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九章 谈个交易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鸡寮围棋飞(两张)涛文心之龙杨介印贾丫丫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心之龙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如果说可以的话,高田平八郎绝对不想和方明远詹德站到对立面上去,因为据他所知,凡是站到了方明远对立面上的人,在外国的他不知道,但是在rì本,似乎从来都没有人胜利过。

????而知道的越清楚,高田平八郎就越头痛,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虽然是有影响力的右翼组织团体,与rì本国内的很多大企业集团财团都有联系,在很多的时候,他们都可以利用这些企业集团财团在rì本社会里的影响力,为团体谋求利益。这也是为什么rì本zhèngfǔ对他们一直都是采取放纵态度的主要原因。

????但是,即便是为了野村多加雄,这些企业集团和财团也不愿意轻易插手此事,zhèngfǔ部门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让他们暗地里不为人知地,合理合法地帮个小忙没问题,但是要他们站出来,明确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却是很难。

????这多半天的时间了,高田平八郎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而目前答应帮自己的只有木村切敏郎和岩崎次郎两人。而这两人之中,他又更重视这岩崎次郎,原因其实很简单,检察官原本就是负责起诉的官员,野村余男他们的罪行,正好可以归到岩崎次郎他们的管辖范围内。

????“岩崎检察官,那我们要如何做,才能够解救野村余男?”木村敏切郎笑道。

????“首先,我不管你们到底用什么办法,用钱也罢。用利也罢。哪怕是恐吓。也要说服那四个人,必须要他们改口!”虽然说是单独的小会客室,这里也不可能安有监控设备,但是岩崎次郎依然是压低了声音。木村敏切郎必须要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才能够听清楚,“jǐng视长恐怕忘记了一点,只要他们改口。强jiān案可是不诉不理的案件!”

????在rì本,强jiān罪只有被害人向jǐng方报案才是强\jiān,如果被害人不告或者撤销指控,就不算犯罪,而且不管强\jiān犯如何猖狂强\jiān人数多少,嫌疑人都极少会被判死刑,除非是强\jiān杀人,其他最多最恶劣也就是判无期。就算是轮\jiān,也只是四年以上有期徒刑。强\jiān尚是如此,强\jiān未遂那就更不用说了!

????木村切敏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sè。只要常剑钧和那两个女人改口不告或者撤销指控,那么依据rì本法律。这一条就不构成罪名。

????“至于敲诈勒索……”岩崎次郎沉吟了片刻,侧过头去在木村切敏郎的耳边说了几句。

????木村切敏郎的神sè为之一变,过了半晌,才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我试试,尽力吧。”

????大阪国立医院的单人病房里,常剑钧打着石膏躺在床上,祝启轩在一旁给他削着苹果。经过了两天的治疗,常剑钧的皮肉伤好了不少,但是这骨裂却不是一时片刻能够痊愈的。两人随意地聊着天,话题不知不觉地就转到了方明远的身上。

????“启轩,你们真是好福气!”听祝启轩说完当初如何和方明远相识的往事后,常剑钧不禁带着几分羡慕道。当时要不是方明远在场,他们几个肯定就要吃苦头了。rì本的黑社会,那可是全世界都知名的。

????“是啊,当时要不是方少在场,我们肯定要吃亏的!”祝启轩恨恨地道,一想起来,他现在这心里还抽抽的疼,rì本人看不起国人,自己人还推波助澜,尤其是一直想起来当时那个姓吴的大使的模样和口气,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听说那一位如今已经被打发到了非洲某小国去当大使了,真是解恨!

????“你说他是Gamestation公司的老板,可是那天我怎么听那个jǐng察说他是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新任董事长?当时在场的那个白人是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全球战略总监?”常剑钧在祝启轩递到了嘴边的苹果上咬了一口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Sogo0株式会社集团几个月前换了董事长,这我倒是知道,在rì本百货业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祝启轩沉吟了片刻道。

????“这回可是欠人家了一个天大的人情了!”常剑钧看着天花板长出了一口气,受伤,被敲诈勒索,都还罢了,方明远的到来可是挽救了他一生一世的名誉,要是真的让野村余男他们拍了裸\照和爱情动作片,他可是死的心都有了。

????“都是我不好,不该带你来大阪大学。”祝启轩歉疚地道。

????“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招惹的事情!”常剑钧苦笑道,“不是我当时听那老鬼子胡说八道,气不过驳斥了他几句,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些事情了。”

????“这也怪不得你,有血xìng的华夏男儿,谁听到那个老鬼子胡说八道,都会站出来的。”祝启轩道,“是小鬼子太无耻,说不过就动用暴力!”

????“算了,不说这个了。jǐng察局那边怎么样了?”常剑钧问道,他是出不了医院,很多事情都得靠祝启轩才能知道。

????“嘿嘿,野村那小子这一次惨了,不仅仅大阪jǐng察本部已经高度关注这个案件,就连jǐng察厅都派人从东京赶过来了。”祝启轩一脸幸灾乐祸地道,“强\jiān未遂敲诈勒索故意伤人,这三项罪名,任何一个都够他喝一壶了!”

????祝启轩的话音还未落,病房的门上传来几声轻敲。祝启轩头也不回地道:“请进!”

????房门外站的是方明远派来帮着看护常剑钧的护卫,“常先生,祝先生,有个姓高田的rì本人想见常先生。”

????姓高田的rì本人?常剑钧和祝启轩面面相觑,常剑钧考虑了片刻道:“让他进来吧!”

????西装革履的高田平八郎缓步地走了进来,来到了病床之前,微微躬身道:“这一位就是常剑钧先生吧,还有这一位就是祝启轩祝先生吧?”

????常剑钧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道:“我们是,你是……”

????高田平八郎扯过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道:“我是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理事高田平八郎,我和野村余男的父亲野村多加雄教授是好友兼同事,野村多加雄教授现在在国外,无法及时地赶回来,所以全权委托我来和两位谈谈。”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吗?”常剑钧的脸sè立时就黑如锅底一般,冷冷地道。

????“常先生不必这么大的火气,这世间大到国与国之间,小到人与人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谈的吗?”高田平八郎对常剑钧的怒火视而不见,依然笑道,“这一次,野村余男做得确实是有些过份,但是这不是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吗?常先生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华rì两国友谊源远流长,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又何必伤了大家的和气。”

????“已经触犯了法律的事情,在高田理事的口中,居然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么不知道什么事情才算是大事?没事干篡改一下历史,参拜一下靖国神社吗?”祝启轩yīn着脸道,“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理事,好大的帽子!”

????高田平八郎脸不变sè地笑道:“祝先生,你又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贵国不是也早就有句老话,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吗?贵国的历史又有几分真实?为皇者讳,为尊者讳,由后朝给前朝写史,这样的史书又有几分可信?有着五千年历史的贵国都是这样,做为学生的我们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对?”

????“可是你们是失败者!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你们是战败国!”祝启轩怒道。

????“是啊,第二次世界大战,我大rì本皇国确实是战败国,但是我们是败在了美国人的手中,又不是败在了你们华夏人的手中。而且,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是战败了,但是现在看来,当初的战败国德国意大利ì本,如今的经济水平都不错,倒是当年的战胜国,华夏和苏联,如今是一个解体,一个还没统一,不知道在后人的眼中看来,到底谁才是战胜国?”高田平八郎淡淡地道。

????“狡辩!“祝启轩气得双目圆睁。

????“启轩,和这种人斗嘴皮子,没有什么意义。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流传着一句话人至贱而无敌吗?”常剑钧淡淡地道,只是明显有了起伏的胸口却表明他的心情并不是那么平静。

????“常先生,祝先生,这些口舌之争都没有意义,如果说贵国能够像当年的苏联一样,能够压得美国人都喘不过气来,那么我们rì本人也肯定不会去触动天朝虎威,但是如今的贵国,空有大好河山,却连我们小小的rì本都不如,又如何令我们心服口服?”高田平八郎道,“我这一次前来,是想和两位做一个交易!一个对你们十分有……”

????“什么交易?”祝启轩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揪住了高田平八郎的脖领子,怒吼道,“什么交易我们也不和你谈!现在,你立即给我滚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