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七章 庭审前夕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恶病质(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小鱼儿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是他们的傲气所至,还是他们根本就无意道歉认罪?因为赔礼道歉,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意味着承认已方的罪名。

????事发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了,而且野村余男的犯罪xìng质恶劣,野村加多雄却除了去大阪jǐng察局保释野村余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这怎么可能?

????“也许,从野村加多雄的立场上,向常剑钧赔礼道歉是一种无法接受的行为?”林蓉猜测道。身为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的核心理事,这种在rì本影响力较大的右翼团伙的核心层人员,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仅仅是关系到他自己的问题,也关系到了团体的形象。

????“有这个可能,但是……”方明远不相信野村多加雄为了团体的形象,就会放弃自己的这个儿子,要知道,一旦野村余男的罪名确定,入狱服刑十年以上也是有可能的。

????“蓉蓉,让莲姐联系rì本的私人侦探,调查一下野村加多雄高田平八郎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行踪!”方明远道。

????rì本与国内不同,私人侦探业由来已久,不是神秘行业,就像律师业一样常见,据说,早在七十年代,rì本就有了全国调查机关联盟,八十年代,社团法人rì本调查业协会也成立,到现在,rì本已经私人侦探机构上万家。而且,rì本私人侦探已经得到了rì本zhèngfǔ的承认,并已经成为rì本jǐng察机关必要的补充力量。为此,rì本立法机关还专门制定了《侦探业业务法案》来调整私人侦探行业的各种法律关系。

????正是因为这样,在rì本社会上。侦探文化也相当发达,从侦探小说到电子游戏到卡通电影,不只深入人心,而且很有市场。华夏人最熟悉的漫画《城市猎人》可以说就是社会现实的反映,不过漫画的内容是明显的夸大,rì本私人侦探社涉及的业务虽然是五花八门,但总体来说主要是涉及民事方面的调查,其中承接最多的还是婚外情调查业务。

????之所以这样,也是与rì本社会现状息息相关的,因为rì本jǐng察是无权介入民事纠纷的。他们只负责处理刑事案件,私人侦探既可以参与民事调查,又可以在不妨碍jǐng察搜查的前提下从事刑事案件的调查,这无疑促进了民间私人侦探业的进一步发展。

????而且,rì本的私人侦探成员主要是由那些有着丰富jǐng察工作经验的人,如退休的正式jǐng官或者说因为一些原因而被jǐng方开除的jǐng官,和专门的私人侦探学校培养出来的人员组成。这些人不但熟悉rì本的法律,训练有素,而且往往还配有先进的窃听设备摄影器材等工具。有着高超的驾车技术伪装外语等特长。

????所以,在rì本,雇佣私人侦探进行调查,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不仅仅rì本的民众会雇佣他们进行一些民事调查。就连jǐng方,在很多时候,也会与私人侦探们合作办案。

????事出反常即为妖,加上令人感到过于巧合的证物毁损。方明远觉得很有必要对这个野村加多雄进行一番调查,掌握他的动向。

????九月十四rì的晚上,野村余男案第二次庭审的前夕。高田平八郎野村多加雄岩崎次郎木村切敏郎四人,在岩崎次郎位于大阪湾畔的别墅聚集到了一起。进行庭审前的最后一次再磋商。

????“岩崎君选择的这一时机,简直是太妙了!”刚刚坐下,高田平八郎就忍不住对岩崎次郎竖起了大拇指道。九月十五rì,也就是明天,就是世界第二十七届夏季奥运会在澳大利亚悉尼正式开幕的rì子。

????虽然说,这一届奥运会在去年,曾经爆出了特大的丑闻,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约翰考兹正式对外承认,在他还是澳大利亚奥运会申办委负责人的时候,在投票选举二千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前夜,在蒙特卡洛饭店吃饭的时候,给了肯尼亚的穆克拉和乌干达的恩扬维索,两位国际奥委会非洲委员各三万五千美元的现金。而且在选举前的一个月曾给那两个非洲委员写信,并且主动向他们提供了在英国居住时的豪华旅店费用。而第二天的投票结果中,悉尼得到了四十五票,比京城多出两票,以最微弱优势赢得两千年奥运会主办权。

????丑闻暴发之后,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悉尼奥委会不得不公开向全世界道歉,但是,悉尼奥委会否认这是贿赂行为,声称这只是约翰考兹想帮助肯尼亚和乌干达的体育事业而已。国际奥委会也因此而处理了相关的涉事人员。但是人们仍然好奇,悉尼的申办成功,这两名国际奥委会非洲委员到底给没给悉尼投票。其实,除非有国际奥委会公布原始档案,否则没人知道谁投了悉尼的票,谁没投悉尼的票,因为现场表决是秘密投票,不署名。

????虽然爆出了丑闻,但是这一届奥运会又广泛地受到世界人民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新世纪里的头一届运动会,也是因为对峙了四十多年的朝鲜和韩国两国运动员,第一次在一面绘有朝鲜半岛图案的旗子下,走到了一起。而同样处于敌对状态下的波斯尼亚和黑山共和国也联合组团参加。四名东帝汶的运动员则是以个人身份参加了比赛。这被认为体现了奥运会和平共进的宗旨而得到了世人广泛的好评。

????这样一届充满了争议和好评的奥运会的开幕,必然会吸引国内外大多数人的目光,令他们对奥运会之外的事情的关注度大为降低,这对于野村余男的审理无疑是一件好事。

????而且更重要的是,从他们得到的消息,詹德总监目前还在美国,而方明远则是在今天的中午,于大阪机场乘私人飞机前往悉尼,据说是要到现场观看悉尼奥运会开幕式。

????而之所以他们能够确定这一消息。是因为就在九月十三rì,一架来自美国波音公司的崭新BBJ型超大型豪华公务机降落在了大阪机场,这一架前身是737700的波音公务机,立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而之后,从波音公司驻rì本办事处爆出一个消息,这一架超大型豪华公务机,将取代现有的湾流豪华公务机成为方明远的新座驾。

????而之后,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们,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发言人承认了波音公司的这一说法,但是发言人强调。方明远购买这一公务机,并没有动用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任何资金,而是动用的个人财产。而且这一公务机,也并不是仅仅为了满足方明远出行所需,而且同时会为方家名下的各大企业管理层人士,包括Sogo0株式会社集团的管理人员在内,提供远程跨国飞行服务。

????这一消息的传出,令rì本人对于方明远的财力雄厚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要知道。rì本也是公务机购买大国,国内拥有着一百多架各种型号的公务机,为国内的富有阶层服务。但是一方面这些公务机,大多都是中型和小型的公务机。像BBJ型超大型公务机这样市场价值在六千万美元左右的,数量很少。而且一般购买时,都是以公司的名义,动用公司资金购置。像方明远这样动用私人财产的可以说是少而又少。

????而这反过来,又使得民众们对于Sogo0株式会社集团为首的方家在rì本的这些产业的信心进一步增强。

????岩崎次郎选择在九月十五rì这一天进行第二次庭审,无疑也避开了方明远。虽然说小阪野三郎和木村切敏郎两人得回来的消息是方明远应当不会出席庭审,但是这种事情,谁又敢打保票呢。万一方明远出现在庭审现场,以他的影响力,那样出现变数的可能xìng就大增。而现在,方明远已经去了悉尼,明天也不可能会为此赶回来悉尼与rì本在夏季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开幕式是晚上六点开幕,这也就意味着是在rì本的下午四点,而庭审的时间是在下午一点半。等他再回来,这一次的庭审就已经结束了。要是顺利的话,审判结果都能出来。

????到了那个时候,方明远再想做什么,即便他是rì本的名人,可就不容易了。战后这么多年,司法的dúlìxìng,已经深入rì本的人心。没有确凿的,足以推翻庭审的证据,即便是庭审过程中有些瑕疵,这个案子也绝对翻不过来。

????“高田君太高抬我了,这也是大家齐心协力群策群力的结果!”岩崎次郎虽然心中喜不自禁,但是表面上还自谦道,“要不是高田君和野村教授暗中里的帮助,事情怎么可能办得这样顺利呢。”

????野村多加雄站起身来,拿起了茶壶给众人都斟上,又一一地递给了众人,众人也都微躬身地接过,他这才道:“这些天来,为了劣子,让大家费心了。诸位对我野村家的恩情,我野村家会世代铭记在心,在这里,我以茶代酒,对诸位一直以来的帮助,略表谢意。等庭审结束之后,我们再到市里的最好酒店里,为大家庆功!”

????众人连称不敢当,野村多加雄虽然没有什么政坛职位,但是却是rì本皇国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的核心人物,与许多政坛上和商界中的大人物都有来往,能够有他这句话,rì后,在座的这些人,仕途将会多上不少助力。

????“木村jǐng视长,那两个支\那女人,确保万无一失了吧?”野村多加雄看了看木村切敏郎,正sè道。他这里的工作,可是明天庭审中的重中之中,关系到了法庭最终如何定罪上。如果说,这两个女人否认了野村余男等人意图轮\jiān她们,以及意图逼迫她们与常剑钧发生关系并拍摄影像的话,那么野村余男他们的罪行就会大大的减轻。至于殴打和敲诈常剑钧,则可以能推就推,实在不能推了,也可以将罪责推给在场的其他人,从而将野村余男解救出来。

????“没有问题,我们已经说服了那两个支\那女人,只要事后保证她们能够拿到在rì本的国籍就可以。我已经想好了,事后我们找两个国人与她们结婚,让她们入籍。这不是问题!”木村切敏郎自信满满地道。

????“嗯,哪怕再给她们一些钱也行,也绝对不能够让她们在明天的庭审上改口!”野村多加雄郑重地道,“否则的话,我们就要被动了!”

????“我明白,野村教授你放心,那两个女人为了能够加入我们rì本国籍,不可能改口的!”木村切敏郎冷笑道,“你们是没有见到她们当时的表情,据我的人说,一听能够安排她们加入rì本国籍,两人高兴得简直就和疯了一样。哼,我看就是叫她们跪下舔我们的脚趾头,她们也会立即照做的。”

????高田平八郎皱了皱眉头,轻叹了一口气,要是那个常剑钧也像这两个女人一样,那多好,什么麻烦就都没有了。可是那个家伙就是软硬不吃,自己的开出的条件,他连听都不听。高田平八郎也不是没有想过,暗地里动些手脚,让他吃些苦头,甚至于索xìng让他人间蒸发掉,没有了苦主,这案子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但是,一来,高田平八郎也要考虑一旦这样做,可能会面临的严重后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常剑钧的周围,总有保护他的人出现,这令高田平八郎压根就没有机会。

????“高田君,你也不必泄气,如果说支\那人都是这样的软骨头,那么当年皇国又怎么可能打了那么多年的战争,仍然无法将支\那完全地吞并。”野村多加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所做的一切,我都铭记在心。而且,这些天来,你的那些录像,我相信也足以向法庭证明,那两个支\那男人有仇视rì本的倾向,我想,这对于法庭方面来说,已经是足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