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又袭警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恶病质的两张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清清小狼和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在如今的这个大环境下,怎么样既能够不进一步地对晋宁市地脆弱的环境造成更大的压力,又能够促进晋宁经济发展,坚持到煤炭开始涨价之时,晋宁市的经济腾飞中巨大的资金压力就可以得到明显的缓解。而到了那个时候,才是时生大展拳脚的时候。

????而在此之前,如何为晋宁市找到一个好的突破口,至少要让晋宁市人觉得,时生的到来,对于晋宁市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改善,有着明显的作用。

????其实,最简单可行的方法,莫过于方家投资进入煤炭开采业,不管是新开煤矿,还是将晋宁市目前所有的煤炭企业收购整合,考虑到煤炭未来的高价,这都是一个很不错的产业。

????但是,方明远对于煤炭产业,却是一直都带有几分抵触的情绪,从一开始创业之初,对于煤炭产业他就是敬而远之。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不想rì后给人留下话柄,说姑夫官商勾结,给自己输送利益。

????但是不能够在煤炭开采上做章,方明远也是确实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的点子。这里虽然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是却被国有企业所垄断,想要在这上面撕开一个口子,那可不是一件简单事。方家如今虽然有了进口石油和炼制石油销售石油的权利,但是在国内,开采石油仍然是国有企业和他们关联企业所垄断。要打开这个口子,也不是一时片刻所能够做到的。

????方明远想了不少的点子,但是一考虑到细节,考虑到运作成和时间。就发现,这些都不符合自己的标准。他可不是为了时生政绩,不管不顾晋宁市的实际情况,强行上马项目的人,他希望自己所运作的每一个项目,都能够切实地帮助到当地经济的发展,而且将副作用压制到尽可能地小。

????好在,在时生前来晋宁市之前,关于晋潼铁路的修建问题在众家努力之下在铁道部已经提上了rì程。时生来晋宁也不算是空手前来,具体的发展项目,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进一步地考虑。

????林蓉中间去了一趟洗手间,在洗手池前洗手的时候,和另一个女人撞了一下。两人不约而同地轻声道:“对不起。”

????而当两人目光交汇的时候,都有些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对方一把抓住了林蓉的胳膊,欣喜地叫道:“蓉蓉,你怎么在这里?”

????林蓉也是喜不自胜地道:“敏佳,你怎么在这里?”柳敏佳,是林蓉的高中同桌,两人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只是林蓉从京城读完了大学回来,才知道柳敏佳在高中毕业后就搬家了,其他同学们也不知道她的去向。后来,大家也就失去了联系。

????“这可太巧了。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蓉蓉,你真的是蓉蓉吗?”柳敏佳激动地叫道,“我给你家寄了好几封信。结果都是查无此人!”

????林蓉这才想起来,她上了大学之后。德光电子集团的业绩有了明显的提升,父亲的收入自然也就是水涨船高,加上姐姐的收入更是丰厚,后来,就从当初拆迁分的楼房搬到了现在住的别墅里,房子也卖给了其他人。柳敏佳再向那个地址寄信,自然是查无此人了。

????“我家搬家了,不住在那里了。敏佳你也是,走的时候怎么也没有和大家打个招呼?”林蓉又是歉疚,又是埋怨道。

????“没办法的,当时我爸爸的调令来得很突然,根就没有多少时间。而且,我没有你那么好的事,能够考到京城去念大学。我爸爸拿积蓄把我送出去,到rì念了四年大学。”柳敏佳道,“可是等我安定下来了,就联系不上你了。”

????“我家后来也搬走了,房子都卖了。”林蓉无奈地道,当初确实是考虑不周,应当给房子的新主人留个地址的,让他把那些信件转过来的。

????“柳主任?”这个时候从洗手间的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席经理,抱歉,我遇到了一个多年没见到的同学。”柳敏佳拉着林蓉的手,喜笑颜开地道。林蓉这才注意到,这位席经理,年纪在三十上下,有着近一米八的个头,西服革履,倒也算得上是一个阳光俊男。

????“柳主任?”林蓉也只是扫了一眼,帅哥俊男她这些年见多了,比这位更阳光俊秀的也是大有人在。

????柳敏佳带着小小自豪感地道:“我现在在交通银行晋宁市分行工作,主管放贷,什么主任,不过是客户们的客气。”

????“敏佳,那倒是要恭喜你了!”林蓉发自内心地道。在这个时期,能够在银行里主管放贷,那可是不折不扣的好职位了。要知道,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少有不向银行贷款的。

????柳敏佳轻笑道:“谢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到我们这里坐坐?”

????“不了,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敏佳你给我一个电话吧,有空我再联系你。”林蓉注意到厅里陈忠的属下已经出现在了洗手间外,看到她和人说话,又退了回去,显然她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有些长了。柳敏佳和林蓉交换了电话号码,这才分开。

????“柳主任,你这位同学在什么单位上班啊?”席经理陪着柳敏佳一边往回走,一边随意地问道。

????柳敏佳笑笑道:“她家可是在奉元呢,到京城上的大学,我们都好几年没有见过了。”两人都注意到,林蓉在窗边坐了下来,而在她的对面,还有一个年青人。

????“怎么去了这么久?”方明远有些奇怪地道。

????“遇到了高中时的同桌,我们都好多年没有联系了!”林蓉兴奋地道。

????“男同学?”方明远笑问道。

????林蓉白了他一眼道:“女同学,在晋宁市交通银行支行里上班呢,主管放贷!”

????“那混得不错啊!”方明远略感诧异地道。既然是林蓉的同学,年纪就不可能大,能够做到交通银行晋宁支行主管放贷的位子上,那可是不大容易。

????“什么叫混得不错,人家那是干得不错!她到rì念了四年大学,回来起点高也是正常的。”林蓉道,“哎呀,也忘记问她了,她结婚了没有。”

????方明远一口汤险些喷了出来,这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当红娘,怎么见了面除了关心对方的工作,就是婚姻问题。

????方明远和林蓉走出了西餐厅,雨依然还在下着,路上已经满是积水。而他们停车的位置,距离西餐厅的门口还有个几十米。

????“你在门口等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方明远看了看左右,西餐厅门口的服务员善解人意地递过来了一把伞。

????当方明远开车回到西餐厅门口的时候,就在他下车还伞给服务员,并且给林蓉拉开车门的时候,从另一侧,一个抱着娃娃的女人突然冲了过来,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

????“先生,我孩子病了,这雨天我又找不到车,能不能送我们一段,我给你钱,求你了!”女人衣服和头发都已经有些湿了,可怜兮兮地道。说着,还将手里握着的十元钱丢在了方向盘前。

????林蓉当时心就有些软了道:“明远,算了,送她们一段吧。”这么大的雨,现在又是晚上,晋宁市里似乎出租车也不多,至少他们开车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多少。

????方明远却注意到,站在门口接伞的那个服务员却是一边接过伞来说着:“欢迎您再来!”一边微微摇头,还给自己打了两个眼sè,方明远立时就有些jǐng惕。

????“我懂一些医术,先让我看看孩子!”方明远对女人伸出手道。林蓉疑惑地看了方明远一眼,她怎么不知道方明远懂得医术,他不是一向都讨厌医院的吗?

????那个女人却好像是一下子怔住了,看着方明远伸出的手,结结巴巴地道:“先生,孩子高烧,我们住的地方的诊所大夫说要尽快送到市里的大医院去,否则的话,会有生命危险。麻烦您赶紧送我过去吧?我给您钱,十块钱不够的话,我还有!”

????方明远心里就更有些怀疑了,既然孩子是高烧,那为什么裹得这么严实,在车外头倒是可以理解为怕雨淋了,如今坐在车里面,为什么还是捂得那么严,根就看不到孩子的脸。

????方明远坚决地摇了摇头道:“钱我不需要,你先让我看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那个女人突然伸手拔出了车钥匙,然后跳下了车。接着,从西餐厅门前四周涌出了十几个壮年男子,直奔方明远而来。

????“进餐厅!”方明远果断地一扯已经呆住了的林蓉,退进了西餐厅。还在餐厅里的陈忠四人立时将他们挡在了身后。

????那些男子也随之冲了进来,打头的张牙舞爪的几人被陈忠四人分别给了个过肩摔,当时就给四个人摔背过气去一个个脸贴着地板被踩在了脚下。

????这一下子,对后头涌进来的人造成了极强的震慑,其中一个平头的矮个男子,站在人群里,戟指着陈忠四人道:“你们居然敢袭jǐ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