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七章 香饽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宝贝滢儿欣魂(两张)(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夏(⊙o⊙)殇的大额打赏。感谢书友清清小狼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桑皓垸似乎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微笑着转移了话题道:“方少,你这不声不响地来到了沪市,可是将国书记他们晾在了香港。”

????“啊呀,国书记他们还没有离开香港回京城吗?”方明远脱口而道。

????“他们打电话想和你再约时间见面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来了沪市。”桑皓垸也不揭破他的谎言,“他们打电话问我,你大概什么时候会回香港,他们好考虑是在香港等着你啊,还是到沪市来见你。”

????方明远双手撑在了船栏上,看着远处驶过的巨轮一脸黯然地道:“又何必再见面呢?虽然说很对不起国书记,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的方家和郭家,根本就没有余力去兼顾md90项目。国书记该不是也也想着,我方家只要出资就好了,其余的事情就不必去管了吧?”

????桑皓垸的心里一跳,连忙道:“方少,国书记可没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说仅仅是有足够的资金就能够保证md90项目的成功,当初它也就不会被忍痛下马了。我们可是都支持你们方家控股的。”虽然说明知道,方明远很可能只是在发发牢骚,但是他却必须要明确表态,否则的话,万一真的弄巧成拙了,方明远真的萌生了退意,那么这一段时间的所有努力可就全部都泡汤了。

????方明远转了个身,靠在了栏杆上,仰首看着蓝天。淡淡地道:“桑市长,只有你和国书记支持,能够拦得住那些纷纷伸手想从中分得好处的手吗?如今,我方家投资未动,主动权还在我方家的手中,而一旦我方家将这笔资金投了进去,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是投资容易撤资难了吧?不剥我个几层皮,是绝对不会给我后悔的藉口的。最后,吞了我的资金。再污了我的名誉,是不是也有可能?”

????桑皓垸心里对苗立国已经是恨不得揪到面前,正正反反反反正正地给他数十记耳光,原本已经是要快水到渠成的一件事,让他这根搅屎棍在里面这样一搅,使得方明远真的萌生了退意!要是方家真的退出了这个计划,又让他们到哪里去找下一个接手的人?别说国内的私营企业家里,能够像方家这样有实力的原本就是寥寥,就算是有。人家一听连一向具有商业眼光的方家都退缩了,又怎么肯再向项目投资?

????说老实话,桑皓垸其实不认为,像苗立国背后的那些人。会做到那个地步,要是真的那样做的话,也就将苏系得罪狠了!届时,就有可能会面临苏系官员们的反扑了。与苏系的官员们相比起来。他们的屁股上恐怕是更不干净!而且,方家也不是软柿子,民不与官斗虽然是传统。但是谁又能够保证,将方明远惹得恼了,方家就真的会吞下这一口气来。而到了那个时候,二虎相争,恐怕就便宜了其他人了。

????“方少,像苗立国那样的官员,只是一少部分,他可并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桑皓垸诚恳地道,“还是有很多人心系国家,希望md90项目能够成为我国大飞机工业腾飞的基础。”

????“桑市长的话,我相信。但是问题是,希望我国大飞机工业腾飞的人,大多不掌权,而掌权的人,却又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少人反过来给md90项目设置障碍。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方明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桑市长,现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都没有了管理人,你觉得我还有多少精力可以投到md90项目上去?”桑皓垸也不禁无语,方明远这说得也是大实话,郭天宇夫妻的离职,着实是令方家现在有些乱套了。就连方明远自己,都不得不亲自出马,兼任了两家公司的总裁。要是再启动md90项目,方明远确实是没有多少精力可以投入到其上了。

????桑皓垸心情不禁有些沮丧,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方家是真的有意退出了?那他和国清山这一阵子的努力,又算什么?

????“桑市长,您和方少谈什么事情,谈得这么开心?”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清脆中又带着几分妩媚。方明远和桑皓垸扭头看过去,只见伊藤忠光子和角田仲男正缓步走了过来。而在另一边,不仅仅是李现龙,其他几家公司代表的目光则刚刚收了回去。桑皓垸做为沪市在场的最高官员,和方明远聊了这么久,他们又不知道,两人聊的事情与阳岛深水港项目八竿子都打不着,自然是要引起这些人的猜疑的。

????桑皓垸笑道:“介绍一下,方少,这两位是日本丸红株式会社东亚总代表伊藤忠女士和华夏总代表角田先生。伊藤忠女士,角田先生,这一位是……”

????伊藤忠光子打断了桑皓垸的话,娇声笑道:“桑市长就不用给我们介绍了,这一位是我国sogo0株式会社集团董事长香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的双料总裁,方明远方君吧?而且,你还是我国gamestation公司的实际掌控人,世嘉株式会社的股东吧。”

????方明远淡淡地上下打量了伊藤忠光子几眼,带着几分懒散的口吻道:“伊藤忠女士的消息很灵通啊。”这些东西,到了伊藤忠光子他们这个层次,只要有心就都能够查出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秘密。

????角田仲男的目光在一旁的林蓉身上转了两圈,连忙收了回来。方明远的身份可是不比桑皓垸,桑皓垸他们还要顾忌一些外交上的事宜,方明远可没有那么多的考虑。一旦让他发现,自己对他的贴身助理,有什么不应当的念想,也许会一笑了之,也许……自己就会面临强力的打压。丸红株式会社。可不会为了自己而与方明远交恶的。

????伊藤忠光子心里有些恼火,以她的身份,姿色,一般人都会给她几分面子,哪有像方明远这样懒洋洋的,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可是她还说不出什么来,她伊藤忠家族成员的身份,威慑不到方明远,而她这个丸红株式会社东亚总代表的职位,与方明远就更是相差甚远。只不过。她们已经习惯了在华夏,不管是官员还是商人,一听说他们是日本五大综合商社之一的丸红株式会社的代表,就点头哈腰满面陪笑了,却忘记了方明远的身份,就是见了他们丸红株式会社的社长,也一样是不落下风的。

????“丸红株式会社对港口运输什么时候也这么感兴趣了?”方明远随意地问道。丸红株式会社的经营范围很广泛,可以说是集经纪商批发商发展商智囊团代理商租赁公司经销商投资商大型项目的组织者等各种功能于一体,旗下的各类公司也很多。不过在方明远的印象里。似乎丸红株式会社旗下,并没有港口经营的业务。

????“方君,我们丸红株式会社前来参加贵国阳岛深水港项目,是想参与竞标深水港的船舶污水处理项目和对阳岛港的风力资源进行实地地再考察。贵国政府,不是打算在这里建立一个海上风电场吗?”角田仲男微笑道。

????方明远点了点头,这倒确实是丸红株式会社的经营范围。人们一般都知道工业污水生活污水需要处理,否则的话。就会污染河流。却很多人都不知道,随着世界工业技术的发展,船舶的大小也在剧烈的增长。在船舶的运营过程,也会对海洋的环境造成污染。其中原油污染是人们比较重视和熟悉的,但是实质上来说,船舶上的生活污水,包括船员们的生活用水洗舱水厨房用水等各种污水,也是海洋环境污染的罪魁祸首,它会破坏海水水体的自然净化过程,严重时会导致海水富营养化。日本的濑户内海就是因为海水受大量的生活污水污染导致富化营养,破坏了海中生物群的组成,水中的溶解氧大量地减少,造成近三分之一的海域完全没有生物生存,被称为“死亡的水域”。阳岛深水港建成之后,每天都会有不少船舶靠岸,还有大量的人员活动,如果说没有配套的污水处理设备的话,用不了几年,恐怕阳岛深水港附近就要成为了一片死海了。

????不过,方明远也没有傻到角田仲男说什么就信什么,丸红株式会社如果说只是为了这两个项目,怎么可能会派来了两位中高层的管理人员来。而且自从上了船之后,就一直和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人凑在了一起。

????方明远冲桑皓垸点了点头道:“桑市长,你们聊着,我到那边去看看!”说罢,也不等桑皓垸回答,径直奔游艇的另一侧而去。

????桑皓垸也只能是心中苦笑,看来,方明远对于md90项目,是真的有些心冷了,不想再继续和自己谈下去。伊藤忠光子也是暗自咬牙切齿,自己一来,他就走,显然是压根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方明远来到了船头的另一侧,在这里,站着几个金发碧眼的白种人,是马士基-海陆和荷兰铁行渣华两大航运公司的代表。

????其中一个头发已然花白,看起来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白种男人,主动地凑了过来,伸手道:“你好,香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年轻的总裁,我是荷兰铁行渣华的亚太区总裁史密斯阿蒙德森,很荣幸和你在这里见面。”

????“阿蒙德森总裁,你好!”方明远笑笑道,“贵公司在华夏很有名,也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贵公司这些年来发展地很快,可以说是亚洲地区发展最快的航运公司了。不过,我发现贵公司似乎更注重油轮船队的建设,对于集装箱运输这一块,似乎重视不足。”阿蒙德森笑道,“否则的话,我相信贵公司一定会迅速地成为集装箱运输产业中的佼佼者。”

????方明远对这个白人多了两分好感,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近些年来,确实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并没有两条腿均衡地走路,而是分出来相当大的精力和资金投入到了油轮船队和矿砂运输船队的建设上去,在集装箱运输这一块,虽然也是在发展,但是的确不如人意。

????“谢谢阿蒙德森总裁的夸奖,我这一次前来阳岛深水港,就是想要加强公司在集装箱运输的能力!”方明远笑道。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也就没有必要隐瞒自己对阳岛深水港码头的兴趣。

????“那么方总裁看中哪里?”阿蒙德森倒是一点也不见外地道。

????方明远还没有说话,李现龙从另一边也走了过来,加入了进来道:“方少,阿蒙德森总裁,你们谈论什么呢,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加入进来呢?”

????方明远注意到阿蒙德森的脸色一瞬间似乎变得阴沉起来,拿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方明远道:“方总裁,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暂时离开一会,希望我们回头能够大家坐下来谈谈。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会等待方总裁您的电话的。我想,我们双方间,还是有着很多的合作机会的。”方明远也给了他一张名片,笑着答应了下来。

????阿蒙德森理都不理李现龙,回到了马士基-海陆和荷兰铁行渣华的人群中。

????李现龙笑吟吟地目送着阿蒙德森离开后,这才道:“当初在竞争泰国和印度尼西亚港口的特许经营权时,他认为代表了新加坡港务集团的我用不光明的手段抢了原本应当属于他们荷兰铁行渣华的生意,所以这几年来,都一向不给我什么好脸色,我都已经习惯了。其实,我只不过是以人情攻势,打动了当地政府的官员们。”

????方明远哑然失笑道:“李先生,似乎你不必向我解释地这么清楚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