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不想听谎言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清风鹰七彩云儿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红袖送上一个广式月饼。祝大家节日快乐!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而且更令几大石油公司恨得牙根痒痒的是,正是方家,打破了石油进出口的国有企业垄断。也正是方家,不但从海外进口原油给自家的炼油企业使用,还向其他民营炼油企业供油,这使得原本由三大国有石油企业垄断的国内市场,出现了一道裂缝,而且这一裂缝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对于这一结果,三大油企的头头脑脑们,自然是心里极其地不爽,但是却也拿方家无可奈何。在方家没有犯什么根本性错误的情况下,三大油企要是想将方家挤出这一市场去,也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不但要说服现在在位的这些位领导们,其中包括了不少方家的盟友,还要推翻前两任领导们的决定。这可是风险性极大的行为,稍有不慎,三大油企的头头脑脑们,可能会是自身都难保!

????而且,方家和中东王室的关系不错,与俄罗斯人的关系也不错,在华夏的原油进口严重依赖进口的今天,与方家交恶,对于三大石油企业的海外原油进口,会造成难以预料的结果。

????当然了,这些头头脑脑们是不会承认,他们还很顾忌方家的实力,石油进出口炼油业务和加油站产业,只是方家产业中的一环,方家在国内的其他产业中还有着可观的产业实力,为难方家,自然就要做好,方家反噬的心理准备,而谁也不愿意去当那个肯定会倒霉的先锋。

????所以,方家现在在国内的石油产业中。除了还不能进入原油开采阶段之外,其实已经占据了从上游到下游的完整产业链。说是国内石油业的第四大公司,也不为过。尤其是方家几乎掌握了华俄输油管道的使用权,这更是三大石油公司心中的痛。

????而且,坞安油田与方家还有着一重交集,那就是坞安油田每年要向方家提供高达上百万吨的原油,由方家名下的炼油厂炼制后提供给军方,这是当初解决油荒后,政府为了褒奖方家而给予的特殊优待。

????所以,雷虎东对于方明远的大名。那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只是知道归知道,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方明远。

????“嘶……”雷虎东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看何义华,何义华坚定地点了点头。

????雷虎东现在全都明白了,怪不得贺东凡一看到那个年青人,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连脸面都不要了。怪不得何义华会被一个电话召了过来,再没有半点警察局局长的威风!在方明远的面前,他何义华还真没有那个资格。至少秦西省警察厅厅长杨均义家的大门。方明远随时都可以踏进。

????雷虎东侧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景明真齐家屏和脸色已经煞白的马平湖,轻叹了一口气道:“何局,你的人这一次可是太过份了!”他已经知道了双方起冲突的缘由,方明远会非法运营黑车?这简直就像说希特勒是美国开国总统一样可笑。

????何义华强挤出了一抹苦笑。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够说什么?

????“还好方少他们没有受伤,否则的话,这事情就……”雷虎东摇了摇头道。何义华默默无语。这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要是真的发生这种事……他这个警察局局长,恐怕会面临着极其可怕的压力。

????“雷总,能不能……”何义华有些吞吞吐吐地道。“请贺行长帮着美言几句?”

????雷虎东双手一摊,无奈地道:“何局,我和贺行长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好友的程度,意思我可以传达一下,但是效果……我就不敢说了。”看贺东凡的模样,简直就是下属求见上司的样子,指望他帮何义华说好话……雷虎东觉得可能性不高。

????何义华只觉得一盆冰水将自己从头淋到了脚,不过他也明白,雷虎东应当不是在成心的推诿。“雷总,那我就求你届时能够证明一下,我已经到了这里,只是因为不好打扰贺行长和方少的谈话,所以才没有立即过去。”何义华也只有退而求其次了。

????“这没问题!”雷虎东干脆地答道。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却能落个人情,这种好事,他巴不得能够多一些呢。

????“德胜,让这里清场吧!”雷虎东扭头对雷德胜道,“把那些闲杂人员都清出去!”既然卖好何义华了,不妨索性就做得痛快彻底一些。

????已经是听得瞠目结舌的雷德胜下意识地连连点头,直到他老爸冷哼了一声,这才清醒了过来,连忙去找席经理,安排此时还停留在店里的客人离开。

????“谢谢!”何义华轻声地道。

????“举手之劳,何局长不必客气!”雷虎东道,“倒是何局长想好了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了吗?”

????何义华一脸苦涩地张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对于方明远的性格喜好一无所知的他,又怎么可能有针对性地来想出弥补的办法。

????雷虎东还要再说话,却看到方明远的目光向这边射了过来。何义华立时就快步地走了过去,雷虎东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跟在了何义华的身后一并走了过去。

????“方少,您受惊了。”何义华一脸愧疚地道,“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好,队伍里出现了害群之马,管束不严,给方少你们添麻烦了。回头,我们一定会对涉及此事的人员都严加处理!”

????“何局长,你来了!”方明远却看不出来一丝火气,淡淡地道,“请坐下吧。这一位先生是……”林蓉扯着柳敏佳到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给他们让开位子。

????“这一位是坞安油田的副总经理雷虎东雷总。”贺东凡介绍道,却没有为雷虎东介绍方明远。

????“啊,雷总经理,你好!”方明远站起身来和雷虎东握了握道,“我是方明远!”

????“方少,您好,久仰方少的大名,今天一见,才知道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雷虎东笑道,“冒昧过来,就是想一睹方少的风采,还请方少莫要怪罪!”

????“雷总经理太客气了!”方明远微笑道,“您的盛赞我可不敢当。”

????几人寒暄了一番,贺东凡拉着雷虎东离开,坐到了远处的角落里,这里虽然还能够看到方明远他们,却肯定是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贺行长,想不到你和方少居然是这样的熟悉。”雷虎东埋怨道,“我相信,日后贺行长,肯定是青云直上了!”

????“谢谢雷总的吉言了!”贺东凡喜不自禁地笑道,有了方明远的那颗定心丸,他现在的心情就如同当年向老婆求婚成功时似的。

????贺东凡和雷虎东识趣地离开,给方明远和何义华让出了谈话的空间,何义华这心里又是忐忑,又是不安,不知道方明远对于自己方才的道歉……肯定是不会满意的。这样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东西,换成他在方明远的立场上,也是肯定不满意的。

????方明远看着何义华,右手食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有规律地敲击着,每一击的声音都不高,但是在何义华的耳朵里,却如同战鼓阵阵一般。何义华的额头和后背上很快就布满了汗珠。

????“何局长!”方明远沉声道。

????“是!”何义华下意识地答道。

????方明远道:“身为晋宁市警察局局长,交警执法大队的这种下三滥的做法你知道吗?”

????何义华迟疑了片刻,有些尴尬地道:“听到了一些风声。”

????“那么也就是说,交警执法大队的这种做法是没有得到市局批准的?”方明远继续问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何义华毫不迟疑地道,这种事情,绝对是属于只能做不能说的,就是知道都要假装不知道,怎么可能正式批准?

????方明远扭头看了看已经目光发直瘫坐在地上的马平湖道:“他们是交警?还是协警?”

????何义华张了张口,却没有说什么,伸手把齐家屏和景明真招呼了过来道:“他们是交警执法大队的齐家屏大队长和景明真中队长。我问你们,这些人都是交警吗?还是协警?”

????齐家屏和景明真脸色微变,就在他们张口欲言的时候,方明远又冷冷地道:“何局长,犯错误是人之常情,但是犯了错误还想把别人当傻瓜蒙蔽过去,那就绝对不可容忍了!”

????何义华心中一凛,直视着齐家屏两人的眼睛道:“我不想听谎言!”

????齐家屏和景明真的额头也立时见了汗,齐家屏几经努力才咬牙道:“局长,他们不是交警,也不是协警。”不管是交警还是协警,那都是要在队里留档的,只要何义华有心查,那是绝对隐瞒不了的。

????“不是交警,也不是协警,那么他们算是交通执法大队的什么人员?有执法权的临时工?”方明远的脸上显出了一丝怒意。

????齐家屏和景明真被问得张口结舌,虽然有心顺势点头,但是两人都不敢。按照警察系统的规定,别说临时工了,就是协警都没有执法权!他们只能是辅佐正式警员的工作,绝对不可以独立执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