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四章 欲擒故纵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桑皓垸依然是有些担心,要是日后这两个项目的同时启动,会不会互相有所影响?

????桑皓垸安慰了方明远几句,又将话题重新转回到了阳岛深水港的建设项目上来。

????方明远一脸遗憾地叹了一口气道:“好吧,那我就先要这两块地!”说着,方明远在桑皓垸手中的地图点了两点,两块地一块位于东港区,另一块则是位于南港区。两块土地的总面积加起来,差不多能够占到五平方里左右。

????对于方明远的这个选择,桑皓垸并不吃惊。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如今已经成为了国内第一大私营航运企业,拥有国内称雄的油轮船队和集装箱船队,所以东南两大港区都要泊位,也是很正常的的。

????“好!我记住了。同等条件下,自然是要优先照顾方少了!”桑皓垸痛快地道。以方家与沪市市政府这些年来的友好关系,这一点点小小的照顾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那我就先谢谢桑市长了!”方明远笑道。桑皓垸将方明远一直送进了沪市埔东地区的金鼎大酒店,这才离开。做为一个国际性都市的常务副市长,他也是很忙碌的。桑皓垸的车子刚离开金鼎大酒店不久,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嘿,青山,你的时机把握的也太好了!”桑皓垸轻笑道,“我刚刚把方小朋友送进酒店出来。”

????“皓垸,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电话里传来了国清山明显有些郁闷的声音,“从机场到酒店,你们之间就没有谈什么吗?md90项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方明远不声不响地跑到了沪市,让他们三人扑了一个空,虽然国清山很高兴看到苗立国吃瘪的模样,但是他自己的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原本水到渠成的一件事,硬是被苗立国他们搞成现在的这个模样!

????“主要是谈的阳岛深水港项目。他的胃口之大,超出了我的预料!”桑皓垸也严肃了起来道,“你知道吗,他居然向我提出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要把阳岛深水港的东港区和南港区全部拿下!”

????“把阳岛深水港的东港区和南港区全部拿下?”国清山的声音有些迷糊,也是,他是华夏航空航天工业集团公司的书记,不是沪市港务局的书记,要不是因为方明远的缘故。阳岛深水港项目,他根本就不会关注。国内少有的深水港口怎么了,港口又不会和航空航天扯上关系。

????桑皓垸又及时地加上了一句道:“这两个港区要是全部建设完成,总投资不会低于六百个亿!”

????国清山立时就清醒了!六百个亿,虽然说不是一次性的投入,而是分期分批的投入,那么首期开工的资金投入也是很惊人的。方明远要是在阳岛深水港项目上投入这么多,那么会不会影响到md90项目的投资呢?别搞到最后,上面被自己费尽心机和口舌说服了。方家的手头却没有钱了!

????国清山心里很清楚,这个世界上,很多企业公司富豪,一说起来。都是资产多少多少亿,听起来都是很惊人的数目,但是真的要清算起来,绝大部分都是一时片刻难以变成资金的固定资产。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大型公司企业,仅仅是因为流动资金链的断裂,就被搞得焦头烂额甚至于走向没落。

????在他想来。方家的财力固然是很雄厚,在国内也是名列前茅的,但是他们肯定也是面临着同样的难题。而且方家近几年来的大动作不少,尤其是在潼宜,投入更是十分地惊人。就算说,方家与交通银行济民银行海湾第二银行的关系都很好,能够从中贷款,但是那也是有着限度的,不可能无上限的。所以,方明远能够在短时间内筹集到几十亿元,那就是很令人惊讶的成果了。

????而这些钱,要是被方明远投入到了阳岛深水港的建设中去,那也就意味着,在短时间里,方家不一定再能够筹集到同样多的资金了,而方明远曾经很明确地告诉过他,如果说在半年时间里,不能够重新启动md90项目的话,那么这一项目也就没有了再启动的意义。想到这里,国清山又怎么可能不心里紧张。

????“喂?清山?清山?”电话里传来了桑皓垸略带诧异的声音,国清山这才意识到他已经拿着电话默然无语相当长的时间。

????“嗯,我在听着。皓垸,你答应他了?”国清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已经有些干涩。虽然说,他对沪市阳岛深水港项目没什么了解,但是对于全国各地对于投资的热情,他可是知道地一清二楚。为了争取外来的投资,各个地方政府的官员们简直是无所不用之极!甚至于有邻市邻省的官员从机场将投资商半途截走的前例!对于沪市和桑皓垸来说,投资md90项目的资金变成了投资阳岛深水港项目的资金,不过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得到的还会更多,原本还要分给其他三家航空制造公司的资金被沪市一家独吞。

????要是那样的话,苗立国,这个混蛋!要不是他横插一手,至于出现如今的这种情况吗?虽然说,方明远还没有正式明确地向他表示要退出md90项目,但是国清山却觉得这个可能性在越来越大。

????而他却无法指责方明远任何一句话,毕竟人家原本就是在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做这个项目,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数十亿,甚至于近百亿元的资金化为了泡沫。而某些人,还想从中再牟取利益,甚至于还要抢夺方家手中的控制权。在这种情况下,他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方明远?指责方明远不爱国吗?

????“这样大的事情,整个港口,算上远期规划中保留的土地,他一张口就要去了一半,还是最为核心的一部分,我一个副市长,哪有那份权力。而且,受邀请前来的公司不下十家,要是让他把东港区和南港区全部拿下,只留下了一个做为集散中心中转的北港区,那些公司的代表们还不得记恨我一辈子?”桑皓垸苦笑道。

????国清山不禁长出了一口气,不管是什么原因,桑皓垸没有答应方明远就是一件好事!这样的话,事尚可为,要是桑皓垸一口应了下来,那么后面恐怕就没他们的事情了,说什么也都是白搭了。

????桑皓垸清楚地听到了他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也叹了一口气,淡淡地道:“清山,我现在就要回市委市政府汇报,对于方少的这一提议,我想市里会有很多人都感兴趣的。”

????国清山刚刚放下的一颗心立时就又提了起来,是啊,方明远提出的建议,桑皓垸是不可能不向沪市市委市政府汇报的,要是这市里的众位脑袋一热,为了省事省麻烦,把这两个港区全都交给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也不是不可能的。

????“皓垸,谢谢!”国清山诚心诚意地道,“回头再和你谈!”

????金鼎大酒店的豪华总统套房里,方明远已经坐到了办公桌后,开始处理积压下来的文件。同时掌控着三家大公司,他每天的事情多得令人跳脚。虽然说,很多事情,都只是需要他了解一下,是文件,也是在上面签个字而已,但是对于方明远来说,这样不负责地签字和了解当然是不可以的。

????“明远,你说桑市长会不会给国书记打电话?”林蓉将一摞文件放到了办公桌上,压低了声音道。只是她眼中的兴奋,却是浓厚地都要化为泪水流出来了。

????“你说呢?”方明远头也不抬地低声反问道。

????林蓉给他倒了一杯咖啡,放到了他的手边,这才嫣然一笑道:‘我觉得国书记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知道的。你这一手欲擒故纵真狠。”

????方明远是故意地在车上提出来,要将阳岛深水港的东港区和南港区全部包下来,借此给国清山以及更上层的那些人施压,一直被动的见招拆招,那可不是方明远的风格。如果说任由着苗立国和田光明身后的那些位随意来,要是官场上的盟友们不出手,方家是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的,可是那样的话,方家就又要欠下一堆人情,帮国家政府办事,给他们擦屁股,结果自己不仅仅要出钱,还要搭人情,这怎么想着都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所以方明远索性以退为进,作出一副要大力投资阳岛深水港项目的姿态来,借此来逼迫那些位迅速地下决定,同时也会各地的地方政府施加压力,让地方政府反过来再向中\央施压。

????他也不担心桑皓垸当时会答应下来,他估计桑皓垸肯定没有那么大的权限,就算估计错误了,也没有关系,他手中并不缺少资金,届时只要找个“由头”,就能够从海外调集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