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一章 不欢而散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天使战斧的两张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们一直以来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国清山苗立国和田光明一行人,被方明远一直送到了总部大楼的楼门外,上了车,方明远这才折身走回去。

????苗立国和田光明,并没有和国清山坐同一辆车。当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总部大楼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后,苗立国这才恨恨地道:“这个方明远,真是不识抬举!”方才两人可是着实的一番“好言”相劝,费尽了口舌,尤其是这苗立国,更是自认为许下了好处无数,什么日后会给方家方方面面的优惠啊,什么日后会给政策支持啊,什么日后会在金融方面给予方家照顾啊,什么发改委的大佬很欣赏方家啊,什么日后自己会给方家多方面的优待啊……

????可是方明远却是一口咬定方家如今已经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启动md90项目,担心误了国家的大事,所以无论苗立国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就是不松口。

????“还有这国清山,除了轻飘飘地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什么实质性的话都没有说!”苗立国又气哼哼地道。

????田光明暗地里横了他一眼,这个苗立国,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刚一开始接触,你就喧宾夺主,抢国清山的话说,如今出了差子了,这倒埋怨上了国清山不帮他说话了!要不是他是发改委的,而发改委在国务院中又拥有着极大的权力,就凭他一开始抢国清山话说的行为,就足以被国清山赶出去!真拿国清山当软柿子捏啊。

????不过,这话他也就是心里说说,苗立国这个副司长可是比他这个副局,权力更大,而且。田光明还知道,在苗立国的后盾,比起自己来可是强硬得多。所以,他们敢于狮子大开口,想要拿到新公司的控制权和主导权,而民航总局则只是想要借力打力,完成在香港成立一家华资性质的航空公司,给国泰航空公司添堵,顺带搅局。

????其实在这一块,方明远倒是误会了民航总局的意思。民航总局,倒也没有指望着新成立的航空公司能够和国泰航空公司打擂台叫板,毕竟那是一家成立已经有五十余年的老牌航空公司,背后又有英资财团的支持,无论是太古集团,还是汇丰银行,在英国在海外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总资产十分地惊人,国泰航空公司只不过是它们旗下企业中的一个。却已经在亚洲可以算得上是顶级的航空公司了。

????要与它叫板,可并不是仅仅只有资金就可以的,当然了巨额的资金也是必不可少的。民航总局也不认为,方家为了md90项目。会在香港航空业投入这么多,毕竟航空业和航空制造业,都属于高投入的行业。指望着方家一口气拿出十几亿美元,甚至于几十亿美元在这两个项目上孤注一掷。也是不现实的!就算是方家有这笔资金,也不可能完全按着民航总局的指挥棒跳舞。

????民航总局只希望,方家能够拉着郭家郑家甚至于更多的香港本土人士。共同投资建立一家纯华资的航空公司,这样既避开了华夏与英国当初所签署的条约,又能够在香港航空业中打下一根钉子,然后再慢慢地徐徐图之。至于将国泰航空公司的垄断地位抢过来,那可不是近几年内所需要想的问题。一家顶级的航空公司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新秀超越的话,那才是个笑话呢。

????虽然说,他们的这一要求,也确实是有几分趁火打劫的意味,在港龙航空公司几经努力,仍然最终落个黯然收场,被国泰航空公司实质上变成了子公司后,香港的亲华派人士中,已经没有合适的人选再出面重起炉灶。港龙航空公司之前的几十亿港元的亏损,就是对于香港豪门们来说,也是一笔惊人的损失。虽然国内可以在其他方面给予一些补偿,但是也没有人愿再试水。

????民航总局无奈之下,才把主意打到了方家的头上,但是却并没有逼着方家在近期内就与国泰航空公司打擂台的意思。可是问题在苗立国在之前咄咄逼人的一番话后,田光明的这一番话,说得又没有那么清楚,很容易就让人理解为民航总局借此机会给方家出难题。

????只不过,此时方明远不知道自己误解了民航总局的本意。田光明也不知道,因为他说得不明不白,而造成了方明远对民航总局的深深不满——主要是方明远的那个借口太好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人家都不打造再投资md90项目了,自然这航空公司也就没有必要非成立不可,民航总局总不能掐着方明远的脖子要他出面招集香港本土商人建立航空公司吧?那就不是政府部门了,而是土匪了。

????苗立国,此时也是心头满腔的怒气,原本以为,这会是一趟愉快的香港之旅,也是自己拿政绩的捷径,身为发改委某司副司长的他,在国内,几乎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奉承着巴结着,而他的家世,也让他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今天却遇到了方明远这个怪胎,居然是一点都不给他面子,简直是铁了心吃了秤砣了,抓住了他一点点小小的“口误”,无论他怎么说,都不肯再投资md90项目了。这可是给他制造了一个大麻烦。

????要是方家真的放弃md90项目,那么届时不仅仅他会面对支持一派人的怒火,就是他们中立派中的很多人也会对他怀恨在心。在得知,方家有意投资重新启动这一项目之后,以申航集团公司为首的四大航空制造企业就成为了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已经有不少人的子侄正在向这四大航空制造企业活动,一旦项目确定,就立即将他们安排进去。在华夏就是这一点好,国有企业的职位与机关的职位是可以互调的,与机关相比起来,在企业中提职无疑是更快速的,而要是再有拿得出手的成绩的话,连升三级,也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在企业中提拔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再回到机关中任职,哪怕是调动时下调个半级,也比在机关中的同龄人要年轻,而且还可以说是有地方工作的经验,岂不是一箭双雕。

????要知道,在方明远的最初提议里,国家只要给一些政策,并不需要再有新的资金投入,这个项目就重新启动起来,之前投资的那数十亿元,就从原本的坏账变成了盘活资金,!而且上面更重视的是,这一项目要是失败了,国家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损失,而一旦成功了,那就意味着挽回了数十亿元的损失不说,还得到了一个下金蛋的母鸡!卖飞机有多么赚钱,看看波音和空客就知道了!而且还附带着诸多的社会效益。这其中的政绩大了去了!

????“没有精力,那把钱拨过来也行啊!华夏什么时候也不会缺人的!”苗立国在心中暗暗诅咒道。不过他也明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方家怎么可能光拿钱,不做主呢,那岂不是当冤大头了!

????“国伯伯,我看某些人是把我当成了冤大头。就算国家出资一部分,想要这样拿到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是不是有些太贪心了?”前车里,国清山正在和方明远通电话。电话里,方明远的声音严肃而深沉,很显然,方明远的心情很不好。而且,这么大的变动,国清山居然没有事先给自己打招呼,也是令他感到很不满的。

????“明远啊,这一次我们前来香港,有两个谈判底案,一个是你方家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另一个确实是有些领导提出来了,是不是能够由国家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但是据我所知,他们的意见是国家虽然控股,但是明确公司的几十年经营权在方家的手中,在此期间,国家只有从公司分红的权利,没有参与经营的权利。苗立国今天,估计是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好处吧。嘿嘿,诺大的政绩啊。”国清山冷笑了两声道。要是让苗立国得手了,大家在他所提出来的条件上进行商榷的话,那无疑是苗立国的一项大功绩了。

????“这位苗副司长,倒是真的敢想敢做啊!”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柔和了几分,显然方明远的怒火平息了几分,要是这样的条件的话,倒还勉强说得过去。至少,还算是合情理的。像苗立国所说的那样,既把那些基本上打水漂的资金算成了股份,又要掌握公司的控制权,让方家沦为了提供资金的配角的提案,那就真的是拿方家当冤大头了。

????国清山冷笑道:“是啊,背靠青山好乘凉啊,苗立国的父亲,可是前些年刚退下来的一位老同志。他的叔叔,现在可是江南省的常务副书记呢。”今天,苗立国的表现,令他也感到很不满。

????“原来是他的子弟啊!”电话里传来了方明远恍然大悟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