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一章 郑军的靠山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一章 郑军的靠山

????方明远一行人的车辆跟随在急救车的后面,很快就来到了平水军分区医院,陈军科被早就已经在医院门口严阵以待的大夫和护士们推进了检查室。方明远、李光翼、朱大军和孙照伦四人在检查室外焦急地等待着结果。

????“光翼!哈哈,果然是你!”从医院的楼梯拐角处急匆匆地上来一名年青军人,远远地就高声叫道。

????“嘘……李团长,这里是医院!而且现在是凌晨时分,请你不要打扰其他的病人!”一旁的小护士连忙站出来低声地提醒道,“你再高声说话,到时候我可要到嫂子那里告你去了!”

????“别别别,我知道了,知道了,要小声,要小声。这不是难得看到一位老朋友,忘记了这事儿了吗?”这位李团长赶紧放低了声音,那副陪着笑脸的模样,与方才那意气风发成鲜明的对比,方明远险些就乐了出来。

????“光羽哥,你怎么结了婚了还是这么一副毛毛糙糙的样子!”李光翼用手捂住了脸,一副不忍目睹的样子。

????李光羽脸皮也不由得有此发红,讪讪地笑道:“光翼,这不是见到你高兴吗?你陪着xxx去平川后,咱们兄弟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到平水来了?你们中间谁病了?还是伤了?”李光羽看了看方明远等人,不解地问道。

????李光翼原本缓和下来的脸色立时又变得阴沉下来,他简明扼要地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李光羽也不禁是无名火起。这贺东鹏也太拿军人不当回事了吧,对于军中伤残退役的军人,不但不给予应有的尊敬,还居然大打出手!如果说就这样放任他,日后还有谁愿意上战场?

????李光翼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冷冷地道:“光羽哥,我知道,你肯定又盘算着怎么去揍那贺东鹏一顿。但是这一次不行,这是我们平川县的事,我们的方少要亲自讨要这个公道。你打完人,倒是出了这口闷气,我们再收拾他的时候,可就不好下狠手了。所以,你必须答应我,不得私下里对贺东鹏他们五人动用私刑。但是一定要把他们看住,任何人都别想把他们带走!”

????李光羽压了压心头的火气,恨恨地道:“既然你们已经有计划了,那我就先放过那几个败类。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他们几个看住了,没有你的同意,谁他娘的也别想把他们带走!”

????“好了,好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李光翼搂着他的肩膀,转向方明远几人。

????“方少,孙经理,朱局长,这是我的哥哥李光羽,他在平水驻军装甲师里服役,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团长。”李光翼笑道,“这一位是方明远方少,天哥可是很欣赏他的。这一位是来自香港的孙照伦孙经理,这一位是平川县警察局的朱局长,我们都是为了此事一齐连夜赶来的。”

????大家客套了一番后。方明远这才问道:“光羽哥,我们从平川赶到这平水,说实话,对于平水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什么具体的情况都不知道。平水商场的郑军郑经理,这个人你知道吗?”

????“郑军?”李光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这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虽然将我们的货物扣留的人是贺东鹏,殴打我们押车人员的也是贺东鹏和铁路警察,但是拿走我们价值五十万元货物的人却是郑军!”孙照伦咬牙切齿地道。做为商人的他,自然对这种半路截胡的行为恨之入骨。虽然说,这批货运到平川,也只能依照抢购风起前的价格出售,陈军科也提到了郑军愿意以进货价的双倍支付货款,这样甚至于利润更多,但是他还是容不得这种行为的发生。这笔额外的利润,方明远不愿意挣,那是方家的事,但是被郑军这样抢去,那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这股抢购风潮什么时候能够结束,现在大家还都没有结论,方家仍然在运回平川路上的货物,零零星星的还有几笔,只是数额都在十余万元左右如果说郑军这样做之后,就任其得逞的话,日后方家的在运货物,岂不是成了案板上的猪肉,谁都会上来剁几刀。所以这样事决不能就这么轻易的了结。郑军,虽然孙照伦也知道他肯定是有背景,否则也不可能坐到平水市最大商场的副总位置上,但是他孙照伦可是郭家替方明远聘的经理,他就不信,郭氏的名头,会压制不了一个地级市的商场副总!

????李光羽怔了怔,他在平水也呆了不少时日了,对于郑军自然并不陌生。“诸位,你们可不要小看这个郑军,他父亲郑言志是平水市的常务副市长,而且明年、最多后年就很可能会接任市长一职。不过这还不算什么,主要是他的外公程宁武,那可是秦西省奉元市的市委副书记,省委委员!”

????方明远等人都不由得为之一愣,虽然想到了这个郑军肯定是个有背景的人物,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位背后的靠山来头可不小啊。平水市副市长的老爹,省委委员的外公,难怪他行事如此地嚣张!

????“这可麻烦了!”朱大军喃喃地道。别说是他了,就是李东星在这里,恐怕也得打退堂鼓。

????“省委委员?”孙照伦不甘心地叫道,他也明白,在内地官场上,这省委委员的地位可是已经非比寻常了,想要狠狠地整治这郑军,恐怕是不大容易了。而且为了区区五十万元钱的货物,和一位奉元市市委副书记、省委委员结下梁子,郭家肯定是觉得不值的。

????方明远也轻轻地叹了口气,从李光羽提到郑军的父亲是平水市常务副市长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件事里,想追究郑军的责任恐怕已经不可能了。而且郑军只是将方家的货物卸车运走,扣押车皮的责任还是在平水火车站身上,即便是有责任,那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个省委常委的能量,他可是比在座中的任何一位都清楚。在这件事上,恐怕马永福和杨均义他们所能够起到的作用也是相当有限。

????李光翼不满地道:“那怎么办?依你说,我们还就只能吃这哑巴亏不成?”

????“想要追究郑军的责任很难,但是仅仅把货要回来,我想并不难。”李光羽笑笑道,“方少,你们稍等一会儿,我打听打听消息。”李光羽拉着李光翼两人找地方打电话去了。

????“明远,依我看这件事还是不要闹得太大了为好,否则李县长那里也会很难做的……”朱大军轻声地对方明远道,“能够把货要回来,就算了。”

????方明远点了点头,如今自己是羽翼未丰之时,与像郑军这样有深厚背景的人为敌,实属不智。只要能够将货物要回来,再惩治了贺东鹏几人,也就算了,也算是杀鸡给猴看了。

????此时,检查室的屋门推了开来,躺在病床上的陈军科被推了出来,人已经睡着了,从傍晚一直到午夜,他水米未尽,还遭受毒打,不但精神高度紧张,这身体也是格外的疲倦,如今好不容易看到方明远、孙照伦他们赶来了,说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这精神上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你们就是陈军科的家属吗?”大夫拿着病历,问孙照伦道。

????“大夫,你说吧,他是我们的公司员工,我是公司的经理。”孙照伦点头道。

????“我们已经对患者的体表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共有因殴打所遗留的伤痕十八处,其中胸部和腹部的伤痕,怀疑是被人以硬物抽打所致。肋骨可能有裂隙,小拇指骨折,牙齿脱落一颗,双眼因为被打,而造成目前视力有所下降,不过这个倒是不必太担心,一般情况下,随着眼部的肿胀消失,绝大部分人的视力都会恢复正常。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这些之外,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势。只是因为病人现在实在是太疲倦了,所以我建议你们,先安排他休息,然后明天照几个b超,再进行验血,全方面地体检一次,以确定他的伤情。”军分区医院里的大夫以尽可能通俗化的言语向众人解释了一下陈军科的伤情。生命危险是没有的,从身体外表的状况来看,也就是中度伤害,至于头部、五脏六腑的情况,则要等更全面的检查结果。

????方明远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至少没有危及生命的伤势。不过转念一想,几个人又对贺东鹏五人恨得是咬牙切齿,对一个伤残人士,只是因为吐了一口唾沫,就将人打到这种程度,其心狠可谓是令人发指!

????看着陈军科被送入了病房,朱大军安排随行前来的警察在这里陪护,方明远几人面面相觑,他们似乎也应当找地方休息了。这时,李光羽、李光翼兄弟两个神色不善地走了回来。“方少,孙经理,货物已经找到了,郑军也联系上了,不过他要求白天与你们面谈,商量如何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