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章 陈忠袭警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章 陈忠袭警

????此时,离山公园派出所里已是乱成一团,所长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个不停,却根本无人注意。而所长李德歆和副所长孟郐两人则是急得就如同那烧了尾巴的猫一样,在一号审讯室外转个不停,不停地搓着手,却又无可奈何。方明远猜得不错,一号审讯室里闹事的正是陈忠。

????和方明远那里不同,陈忠这边一开始就来了四名警察,还给陈忠上了手铐,接下来的事情,就和方明远那边大同小异了,无非是直截了当地给他扣上故意伤人的帽子,强行逼迫陈忠低头认罪。这已经是他们用过多遍的手法,自然是驾轻就熟。陈忠又岂能按照他们拟定的剧本行事,矛盾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而当安东林出现在审讯室里的时候,则将这矛盾推向了**。

????急于报复的安东林,迫不急待想要在陈忠的身上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闷气,直到现在,他的胸口和后脑处,仍然感到气闷和疼痛,时不时地还有些眩晕,令他十分地不舒适,这心头的怒火自然是熊熊燃烧。

????倚仗着审讯室里有四名警察为其撑腰,安东林认为陈忠绝对不敢对抗国家的暴力机器,所以他肆无忌惮地来了,看到了带着手铐的陈忠他干得更是毫无顾忌。而那些警察们,对他的到来也毫无异色,显然他并不是头一次这样做了。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安东林想打陈忠,而陈忠暴起反抗,于是连带着那四名警察也一齐倒霉,统统地被他给制服了。只是这打斗的声音,还有最后一名女警的尖叫声,却传了出去,引起了派出所里的骚乱。

????李德歆暴怒地在审讯室外走来走去,这种暴力抗拒执法的行为,并不罕见,但是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居然让犯人暴起伤人,还将审讯的人员都扣下,却是闻所未闻。这要是传扬了出去,他这个所长也别干了,太tm地丢脸了。这样的警察,怎么能令民众们放心?而且里面还有安东林,这个安局长的远房堂弟,虽然说似乎双方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亲密无间吧,但那也是安局长的亲戚,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天知道安局长会不会把自己一掳到底,让自己重头再来,去当个小警员。

????孟郐却是拿着个喇叭对内喊话,企图说服陈忠出来自首,陈忠又岂能在意他,自首?自投罗网才是真的吧?这个所已经糜烂到了这个地步,根本就不值得去相信。

????“我记得他还有一个同伙,去把那家伙带过来!”李德歆突然想起来了方明远,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叫道。

????站在一旁杨海东冷冷地提醒道:“李所长,那还是一个少年,是未成年人。”

????“我管他是不是未成年人,杨海东,别忘记了这两人是你带回来的!出了事,你也跑不了!”李德歆像踏了尾巴的猫一样,跳着脚地道。

????“是我带回来的,那又怎么了?我倒是挺奇怪的,这报警的人被带到审讯室里讯问,造成袭警事件的发生,这被抓的人,倒是可以悠然自得地站在外面看热闹,这是什么道理?”杨海东冷着脸道。他已经看见了猴子他们几人在另一边探头探脑的。

????“杨海东,你不要无组织无纪律!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家!我是你的领导,不是你家里人,你就用这种口气和领导说话吗?”李德歆这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都这个时候,这个杨老头居然还在这里阴阳怪气地说风凉话!要不是考虑到后果,他早就想把他从所里踢出去了。

????“是是是,要有组织有纪律,那是不是领导下令要我们立即冲入警察厅逮捕杨厅长,我们也得无条件地服从,否则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目无领导了?”杨海东今天也是实在忍不下去了,这伙人已经做得是越来越过份,居然连未成人也不放过。呆在这里,他觉得自己仿佛就置身于那粪坑里一般,令他难以呼吸。

????“放你妈的屁!”李德歆破口大骂道。这老东西纯粹是和自己置气,自己怎么可能下达这样匪夷所思的命令。

????杨海东脸色立时沉了下来,手已经攥成了拳头,孟郐连忙拦在了中间道:“都这个时候了,还窝里斗不成?李所长,道个谦吧,骂人没什么,别涉及到老人。”他一边说话,一边向李德歆打眼色。

????李德歆这才想起来,杨海东的母亲半年前刚去世,杨海东可是个孝子。而且这个所里,要是论起身手来,杨海东可以排进前三,他可是倒数的,这还是因为所里有一部分女警,真要是为了这个闹起来,挨了打,自己就是告到杨均义那里肯定也不占理。而且真要是给杨海东逼急了,告到他的那些战友那里,自己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杨海东,我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李德歆放缓了语气道。

????孟郐又转身对杨海东道:“海东啊,我知道你心中不满,但是现在是在所里,是在公众场所,你也是老人了,组织原则应当明白,要维护领导的权威,怎么能和领导顶嘴呢?”

????“就这样无组织无纪律,执法犯法的领导?我要是听从了,岂不是成了从犯!”杨海东冷笑道。

????李德歆注意到方明远已经被带了过来,顾不上再搭理杨海东。

????“你们李所长和孟副所长呢?”气喘吁吁的郭玉成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所里似乎是出了事情,这些警察们个个面带慌乱,他随手抓住一个问道。

????“干什么?不要动手……啊呀,原来是郭先生,您怎么来了?”那警察先是满面的怒色,等到他看清郭玉成的相貌后,立即又是满脸的笑容,这变脸的技术可谓是一绝。不过也难怪他如此,郭玉成在这离山建造疗养院,和这个派出所没少打过交道。而这些警察们也都知道,这位郭先生那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人家不但是港商,而且是港商中的大人物,就是要见离山区的区长,也不过是一两句话的事。郭氏航运集团究竟有多么雄厚的实力,在香港又有多大的影响力,他们不知道,但是随时可以面见区长,这就足以说明郭玉成的身份了。

????“你们这里出什么事了?李所长和孟副所长呢?他们在哪里?”郭玉成不认得这个警察,但是并不妨碍他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刚才抓进来的一个犯人在一号审讯室里袭警,我们所长现在都在那里。”那警察连忙陪笑道,“您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先在……”他看了看左右,就要将郭玉成往一边带。

????“袭警?”郭玉成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追问道,“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

????那警察挠挠头,不确定的道:“好像是外地人,平川来的。小地方的人,也敢在奉元闹事,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害得我们所长……”

????“平川!”郭玉成心头不祥的预感终于成真了,平川那不就是方明远的家乡吗?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

????“少废话,立即带我去见你们所长,我有急事找他们!”郭玉成脸一板,“误了我的事情,别说你们所长,就是你们区长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你就是里面那个人的同伴?他胆大妄为,居然敢在派出所里袭警,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行为吗?这是暴力抗法!这是与国家与政府做对!是要坐牢的!我现在给他一个机会,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出来,我们可以从轻发落他的罪行。如果说他敢顽抗到底,那么我们绝不轻饶。根据国家法律,袭警可是可以当场枪毙的!枪毙你懂不懂?”李德歆沉着脸道。

????方明远已经看到了远处正向这里快步走来的郭玉成,这心中立时镇定了下来。他故意地做出了一副崇拜的模样,以小新的口吻道:“警察叔叔,我好崇拜你啊,你真威风!我长大了也要做警察。”

????李德歆心中这个畅快啊,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那你还不快去叫你的那个同伴出来,我们可是抗拒从严,坦白从宽的。”

????方明远也不理他,继续道:“等我当上了警察,一定要比叔叔还威风,带上一大堆全副武装的警察,到幼儿园里,把所有的小朋友都吓哭了!”

????“哈哈哈哈……”一肚子怒气的杨海东看着李德歆瞬间变成锅底的黑脸,忍不住放声大笑。在场的其余人,碍于李德歆的脸面,一个个想笑都不敢笑,硬憋着。有几个甚至因此而咳嗽了起来。

????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被方明远这样嘲讽,李德歆这面子上哪挂得住,暴怒的他抬起手来,就想要给方明远一个嘴巴。

????“李德歆,你敢!”郭玉成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要是让于秋暇知道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弟弟挨一记耳光的话,恐怕自己今后就再没有好日子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