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九章 赔罪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和安志辉这样说过话了?将他的“好意”这样**裸地无视!安志辉自己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有一个好爷爷,又有一个有能力的叔叔,如今又加上一个现在看来前途广大的准岳父,安志辉这几年在潼川境内混得是风生水起。别说一般的普通干部了,就是潼川的那些领导干部,只要他想见,就总能有办法见到。

????在潼川,和他年纪相近的人里,没有一个人取得的成绩能够与他相媲美。

????“安总,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请你不要在其中参和!”马明仕注意到刘勇似乎是越来越不耐烦,连忙道,“莫莉丽,你过来向客人赔礼道歉!”

????“慢!”安志辉一伸手拦住了莫莉丽。

????“志辉,你别这样。”莫莉丽搂着安志辉的胳膊用力地摇晃着,不住地向他打眼sè,可惜安志辉却一点都没有注意。

????莫莉丽无奈之下,只能凑到安志辉的耳边道:“志辉,他是……”

????话还没有说完,莫莉丽已经被马明仕扯了过去。当着刘勇的面,向无关人员泄露储户的信息。这可是火上浇油的行为。

????安志辉瞪了一眼马明仕。随手从腰间的包里拿出支票簿来。莫莉丽无语地捂住了脸。

????安志辉刷刷刷地写了下一张支票,撕下来递给刘勇道:“我不知道你和他们之间因为什么发生了冲突,只要你不再追究这事,这张支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莫莉丽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抢过了支票,撕成了碎片,尖声叫道:“志辉。他的钱比你还要多!你就不要再想着收买他了!”

????安志辉有些诧异地看着莫莉丽,好像是要借此来确定,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刘勇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除了暴力和钱之外,你还有其他本事吗?”

????“好,好,好!”被刘勇的目光刺激到了的安志辉连说了三声好,压低了声音对刘勇道,“你有种,我看你rì后是怎么死的!有本事你就让jǐng察跟着你一辈子!”有钱怎么了,在华夏。有权才是最重要的。

????刘勇退后了两步,笑笑道:“安总。你的话我记住了,希望你也记住。rì后若是遇到了什么事,也别觉得自己冤枉。”

????看到安志辉和刘勇之间谈得似乎并不愉快,在场的那些汉子们都纷纷凑了过来。不过,柳明刚四人同时也走了过来。

????“干什么呢?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安志辉没好气地挥挥手道。潼宜在升格为市之前,在潼川境内属于比较贫困的县,除了水泥和农业之外,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所以安志辉也懒得来。但是在潼宜升格为市之后,潼宜境内的大大小小项目简直就如同那雨后chūn笋一般,层出不穷。

????潼宜这里对于建筑施工的要求确实是比较多,各种规章制度执行起来也很严格,质量检查也频繁,一旦不符合标准就会要求返工。但是一来在工钱上给的比较宽裕,留下了足够多的利润,二来给钱也很痛快,没有那些洛里啰嗦的事情。所以,前来竞争项目的建筑公司也很多。虽然说像那些大项目,比如说高速路电视塔之类的,是不用指望了,但是其他的小工程,同样盈利可观。

????安志辉当然是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好在潼宜虽然从潼川分离出来,但是多年的管辖和被管辖关系,却不是一时片刻就可以捋得清楚,借着当年爷爷和叔叔留下的人脉,安志辉进入潼宜的建筑市场,并没有费太大的气力。

????但是,安志辉还没有因此而昏了头,如今的潼宜可不比当年,论起级别来已经在潼川之上,尤其是从平川区调来的朱大军,那更是不会将潼川的势力放在眼里,当初平川还只是一个普通县,他还只不过是个县级jǐng察局的副局长的时候,对潼川jǐng察局来的人就毫不客气,最终还将当时的潼川jǐng察局局长童栋掀翻下马。如今自己要是敢在潼宜明目张胆地生事,朱大军可不在乎自己的爷爷是潼川的前任一把手。

????而且,这样一来,安志辉在潼宜所接下来的这些项目,恐怕也要受影响。

????小不忍则乱大谋,安志辉不着急。

????“柳哥,马所长他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有jǐng察悄声地问柳明刚道。

????柳明刚嘴角咧了咧,低声地道:“少问,多看。”还能是做什么?估计是碰上了什么硬茬了呗。这个什么安总,说是带这些人来办存折,真当jǐng察都是摆设和傻子啊,当他的那点用心,谁看不出来似的。

????这时,门外传来了刹车的声音,接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朱局长?”柳明刚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潼宜市jǐng察局局长朱大军怎么到这个储蓄所来了?

????朱大军此时也看到了柳明刚四人,柳明刚四人立即快步向前敬礼道:“朱局长,梅林派出所jǐng员柳明刚……向您报道。”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朱大军回礼道。柳明刚四人全穿着jǐng服,现在又不是下班时间,看看这储蓄所里,还有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晃来晃去,朱大军这心立时就提了起来,商业区里要是发生个银行抢劫案什么的,那可就是大丑闻了。

????“报告长官。我们接到济民银行梅林储蓄所的报jǐng。说有人打砸银行。就赶了过来。不过现在看,可能是个误会。当事人正在协商解决。”柳明刚道。顺着柳明刚的目光,朱大军一眼就看到了刘勇。

????刘勇笑着迎了过来道:“朱叔叔,明远。你们来的好快啊!”

????站在朱大军身后的方明远笑着给了他一拳,两人自从chūn节之后,就没有见面了,隔了这么久再见面。是陪感亲近。方明远道:“阿姨和叔叔最近身体可好?你不是昨天刚到的平川,我和朱叔还说晚上回平川看望一下赵阿姨呢。你怎么跑潼宜来了。”

????“没法子,我表哥赵世和发小胡云今天都在潼宜,我原本就是为了参加他们的婚礼才回来的。”刘勇无奈地道,“结果取个钱都这样麻烦。”

????“麻烦?”方明远诧异地看了看四周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马明仕此时腿都有些发软了,方明远是谁,他不认得,但是朱大军,那可是潼宜jǐng察局局长。怎么可能不认识。而刘勇居然管朱大军叫“叔叔”!莫莉丽居然还想要报jǐng把对方抓进局子里?

????“我是这里的所长!是我们的工作不到位,给这位先生添麻烦了。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正在向刘先生赔礼道歉!”马明仕连忙点头哈腰地道。不管方明远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和朱大军一起出现在这里,都是他惹不起的。

????“赔礼道歉就算了,提取个四万元现金都告诉我必须要提前一天预约,太麻烦了。明天,马所长可别忘记了。”刘勇摆了摆手故意地道。

????“提取四万元要提前一天预约?”方明远的脸sèyīn沉了下来道,”这是谁改的规定?蓉蓉,把我济民银行的工作证拿来,济民银行在潼宜的负责人是谁,找一下他的电话。”从济民银行成立那一天开始,大额提取现金的标准就是二十五万元以上才需要提前一天预约。而且超过了二十五万元的现金提取,济民银行各地的支行还提供直接送上门的服务。这原本就是济民银行与其他银行争夺市场的手段。

????马明仕脑袋“嗡”的一下,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面前的这个年青人,居然也是济民银行的人,而且听这口气,地位不在潼宜支行行长之下啊……

????马明仕一就坐到了地上,莫莉丽更是彻底地呆住了,方明远这口气比刘勇还要大啊。

????“哎,安总,你手下的这些人别走啊!”刘勇一扭头道。

????安志辉此时简直就想夺路而逃,自已刚刚威胁完的人,居然和潼宜的jǐng察局局长亲热地叫着叔叔,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自己跳,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刘先生,我们还有事,得马上去办。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回头,我一定亲自上门赔罪。”安志辉一脸尴尬地道,他现在只能期盼着刘勇大人有大量,不和他一般见识地计较。虽然说,他也只是口头上威胁了几句,并没有什么实质xìng的行为,在法律上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但是那得看是针对谁,普通平民百姓,那自然是说过了也就说过了。但是对于那些上层人士,那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刘勇要是认了真,那接下来的麻烦可就多了。虽然说,他并不担心刘勇能把自己怎么着,但是有朱大军这一层关系的话,在生意场上为难为难自己,却是很容易。

????“朱叔叔,就在你们来之前,这位安总说要看我rì后是怎么死的!有本事我就让jǐng察跟着我一辈子!”刘勇对他服软的话听而不闻,对朱大军道,“要不是这几位jǐng官在场,恐怕当时他们这些人就要动手打我了!”

????朱大军的目光立时就shè向了安志辉,原本站在一旁的柳明刚四人,也立即分出了两人拦住了储蓄所的门。

????“刘先生,那不过是你一而再地不给我面子一时的气话而已,小小的误会罢了。”安志辉笑笑道,“刘先生你又何必当真呢?”

????“一张纸画个鼻子,你好大的面子!”朱大军冷笑道,“既然敢说,那就得敢当!”潼宜这一亩三分地上,居然还有人在公众场合里敢公开威胁自己人,也太不将自己这个jǐng察局局长放在眼里了。况且。以刘勇的身份来说。就算没有方家的关系。那也是堂堂奉元市副市长的儿子,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哪容得人这样欺负。

????“朱局长,当时我已经向他几次示好了。可是他压根就不理会。”安志辉觉得自己也很委屈,“我一时生气,才说了过份的话。”

????“明远,给你!”林蓉递给方明远一个证件。自己则拿出手机拨号。

????方明远拿着证件在马明仕的眼前晃了晃道:“马所长,这个你认识吧?”

????马明仕只看了一眼,目光不由自主地就再也挪不开了,上面清楚地写着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居然是济民银行董事会的董事!这太不科学了!

????“朱局长,我承认我当时说话有些过激,但是依据我国法律,我只是口头上的过激言语,并没有付诸实施的话,并不算犯罪的吧?”安志辉解释道。“再说了,我爷爷是安路平。我叔叔是安明真,我岳父是工商银行潼宜支行副行长莫武,从小受教育的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朱大军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安路平和安明真他都听说过,一个是潼川的前任一把手,完全退下来也不过才三四年时间,另一个则是潼川的现任矿务局局长。这么说,眼前的这一位是民间常说的官三代了。

????方明远将证件收了起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完完全全,清清楚楚地说出来!要不,你也可以等潼宜支行行长来了再说。朱叔,别和他废话了,马所长,调一下你们这里的监控。”

????马明仕看了看朱大军,已经乱成一团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当着jǐng察局局长的面,这个年青人应当是不可能使用假证件吧。而且刚才那个漂亮女人不是给济民银行潼宜支行行长打电话了,这样看来,再不科学,这个年青人也有可能确实是银行的董事了。

????马明仕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让所里的保安调监控录像,一边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虽然说,很多东西,他也说得含含糊糊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方明远和朱大军对整件事情的判断。

????尤其是听到,莫莉丽报假jǐng说有人打砸银行和安志辉他们进来时的时机,两人几乎就可以断定了莫莉丽的目地,这还是真是最毒莫过妇人心了。一点小小的摩擦,居然就报复到了这个地步!

????这时,一个中年人匆匆忙忙地从储蓄所门外走了进来,柳明刚拦着问了两句,就放了他进来。

????中年人微躬着腰,快步地走向朱大军,人未到话已到“朱局长,朱局长,我来迟了。小女无知,给朱局长你添麻烦了!”来的人正是莫莉丽的父亲,工商银行潼宜支行的副行长莫武。

????朱大军站起身来,伸手和莫武握了握道:“莫行长,你好!”

????莫武和朱大军客气了两句,扭头对莫莉丽吼道:“过来!瞧瞧你做的好事!给朱局长添了多少麻烦!还不过来,向人家赔礼道歉!”

????莫莉丽连忙走了过来,朱大军伸手虚拦道:“等一下,莫行长,和你介绍一下,这一位青年才俊叫刘勇,是从小在我眼皮底下长大的。他的父亲是谁,莫行长肯定没听说过,不过他的母亲叫赵桂荣,也是咱们体制中人。”

????莫武怔了一下才道:“朱局长,你说的是不是奉元的赵副市长?”官场里,女xìng官员少,女xìng的高级干部就更少。像赵桂荣这样,能够在省会城市里担任副市长的女xìng,就更不多了。虽然说,她主管的领域大多是妇联啊卫生宗教教育一类的,但是如果说你拿副市长不当干部的话,后果也是很严重的。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赵桂荣和苏爱军赵绪安那可都是一个阵营里的!

????莫武之前是在潍南市担任工商银行支行的行长的,潼宜升为副省级城市之后,工商银行秦西分行考虑到潼宜未来的发展潜力巨大,所以将他调到了潼宜新建支行里担任副行长。虽然说名义上好像是降了,但是潍南市只是省辖市,而潼宜却是副省级城市,其实基本上还可以算是平调。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几年后,潼宜支行就会升格为分行,而到了那个时候,现任支行行长也应当退休了。

????虽然说,银行与zhèngfǔ是两个系统,但是一个不受当地zhèngfǔ主要领导待见的银行干部,一般情况下自然也不可能再长时间地留在这一职位上,所以莫武能不能顺利在潼宜成为分行行长,苏爱军和赵绪安的态度也是很关键的。而他放着垂手可得的国有四大行的工作岗位不用,却让女儿莫莉丽到济民银行工作,也是为rì后做一铺垫。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女儿刚来上班没有多久,居然就招惹到了赵桂荣的儿子!

????“正是赵副市长!”朱大军点点头道。

????莫武气得回手就给了女儿一耳光,这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莫莉丽被这一耳光抽得原地转了半圈,捂着脸眼泪立时就涌了出来。

????“哭什么哭,还不去给刘先生赔罪!你妈宠得你简直都无法无天了!”莫武几乎是咆哮道,“瞧瞧你都干得什么好事!”

????方明远皱了皱眉道:“莫行长,要教训女儿,请回家去教训,这里是济民银行的办公场所!有什么事情,也得先依照国家法律和济民银行自己的规章制度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