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二章 繁忙的一夜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二章 繁忙的一夜

????其实李光羽这话是说半截留半截,郑军不仅仅是要求与方家面谈,商榷这车货物的归属问题,而且还提出来了,愿意以三倍的出厂价格,收购这批货物的提议。

????“李团长,虽然说我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但现在你是平水驻军中的一员,你就得为平水的百姓们想一想。如今这抢购风席卷全国各地,放眼望去,哪里不是物价飞涨?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老百姓们怕自己辛辛苦苦积蓄下来的那点钱,随着物价的涨价而贬值。虽然说,我平水商场是咱们平水市里的第一大商场,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商场仓库里的储备货物到现在也已经所余不多了。你想过没有,如果说到时候,平水商场因为无货可售而不得不关门歇业的话,那么会在平水市里引起什么样的反响?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虽然早已经挂下了电话,郑军的一席话仍然在耳边回响。

????李光羽这心里不由得就有些把握不住立场了,虽然说他不是平水人,但是在这里驻扎也已经有两年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平民百姓,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对于近几天来,市里的变化,做为一名中级军官,他自然也是有所耳闻。虽然说,地方的政务与当地驻军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李光羽这心中还是希望能够为平水的百姓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且,他也知道,昨天,他们师的后勤部,已经接到了上级的明确命令,让他们将暂时用不到的军需品准备妥当,随时准备支援市里。由此可见,平水市里的局面已经糟糕到了什么境地!

????如果说这一批货物的到来,能够稍稍缓解一下平水市里如今的紧张气氛,那么也算是为平水的百姓们做了一件实事,一件好事。可是要这样做的话,无疑就会与方明远他们来平水的目地有冲突,那毕竟是有港商,有天哥欣赏的人,自己这样做,会不会……

????李光羽的心里有些难以抉择,他看了一眼李光翼,晚上和弟弟再沟通沟通,看看能不能和这位方少谈谈,将这批货物留在平水算了。反正郑军要是以三倍的出厂价收购的话,怎么着他也不会亏本的。

????郑军放下了电话,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很快吗,居然这就和当地的驻军联系上了,而且还说动了一名团长来当说客。李光羽,这个人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听说过,是平水驻军第七装甲师第一团的团长,军中的前景十分看好,可以说是秦西省军界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他倒是早有心思与其联系,以通过他与军方搭上关系,要是能够与军方达成关联,这做起生意来,有军方的渠道相助,无疑可以做到事半功倍。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合适的机会去找李光羽,李光羽倒自己找上门来了。

????好在自己虽然一直没机会结识李光羽,但是从不少的渠道却对李光羽的性格品行有所了解,刚才的那一番话相信在他的心里足以有些份量了。如果说能够说得李光羽动了心,从中斡旋一番,这批货物留下来的概率就要大得多了。此时,郑军已经完全放弃了从中牟利的想法,只要保证最终能够不亏本,将这批货物吞下来,自己是政绩也有了,面子也有了,还能和李光羽拉上关系,这么算下来,也不错。

????不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对于平川县这个不起眼的小商场,郑军如今已经不复有半点轻视之意了。不管港商是独资还是合资,既然扯上了港商这块招牌,处理起来就得多加几分小心。这帮人可是搞不好就能通天的,要是真给捅到了京城里,狗屁大小的事情,也能惹出一身的麻烦来。父亲郑言志如今正是冲击市长一职的关键时刻,自己才更要小心一些,别给父亲拖了后腿!郑军可不是那些纯粹的纨绔子弟,他还是明白这其中的轻重缓急的。

????“贺东鹏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郑军点了一颗烟,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两个烟圈,心中已经有了决断。扣留他人的货物,这一点虽然性质恶劣,但是如果说真有人想保他的话,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受个处分,最多丢了副站长一职罢了。但是殴打甚至于是毒打伤残退役军人,如今已经捅到了军方那里,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不是一件容易事了。从方才李光羽的电话中,他也能够听出来,李光羽对贺东鹏他们五人,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看来今天晚上是别想睡了,赶紧调查一下这个平川县的小商场吧。”郑军看了一眼表,无奈地拿起了电话。这一夜,想必有不少人是睡不了一个好觉了。

????“明天?明天什么时候?”方明远看了看表,已经是临近凌晨三时了。

????“明天早上他会再告诉我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最晚不过中午。”李光羽的脸皮微热道。自己刚才让郑军的那一番大道理说得有点晕,居然连确切的时间都忘记问了。

????“朱伯伯,孙哥,既然这样,就先麻烦光羽哥帮咱们联系一处招待所吧,大家先休息,这一路上风风火火地赶来,大家也都累了,有什么事天亮了再说!”方明远此时也有些困得挣不开眼了,他虽然两世为人,心理年龄已经过四十了,但是身体年龄毕竟才十三四岁,正是渴睡的年纪。之前,在车上,由于担忧陈军科的安全,大家心情都比较紧张,也没人睡,如今这陈军科已经确定没有生命危险,这困意立即就袭来了。孙照伦和朱大军此时也感觉到困倦,毕竟先是忙忙碌碌了一个白天,又连开了好几个小时的夜车,来了平水又忙碌于陈军科的伤势,这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后,疲惫就如同那滚滚海潮涌来一般无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