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三章 挤水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帝国过客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平川顶好集团公司,在秦西省境内也是鼎鼎大名的民营企业,赵建国,那也是省委省政府这些年来所树立的典型,白手起家创业,挣下了诺大的一份产业。而且,和方家一样,平川顶好集团公司,在社会上的风评也是普遍都是不错的,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

????田家成这些人,对于赵建国,那也是相当佩服的,大家虽然是不在一个行当里,但是食品行业里,没有什么官家背景,能够做到今天的这个规模,也足以说明了赵建国的能力!而且,如今的平川顶好集团公司,固定资产数十个亿,雇佣员工近万人,可以说是秦西省里食品行业中民营企业的龙头,又岂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相比的。

????而且,那些眼尖的人也注意到,赵建国五人下车之后,赵建国本来是要谦让两人的,但是被那两人拒绝了。这才成了赵建国走在了最前面,其余的四人跟在其后的局面。而且时文生和其余四人也是客气有加。这说明,这四人的身份搞不好根本就不在赵建国之下。

????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在猜测着,除了赵建国之外的其余四人又是什么来头,他们在这个时候赶到晋宁来,又是为什么而来。

????所以,当时近中午,时文生罗闰年和晋宁市主管煤炭生产的副市长关乐平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立时又是一股浓浓的烟味冲了出来,即便是三人都抽烟,这一下子也呛得不禁咳嗽了两声。随行的工作人员连忙又进去打开窗户通风,这才好一些。

????时文生三人在会议室的主位上坐了下来,室内的这些人脸上都是讪讪地,有些尴尬。他们光顾着猜测赵建国五人的身份和来意了,临近十一月的晋宁。气温已经不比夏季,所以这会议室的窗户他们从楼下上来后,就又都关上了。结果就是整个会议室里,又是烟雾缭绕。

????时文生坐了下来,随手丢了一包烟在桌上,扭头对孟志立道:“小孟,你给大家分分烟。”

????有那眼尖的主就看到了时文生丢在桌上的分明是一包黄色的熊猫,这些老烟枪们的眼睛立时就亮了!在华夏的国产香烟里,中华可以说是最有名的,但是老烟枪们都知道。如果说所有品牌的香烟组成一个人,中华无疑就是头,而特供的熊猫无疑就是头上的皇冠!熊猫香烟,那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抽的,就是有钱,那也不一定能够买得到的,只有那些高级领导们,每年可以分得一些份额。而熊猫里又分为蓝熊猫和黄熊猫,黄熊猫的品质要低于蓝熊猫。但是仍然要高于中华,据说一年的产量也就数百箱。

????孟志立应了一声,拿着黄熊猫给王进平等人一一分发,每人一根。多了没有!在场三十九人,加上罗闰年和关乐平,共是四十一人。两盒烟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那也得看是什么烟!王进平这些人拿着黄熊猫简直是爱不释手。哪里舍得抽,这可是能够拿回去炫耀的好东西。同时,众人对于时文生的能力。不由得又看高了几分。

????时文生敲敲桌子,轻咳了两声,屋子里立时都静了下来。

????“这烟虽好,我也只是偶尔得了几包,所以抽完了也不要再找我要!我也不会给。当然了,你们要是手里有,给我敬几根,我是不会客气的。”时文生笑道。众人不禁是哗然大笑,立时觉得与时文生亲近了不少。

????“好了,大家静静,现在言归正传!”时文生道,会场里立时又安静了下来。坐在一旁的关乐平眼睛在王进平几人的身上转了转,微微地眯了眯,这几个老家伙,这次倒是难得的规规矩矩了。平素里他主持会议时,王进平他们几个,可不是这么老实的。

????“几天前,我让关副市长组织大家交了一份前三个季度的总结,要求各个公司将自己的实际情况,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优势都列举出来。大家的报告,我都看过了,现在我就想问问,这些报告里有多少水份?”时文生直截了当地道。

????整个会场立时一片肃然,大家都没有想到,前一刻里时文生还是与众人言笑无忌,后一刻就这样直指问题的核心。

????时文生笑笑道:“大家不要这样严肃,我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不必这样如临大敌吧?”在场的众人尴尬地笑了笑,却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王进平几人。

????“时书记,我承认我们公司递交的报告里有夸大的地方!”人群里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田家成主动地站起身来道。所有人都以惊诧的目光看向了他,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主动地跳出来承认自己公司递交的报告里有不实的成份。

????时文生看了他半晌,一拍巴掌笑道:“这一位应当是田家成田老板吧,来晋宁之后就听说你的大名了!田老板果然爽快,不知道田老板能不能说说,你的报告里都有什么不实的地方?”

????“好!”田家成道,“如今国内的煤炭价格走势……”田家成滔滔不绝的说了足有十来分钟,王进平等人原本惊诧的目光已经转为了懊悔。田家成很狡猾,他并没有提及如今虽然煤炭行情一直走低,市里的各种摊派和吃喝拿要却有增无减,也没有提及晋宁煤炭产业的乱象。于其说他是在承认自己报告中的不实之处,而更像是在向时文生诉苦,希望市里能够给予金融方面更多的支持,能够给予煤炭产业更多的重视,帮助他们打开对外的销路等等。

????时文生都一一地记了下来,待田家成说完了后才道:“田老板的意思是说,他公司的这份报告没有如实地告诉我,他公司所面临的困境!我相信,这种情况,应当不止他一个人存在,而应当是普遍存在。”这些公司报上来的报告,时文生都已经看过了,根据他暗地里调查,报喜不报忧是一方面,夸大困难以要求政府给予减免税收和给予补贴的也占不少。对于这些满是水份的报告,时文生也并不想追究什么,国内的大环境如此,强求这些人初次见面就给自己说大实话,那肯定是强人所难了。

????“煤炭产业是我市的经济支柱产业,你们又是煤炭产业的带头人,政府如果说不能够得到第一手详实的资料,那么就很难做出符合实际情况,切实对症的决策。所以,诸位的报告,我会全部让你们拿回去。我给你们一周的时间,我希望在一周之后,你们再交上来的报告,能够准确地告诉我,你们所领导的公司,如今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很重要,这关系到市里的下一步决策,也关系到你们公司未来的销售!”

????“时书记,您能不能说说,市里的决策是不是和赵董事长他们的到来有关系?”王进平厚着脸皮道。

????时文生看了看罗闰年和关乐平,笑道:“王书记的问题,你们两位谁来回答?”

????罗闰年挥了挥手,示意关乐平来回答。关乐平清了清嗓子道:“刚才,你们也看到了吧,时书记为我们请来了五位客人,赵董事长,你们中有人认了出来,其他的人,你们有认识的吗?”关乐平停顿了片刻,会议室里众人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你们不认识是正常的,因为他们的公司大多都不在秦西省境内,但是我可以负责地告诉诸位,他们的身家和赵董事长相差无几,甚至于还更胜一筹。”关乐平的话音未落,会议室里已经是一片哗然。赵建国那就已经是他们这些人需要仰视的大人物了,其他四人居然能够与他平起平座,甚至于还要更强!

????“他们究竟是谁,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能不能被他们所看上!”关乐平提高了声音道,“时书记这一次邀请他们前来,就是为了解决你们目前所处的窘境。如今国内的煤炭价格一直都在低位,大家辛辛苦苦生产一年,却拿不到多少的利润,如果说再发生个事故,那甚至于可能会亏损。时书记,考虑到,煤炭产业,为市里的很多人提供了工作岗位,诸位一直以来也都为晋宁市的经济发展添砖加瓦,所以邀请了这些位客人前来,想要为诸位找个出路。”

????在座的众人立时如同火燎了屁股似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虽然说他们一直都在猜测,赵建国他们的到来,是不是市里要帮他们这些人开拓销路,但是当他们亲眼听到这些的时候,依然是激动地无以复加。这一次,不仅仅是王进平他们,就连私营企业主,也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咳咳!”时文生轻咳了两声,会议室立时又静了下来。不说时文生如今已经是晋宁市当之无愧的一把手,就凭赵建国五人都是被他请来的,在座的这些人,又有谁敢逆他的意。华夏可是有一句老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