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章 不是强龙不过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笑傲天地(两张)紧锁心扉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马平湖向雷少告个罪,扭身出了西餐厅,来电的人是晋宁市交警执法大队的中队长,他的直接负责人景明真。

????“马平湖,你在干什么呢?”电话刚一接通,景明真就毫不客气地问道。

????“景队长,我们现在正在永宁路这里,抓捕非法营运的黑车呢!”马平湖陪笑道,虽然说明知道景明真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但是他仍然是一副景明真就在眼前似的模样。景明真他们固然需要他这个“钓头”,他又怎么能得罪景明真他们啊。如今的这个日子,可是比起他当初的混混日子好多了。不但不用怕警察,还可以扯虎皮做大旗。当他们面对那些私家车主的时候,将他们暴打一顿后,再亮出警察的身份,那种感觉简直是爽爆了!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事,他不但摆脱了贫困,还成为了晋宁市里的“白领”,每个月近万元上下的收入,令他成为了上等人!干了这几年下来,不但家里有房子,还有了存款,也有人给他介绍对像了。这种美妙的日子,是怎么来的,他可是一点都不敢忘记。

????“永宁路?是在那里的西餐厅吗?”景明真的声音立时提高了八度道,促不及防的马平湖只觉得自己里简直是嗡嗡做响,可是他还不敢说什么。

????“是的,就是在这里!”马平湖道。

????“你们在那里抓捕到了非法营运的黑车了?车主是什么人?”景明真急忙地问道。

????马平湖叹了一口气道:“景队长,别提了。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辆车,车主是两个小年轻,结果我们扣车的时候,那一对狗男女……”

????“不要胡说八道!赶紧说是怎么一回事!”景明真打断了他的话。充满了不耐烦地道。

????“是是是,那对男女逃到了西餐厅里,和他的同伙们打伤了我们的兄弟。而且雷德胜雷少也在这里,他好像是认识那两人,这车肯定是扣不下来了。白忙和了半天,还伤了四个兄弟。”马平湖一副沮丧的口气道。他知道,交警执法大队也不是每一辆被抓捕的车的罚款都会记录在案的,很多时候,那些罚款就成为了队里的小金库,而这种时候。一般队里就会给他们这些“钓头”们多分一些钱,也是堵他们的嘴。而正是因为每一辆车都关系到大队的要么业绩,要么小金库,所以他们对私下放车这种事十分地敏感。

????前三月,就有一个“钓头”对自家的老乡手下留情,只收了对方两条好烟,就抬抬手将抓捕的黑车给放了。结果让队里知道了,不但扣发了他当月应得的抽头,还将他直接从“钓头”的位置上一脚踢了下去。如今。那“钓头”只好在晋宁一中的门前,开了家小店做买卖。不但每个月的收入只能说是可以糊口,还要受工商税务等部门的闲气,哪像当“钓头”时那么悠闲自在!

????所以。从那之后,所有的“钓头”都注意了,哪怕是认识的人和老乡也不敢轻易抬抬手,都要先找好理由。再备下礼物,先得到队里的同意才能放车。否则的话,就是亲爸妈说情也没有用!这一次。有雷德胜插手,他也只能放手,只希望景明真听到雷德胜的名头,在这事上不要再较真,否则的话,他还得大出血来孝敬景明真。

????“雷德胜?”电话里的景明真似乎有些诧异,“不用管他,你们要扣的车是什么牌子的?是不是康安的?”

????马平湖怔了一下,侧头看了一眼门口的车的车牌,“景队长,是秦f的,肯定不是本地车。”是不是康安的车牌他就不知道了。

????“是不是秦f※※※※※※?”景明真的声音再一次提高了八度。

????“景队长,你怎么知道的?”马平湖吃惊地叫道,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这个牌子该不是还有什么讲究吧?他也知道,在交警大队,交警们都要记住一堆的特殊号码,那都是连交警大队也惹不起的大人物。

????“马平湖,你害死人了!”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景明真如丧考妣的声音。

????马平湖的心立时提到了嗓子眼上,忐忑不安地颤声问道:“景……景队,你可别别别吓我,我……这人胆子小。”

????“mlgbd,你胆子要小,晋宁市里就没有胆子大的人了!现在你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想办法获得车主的谅解!我立即就赶过去!”景明真急声道,“记住,无论如何,也不要再和对方起冲突!无论如何!”

????马平湖如同万丈楼上一脚踩空,整个人如坠冰窟,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要是还不明白自己这一次闯祸了,那才是傻到家了!

????柳敏佳一脸遗憾地走回到了雷德胜的身旁,微微地摇了摇头道:“他们谢谢你的好意,这件事,他们要自己解决!”

????雷德胜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颌,目光在林蓉的身上流连了半晌,这才道:“柳主任,我们不妨再坐上一会,看看这件事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柳敏佳对于他的这个提议自然是赞成,虽然说多年不见,但是要她眼睁睁地看着高中的同桌受人欺负,这良心上也过不去。可是她只是交通银行里的一个小干部,对上企业和个人还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职权来拿捏一下对方,可是对上政府部门,那就有心无力了。雷德胜主动地提出来要再看看,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坞安油田可不仅仅是国有大型企业,也是晋宁市的重点税收来源,雷德胜的父亲,那可是与晋安市委书记和市长都说得上话的,对于马平湖这种人,震慑力可是远超自己这个银行的干部。

????“老席,你去维持一下秩序,不要让他们打起来,也别这样拦着门口,这成什么样子!”雷德胜对跟在他身后的席经理道,“他们抓捕谁我们管不着,但是影响了咱们正常的经营,那可不行!”

????“是!我知道了!”席经理微微躬身道。

????“柳主任,你的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雷德胜在一旁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朝林蓉努努嘴道。

????“林蓉!”柳敏佳看了看林蓉又看了看雷德胜,微笑道,“怎么?雷少动心了?”

????“当真是我见尤怜的美人,与柳主任不相上下啊!”雷德胜呵呵笑道。

????柳敏佳抿嘴轻笑道:“雷少真是会哄女人,我可没有蓉蓉漂亮,她可是当初我们学校无人置疑的校花呢!而我也就充其量是个班花级的。”

????“那贵校的男生还真是有福气!像柳主任这样的美女,居然都只是班花级的?”雷德胜失笑道,“柳主任,能不能请他们过来大家聊聊?”

????对林蓉雷德胜很感兴趣,对于方明远他们,雷德胜同样也感兴趣。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同样还有一句话,不是强龙不过江。方明远他们拒绝了自己的从中说和,而且陈忠他们四人如此干脆利落地就把马平湖的手下打翻了四个,现在看那四人,虽然人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却被陈忠他们四人牢牢地踩在脚下,任他们怎么挣扎也脱身不得。

????马平湖的那几个手下,虽然只是混混,但也是人高马大,打架不含糊的主,秦北这里又一向民风比较彪悍,陈忠这四人,从体型上来看,也没占什么便宜,可是这战斗力却是很明显地高出一头。而且看四人的模样,虽然马平湖这边还有着**人,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似的。要不是,马平湖这背后有警方这座靠山,到了这个地步,结果其实已经是很明显了。

????方明远他们这几个人,一看就不像是晋宁的本地人,难道说这还真的是一条过江的强龙吗?雷德胜觉得结识他们,顺手卖个好,也许日后就能多一条路子。虽然说,如今在晋宁的这一亩三分地上,他雷德胜也算是个人物,但是出了晋宁,出了秦北,他又算什么?雷德胜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不是有个好爸爸,也不是自己有些商业上的天赋,并且抓住机会,积累下了这一份身家,而是自己能够对自己有个明确的认识!

????这时候,雷德胜注意到,马平湖带着几分惶惶的神色从西餐厅外面快步地走了进来,直奔自己而来。还没有等雷德胜说话,已经跪到了雷德胜的面前。

????“咦?马平湖你这是要做什么?”他的这一举动倒是把雷德胜吓了一跳,吸引来了餐厅里诸多人的目光。

????马平湖低声地哀求道:“雷少,看在以前我尽心尽力给您干过事的份上,您可得拉我一把!”

????雷德胜和柳敏佳面面相觑,雷德胜终究是男性,又从小就在家庭中耳渲目染,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马平湖,出什么事了?”

????马平湖哭丧着脸道:“交通执法大队的景队长,让我向他赔罪,获得他的谅解……”

????马平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西餐厅的门口,有人不耐烦地道:“让开,让开,都堵这里做什么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