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太凑巧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陆培涛文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为什么又放了古海生一马?”林蓉双手捧着脸颊,一脸好奇地蹲在了方明远的面前道,“你不是打算狠狠地整治他们一把的吗?”

????“将古家整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的,倒是痛快了,但是却把家丑显露给了外人,上面固然会收拾他们,私下里对咱们肯定也会有意见的。”方明远笑笑道,“既然他们那边有聪明人和稳健的人物,那么卖房泽良一个人情,也省得大家觉得我们不会做人。”

????对于那些既得利益集团,前世里的方明远自然是恨不能将这些敲骨吸髓的家伙统统都打倒,再一脚踢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但是现在,他也只能是拉一批,拢一批,再敲打一批,真正能够打倒了再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能翻身的,毕竟只是少数。

????想要国家平稳地发展,有的时候也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就如同方明远打算将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变为多股东的股份公司一样,让出一部分的利益,同时也团结更多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够将铁路改革继续推动下去,迫使它走上发展的正轨。否则的话,所有的力量都在与阻力进行斗争,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够将主要jīng力放在企业的发展上?

????所以,当方明远觉得房泽良是一个可值得拉拢的人时,就很果断地放出了善意。

????“要收拾他们一顿的人是你,要放他们一马的人也是你,好人坏人全让你占了!”林蓉嘟着嘴轻声地道。

????方明远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一下,笑道:“伯父伯母的身体可好?”

????“还叫伯父伯母?花心大萝卜,于蕊姐姐那是怎么一回事?”林蓉白了他一眼道,就算自己和他还没有最亲密的关系,那从姐姐林莲那边算起。叫声岳父母也不过份。至于于蕊,方明远瞒谁都不难,可是又怎么能瞒得过林蓉。

????方明远的脸颊一热道:“这不是怕叫顺了口,rì后万一当面叫错了,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哼!”林蓉娇嗔道,“看你rì后有多少个好姐妹,连于蕊姐姐都不放过!我爸我妈都挺好的,我妈还说我爸焕发了第二青chūn,就是我和姐姐的婚事,他们老两口现在比较闹心!不过还好了。有姐姐在前面顶着,我的压力还不大。”

????方明远干笑了两声,在这个问题上,就算他现在身家已经都算不清了,面对林蓉也依然是有些心虚。不过,响起的电话铃声,给了他一个躲避尴尬的机会。

????林蓉接起电话,过了半晌,神sè有些奇怪地道:“明远。大阪地方法院昨天开庭第一次审理了野村余男案。”

????“嗯?”方明远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林蓉,开庭审理了就开庭审理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庭审只进行了三个小时,野村余男的辩护律师当庭提出。况启轩和常剑钧被赤野光真他们追打,有很大的责任是在于况启轩他们在大学课堂里发表了不合适的言论,这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而且赤野光真他们的行为是自发的行为,并不是受野村余男的指使。野村余男也并没有参加对况启轩和常剑钧的殴打。如果说因此而指控野村余男,那就好比要因为一名军人的错误行为而追究总司令的责任一样荒谬!”林蓉道。

????“嗤!”方明远撇撇嘴道,“胡说八道。不过不用理他,拿人钱财给人消灾,律师的职责原本就是为自已的辩护人尽可能地减轻罪责,说出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要最终法庭没有采用,就没事。还有其他的什么消息吗?”

????“可是问题是赤野光真等人,都承认了自己等人有殴打追打况启轩和常剑钧的行为,而且也否认了是受野村余男的指使。”林蓉急道,“这样的话,野村余男就可能逃脱这一项罪名的指控!”

????“怎么可能?”方明远哑然失笑道,“野村余男他们自己拍摄下来的光盘里,很清楚地表明,赤野光真他们的行为,野村余男不仅仅知道,而且是他参与的。作为小集团的头脑,这一项罪名他不可能逃脱的!”

????“可是,那份光盘被大阪jǐng察不慎丢失了!”林蓉道。

????“丢失了?”方明远立即坐直了身体,这么重要的证据怎么会丢失的?

????林蓉点了点头道:“是的,丢失了!大阪jǐng察局半个月前曾经发生了一起小型火灾,规模不大,并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但是却因此而烧毁了一部分保存的证物,那份光盘也在其中!”方明远的眉毛立时扭成了一团,虽然说,失火这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但是偏偏烧了本案重要证据的那份光盘,这件事情有些太凑巧了,让人觉得其中有着浓浓的yīn谋味道。

????“大阪jǐng方没有解释,这么重要的证据,他们没有留有备份吗?或者说,他们也应当对光盘的内容有一份笔头记录才对。”方明远道。

????“这个他们没有说为什么,明远……”林蓉yù言又止道。

????“不急,我们静观其变!”方明远摆了摆手道,“通知rì本那边,让Sogo0株式会社集团出面,给大阪地方检察厅和jǐng察本部施加压力。同时,一定要保证况启轩常剑钧还有那两个女人的安全!”

????下午,骄阳似火,秦川大地上,就连空气都干得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古海生和房泽良虽然坐在有空调的轿车里,这心情却如同外面的大地一样,燥得难以言喻。

????古海生是一想到自己一会要不得不向自己口中的小屁孩子低头,这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简直恨不得将面前的一切砸个稀巴烂,再仰天长啸一声。可是他还不得不去,正如房泽良所说的那样,这件事继续发酵下去,很可能爆发起来的时候,就是古家重创的时候。古家虽然说是开国元勋,但是到了现在,在京城里也只能说是二流的家族,在这种关系到了国家和上面颜面的大事件上,别说他古海生了,就是古家也撑不住。

????房泽良却是发愁自家到底还能够从平川铁路运输公司里分得多少股份,如今,双方间的主动权已经完全易手,原本自认为可以帮到方家的“调解”,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笑话,若是方家能够放古海生一马,反倒是自己欠了对方一个大大的人情了。

????不过……他扫了一旁沮丧的古海生一眼,这一次倒也不是全无收获,自己虽然欠了方明远一个大大的人情,但是古家也欠下了自己一个不小的人情。

????“海生,我可再提醒你一句,届时把你的驴脾气都给我收起来,要是你再激怒了他,rì后再发生什么事情,可就怪不得谁了!”眼看着车子就要到了,房泽良仍然不放心,又叮嘱道,“尤其是什么小屁孩子一类的话,你要是想死就大胆地说吧.但是,你可不要连累我!"

????“泽良哎,我也不是事情轻重都分不清的小孩子了。现在是我有求于人,态度自然是要好!”古海生苦笑道,“唉,一想到要向一个比自己小近十岁的人低头,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哼!比你小了近十岁,不偷不抢,白手起家,如今挣下的家产,是你我加起来都远远不如的,你有什么资格觉得自己要高人一头?李超人的儿子,那个身家百亿港元的,如今年纪也比你小,你见了他也能高昂着头,自觉得高人一等吗?”房泽良不屑地道,“孔子都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向自己不如的人低个头,就那么难?”

????“好好好,我错了!”古海生无奈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道,“我知道我错了!”

????“希望你是真心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房泽良深深地看了他半晌道,然后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轿车拐过一个路口,进入了一片厂区。古海生此时也注意到了窗外的变化,只看了几眼,就深深地被吸引了。宽阔的道路,两旁的林荫树虽然还不高但是已经可以想像在五六年之后,这条路上林荫密布的景象。高大的厂房一排排,虽然说厂区里的工人显得并不多,但是来来往往的卡车却是成群结队,远处还可以看到几栋连成一片的建筑物,再远处则是成片的六层楼房。

????“这里就是德光电子集团的潼宜厂区?”古海生诧异地道,“看这规模,就是比起沿海地区的很多电子企业,也不逊sè了!”

????“这两者又岂在一个档次上!”房泽良撇撇嘴道。沿海地区的那些电子企业,不过是电子产品的组装企业而已,而德光电子集团却是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拳头产品,超级播放器盘,哪一个产品不在国内占据了市场的最大份额,还大量出口海外。就是同样组装电子产品,世嘉株式会社和索尼株式会社的游戏机,技术含量也远在那些电子企业之上。

????古海生无语苦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