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四章 方明远,你真怂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四章 方明远,你真怂

????十月的海庄镇,天高气爽,正是一年里最舒适的季节。经历过了难熬的让人根本就不愿意出门的酷暑时节,人们都有着一种外出游山玩水的**。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中学的秋游,也随之拉开帷幕。少年少女们聚集在一起,猜测着今年又会去哪里。

????不过在初一各班里,最热门的话题并不是秋游的去向,而是那个方明远又回校上课了!

????在整个暑期里,方家成为了平川县包括海庄镇所有人的热议话题。家乐福超市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是红得发紫!尤其是当家乐福超市登上《秦西日报》头版头条的消息传来,更是令海庄镇的镇民们为之感到震惊——这样的殊荣,自从建国以来,海庄镇就从来没有享受过。就是秦西压延设备厂,几十年来也从来没有过登上《秦西日报》头版头条这样耀眼的位置。一时间,方家成为了镇民们心目中的英雄。

????在抢购风潮席卷平川的那些日子里,虽然说家乐福超市并不在海庄镇,但是方明远却特意地从厂里租赁了一间仓库,改造成了店面,向海庄镇的居民,主要是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职工们供应商品。这一举措,令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职工们对于方家的好感更是直线上升,认为方家即便是富裕了也不忘本,对厂里的这些工友们也照顾有加。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外面的消息传到了海庄镇,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整个秦西省里,平川县居然是物价最为稳定的所在,而其他的地方,物价飞涨地恶果就连奉元也没能幸免。人们在吃惊之余,对于方家的感激之心不由得又重了几分。

????而与此同时,这些人也突然间意识到,方家的财富积累也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地步。虽然说,他们不知道家乐福超市一天的营业额,但是他们却知道这些时日来每天进入超市购物的平川人都数以万计,挤满了超市的每个角落。这些人进入超市里唯一的目地,就是花光身上所带的所有钞票,由此可以想像,家乐福这些天来的收入将是多么的可观。

????贫穷了很久很久的人们,对于那些能够通过正常手段聚拢巨额财富的人们,固然有嫉妒、眼红的人存在,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对方家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当然了,这其中也包括了海庄镇镇委镇政府的很多人,他们回首这两年,突然间发现,那些与方家交好的官员们,一个个是官运亨通。朱大军自然是不用说了,从海庄镇副所长的位子上一跃成为了平川县的副局长,而且在局里迅速地站稳了脚跟,成为了自关悦武之下,最有实权的人物。而且据有关人士透露,因为这一次平川县警察局在抢购风潮中应对得当,平川县社会秩序井然,关悦武自然是领导有功,近期内,很有可能在县里进一步高升,而最有希望接任关悦武的,居然是成为副局长时间最短的朱大军。两年里连跳数级,这样耀眼的成就可是令人羡慕不已。

????儿子与方明远是同学的赵桂荣,则是由镇里最无实权,更像是个花瓶摆设的副镇长,跃过了那些无论是资历还是权力都远大于她的同僚,于九月底正式提任了镇长。完成了原本在众人眼中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飞跃。

????而与方家走得很近的李东星,更是由县长升为了县委书记,成为了平川县名符其实的一把手。可怜的郭天放,却因为他与方家的关系始终没有改善过,只是平调出了平川县。

????就连鲁得利,如今也已经成为了镇派出所的正所长,而这距离他被提为副所长之日,才过去了不过百天……

????这一系列的成果就这样摆在了众人的面前,令他们不得不思忖方家在这其中所起到的作用。

????成人的一言一行,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的子女,尤其是那些儿女有幸与方明远、赵雅、冯倩他们在一个班或者同年级里的,更是对儿女们淳淳教导,务必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即便是不指望着因此而获取什么好处,但是至少肯定是没有什么坏处。也许在日后的某一天,这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方明远懒洋洋地趴在课桌上,这一个暑期,他过得可谓是相当地充实,一场抢购风潮不仅仅给他带来了巨额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更是令他在这一个多月里,跟在了孙照伦的身旁,迅速地熟悉了超市运做的方方面面,将理论知识与实际操作进行了一次完美的结合。虽然说,方明远一直都是将自己未来的目标定位于甩手掌柜的角色上,只负责大目标的制定,具体的执行操作都将交给专人去做。重生一世,虽然有着无数的理想想要将其变为现实,但是方明远也并不想做个工作狂人。

????可是方明远心里却很明白,要想达到这个目地,自己所要走的路还很漫长,方家虽然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是家底依然很薄,人才依然紧缺。前景不容盲目乐观。所以他才要跟在孙照伦的身边,汲取实际的运做经验。这一个暑期,加上抢购风潮的影响,他可是累得不轻,简直比上学的时候还要忙碌。如今家乐福超市的一切都已经走上正轨,而且有孙照伦和方彬两人照看着方家平川的产业,他也需要有一段时间来考虑下一步的工作,所以就老老实实地回到学校里“充电”来了。

????“明远,我觉得仅仅惩治了贺东鹏和他的帮凶还不够,那个郑军,与拦截咱家货物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不定就是他在背后暗地里推动的,贺东鹏不过是执行人员!你不但不追究他的责任,怎么还转让给十五万元的货物?明远,你不觉得这样太窝囊了吗?”赵雅气呼呼地道。她是前些天从爷爷那里知道的这一消息,当时可是给她气坏了。她觉得,像这样的大坏蛋,就应当将他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远也别想翻身。方明远不但没有打倒郑军,反而还低价转让给他货物,实在是太令她感到失望了。

????“小雅姐,远哥哥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你就听赵爷爷说了个大概,就跑来指责明远哥哥,不好的。”冯倩扯着赵雅的胳膊,连声劝阻道。

????方明远无奈地挣开了眼,这个问题,早在半个多月前,小叔方彬就问过自己,令自己不由得慨叹方家实在是正义感强烈的好人太多了,幸好这是生活在民风比较纯朴的西北小镇,这要是在东南沿海地区的那些大城市里,恐怕早就被人吞得骨头都没有了。而像孙照伦和朱大军,也许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但是回程路上就想明白了,两人根本半个字都没多问。“刘勇,我来问你。打个比方,如果说你受我的怂恿,去打了赵雅,赵雅应当是找你啊还是找我啊?”

????“他敢打!”赵雅的眉毛立时立了起来。

????“我不敢打。”刘勇苦着脸几乎是同时道。这位老大怎么这么喜欢拿自己举例子来说明问题啊。赵雅那可是众所周知的方明远的娃娃亲,自己得叫嫂子的人物,哪敢打啊。

????“我都说了,打个比方!”方明远不耐烦地道。

????“那当然是两个都找,不管是打我的,还是背后使坏的!”赵雅毫不犹豫地道。

????“那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是我使坏呢?如果说刘勇咬死了就是他的意思?我们两个又是暗地里商量,没有第三人在场,别说你长顺风耳、千里眼!”方明远好整以暇地问道,“如果说你只是靠猜想,那么我也可以说,你们两个为了栽赃给我,两人合演了一出戏。”

????“不是吧,老大,合着这里面我里外不是人啊?”刘勇有些傻了眼,不满地道。

????“胡说八道,我们两个怎么能合着演一出戏来栽赃你!”赵雅不满地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

????“得得得,当我没说过!”方明远被两人彻底地打败了,这少年少女们的思维终究还是不能和成年人相比。

????“这么说,镇上的书记家有只狗吧?要是有一天,你们在外面遇到了那只狗,狗突然咬了你,你们能说是书记指使狗咬你吗?”方明远决定换个方式。

????“但是我听爷爷说过,如果说看不出一件事情是什么人推动的,那就看谁是整个事情里最大的赢家,那么谁就是事情的幕后黑手。那批货物被扣下来,很快就转到了平水商场的仓库里,显然郑军他们获利最大!”赵雅不依不饶地道。

????“那郑军也可以说,这是贺东鹏一人所为,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通过他巴结他父亲。而当时平水商场的仓库见空,又一时间找不到货源补充,为了保证平水商场的商品供应,稳定平水市的社会秩序,所以才收了下来。除非说你能够拿到郑军指使贺东鹏这样做的证据,否则他的这个理由也完全说得通啊?”

????“那你们不是捉住了贺东鹏,让他招供不就行了?”赵雅迟疑了一下,仍然坚持道。

????“那是不行的。”刘勇在一旁插口道,“郑军的父亲是平水的副市长,外公是省委常委,很大很大的一个官呢。贺东鹏他们殴打伤残退役军人已经是被明远哥他们抓了现行,肯定是要受到惩罚的。如果说贺东鹏一口咬死整件事情是自己所为,那么他虽然会被判刑入狱,但是几年后出狱时,郑家人还会给他安排工作,保障他日后的生活无忧。但是如果说贺东鹏把郑军招出来,那么不但他自己还要做为共犯审判,而且日后出狱之后,也不会得到照顾,这段时间里,他的家人很可能还会遭受郑家的报复。那样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可怕的。”方明远不由得眼露异色,这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刘勇居然能够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说得如此透彻,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再考虑到刘勇的年纪,人才啊!

????“前几天我妈给我讲了一件事,说得是几年前,邻县的工商局长酒后无照驾车撞死人后又跑了,后来是他的司机主动到警察局投案自首,结果被判刑投入了监狱。结果前一阵子,那个工商局长因为在抢购风潮中工作不力,被免职追究责任,结果那个司机立即就把事情给捅了出来。我觉得和这个事情与郑军这件事在有些地方大同小异。当时我也问我妈为什么那个司机为什么要替人顶罪,妈妈就是这样解释的。”只可惜刘勇接下来的话,又令方明远不禁为之沮丧——闹了半天,是依着葫芦画瓢啊。不是自己分析出来的,这价值可就大减。

????“而且小雅,那里是平水市,是郑家的地盘,没有确凿的证据,向郑家发难的话,根本就影响不到郑军,反而会树起一个强敌的。与其徒劳无功的树敌,还不如做个人情。日后要是有机会出现,再报复郑军也不迟。你要记住,有些人是像蛇一样,必须要一棒子打死才行的,否则的话,你反而会身受其害。省委委员,嘿嘿,那可是一个很大的官呢。”方明远冷笑道。陈东科已经返回平川有些时日了,恢复地很不错,已经正式上班。贺东鹏他们五人,如今也已经受到了法律的审判,被判了五年到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算是先为陈东科出了这口胸中的闷气!

????赵雅点了点头,冯倩却歪着头道:“远哥哥,这是不是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你转让货物给他,也是为了麻痹他?”

????方明远笑了起来,捏了捏她的鼻子道:“还是你最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铃……”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赵雅挥了挥小拳头,娇嗔道:“那你就是说我笨了?哼哼,回头再找你算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