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六章 坏消息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恶病质魔术大师笑傲天地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清清小狼小鱼儿62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同行是冤家,这句话说得再对不过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迅速扩张,已经使得日韩甚至于美国和欧洲的航运公司,对它产生了强烈的警惕。尤其是有油料运输业务的公司,更是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视为重点的对手。毕竟不是哪一家航运企业都有这样的魄力,一气下十七艘超级油轮的订单!

????郭天宇的意外倒下,自然是令他们感到欣喜,虽然说他们也明白,有郭老爷子这根定海神针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不可能出现什么根本性的失误,但是如果说能够打断它的发展计划,也是一件好事。

????“大江先生,我认为你还是不要小看郭东诚这个人,他现在虽然老了,不怎么管事了,但是只要他还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也只会是暂时的混乱而已!”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正色道。他和郭东诚打过几次交道,在他的印象里,那是一个狮子与狐狸的混合体,狡猾和威严很融洽地汇聚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在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的一生中,商界中人,没有几人能够像郭东诚那样,在第一面时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坤达汪拉耶,您说得不错!我确实是有些过早高兴了!”大江佑三郎收敛了笑容,正色地道,“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要是这么容易被击倒,也就不会发展到了今天!”

????“嗯,坤达汪拉耶说得很有道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要是那么容易就被击倒,呵呵!我们也就不用这样头痛了。”土垣冲田笑了笑道。这一次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看中了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运输业务,要是有把握。也就不用扯着东京三菱银行一同前来了。

????“不过,我相信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最终依然不会是贵公司的对手!”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投桃报李地道。由于历史原因,泰国人对于日本人并没有像东南亚的其他国家那样,有历史仇恨。所以,对于财大气粗的日本人前来泰国投资,还是很欢迎的。几人举杯畅饮,心里也是十分地舒爽。

????“坤达汪拉耶,贵公司的扩建工程后,一定可以成为贵国炼油业中的龙头企业!届时,还希望坤达汪拉耶在业务上多与我们进行合作。”大江佑三郎举杯道。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扩建工程完成后。炼油能力将比现在提高至少百分之四十,而与此对应的就是,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从海外收购的原油数量势必要巨增。对于这一笔未来的业务,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是眼红地很。

????“这个没有问题,不过,想必大江先生也明白,我们公司在泰国也是有着很多的合作伙伴,他们的正常请求,我们也是要给予考虑的。所以……”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爽快地一挥手道。

????大江佑三郎呵呵地笑了起来道:“那我就先谢谢坤达汪拉耶了。感谢您的慷慨大方,我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日后必有回报!”

????此时,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的秘书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话。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道:“土垣先生,大江先生,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董事长郭东诚,今天亲自前往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部,指定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叫什么明远方,为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总裁!郭东诚这个老家伙,依我看终究还是老了!”

????几乎是在同时,大江佑三郎和土垣冲田身上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一脸惊诧的大江佑三郎和土垣冲田向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告个罪,到一旁接电话去。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觉得心情大好,说老实话,他接任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董事长一职后,虽然决定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结束业务往来,转而投向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但是他这心里,也是相当地忐忑不安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已经有多年的合作,而且,郭老爷子在东南亚地区的华人中,有着相当高的威望,他也担心这一行为会引来郭家的强烈反弹。

????纳阿瑜陀耶家族在泰国国内,虽然是有影响的大家族,不担心郭家的挑战,但是纳阿瑜陀耶家族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有着诸多的生意往来,他也要考虑到,这一决定会不会导致其他领域中针对纳阿瑜陀耶家族的行为发生。

????不过,当他听到了,郭东诚居然任命了一个毛头小子担任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总裁后,他的一颗心立时全部都放了下来。很显然,郭东诚已经老的头脑都不灵光了,任人唯亲也不是这样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执掌一家有着数十年历史,有着上百亿美元资产的公司,这不是儿戏吗?郭东诚既然已经头脑昏花,纳阿瑜陀耶家族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只觉得自己胃口大开,连连饮了数杯酒。

????只是……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心里也有一些疑惑,这是日本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大江佑三郎和土垣冲田两人接个电话需要这么久?

????就在他已经有两分醉意的时候,大江佑三郎和土垣冲田两人脸色阴沉地走了回来。

????方明远接任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裁一事,东京三菱银行和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已经正式向两人通报,而东京三菱银行和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给予两人的信息自然是要比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更为详细了,所以两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这才是前门去狼,后门进虎!方明远虽然对航运业并不了解,但是他以往的成绩,却令东京三菱银行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两位这是怎么了?”兴致很高的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原本是想要招呼两人一同干杯庆贺郭东诚终于出了昏招,却看到了两人脸色阴沉。

????“坤达汪拉耶,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个叫方明远的年青人,他可是比郭天宇还要难缠!”大江佑三郎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口道,“还是不要大意的好。”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诧异地看了看两人,他完全不明白,大江佑三郎为什么为这样说,一个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年青人,怎么可能执掌的了一个如此庞大的集团公司。而且他姓方,又不姓郭,就算郭东诚莫名其妙地支持他,郭家的其他人,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那些管理层。又岂能轻易的心服!

????“唉……”土垣冲田一仰头,将一杯酒都灌了下去,这才道,“坤达汪拉耶,这个方明远不是什么简单人,郭东诚将他推到了前台,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番考虑的。我们对他的情况也多多少少地知道一些,您不妨听听。当然了,如果说你听完了之后。决意反悔我们之间的约定,那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我们也没有正式签约,所以也怪不到你的头上。”

????大江佑三郎诧异地看了土垣冲田一眼。关于方明远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两人方才并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他们也担心,方明远的以往成绩。会不会令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又退缩了。但是不告诉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他们又担心他过于轻视方明远,那样一来。未来的苦头会更大。土垣冲田不动声色地向他打了一个眼色,大江佑三郎左右思量,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有些不悦地看着土垣冲田,要不是他知道土垣冲田是东京三菱银行在泰国的最高负责人,他肯定要一口口水呸过去。这不是当面打自己的脸吗?自己刚刚说完郭东诚昏了头,他却来告诉自己,这个年青人比郭天宇还难缠!

????土垣冲田对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不悦的脸色视而不见,将自己对方明远的了解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最初还一脸地不屑,在他想来,就算这个姓方的小子,是商业天才,那么撑死了也不过是几年的社会历练罢了,难不成他还能像比尔盖茨一样妖孽?

????可是他只听了几句之后,脸上的不屑就消失地无影无踪,能够坐在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董事长位置上的他,自然不可能是不学无术的家伙,自然是明白,如果说土垣冲田所说的这一切,哪怕是只有一半是真的,那么这个姓方的年青人,就确实不能够小看了。他确实是没有在航运业工作的经验,但是他在其他行业中的业绩实在是有些太耀眼了!耀眼到了没有人能够忽视的地步!

????“土垣先生,你说这个叫方明远的年青人,就是好莱坞最有名的年轻编剧‘方’,可有什么证据吗?”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皱眉道。身为泰国人,对于这个近几年来,在世界电影界里大放光彩的“方”,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可以百分百证明的证据没有!但是我可以说,这两个人是同一人的可能性超过了百分之九十!否则的话,又如何来解释,方家会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大股东?”土垣冲田双手一摊道。

????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不禁哑然,半晌才道:“也许这个‘方’是方家的其他人也没准……”

????土垣冲田笑而不语,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脸色有些发青的闭了嘴,在这种情况,“方”到底是方明远,还是方家的其他什么人,有本质的区别吗?

????在医院,于秋暇在观察室的玻璃前站了片刻,凝视着丈夫那没有血色的脸,这已经要到第五天了,郭天宇仍然没有半点清醒过来的迹象,于秋暇虽然表面上还能够保持镇定,但是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这苏醒的时间越晚,郭天宇恢复的希望就越渺茫。

????“唉……”于秋暇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扭头要回自己的住处。在那里,还有着一大堆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文件需要处理。虽然说,有方明远坐镇,她也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但是,她现在也需要有事情做。否则的话,一旦静下来,她的脑海里就会不断地浮现出那天所发生的一切,这已经搞得她接连几天,睡眠都严重不足的。而且,方明远刚刚接手,对于两个公司的具体经营情况都没有掌握,她打算在这几天里,将自己对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了解写下来给方明远,多少也算是个帮助。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于秋暇扭头看过去,只见方明远带着林蓉,还有陈忠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秋暇姐,郭叔的情况怎么样?”方明远站在了窗前,轻声地问道。

????“不好,虽然说伤情稳定了下来,但是人却迟迟不能清醒。大夫已经让我做好他清醒不了心理准备了。”于秋暇凄苦地道,“你忙碌了一天了,怎么不回去休息?”

????方明远看着头上包着纱布。被各种管子和仪器包围的郭天宇,心里也是很难受,强笑道:“忙碌了一天,觉得脑子里都要成浆糊了。过来看看郭叔和你。晴儿呢?”

????“我叫她回去陪老爷子了。唉,你是没有看到,老爷子从这里走的时候,简直都像又老了十岁!”于秋暇叹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实在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郭老太太,自从得知消息的当天,就卧床不起了。

????“公司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于秋暇扯着方明远回到了休息室。

????方明远也不隐瞒。实质上也不可能隐瞒,只要于秋暇想知道,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里的那点大事又怎么可能瞒得了她?

????“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运输合同要到期了吗……去年,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原董事长去世后,老爷子就曾经提到过,公司和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合作恐怕是到期了。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那个人对华人并不友好。”于秋暇道,“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算是我们的老竞争对手了。至于新加坡民生租赁公司的船只续约问题,我倒是听天宇说过,他打算改为短期租赁,等新船下水后,有了足够的运力就不再租赁了。”

????“秋暇姐,这么说,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原油运输合同失去,老爷子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了?”方明远眼睛立时为之一亮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

????“是的!”于秋暇点了点头道,“达汪拉耶?纳阿瑜陀耶的家族在泰国原先是地方上的贵族,有很大的影响力,当初我们之所以能够和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达成运输合同,是因为当时的董事长是沙瓦里拉家族的,与我郭家的关系很好。如今沙瓦里拉家族势微,已经被迫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里退了出去,这份合同的失去也是很正常的。”

????“那么说,即便是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不再和我们续约,老爷子也不会伤心的了。那就好办了!”方明远啪地一拍巴掌道,“没有了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运输合同,我们不再和新加坡民生租赁公司续约,也就是名正言顺地了!”这两个合同所涉及的运输量,虽然有一些差别,但是已经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运输量的浮动范围之内了。

????于秋暇诧异地看了方明远一眼,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积极地要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中的这些油轮都清退出去,难道说就因为它们是单壳油轮吗?虽然说如今北美和一些欧洲国家都已经限制单壳油轮进入港口,但是目前承担原油运输主力的仍然是单壳油轮,全盘提前使用双壳油轮,无疑会降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竞争力,加大成本支出的。

????不过,于秋暇心中虽然诧异,却并没有说出来。

????方明远跳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个圈,说实话,在得知可能会失去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原油运输合同之后,他还是心情很不好。虽然是被赶鸭子上架,但是依照他的性格,既然接手就要干出一些成绩来。可是这上任才第一天,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内部的事务还没有捋清楚呢,就面临着可能失去一名大客户的局面,换谁这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

????而且,他也担心郭老爷子在得知此事后的心里会不会有什么负面反应,毕竟如今郭老爷子的心理压力已经很大了,老人的年纪也大了,要是因此再气出个什么毛病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方明远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不要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联系,与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竞争一番,但是方明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总有着一个念头在告诉自己,那会是无用功!

????方明远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的,而且,他也想到了如果说和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不再续约的话,那么那十一艘阿芙拉型油轮就可以不再租赁了,这个念头就如同游戏打地鼠中的地鼠一般,顽强地不断地从他的脑海中跳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