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六章 再见碰瓷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六章 再见碰瓷

????秋季的离山与方明远他们上一次和于秋暇她们前来的时候,却又是另有一番独特的风景。都不是头一次来离山了,所以陈蓉几位老师也没有多浪费口舌,简明扼要地提出了一些注意事项,约定了集合时间和地点后,一车的少男少女们立时如同脱笼的鸟儿一般,立刻四散了开来。大家三人一队、五人一组的,关系近密的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方明远、刘勇、赵雅、冯倩还有几名与他们交好的男女同学聚集在了一起。

????“明远,你没有事吧?要不然咱们不上山了,就在这底下坐坐。”赵雅不放心地看着方明远,再一次地追问道。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明明看起来应当是已经睡着了的方明远,怎么会突然间爆发出那么剧烈的咳嗽,当时方明远的脸已经涨得通红,简直就有些喘不过气来似的。这该不是得什么病了吧?

????“没事,没事。走吧,到山上看看。”虽然方明远也明白赵雅心中的担忧,但是他又怎么好意思向她解释自己是因为想起了成人版的采蘑菇的小姑娘,自己呛着了自己。

????于是众人在赵雅和冯倩带着几分忐忑不安的目光里,踏上了登离山的小道——上山的主路大家都已经走过不止一次,为了看到一些别具一格的风景,也只有挑小道而行了。与一直通向山顶的主路不同,小道是蜿蜒盘旋在山体上,时而向上,时而向下,有的时候甚至于还会没有那窄窄的石阶。走起来,倒是颇费体力。但是这里却没有那一眼看不到头的人流,更没有嘈杂的人声,林间不时地传来鸟语虫鸣,呼吸着山间略带潮气的新鲜空气,令人仿佛一下子脱离了尘俗,整个心灵都为之灵动起来。

????“这里的空气真好!”赵雅站在了山边,眺望着山下的建筑群,笑意盈盈地道,“要是能够在这里安家,那就太好了!”

????“刚才还说来离山好多次,都烦了,怎么这一转眼,就又想在这里安家了?”方明远忍不住打趣她道。离山这里是古代数朝皇帝的夏宫所在地,当然是安家的好地方。不过如今想要在这离山脚下安居,虽然说不易,但是可操作性却比以前要容易多了。让赵雅这样一说,方明远也不由得有些动心。乘着如今地皮还不贵,再加上自己家与省委省政府如今正是关系良好的时候,在这离山的附近购置一块地皮,做为日后方家在奉元的落脚地,岂不是正好?

????“那不一样。从秋游的角度来说,离山已经来过好多次了,人家当然是想去新地方看看,但是现在是从居住的角度来说,这里当然要比海庄镇好了!”赵雅毫不客气地反驳道,“这两件事怎么能相提并论。”

????“那你回头去求秋暇姐去,只要她点头答应帮忙,咱们想在这里安家也不是不可能的。怎么样?为了大家日后的幸福,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方明远拍了拍赵雅的肩头,故意做出严肃的模样道。

????“要去你去,秋暇姐更听你的!凭什么要我去!”赵雅张牙舞爪地反问道。

????“我去算什么?只有你去,秋暇姐才绝对绝对不会拒绝帮忙。”方明远一脸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赵雅,那带着几分异样的目光令赵雅浑身微微地有些发热,虽然明知道十有**方明远接下来的话不会是什么好话,但是她仍然情不自禁地追问道:“为什么?”

????“只要你抱着秋暇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自己没有合适的婚房,再顺其自然地提出来想要在这离山脚下……”方明远的话还未完,赵雅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娇喝着挥舞着小拳头就扑了过来。方明远自然是早有准备,一闪身就躲在了冯倩的身后,接着又跳到了刘勇的身后,然后拔腿就向山上跑。赵雅在后面紧追不放,刘勇几人嘻嘻哈哈地跟在了后面。最终方明远还是故意做出了一副气喘吁吁跑不动步的模样,让赵雅追上来“痛”打了几拳,这才算是了事。

????“明远,你看那边,是不是雨欣他们啊?”心满意足的赵雅突然一扯方明远,指着下方不远处道。

????方明远这才注意到,就在他们下方约三十余米处的山道上,李雨欣、曹虎还有几个同学正被七八个成年人围在中间,推推搡搡的还隐隐约约地传来了叫骂声。方明远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显然是出了什么事情。自从童清华一事后,曹虎在班级里可是老实多了,也方明远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有所缓和,虽然说还到不了大家一起嘻嘻哈哈打闹的地步,但是偶尔也会聊几句。

????方明远看了看自己这一方,算上刘勇和自己有四个男生。“赵雅,你们几个女生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别让他们看到你们。刘勇,你们几个跟我下来!”既然见到了,袖手旁观地看热闹,方明远还做不出来。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自己的同学,何况李雨欣也在其中。

????方明远一边说,一边回头向来路望去,只见距离他们三四十米外的树林里,走出了陈忠,后面还跟着卫兴国。

????卫兴国,就是那一次方明远他们去流川河遇险时,主动跳下来,帮助方明远他们脱险的那个青年汉子。虽然当时他没留姓名飘然而去,但是后来终究还是被方明远找到了。卫兴国也是复员的军人,只是由于镇子里短时间内无法安排他就业,所以又重新操持起家里的农活。那一天,也是恰好遇上方明远他们遇险,就主动地帮了一把。方明远见此情况,就主动地提出来,让他加入到方家的保安队伍里来,那时候,正是方家在平川县里为家乐福超市高薪召人的时候,镇里总是不能安置就业的卫兴国在家里也是无所事事,一听这保安队伍里的全是退伍的军人,又能拿到高工资,自然不会推却。于是陈忠就多了个副手,两人一齐负责方明远的安全。

????“你们这是讹诈!”曹虎愤怒地吼骂道。他们几个人爬山的时候,从这山上突然跑下来一人,这里恰好又是一个转弯处,视野很窄,这人正好和曹虎他们撞在了一起。还没等曹虎他们发作,那人已经揪住了曹虎,不依不饶地非要他们赔偿他怀里被撞碎的坛子。非说那是家里的传家宝,一个宋朝时期的瓷坛。曹虎他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又有六个人从转弯处冲了出来,将他们几人围在了中间。叫嚣着要他们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留下来。

????“你这娃怎么血口喷人啊?”一个精瘦,长得尖嘴猴腮的年青人一把揪住了曹虎的脖领子,恶狠狠地道,“要不是你们拦住路,他怀里的东西怎么会碎?那可是古董,古董你明白吗?我们家里有人得了急病,就指望着拿它卖钱来救人的。你们把它给撞碎了,我们还怎么卖钱!啊?”

????“分明是他撞上我们的?”曹虎奋力地想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是挣了几挣之后才发现,别看眼前的这位尖嘴猴腮地有些瘦,这手上的力气可不小,五指就如同钢钳一般,随他怎么用力,都毫无意义。

????“废话,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撞人自然是两反面的,你不去撞他,他怎么能撞着你?”那年青人如同看傻瓜一般看着曹虎道,“这在科学上叫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你们少废话,赔我们的坛子!”

????“猴子,你他娘的和那小子废话什么,他撞碎了咱们的传家宝,还企图将脏水泼到咱们兄弟的头上。再不赔钱道歉,就带他们去派出所,要他们的家人拿钱来赔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都说不出什么来!”另一个稍胖一些,长得与这猴子有几分相似的年青人一脸不耐烦地道,“小小年纪的,就这么不老实,你们的老师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不懂得做人要诚实吗?是你们做的,就是你们做的,说破大天也没有用!”

????“就是,安哥说得对,要是因此耽搁了狗子的治病,谁来承担责任?”另一人也附和道。

????被称为安哥的年青人顺手从腰后抽出了一把匕首,一边在手里把玩着,一边冷笑道:“当然是他们承担责任了,狗子要是因此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他们男的全捅了,女的全卖到山区里给傻子当媳妇去,相信那些钱,也够狗子媳妇生活了。”

????曹虎他们几人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人?在潼川和平川县里,虽然也有混混,但是最多也就是劫道要些钱,那有拿着匕首张口闭口就要捅人和贩卖人口的。这心里自然就慌了,那胆子小一些的,两腿都在打哆嗦,没尿了裤子都是不错的。两个女生畏惧地躲在了李雨欣的身后,浑身在不住地发抖。她们可是不止一次听家里人说过,社会上如今有很多人贩子,专门贩卖女孩子到那些偏远的山区里给那些找不到媳妇的三四十岁的山民做老婆,等警察找到她们的时候,十七八岁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孩子,已经是三四个孩子的妈了。原本她们以为,那不过是家里人用来吓唬她们的说词,如今才知道,那居然是真的!这怎么能不令她们感到恐惧?

????“我说安哥,这几妞都挺水灵的,卖到山里给那些半年不洗澡的山民暖炕太可惜了,不如咱们哥几个分了得了!”这话不由得令曹虎他们更感到恐惧了。

????“我爸爸是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副厂长,他饶不了你们的?”曹虎依然嘴硬道。

????“秦西压延设备厂?这是什么狗屁地方?”安哥用匕首的刀身拍了拍曹虎的脸,冷冰冰地问道。

????“好像是平川县里的一家企业。”一旁的猴子不确定的道。

????“呸,平川,那不过是个穷山沟罢了。告诉你,这里是奉元,奉元你知道吗?是省城!他娘的一个穷山沟里的小屁厂长,别说他只是个副厂长,他就是个副县长,老子也不鸟他!”安哥冷笑道,“小子,痛快点,要么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看看够不够赔偿我们的,要不我就一刀捅了你,然后丢山里等死!”

????曹虎此时已经再不敢多说什么了,那冷冰冰的匕首已经将他最后的一点点勇气统统都吓跑了。他不住地在心里安慰自己,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保命要紧。而且要是伤到了李雨欣,老爹恐怕会打死自己的。

????“韩信还有胯下之辱,这算不了什么,回头再和这帮小混混们算帐!”曹虎在心里道。

????他此时也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是成心找个借口来抢劫自己。无论自己怎么做,只要是打不过他们,那么这钱就丢定了。

????“嗯,这才是乖孩子!”安哥看出来曹虎已经从心底彻底地投降了,放开手满意地拍拍他的脸道,“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别想藏什么,否则别怪我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他的心里忍不住有些得意,还是抢劫这些外地的半大不大的少男少女最省心。一来,不是本地人,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抬得上桌面的势力,抢劫完了风险也小;二来,这帮少年少女们出来玩,身上带的钱肯定少不了,比劫那些娃娃们油水更大;三来,这些少年少女们就是被抢了,为了脸面也不见得会报警。

????曹虎几人将身上所有的钱,还有手表都掏了出来,足有好几百元。不过那猴子仍然不满意地一指李雨欣道:“还有你脖子上的项链,也给我摘下来!”李雨欣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变得毫无血色,纤细的手指在身后更是扭成了一团,这项链是妈妈出国时留给她的,她一直都带在身上,就是觉得这样仿佛妈妈和自己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风吹过,树叶中夹杂着两张十元的钞票从猴子的眼前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