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五章 阻击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鈭艝星曟涛文(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清清小狼小鱼儿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船队中的单壳油轮总船数在郭天宇收购马尾造船厂之前,达到了船队的总船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在得到了方明远的提醒之后,加上这些时日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订购的超级油轮相继下水正式投入运营,很大程度上缓解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运输压力,从而使得郭天宇可以腾出手来逐步地清退这些船只。

????优先被处置的,自然是船龄偏大的单壳油轮,其中又优先考虑处理日本制造的单壳油轮。这一批油轮都是日本造船企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用劣质钢材建造,为了尽可能以最快速度和低廉的价钱制造船只,结果粗制滥造出三百余艘单壳油轮来,尤其是船用钢板的厚度,更节省到不可再少的地步。这些油轮,多次在海运事故中沉没,造成了严重的原油泄漏事件。

????接下来处置的,则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自有的单壳油轮,这些油轮有的被卖给了其他航运公司,有的如船龄不大船况较好的,则是已经被安排好了,等更多的超级油轮下水之后,就会被送到造船厂进行大改,改造成为矿砂运输船,为日后方家的珀斯铁矿石运输贡献力量。还有一些,就是考虑可以卖给一些港口用来做储油的海上油库。

????还有的就是那些租赁而来的船舶了,这些船舶由于所有权并不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手中,如果说不想支付违约费用的话,那就只能是到期不再租赁了。虽然说,一到两年的租赁期,已经可以说是很短了,但是方明远还是想再看看。能不能不再续约!毕竟,如今的世界与他的前世相比起来,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连俄罗斯总统都变了,谁又能够保证这些单壳油轮不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带来大麻烦!

????所以,尽管方明远知道,这十一艘阿芙拉型油轮是目前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不可缺少的重要运力,仍然想尽快地将它们从船队中赶出去。

????方明远几人整整地忙碌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的时候。也不过是将这些天来积压下来的事务处理了不过五分之一,方明远毕竟是刚刚接手,这些文件里的很多内容他都必须要经过一一地查证,还要再详细地询问成家荣和高丽芳之后,才能做出决断。这无疑使得处理的速度明显有些慢。

????方明远在一份要求拨款的合同上签字之后,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由于长时间坐着而变得有些僵硬的身体,对成家荣和高丽芳道:“今天就到这里吧。”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他也不可能一鼓作风地将这些文件都处理完。

????成家荣和高丽芳也暗地里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天,他们两人也是累得够呛,方明远不像郭天宇。公司方方面面的情况了如指掌,有些数据甚至于能够掌握到个位数的变化。面对方明远层出不穷的问题,有些还是属于外行人的问题,光解释这些东西。就让他们比往日里一个星期里要说的话还要多。

????这时候,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高丽芳接了起来。片刻后又挂上,对方明远道:“方总,商务卢经理马上要过来,说有要事要向您汇报。”高丽芳口中的商务卢经理,指的是公司商务经理卢志坚。方明远收拾文件的手稍稍停顿了片刻,都这个时间了,卢志坚有什么要事不能拖到明天再汇报?

????卢志坚很快就赶了过来,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两个年纪看起来在三十岁上下的白领丽人——是公司全球市场营销部经理罗秀仪和李美婷。

????“方总,很抱歉打扰了您。”卢志坚一脸歉意地道,“只是这件事,必须要向您汇报一下。”

????“什么事情?卢经理请说!”方明远笑笑道,“谈不上什么打扰,卢经理不必在意。”

????卢志坚冲罗秀仪打了个眼色,罗秀仪和李美婷这才连忙道:“方总,是这样的……”

????原来,泰国的泰纳卡邻石油公司,是泰国国内排名第二大的石油炼化企业,也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一家重要客户,该公司每年要从海外进口近千万吨的原油,其中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份额是由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负责,从波斯湾运输到泰国的。而到了今年的年底,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原油运输合同就要到期了。

????现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正在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积极地联系续约的事宜,但是今天,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驻泰国的办事处人员却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内部人员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正在积极地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联系,希望能够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原油运输业务中分得一杯羹。

????“方总,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余下百分之五十的运输份额,是由泰国国内的三家航运企业所瓜分,而这三家航运企业的老总,不是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董事,就是泰国国内的知名家族成员。而且,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与他们所签订的运输合约,最近的一个,也是要到零二年的七月才会到期,所以,我们认为,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这一举动就是针对着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而来的!”卢志坚强作镇定地道。这新总裁刚上任,他们所负责的老客户中,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怎么能不让他大感晦气。

????岂止是他心里别扭,方明远这心里也是一样!这第一天上任,眼看着就要顺利结束今天的工作,怎么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方明远虽然对于世界航运业的了解远远不如郭天宇,但是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大名,他也是听说过的。这是一家成立于一九零几年的日本船运公司,如今已经发展到足有近三万名雇员,堪称是亚洲顶尖的船运公司。隶属于日本三菱财团。虽然说,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油轮船队相比它的集装箱运输船队要小不少,但是在亚洲范围内,也是一家运力可观的公司。

????“目前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意思是……”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当初我们公司是如何和他们达成协议的?”

????卢志坚道:“我们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是与三年前签署的这一运输合同,当时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董事长,与郭老爷子是好友。但是在去年,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原董事长因为意外去世,公司的股份发生剧烈的变化,原公司第三大股东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成为了第一大股东。也就是如今的公司董事长。”

????“那个达汪什么什么耶,与我们的关系怎么样?”方明远皱眉道,这种因为人际关系而得到的合同,既容易得,自然也容易失去,人走茶凉是常事。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与我们的关系并不大好。”卢志坚迟疑了一下道,“他在泰国国内是有名的亲日的人士。而且,这一次,我们听说。东京三菱银行在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对于这一消息,方明远并不感到什么意外,东京三菱银行与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原本就同属三菱财团,在这种事情上。大家配合一下,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什么作用?”方明远追问道。

????卢志坚的脸上带了几分尴尬地道:“我们还在继续查证,现在只知道,似乎是东京三菱银行答应向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贷款。”

????方明远恍然。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说得过去了。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虽然说亚洲各国都已经出现了经济上的反弹复苏。但是像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却已经不复有危机前的高速发展的势头。经济虽然依然是在增长,但是增幅却是小的可怜。泰国政府,为此可以说是愁白了头。

????所以,如果说东京三菱银行答应贷款,或者说答应在泰国落地什么项目,确实是对泰国人有着很大的诱惑。而在这一点上,香港的本土金融业,与日本金融业相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毕竟多年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日本金融业的底蕴还是很强的,在东南亚各国的影响力也是不容小看——东南亚金融危机暴发前,日本金融机构就已经深入东南亚各国。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引发,固然是因为国际金融炒家抓住了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制度的漏洞兴风做浪所至,但是后来越演越烈,却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日本本土的金融秩序动荡,各大银行纷纷抽回海外的资金才导致的。

????“而且,泰纳卡邻石油公司方面传来风声,现董事长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对于和我们所签署的原油运输合同中,并于运费的计算和支付项目很不满意,认为给予了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太多的优惠!”卢志坚低声地道。两千年国际原油市场上,原油价格有了明显的上升,这代表着世界经济的复苏,能源需求旺盛,原油运输费用自然也水涨船高,随之提升了起来。泰纳卡邻石油公司放出这个风声时,他原本以为是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为了日后的续期掌握主动权,现在看起来,恐怕也是因为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介入。

????“卢经理,那么与其他航运公司相比起来,我们的运费高吗?”方明远问道。

????卢志坚恨恨地道:“高什么高?与泰国国内的那三家企业相比起来,我们的运费比他们至少要低三成!要说我们比较占便宜的,除了结算比较及时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了。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方明远微微地眯了眯眼,他相信,卢志坚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自己,那这么说的话,这个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新董事长就是有意要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分道扬镳了。

????此时,在曼谷富人区的一栋豪宅中,已是灯火辉煌。这里正是泰纳卡邻石油公司新任董事长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的家族所有。在豪宅的餐厅里,四人正围绕着餐桌而坐。

????“土垣先生,为了表示我方的诚意,我们已经向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表示出了不再续约的意见。”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微笑道,“相信,这一点,用不了多久,土垣先生你就可以看到!不过,土垣先生,我很想知道,贵方的那一笔贷款,什么时候可以办理?我们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可是很需要这一笔贷款来扩大我们的生产规模的!”

????坐在他对面的土垣冲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微笑着以泰语道:“乃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我们东京三菱银行的信誉你还信不过吗?贵公司的那一笔贷款数额巨大,不是我们曼谷分行可以轻易决定的,必须要上报位于东京的总行。而总行方面也是需要时间来核实考察情况的,华夏人有一句老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乃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你要有一些耐心!”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不由地脸色微变,东京三菱银行的这一笔贷款,不仅仅是对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十分地重要。对于他自己和纳阿瑜陀耶家族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纳阿瑜陀耶家族是泰国国内重要的政治和商业家族之一,是出身大城府的原贵族成员。虽然说泰国自拉玛八世王执政时期,已经宣布废除封建贵族的爵衔。但是在泰国国内,这些原贵族成员还是享受着高级的社会地位。

????这一笔贷款,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确实是打算用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扩建工程,但是未来接手这一工程的公司。却是和纳阿瑜陀耶家族有着极其密切关系的另一家族瓦拉里洛。而瓦拉里洛家族又会在其他方面,给予纳阿瑜陀耶家族丰厚的回报。这样一来,在暗地里。纳阿瑜陀耶家族就得到了超额的好处。而这些天以来,瓦拉里洛家族一直在催促着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尽快地开始新的工程。

????“乃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请不要着急,土垣君这也是持重之举。毕竟,贵公司的贷款金额巨大,无论是哪一家银行,在经历过一九九七年之后,都不会再轻易地放贷这样大额的贷款。所以,必须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我们可以保证,只要贵公司如实地履行了我们的约定,这一笔贷款,肯定会批准下来的。”坐在土垣冲田另一侧的中年人笑道,“我们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是很期待能够得到贵公司的原油运输合同的。”

????“哼!”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轻哼了一声,虽然说,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派来的这个谈判代表大江佑三郎话说得也没有错,自从一九九七年之后,不管是泰国自己的银行,还是东南亚各国的银行,对于巨额的贷款审批都严格了很多,而且附加的条件也很多,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要是在国内贷款,不但手续繁杂,而且耗时也很长。这自然是瓦拉里洛家族所不能容忍的。但是听在耳朵里,他却总是感到很不舒服。

????“乃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贵国和我国是多年的盟友,自然当大家互相提携,共同发展富裕,共同抵御那些不怀好意的国家的经济侵入。我们东京三菱银行和钻石邮轮株式会社,都希望能够与贵公司成为亲密无间的商业合作伙伴,这一点,你是不用怀疑的!”土垣冲田举杯笑道。泰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是加入的轴心国,曾经与日本签约了《日泰攻守同盟条约》,当时泰国还公开向英美宣战,日本则是将部份在缅甸和马来亚半岛北部占领地割让给了泰国。而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两国又都是美国的盟友。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也举起杯来,众人一饮而尽。

????“我听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总裁郭天宇,最近遭遇车祸,虽然性命保了下来,但是却陷入了昏迷不醒。现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已经乱成了一团!”大江佑三郎带着几分兴奋地道。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这些年来发展速度远超亚洲的这些同行们,尤其是它一口气要建造十七艘超级油轮的大动作,更是令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感到了严重的威胁。

????对此,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曾经想要针锋相对地购入新的超级油轮来扩大自己的运力,却诧异地发现,日韩两国这些能够生产超级油轮的船企,或多或少地都接到了订单,生产任务已经排到了今年的年底。最大的买家自然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其余的买家则是来自世界各国,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不能一一调查过去。

????这一次,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竞争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原油运输合同,就是对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扩张的一次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