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三十章 为难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破碎虚空5332(两张)天空的毛毛虫(两张)飘渺的风神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小鱼儿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虽然是元月一日,但是一夜的大雪过后,将整个潼川变为了银白之地。待到天明,政府的留守人员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慰问孤寡老人群众,清理街道,探望在过节期间仍然坚守岗位的工作人们,这些领导们的事情还很多呢。

????天空仍然在飘在雪花,明士轩带着几个人,漫步在武亭河畔,除了打着伞的秘书雷泽人,其他人都稍稍地和书记拉来了一点距离,但是众人的目光都不离明士轩的左右,随时做好准备。

????雷泽人有些奇怪,在这个时候,市委市政府的其他领导们都带着记者下到各区各单位里慰问去了,明士轩却跟本没有让电视台的人随行,来到这武亭河畔。晚上的潼川新闻时,又拿什么上镜?明士轩自然是不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的秘书此时心里却想得是晚上的新闻上镜问题,他所有的心神都在这武亭河上。

????冬季的武亭河,原本水量就有限,要不是有居民和工业用水的排放,河道里早就干枯了。不过一场大雪,倒是将河道里的那些碍眼的垃圾和污渍,以及刺鼻的臭气全部都遮掩掉了,倒是显得河道里少有的清洁。

????自从上一次潼川这边排污,引来了《小崔说事》节目组的人,还有省里领导的盛怒,不仅仅他和武燚都被严厉地斥责,鲁景阳和张佶民都被撤职,如今被发到了无关紧要的位子上,如果说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辈子他们是再也没有上进的可能性了。提拔上来的新环保局局长和工商局局长。与他们的前任相比起来,对武亭河的污染问题就重视了很多。

????居民的生活用水这一块,除非市里上马污水处理工程,否则的话,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对潼川境内的这些工业厂家,他们盯的就很紧了。而这些企业,如今也是焦头烂额,来自潼宜和平川广阳离山等几个武亭河下游地区的三十八名民众,向潼川地方法院正式递交起诉书,起诉潼川境内的多家企业。向武亭河里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污染武亭河水,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还对当地的人群身体健康造成威胁。

????当时由于有两地电视台和国内的媒体陪同,潼宜地方法院,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些人的起诉书,原本市里还想着拖一段时日,再找个由头,驳回这些人的起诉。可是潼宜和奉元两地的媒体对此事盯得很紧。时不时地会报道几句,令此事始终也没有脱离公众们的视线,而且省高级法院也多次催促市法院择日开庭。

????潼川市法院,对于此案已经头痛之极。法院的正副院长,曾经多次地找省高级法院,还有他和武燚诉苦,这案子要如何来判。这些民众。几乎将潼川境内主要的这些企业,都告上了法庭,不但要求他们必须停止再污染武亭河。还要求这些企业为他们之前的排污进行赔偿,赔偿的金额高达千万元,还要求法院追究这些企业负责人知法犯法的责任。

????这些要求,哪一个是潼川法院能够做得到的?就算是法院判了,没有政府方面的配合又怎么执行的了?可是不判或者说驳回这些人的要求的话,媒体和两市关注着此事的官员们那里又怎么过得去?一个是省会城市,一个是西北第一特区,市委书记又都是省委常委,一个中级法院怎么能够顶得住?何况省高级法院在这一件事,立场显然不是站在了自己的这一边。

????明士轩和武燚为此事,私下里和常委会上也商榷了多次,但是都拿不出来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来自潼宜和平川广阳离山等几个武亭河下游地区的三十八名民众,其背后肯定是有着潼宜和奉元两市官员,甚至于可能会有方家的授意,所以那些以往惯用的小手段,显然是不能够用的,否则的话,一个搞不好,就是他和武燚也有可能会引火烧身,从此和鲁景阳张佶民一样,上进无望。

????明士轩可没有忘记,当初这些人到潼川法院起诉时,就有《小崔说事》的人员混在人群中,虽然说《小崔说事》栏目一直到今天也没有提过潼川,但是潼川的这些官员们,却是心头总悬着一块巨石,每天晚上《小崔说事》栏目开播之时,心就悬到了半空中,一直到节目结束这心才能够放下来。

????可是他们也不能让潼川法院就这样判这些企业败诉,先不说那么多的赔偿金额,足以令这些企业元气大伤,而且从此再不污染武亭河,又谈何容易!

????现在这些企业的经济效益可以说都处于微利,如果说要求他们不再向武亭河排放未达标的废水,这些企业立即就会面临亏损的境地,工人的工资发不出来,税费缴纳不上来,潼川的财政状况将更加地恶化。不要说经济进一步地发展了,就是维系现状也难。

????明士轩不由得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就把潼川一并划成特区,哪怕是到苏爱军和赵绪安他们手底下当个局长,也比现在的处境要好!

????其实如今的潼川,不仅仅是他不时会这样想,很多官员也私下里埋怨。虽然说在潼宜当官,要公开个人财产,公车不能私用,还有着很多的约束,但是潼宜的发展前景,与潼川相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谁又能够想得到,原先潼川辖下最贫困的这个县,居然会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仅仅一个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就令潼川人羡慕得简直都要抓狂了,整个西北地区,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可以说是最大的轿车生产企业了!一期工程建成后,就年产二十余万辆轿车啊,那哪是生产轿车啊,纯粹就是在印钞票!更不要说还有德光电子集团的分厂晶圆厂以及诸多的中小型企业。如今的潼宜。根本就不存在就业不足的问题,反而从省里的其他市里吸纳了大批的劳动力,这其中就包括了大量潼川人。

????再看看潼宜的基础建设,就更令潼川眼红了,新城区,新电视塔,新火车站,八车道双向的高速公路,这些项目,任何一个放到潼川来。都会令他高兴地晚上睡不着觉。再看看潼川,最近唯一的一个像样的项目,东阳制药集团建厂项目,还被搅黄了。

????省里最近还成立了一个武亭河综合治理委员会,虽然说潼川的相关部门也参与进去了,但是面对省环保厅潼宜和奉元的环保局,行政级别最低的他们有什么发言权吗?还不是在里面挨训被指挥的命运!

????明士轩越想这心里越是烦躁,他做为潼川的一把手,对于潼川的现状自然是要负主要责任。日后省里可不会管自己是空降下来的,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来把握潼川的主导权,只会怪自己领导不力。可是武亭河污染治理,已经成为了系在潼川市委市政府脖子上的一条无形绳索。而且还在一天天地绞紧,令他们这些越来越喘不过气来。偏偏他们左思右想,就是找不到一条可以破局的道路。

????这种一天天看着走向末路的感觉,让明士轩的心理压力很大。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如果说不能够在潼川做出一番政绩来,恐怕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即便是调走,恐怕也不会再给他一市书记这样的位置了——方家资本在省里所占的份额可以说是越来越重。他这个也算是被方家踢出局的人,什么地方会要他再去当一把手?

????此时的平川古城中,也是一片银装素裹,方明远和时文生戴着帽子,裹着围巾,将大部分脸都遮掩了起来,漫步在住宅区的街头。这里的街道上,一早就已经被打扫过了,倒是也不用担心行走不便。从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不用想,两人都知道,这肯定又是古城的商业区和游览区那里又人满为患了。这么大的雪,居然也没拦住人们游玩的兴致。

????“明远,当年你拿下这古城的使用权时,大家还都以为你日后肯定是要亏损的。谁能够想得到现在,古城居然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去年,古城的收入有没有一亿?”时文生深有感慨地道。

????“一亿两千万吧,纯利润能有八千万上下,具体的数字记不清楚了。”方明远耸耸肩道。平川的经济发展在去年虽然比不上潼宜,但是也是奉元辖区里发展最好最快的一个,水涨船高之下,平川古城的收益也有了明显的提高。尤其是古城里的这些商铺住宅,现在的租金已经高得吓人,可是即便是这样,仍然是供不应求。

????时文生不禁嘬嘬牙花,一亿两千万元的收入,居然有三分之二都是纯利,这在晋宁,也只有少数几家国有大型企业能够做到了。可是那些国有大企业又有多少员工,每年耗费了多少资源,哪里像平川古城这样,平平淡淡地就上亿元到手了!

????“姑夫,煤炭的市场价格已经开始有上扬的趋势,晋宁的那些煤矿整合的情况怎么样了?”方明远道。

????时文生叹了一口气道:“幸好有你从中牵线搭桥,引入了充足的资本,晋宁的煤炭业啊,当时可真的是要山穷水尽了。”有了资本的注入,晋宁的那些中小型煤矿又整合成为了几个大公司,到年底的这一段时间里,生产固然是没有停,但是工作重心却是放到了人员培训和机器设备的更新换代上去。可是即便是这样,晋宁的采煤业仍然是事故不断,还好至年底,还没有人员死亡的事故发生。

????“姑夫,对于采煤安全,你一定不能忽视,这一块一定要长抓不懈,对于那些忽视生产安全的,必须要严厉打击几个,让他们丢官弃职,让他们倾家荡产,只有打痛了他们,才能最大可能地杜绝生产事故的发生。”方明远语重心长地道,“对于这一块,国家只有越来越重视。而且随着煤炭市场价格的上扬,晋宁市的产业结构调整一定要展开!”

????时文生苦笑,这话说起来容易,真要做起来可就难了。产业结构调整又岂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方明远将自己和杨均义所说的话,又简明扼要地与时文生说了一遍。“姑夫,如果说你们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晋宁市下一次调整的机会,也许十年二十年后才会再来!”

????时文生郑重地点了点头,他可不是那种为官一任,可以拍拍屁股就走的人!如今时家,在华夏也算是大富之家了,与收敛财富相比起来,他更想做出一番事业来,在青史留名。所以,既然方明远这样说了,他就要好好地为晋宁市的未来计划一番了。

????“明远,以你来看,晋宁发展什么产业比较好?”时文生还是很相信方明远的眼光的。

????方明远有些头痛地道:“第三产业是一定要发展的,还有旅游业,至于其他的行业,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我也不好说。”晋宁在他的记忆中,就是十年以后,也是一个能源和化工原料的供应地,除了卖资源之外,它本身的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似乎都没有有名的。

????时文生心中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明白,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让方明远当场拿出来个发展规划,那就纯粹是为难人了。

????“那我可就等着你的调查结果了!”时文生笑道。

????方明远无奈地道:“别抱太大希望,靠人不如靠已,我现在已经忙得没有多余的精力管这么多的事情了。”

????时文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道:“钱总是有的挣的,别把自己累到了。还有,你也该考虑一下个人的终身大事了吧,不管你是和谁,什么时候给老爷子抱个重孙子回来,咱家可就是四世同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