子所相衬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做为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重要理事的野村多加雄,可以说是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对外的一面旗帜,不容有污点。这件事情要是最终判野村余男等人强\jiān未遂敲诈勒索和故意伤人三项罪名成立,野村多加雄的脸面可就丢了个干净!所以,他们要尽最大的努力,将事情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不错,高田君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们不能让野村教授的孩子的人生就这样毁掉。”岩崎次郎淡淡地道,“况且,从目前来看,我们也并不是没有机会!”

????“嗯,我明白岩崎检察官的意思,只要那两个支那男子和两个支那女人改口,不涉及强\jiān未遂和敲诈勒索,仅仅是一个故意伤害,这就好运做多了。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只要有人出头顶认,野村余男不会受到刑事处罚的可能xìng还是很大的。”木村切敏郎点点头道,“但是,怎么样才能够让这四个人改口呢,尤其是在已经惊动了方君和詹德先生的前提下。”他可不认为,方明远和詹德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此案翻案。

????岩崎次郎淡然一笑道:“只要我们做得没有纰漏,他们也要尊重rì本法律。rì本可是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人能够明目张胆地凌驾驶在法律之上的!”(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