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九章 逆转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帝紫夜围棋飞(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庭审已经进行了足足两个半小时了,不仅仅当事人有些疲倦了,就连旁听席上的人们都显露出了倦意。原本他们会以为这将是一场精彩的庭审,能够一睹小野光三那犀利的口舌,但是实际上,却是令他们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庭审进行到了现在,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形势,大泽龙马完全不是小野光三的对手,而没有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小野光三的表现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耀眼的光芒。

????至于常剑钧和祝启轩两人,此时已经完全地无语了,虽然说他们的胸膛气得简直都要爆炸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庭审时,野村余男等人一口咬定公诉人所说的意图强\奸和逼\奸的行为是根本没有的事!他们只是想在公寓里练习拍摄人体写真,那两个女人是他们托具志坚温子找来的模特。而那两个女人居然当庭改口了,不承认当时野村余男他们当时有胁迫逼奸等违法犯罪的行为。而为什么当初她们在警察局里的口供不一致,两人却一口咬定是当时惊吓过度,误把野村余男他们的玩笑话,当真了。

????常剑钧和祝启轩瞪着那两个女人,心里恨不得将她们两人的嘴都撕了。两人都是成年人了,自然明白,很显然,这两个女人已经被野村余男他们收买了!虽然说明知道她们是在说谎,但是没有证据!没有证据证明她们是在做伪证!

????不仅仅是常剑钧和祝启轩对她们恨得牙根痒痒,大泽龙马也是恼怒地瞪着她们,做为原本是受害人和证人的她们的突然改口,对于大泽龙马来说。无疑是极其不利的,这很可能会导致他的这一次公诉失败!大泽龙马的事业生涯中,公诉失败的次数虽然是远超同僚们,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大泽龙马就已经自暴自弃了,他对于这一次的公诉还是很在意的!

????高田平八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岩崎次郎,岩崎次郎露出了一个充满了胜利意味的笑容,庭审到了现在,他们的意图已经基本上实现了,接下来就是将野村余男尽可能地从敲诈和故意伤人罪中摘出来。

????庭审继续进行,常剑钧和祝启轩也越来越愤怒。大泽龙马的脸色也是逐渐地变成了铁青,对于敲诈的罪名,野村余男等人死不承认,至于抢走常剑钧的钱包和车钥匙的行为,他们只说是怕常剑钧在兜里藏有能伤人的物品。至于故意伤人,造成常剑钧四肢骨裂,他们倒是供认不讳,只是动手的罪名,全部都被其他人包揽了过去。依照其他人的说法。殴打常剑钧不但没有野村余男,而且方明远他们冲进来的时候,野村余男正在教训他们下手太重……

????“小野律师的意思是……野村余男他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大泽龙马瞪着小野光三的脸。恨恨地道。

????“有功谈不上,毕竟野村余男是社团的会长,对于成员这样过激的行为,没有及时地给予制止。他也是要负上一些责任的。”小野光三一本正经地道,他的言语更是令大泽龙马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

????下午五时,庭审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旁听席上的人已经有不少人悄悄地退席了——在他们看来,这一场法庭的交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悬念。虽然说野村余男他们承认了故意伤人的罪名,但是由于小野光三向法庭出示了一些证据,明了常剑钧和祝启轩对日本人有过不友好的“言行”,加上主要责任都被其他人揽去,落到野村余男头上的惩罚可以说已经是微不足道。

????而就在双方在进行了最后陈述之后,法官们交头结耳时,突然一名法庭的工作人员匆匆忙忙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和法官们低声地说了几句话,岩崎次郎高田平八郎和野村多加雄都注意到,法官们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惊诧神情,三人不禁心头微微一沉。

????“我们刚刚得到了消息,本案的证人之一,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全球战略总监鲍勃爱德华詹德先生刚刚从美国赶来,他有一件重要的证物要呈送给法庭。”法官武田正直朗声道,“现在,他正在赶来的路上,由于堵车的原由,我们需要等待片刻。所以,我宣布,暂时休庭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再继续开庭!”

????随着法官暂时休庭的宣布,旁听席上的人们不由得议论纷纷,大家都在猜测着,詹德手中到底还有什么重要的证物。

????高田平八郎对岩崎次郎打了个一个手势,三人退出了法庭,来到了法院的一间办公室里。

????“岩崎君,詹德怎么突然从美国过来了?他手中还能有什么重要的证据?”这眼看着就要成功地结束庭审了,詹德却又突然跳出来横插一杠子,这一下子,就连一向镇定的野村多加雄也有些慌乱。

????岩崎次郎虽然说心中也有些慌张,但是表面上还能保持镇定地道:“野村教授,我看你是关心则乱了。他手中能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最重要的证据都已经被毁了,那两个女人也改口了,他就是美国人,也得尊重我国的法律!”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手机,与詹德相比起来,他更担心的是方明远。他拜托了一位在大阪机场工作的朋友。

????“什么?”岩崎次郎不由得变色,方明远的豪华公务机在一个半小时前已经降落在了大阪机场。

????“呀,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岩崎次郎不禁急声道。

????“我给你打电话了,但是你的手机关机,我给你发了短信息。而且,飞机上下来的乘客中,没有姓方的华夏人!”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男人带着几分委屈的声音。岩崎次郎悬起来的心又落了回去,方明远没有回来,那就好。

????“那是什么人?”野村多加雄在一旁低声地问道。岩崎次郎立时醒悟了过来,追问道。

????“我看了他们的入境记录。是几个美国人!为首的是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的一个叫鲍勃爱德华詹德的人。”朋友很快地答道。

????“什么?”岩崎次郎不由得脸色为之一变。从方明远的私人公务机上,下来的却是詹德!三人面面相觑,心都在不住地下沉。

????十五分钟之后,法庭重新开庭。

????小野光三此时虽然依然是镇定自若,但是却没有方才的自信满满,由于时间紧迫,野村多加雄他们也只来得及告诉他,一定要小心,詹德的手中那份证据可能会很棘手,但是具体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证据。却无从得知。

????而且,詹德做为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他的证言,无疑不是普通证人所能够相比的,要是他真的拿出来什么有决定性的证据,自己苍促间想要从中找出瑕疵,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小野光三注意到,虽然说只是十五分钟的休庭,原本已经显得稀稀拉拉的旁听席上。如今已经多半都坐有人了,很显然,人们都很好奇,詹德在这个时候赶过来。到底能够带来什么样的证据。

????随着法官的命令,一身西服革履的詹德出现在了证人席,他向上帝起誓自己的证言没有虚假之后,环视整个法庭。半晌才道:“大家都知道,当时这一位祝先生在大阪大学的校园里被他们追打的时候,我当时是和sogo0株式会社集团董事长方在一起。我们一起到野村余男先生的公寓中解救的常剑钧先生。而当时,在场的人里还有这四位女性。其中与野村余男先生在一起的那两位日本女性,手持着摄像机将我们赶到前,公寓里所发生的一切拍摄了下来。很可惜,我已经听说过,那份光盘资料,已经在大阪警察局一次失火中,很……凑巧地被烧毁了,就连它的备份和笔头记录一起。”

????詹德说到这里时,有意地加重了语气和拉长了声音,在场的很多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野村多加雄几人却是心头一颤,心立时提了起来。

????“我做为一个美国人,无权在这里对贵国的警方工作指手划脚,我这一次前来,只是要向法庭提供……”詹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从野村余男等人的脸上扫过,带着几分鄙夷地继续道,“那份光盘资料的备份,我觉得让野村余男这种人逍遥法外,是一种很恶心的事情!”说着,詹德手一翻,亮出了手心里的一个东西。

????“那是u盘!”不少人都认出了詹德手中的东西,轻声地低呼道。野村多加雄等人不由得脸色大变,小野光三镇定的面容也显出了明显的惊诧之意,野村余男等人更是立时脸色变得煞白。

????詹德看了看大泽龙马道:“检察官,我申请在庭上播放这一证据。”

????大泽龙马立时精神大振地道:“法官,我方要求在法庭上播放这一证据!”从常剑钧他们的笔录和口中,他早就知道曾经有过一份堪称决定性的证据,证明了野村余男等人的罪行,但是却因为大阪警察局的工作失误而毁损无法修复。想不到,在公诉陷入了困境的时候,詹德简直就如同一位天使一般出现在了法庭上。

????小野光三不加思索地道:“我拒绝!依据我国的法律,当双方临时有新的证据时,此证据涉及到被告人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罪轻与罪重或突破量刑幅度时,我方可以要求延期审理。”

????“小野律师,这并不是临时有的新证据!”大泽龙马反驳道,“这份证据,早在案发之时,大阪警察局就已经得到,只是由于警方的失误而将原件毁损!所以我要求法官驳回延期审理的要求。”

????“既然詹德先生手中有所谓的证据备份,为什么一直没有公开,直到现在才通知法庭?这对于被告人是及其不公平的!”小野光三愤然道。

????詹德正色道:“原因很简单,在得知证据的原件由于警方的‘失误’而毁损的时候,我曾经想将这一份备份交给警方的。但是我很担心,当有人知道,我手中有证据备份的时候,会不会再出现一次新的失误让它再毁损。而且,如果说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又怎么能看到,某些人会不顾自己的法庭誓言,忘记自己也曾经险些受到伤害,而当庭翻悔,说出一串维护被告人利益的谎言的荒谬事情来?”在短短的时间里,他也已经知道了两女翻供的事情。

????法庭里立时一片哗然,詹德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裸地直指大阪警察局失火事件和两名华夏女性当庭翻供背后有黑手暗中操纵。虽然听起来很刺耳,但是在场的很多人却认为,詹德的看法,是有的他的道理的。而且,看到在场野村余男等人那煞白的脸色,这些人心里更是认定了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詹德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论!”事涉大阪警察局,法官也不得不要求詹德慎言。

????“我相信日本的民众们,在看过了这一份证据之后,会理解我的怀疑!”詹德耸耸肩膀一脸不在乎地道。他是美国人,而且是美国的社会精英,才不怕日本人呢,何况他还占住了道义和真实。

????“法官,我方要求当众播放!”大泽龙马再一次高声地提出了要求!他也不是傻子,只有当庭播放了,被旁听席上的媒体记者发表出去,这才是最为稳妥的方法。司法界的黑暗面,他们这些内部人士自然是更清楚。

????“我拒绝!我要求法官延期审理本案。詹德先生所提供的新的所谓证据,必须要进行审核,确定其的真实性!”小野光三以更高的声音叫道。

????大泽龙马将目光转向了已经是脸色惨白如纸,身子摇摇欲坠的两女,沉声道:“我要求法官驳回对方的要求,我们检察厅还要追究当事人做伪证的刑事责任!”

????日本名为加藤明日美的女人此时再也承受不起心理上的压力,尖声地叫道:“不要!我都说,我都说,有人让我们当庭翻供,说他们找我们去只是当人体模特,这样的话,他们就帮我们得到日本国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