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一章 候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天使【书‖虫】(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笑傲天地小鱼儿62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孟志立听完了双方间的陈述,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但是他知道,时文生肯定还在等着他的电话。

????时文生确实是在等着他的电话,而在他的办公室里,晋宁市警察局局长何义华面带尴尬地坐在他的面前。

????何义华已经从烁放县得到了消息,这一次,烁放县警察部门算是将脸面全部都丢光了,先是有哥智灵这个混帐企图开枪袭击车队,后又有金生光企图掏枪被陈忠警告。要是占着道理也就罢了,他还可以安慰一下自己这是底下人不畏权贵秉公执法,可问题是,从烁放县传回来的消息是,这两个混蛋简直是自己找死!

????依据国内的法律,即便是警察人员,使用枪械也是有着极其严格的限定范围的。在不能够确定对方的身份前,哥智灵的行为本身就是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更不要说,他企图枪击的对象,是市里也得罪不起的人物呢。而金生光,虽然何义华完全能够理解,他那更多的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但是有哥智灵的行为在先,金生光的行为就更显得恶劣。

????对方是什么人,方家核心人物,时文生的侄子,方明远的心腹,拥有警察部合法持枪证的人物,撞上这种人,哥智灵和金生光的行为,无疑就是自讨没趣。而整个过程中,对方除了对天鸣枪之外,没有再开枪,这都算是侥幸。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就是将哥智灵击毙,道理上也说得过去。

????哥智灵金生光等人“杯具化”。何义华只能说他们是咎由自取,可是问题是,何义华很担心,这件事会不会引起时文生和方家对他这个晋宁市警察系统的一把手的不满!

????时文生的到来,说实话,何义华是很不高兴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要给时文生腾位置,原晋宁市市委书记被平调到了省里。虽然说,对于原书记来说。这个调动,说不上有多么好吧,但是也不能说是坏,毕竟从一个地级市进入了省里,所站的高度不同,看法自然也就不同。但是对于原本紧紧跟随原书记的何义华来说,这却意味着他要重新站队。

????但是,他也知道,省警察厅厅长杨均义。那可是与方家多年的关系了,再说了,晋宁市的警察系统,这些年来。也受了家乐福集团不少的好处,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也只有紧随时文生脚步的选择。可是他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正式向时文生表态时,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何义华在闻讯之后,立即联系时文生。赶到了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说是汇报工作,实质上是在请罪,也是表明态度。

????对于他的“投诚”,时文生还是很欢迎的,当然了,这是在时文生已经知晓,方明远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前提下的。

????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时文生顺手接了起来:“啊,罗市长啊,我在办公室呢,你要过来?欢迎欢迎!”何义华吓了一跳,姓罗的市长,在晋宁可是只有市长罗闰年一人。时文生看了迟疑着要不要告辞的何义华一眼,何义华把到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罗闰年很快就出现在了时文生的办公室门口,时文生却只是在办公桌后站了起来,并没有到门口去迎接。

????罗闰年心中可谓是满是苦涩,上一任的书记可是从来都是到门前来迎接他,只是他也明白,时文生的底蕴又岂是上一任的书记所能够相比的。在省委常委中得到强力支持,又有方家在背后撑腰的他,不是罗闰年所能够抗衡的。虽然说,早在得知时文生要来晋宁市任职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好好配合时文生,争取获得更多的政绩,为自己日后的仕途积累资本,但是……他的心中仍然有着浓重的失落感。

????“时书记,大晚上前来打扰,实在是抱歉。”罗闰年的目光落到了一旁的何义华身上,“何局长也在啊?”

????何义华嘴角抽了抽,笑道:“罗市长,我是为了烁放县的事情向书记汇报工作。”

????罗闰年微微点了点头,三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罗闰年道:“烁放县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何局长啊,看来烁放县的警察系统需要好好地整顿一番了,居然出了这样的丑事,幸好我们的客人里没有人受伤,否则的话……”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何义华背后又是一层冷汗,只有唯唯诺诺地点头应是。

????“罗市长,你也是为了此事而来的?”时文生微笑道。

????“是的,我刚刚得知消息,还好,时书记的客人们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罗闰年道,“不知道书记打算怎么处理此事?”这件事要是传扬开来,对于晋宁市对于烁放县来说,无疑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还在等志立的电话,罗市长,对于此事,你有什么看法?”时文生淡淡地道。

????“当然是要严肃处理,严惩不殆!”罗闰年道,“派出所长,违反警察纪律使用枪械,一个乡长,就敢擅自调动民兵武装,这股歪风斜气,必须要严打下去!何局长,我听说,在烁放县,夸父台乡被人称为哥家乡?”

????何义华在一旁眨巴眨巴眼,罗闰年这是要下狠手吗?“是的,罗市长,在烁放县,因为夸父台乡乡政府里,与乡长哥智伟有亲属关系的人大量担任重要职位,所以被县里其他乡的人称为哥家乡。”

????“一个家族把持着一个乡,这种行为在现代社会里怎么还能够存在?”罗闰年痛心疾首地道。

????“是啊,一个家族把持着一个乡,把乡政府变成了自家的自留地,这种行为是绝对要不得的!”时文生点点头道,“对于这一件事,我们必须要严查,同时也要查查。夸父台乡乡政府的这种情况是怎么发生的,日后各区县政府要引以为戒!”

????“时书记,我同意你的看法,日后各区县对此一定要引以为戒!”罗闰年斩钉截铁地道,“不过……”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时文生案头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罗闰年和何义华都注意到,响铃的应当是那部只有上级机关才能知晓号码的机子。时文生快步地走了过去,提了起来。

????“啊,您好。柴书记!我是时文生。”时文生满面堆笑地道。罗闰年和何义华两人面面相觑,柴书记?这又是哪一位,省里的领导们,他们不记得谁是姓柴的啊。

????“啊,啊,行啊,那太好了,我举双手欢迎你们!”

????时文生很快就挂了电话,重新回到了自已的座位上。捏了捏眉心道:“大后天吧,柴嫣柴书记,前外交部的,现在在南方担任省常务副书记。和华夏航空航天工业集团公司的国清山国书记要来晋宁,这件事,大家知道就好了,不要外传。柴书记他们。不喜欢闲杂人等打扰。罗市长,大后天,你安排好时间。我们一起去接机。”晋宁虽然经济不发达,但是还是有着一座机场的。

????罗闰年不由得脸色微变,时文生这样一提,他就想起来了柴嫣是谁了。省常务副书记和华夏航空航天工业集团公司书记,两位部级副部级的干部怎么想起来跑到晋宁这里来了?而且看起来,时文生和柴嫣还挺熟悉。

????“罗市长,你刚才要说什么?”时文生接着问道。

????“不……不了,没什么了!”罗闰年摆了摆手道,“大后天,我就等书记你的信了。”多结识两位上级领导,那可是官员们求之不得的好事,日后没准什么时候就能够用得上的。尤其是国清山,那可是随时都可能成为正部级领导的人物。你就是专门上门求见,人家还不见得有兴致接见你呢。时文生可是着实给了他一份人情。

????柴嫣和国清山抵达晋宁的那一天,天空下着蒙蒙的细雨,一阵风吹来,已经带着明显的寒意。

????罗闰年站在机场的贵宾室窗前,看着外面,其实他的心神却全部都落到了身后不远处,和时文生坐在一起的那个青年人的身上。刚刚,时文生给两人介绍过,方家的方明远。他现在几乎是已经可以确定,柴嫣他们来晋宁,应当是来找方明远的,而不是时文生。不过这个结果,却并没有让他感到心理上的压力有丝毫的减弱,反而更加沉重——方明远太年轻了,二十来岁的时候,自己还不过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学生,而他却已经创下了诺大的一份家业!

????时文生在康安市的政绩,就曾经被人诟病是方家有意为他量身打造的,但是,罗闰年很想说,任何一个官员都巴不得有这样的待遇呢。只要安安心心地做官,做好自己该做的,就有政绩稳稳当当地到手,这样的好日子,谁不想过,谁是孙子。看来,时文生到晋宁市任职,也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方家恐怕又已经为他规划好了未来的道路。

????想到这一点,罗闰年更是坚定要紧跟时文生脚步的决心,时文生他是市委书记,自己是市长,出了成绩固然是他拿大头,可是自己也肯定要分到小头的,晋宁这穷苦的地方,自己绞尽脑汁拼死拼活地忙活几年,也许还不如安安生生地配合时文生,拿些政绩更受上面的重视。

????至于哥明志,嘿嘿,谁会为了一个副县长去得罪能够结识部长级人物的人呢?那一天,当哥昱达拦路抢劫时,就已经决定了哥家的命运,曾经在烁放县在夸父台乡显赫一时的哥家彻底的完了!

????罗闰年完全能够想像得到,夸父台乡哥家的势力被连根拔起所引发的一连串连锁反应,能够让夸父台乡被烁放县的人称为哥家乡,这说明哥家的人,屁股肯定不是干净的,而之所以一直都没有爆发出来,不过是因为哥家有个哥明志,前途广大。烁放县的百姓有顾虑,烁放县的干部投鼠忌器,这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而哥家人之所以能够将夸父台乡乡政府变成哥家的家政府,哥明志会一点都不知道吗?而这个结果的出现。哥明志在背后会一点都没有推动吗?

????没有人会相信的!

????所以,这就决定了,只要没有人为他说情,而时文生又有意要严查到底的话,哥明志就肯定会被纳入到审查的范围内,而曾经当过多年烁放县交通局长的哥明志,屁股会是干净的吗?况且,在市纪委那里,还有哥明志被举报的举报信……

????罗闰年可以百分百地肯定,哥明志的倒下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虽然说。手下一个常务副县长的倒下,有些可惜,但是为了他,自己和时文生讲条件,甚至于得罪方明远,那才是脑子进水了。哥家人这一次干得实在是越了底线,就不要怪方家还手狠了。

????罗闰年看着外面蒙蒙细雨的天空,心中忍不住吐槽,自己怎么就没有那份好运气。娶个普通工厂女工,居然还带来个逆天的侄子。

????就在这个时候,贵宾室的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罗闰年皱皱眉对自己的秘书道:“去看看。出什么事了?”这眼看着两位部级领导就要到了,他可不想在领导们的面前出什么幺蛾子。

????没过两分钟时间,秘书带着两个中年人来到了罗闰年的面前道:“市长,这两位同志是沪市申航集团公司的雷总经理和奉元航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季书记。他们说……他们说要在这里……等国书记。”

????罗闰年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沪市的什么申航集团公司,他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奉元航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他却是知道的,就位于奉元的广阳区。

????要是严格的说起来,华夏航空航天工业集团公司倒也算是奉元航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上级公司,他们来接国清山,倒是也说得过去,但是他们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是国清山通知他们的?

????“季书记,雷总经理,我是晋宁市市长罗闰年。”罗闰年伸手与两人握了握道,“两位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雷浩瀚一拦季志刚道:“我们沪市的常务副市长桑浩垸告诉我们,国书记今天会来晋宁市,难道说,桑市长说错了?”

????罗闰年立时没话了,得,又一副部级的领导蹦了出来,让他这个副厅级的干部情以何堪?虽然说不知道桑浩垸为什么要告诉雷浩瀚他们,但是自己再从中阻挠就已经没有半点意义了。

????“我们确实是在等国书记,两位既然来了,就一起等吧。”罗闰年招呼秘书给两人安排座位,上茶水,还得为两人引见时文生,至于方明远,他知趣地没有提。

????“季书记,雷总经理,欢迎欢迎!”时文生已经听方明远说过国清山他们的来意,所以只是稍一琢磨,就明白了雷浩瀚和季志刚他们的来意。

????雷浩瀚和季志刚两人对时文生也不敢怠慢,虽然说时文生和两人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也管不到他们的头上,但是一来时文生背后可是有着方家,而方家无论是在秦西省还是在沪市,都是有着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力的。二来,两人到现在也没有琢磨明白,md90项目的重新上马,和国清山跑晋宁来有什么关系?晋宁这里矿产资源虽然比较丰富,但是工业基础薄弱,根本不可能与航空航天工业搭上边啊!而时文生则是这里的一把手,这对于他们搞清楚国清山的来意可能会十分地重要。

????至于坐在时文生旁边的年青人,时文生既然没有主动地介绍,雷浩瀚和季志刚也不会多事地去问。虽然说他们注意到了整个贵宾室里的人,包括时文生和罗闰年在内,对于那个年青人,似乎都很重视。

????当时针指向中午十二点五十,大家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的时候,国清山和柴嫣的飞机总算是降落在了晋宁机场上,比起原定的时间,足足晚了五十分钟!

????国清山和柴嫣只各带了两名随同人员,飞往晋宁机场这样的地方机场的自然也不会是国内航空公司的一流飞机,事实上,他们是到奉元改乘的——从京城到晋宁根本就没有直达的航线。当然了,这也和两人并没有表明各自的身份,低调出行有关。结果就是没有受到特殊照顾的他们,也毫不例外地享受到经常乘坐飞机的旅客们常碰到的一件事——飞机晚点!不过只晚点了五十分钟,这就已经是很难得了。

????柴嫣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面,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就如同三十岁出头的知性女性一般,仍然艳丽夺目,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过,当她将方明远搂入怀中的时候,在场的不少人可就有些傻眼了!这个小年青,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