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八章 那我退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唐俊123(两张)迷茫sk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小鱼儿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将郭天宇送进了病房后,人们纷纷告辞离开了,郭香怡郭香媛陪同着老爷子,将他送回了自己的书房。两人陪着老爷子聊会天,开解一下老爷子。只是这话题却慢慢地转向了方明远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近期表现上来。

????“爸爸,您看看,您看看,他这才接手公司几天,就接连和泰纳卡邻石油公司新加坡民生租赁公司,我们的两个合作多年的大客户不再续约。如今,原油运输市场的竞争多么激烈?当初,为了拿下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合同,爸爸你让出了多少好处,结果他怎么做的,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努力地,就把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的合同拱手让给了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郭香怡没好气地道。

????郭老爷子闭目沉吟不语,郭香媛也不满地道:“爸爸,我们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新加坡民生租赁公司也是合作多年的老客户了,他到底知不知道,如今油轮租赁市场有多么地红火吗?我敢说,那些不再租赁的油轮,回到民生租赁公司用不了一个星期,就会被重新租赁出去!而我们没有了那些油轮,运输能力将受到很大的削弱,这么浅显的道理,他难道就不懂吗?爸爸,我不否认,他是个商业上的天才,但是他从来也没有在海运业里工作过,爱因斯坦是世界知名的科学家,你要是让他去踢足球,肯定连华夏的国足们也比不上!”

????原本,郭老爷子的决定。加上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管理层并没有起什么波折,使得她们对于荀志雄和郑有德两人进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已经放弃了希望。但是她们却没有想到,方明远执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后,居然才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接连做出了两项影响不小的决定,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不再续约和民生租赁公司不再继续租赁油轮,十一艘油轮将在租期到了之后,陆续归还民生租赁公司。

????这使得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里,很多人也颇有微词,认为方明远不珍惜前人的工作成果。就算是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确实是有意改变原油的运输公司,方明远也不应当不做任何争取地放弃掉。而这些又使得郭香怡姐妹原本已经放弃的一颗心重新又燃烧起了希望。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郭老爷子睁开了眼,扫了两人一眼道,“你们如今倒真是称职的荀家和郑家的媳妇啊!”郭香怡和郭香媛心头猛地一跳,郭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郭老爷子站起身来,郭香怡连忙伸手相扶,郭老爷子却甩开了她的手道:“当年我教导你们的话,什么叫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看来你们全部都已经忘光了。你弟弟未来应得的这一份遗产,你们就这么看重吗?”

????郭老爷子的声音并不严厉,也不高昂,只是平平淡淡的。就仿佛在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但是郭香怡和郭香媛姐妹,却从这淡淡的语气中,听出来了压抑在其中的浓浓哀伤。

????“爸爸。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争夺天宇的财产!”郭香媛立即委屈地道,“天宇是我们的小弟,我们当姐姐的。怎么能够贪图他的财产!”

????“爸爸,您这样说也太过份了!”郭香怡也一脸不满地道,“您把我们看得也太不堪了吧?我们只是担心小弟他的财产会因此而受到损失而已!”

????“哼!过份?”郭老爷子冷哼道,“你们还是先管好那些我已经转让给你们两人的产业吧!自己的产业都管不好,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就能够管好了?”虽然说,郭老爷子依然在世,他的遗嘱却已经部分公开,所以,这半年多以来,郭老爷子已经将一部分将要分给郭香怡姐妹的产业转到了两人的名下。而两人在经营了这半年多之后,所交出的“答卷”却并不那么令郭老爷子感到满意。

????“爸爸,这不是也证明了隔行如隔山吗?志雄和有德他们之前一直都在公司里工作,这换了工作,自然是要有一段时间来适应的!”郭香怡继续嘴硬道,“而且,我们也是很用心的了,虽然比不上您,但是也超过了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了!”

????“嘭!”郭老爷子用手中拐杖突然重重地在地板上一顿。郭香怡和郭香媛的心也随之重重地一顿,险些停跳了半秒。

????“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绩就令你们满意了?”郭老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道,“如果说我和明远也是像你们这样容易满足的话,就没有今天的郭家和方家!真是两个不知道上进的东西!”

????郭香怡和郭香媛两人的脸上立时变得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人正反手扇了七八个耳光一样!

????郭老爷子迈步走了出去,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道:“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事情,你们不必操心了!什么时候能够把自己的产业打理得让我满意了,什么时候再来对明远指手划脚!”

????十二月也并不是没有好消息,十二月十四日,经过了长达一个月零六天的焦急等待之后,美国两千年总统大选终于水落石出。依照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由选举人票决定当选人,因此戈尔虽然赢得较多普选选票,但仍由获得较多选举人票的布什当选总统。

????在布什宣布赢得大选的当天晚上,比尔给方明远打来了电话,喜不自禁地再次向方明远通报了此事。方明远此时已经可以确定,微软在未来将不会被美国政府拆分,而会和美国政府达成谅解。微软危机,可以说就此将发生戏剧性的转折,并一直走向结束。

????放下了电话的比尔,也是心里感慨万千,闹腾了这么久的拆分危机,总算是看到了一丝解决的曙光。而他对于方明远的眼光,也是越发地佩服。可以说是从一开始。方明远就认定了布什会赢得这一次美国总统大选,即便是在这令人感到煎熬的三十六天里,即便是形势怎么变化,方明远都态度明确地告诉他,布什一定会胜利的。这也使得微软一直都坚定不疑地站在了布什的阵营里,而如今,布什最终获得了胜利,微软终于等来了论功行赏的时刻!

????虽然说,这也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比尔的心情却已经完全地平复了下来。

????十二月十五日。国清山从京城直飞香港,方明远在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总部大楼董事长室等待着他。

????“国伯伯,事务实在是太多,没有抽出时间到机场迎接你,实在是抱歉!”一见面,方明远就满含歉疚地道。

????国清山一笑道:“这有什么关系的,你现在刚刚接手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时间宝贵,我们之间也用不着这些俗礼。”国清山心里也是慨叹不已。与当初在秦西相见时,不过隔了不足百日,方明远如今又多了一个耀眼头衔,成为两家世界着名公司的实际执掌人。不过。他也看得出来,方明远满脸的倦意,显然这些天来,工作强度不小。

????两人分宾主坐了下来。与国清山一同前来的,还有两个中年人,看起来像是南方人。

????“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发改委的苗立国苗副司长,这一位是民航总局的田光明田副局长,苗司长,田局长,这一位就是平川方家的方少,相信他的资料,两位在来香港之前,都已经看过了。”国清山道。苗立国和田光明与方明远又是一番寒暄。

????国清山先是询问了一下郭天宇目前的情况,得知郭天宇如今仍然是陷入昏迷一直未醒,不禁摇头叹息道:“这才是飞来横祸,郭老爷子,老来老来遇上这种事情,实在是……方少,郭老爷子不仅仅在国家的改革开放多年里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香港顺利回归时也做出了重要的表率,为香港能够顺顺利利地回归,有不可忽略的重要作用。我们想要去探望一下老爷子,你看合不合适?”

????“国书记,这个不是问题,我回头可以帮着您安排一下。”方明远点头道。

????几个人又随意的谈论了一会,话题很快就转到了正题上。

????“方少,关于md90项目的重启,中\央的相关部门有一些疑问,所以这一次,苗司长和田局长也是肩负着任务而来的。”国清山道。

????苗立国清咳了一声道:“方少,据国书记所说,重启md90项目,方家要求必须得到新公司的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份?”

????“是的!”方明远点了点头道。

????苗立国道:“对于方家的这一要求,有些领导,认为这样并不妥当,这样的一个大项目,事关重大,还从来都没有由民营企业牵头的先例。所以,国家打算再拨款一部分,方家可以按比例出资占股权百分之四十。我们发改委,经过慎重地考虑,觉得,可以让方家按出资比例占股权的百分之四十五,大家共同建立公司。这样一来,日后无论是对国家,还是对方家,都有好处,也免得日后有人背后诋毁,这一项目里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我想,方家也不愿意日后被人指指点点,是侵吞国家资产的蛀虫吧?”

????国清山的脸色微变,侧首看了苗立国一眼。苗立国却是目不斜视地看着方明远,对他投来的不满目光根本就没有看见。

????方明远眼睛眯了眯,轻笑道:“苗司长,不知道是哪些位领导,认为这样并不妥当的?”

????“这个……”苗立国打了个哈哈道,“就不方便说了!难不成,方少还以为我们会欺骗你不成?”

????“国书记,其实这些天,我也一直有些迟疑,要不要和您再谈谈,对于md90项目的重启一事,我当时决定地实在是太仓促了。光想着md90项目就这样下马太可惜了,前期的那几十亿元的投入,就这样打了水漂,交了学费,实在是令人感到心痛。而且,大飞机项目,对于国家,对于政府来说,都有着无可替代的巨大作用,所以我毅然决定,只要国书记你们下决心重启这一项目,哪怕是冒再大的风险,我也要试试……”方明远对国清山道。

????国清山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兆道:“方少,你的一片拳拳之心……”

????方明远却接着道:“前一阵子,我在美国和波音公司的董事也曾经谈过此事,说实话,莫泰尤纳斯董事认为这件事在波音公司董事会得到通过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可能要大费周折。而且这一段时间以来,很多我的长辈啊好友啊,对我的这一决定都感到很不解,他们都在多次地劝说我,不要说在华夏,就是在美国,在欧洲,要建立一家飞机制造公司,都是一个大工程!不仅仅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更要投入无尽的精力和时间。”

????苗立国此时的脸色也有些微变,方明远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向自己强调方家出资的困难吗?哼,要是强调困难就有用的话,那这个社会早就乱套了。

????“您也知道,我方家之前,对于航空制造业从来也没有涉猎过,可以说是个新手,而且苗司长说得也没有错,这样的大项目,可以说是事关重大,关系到了数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投入,十几万人的心血,数以十万计的岗位,国家集中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历时超过十年,还没有成功,要是再次失败,我方家的投资损失事小,误了国家的大事,那我方家就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万死难赎了。所以,我一直都在迟疑,要不要和您说,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方明远站起身来,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支票本,写了一张支票放到了国清山的面前道,“这是一千万元,就算是我冒失的决定给国书记最近添麻烦的赔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