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又是安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胡茗洁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最终还是觉得,必须要想办法取得方明远他们的谅解。而从中说和的最佳人选,自然是于秋暇了。而且,她这些天来,左思右想,打了不少的电话,也求了很多人,始终也筹集不到五千万港元。无奈之下,胡茗洁只能将希望再寄托在于秋暇的身上。所以,不管是怎么样,她都必须再来“探望”于秋暇。

????于秋暇皱了皱眉,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胡茗洁这个模样,她也不好再出什么重口,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于家的媳妇,于克强与自己的关系也还不错。

????她伸手拍了拍晴儿道:“去花园里散散心吧,我和你舅妈谈谈。”晴儿不满地撇撇嘴,却没有说什么,走了出去。

????胡茗洁陪笑道:“大姐,对不起,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蒙了头,胡说八道,您可往心里去。再说,我真的不认识方少啊。”

????于秋暇摆了摆手道:“那事就算了,明远,他现在也没有那个闲功夫管你。不过,你也要长点记性,以后不要听风就是雨了!”事情虽然就这么了了,但是必须要敲打敲打她,免得她日后再得罪人。于家如今可是已经不比之前,老爷子去世之后,于家的产业分给了子女们,紧握的拳头变成了分散的巴掌,而且于家众人的心并不齐,这使得于家在香港上层社会中的地位有了明显的下滑。对此结果,于秋暇虽然痛心,但是却并没有伸手改变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如今是郭夫人,过多伸手娘家的事务,不但会引来于家人的不满,还会给郭家引来不好的风评。

????“方少那里?”胡茗洁欲言又止。她陪罪的重点可不在于秋暇这里,而主要是方明远。方明远现在没有闲功夫管自己。可不代表未来他也会放过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是那样的话,胡茗洁觉得还不如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好。至少事情过后,她可以放下心来。

????于秋暇心里叹了口气道:“我会和他说的。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胡茗洁知道,于秋暇这是要下逐客令了,她连忙扯住了于秋暇的衣角,哀求道:“大姐,求求你了,借我一笔钱吧?我真的是有正经用途。”

????于秋暇双眉一挑道:“有什么正经用途?正经的用途你还怕说出来吗?克强的钱不是都交给你掌握着吗?你要借那么多的钱做什么?”五千万港元,对于于秋暇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对于绝大多数香港人来说,也是一笔巨资呢。

????胡茗洁苦着脸迟疑了片刻道:“大姐,我是想借钱买美国安然公司的股票,它现在股价正处在低谷,但是我相信,等纳斯达克市场危机过去,安然公司一定能够一飞冲天的。你知道吗,安然公司在今年的前三个季度里,总收入就超过了七百亿美元。它掌控着全美国百分之二十的电能和天然气交易。它有着差不多两万名雇员,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力天然气以及电讯公司之一!”

????“安然公司?那个名列《财富》杂志美国500强名单的公司?”于秋暇眉头皱了起来,她记得似乎有谁提醒过她,不要去碰安然的股票。

????“是的!大姐。你也知道啊!”胡茗洁立时变得眉飞色舞地道,“就是它啊,您想想咱们香港的电讯盈科有限公司,只不过是香港的最大的电信公司。股票现在都已经冲高到了什么地步,安然公司,那可是掌握了整个美国百分之二十的电能和天然气的超大公司啊!您知道吗。在安然公司,衡量业务成长的单位不是百分比,而是倍数!它的股票现在不过才七十美元出头,我相信到了明年,它的股价一定可以突破一百美元!”

????“茗洁,一家掌握了整个美国百分之二十的电能和天然气的超大公司,它的业务成长的单位不是百分比,而是倍数?你觉得可能吗?”于秋暇摇了摇头道。这也太夸张了,哪怕它的业务量一年就涨一倍,那岂不是用不了三年时间,它的业务量就已经包括了整个美国?规模越大的公司,业务量出现高速增长的可能性就越小,这是普遍的规律,听胡茗洁这样一说,于秋暇就更觉得这其中大有问题。

????“不可能吧,安然公司可是由世界第一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作为公司财务报告的审计者,安达信公司对安然公司的财务报告都签字认可了。而且如今向安然公司贷款的都是大银行,像什么摩根花旗集团日本的三大银行德意志银行都有,对了,还有华夏的华夏银行和华夏招商银行!”胡茗洁一脸难以置信地道,“您说,世界第一大会计师事务所都认可了安然公司的财务报告,还有这么多的大银行都向它贷款了,它还能将这么多人都骗了?”

????于秋暇不禁有些头痛,胡茗洁所说的,也不能说没有道理,按道理来说,安然公司是不能够将这么多公司都蒙蔽过去的。但是,于秋暇还是觉得,这其中有很大的问题。

????“它现在的股价才七十美元出头,这个股价明显偏低,您看看电讯盈科有限公司,如今股价都多少了。当初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电讯盈科有限公司的前景居然有这么好!”胡茗洁咬牙切齿地道。她的钱都投入到了纳斯达克证券市场里去了,这一场风暴下来,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已经接近被腰斩,她自然也就亏得是稀里哗啦。

????“大姐,求求您了,借我一些钱吧,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还给您,银行的三倍利率,行不行啊?”胡茗洁哀求道。

????于秋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你来找我借钱,克强知道不?”

????胡茗洁立时心里就是一跳,她把自己的钱和克强的钱都投在了美国纳斯达克证券市场里,结果现在全部都套在了里面,于克强要是知道,现在两人的财产缩水地连原来的四分之一都没有,肯定是掐死她的心都有。

????“这个……”胡茗洁迟疑地道。

????于秋暇摇了摇头,果然是这样,否则的话,于克强怎么会让她来,而不是自己来。“钱我可以借你一些,但是绝对不能够投在安然公司身上!如果说你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就不要来找我!”

????“为什么?”胡茗洁吃惊地叫了起来,“大姐,为什么啊?它的发展潜力是最大的啊?”

????“哼,恐怕是倒闭的可能性最大吧!”这时候突然从门外传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吓了胡茗洁一跳。房门被人推了开来,眉开眼笑的晴儿拉着方明远的手走了进来。

????“呀,你怎么来了?事情那么多。”于秋暇站起身来,强笑道。

????方明远将手上提得东西放到了桌上道:”我从这里路过,顺便过来看看郭叔和秋暇姐你们。这里面是些吃的,秋暇姐你也要注意自己身体,别郭叔挺过来了,你倒因为营养不良和休息不足再病了!”

????“妈妈,这都是方家酒楼首席大厨亲手做的呢!”晴儿跳过来拉着于秋暇的手道,“就凭远哥哥给您带过来的这份心意,您也一定要多吃一些的。”这几天来,于秋暇无心饮食,整个人明显的消瘦了下来。

????“大姐,您真是好福气啊。”胡茗洁也连忙道,“方家酒楼的首席大厨的手艺,那可不是有钱就能够尝到的。看看,方少多关心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