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五章 指点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天使2005(两张)(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笑傲天地小鱼儿逐隼亡美灭日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方明远几人都不禁哑然失笑。庶子,也称“庶孽”“庶男”,过去指庶妻所生的儿子。即媵妾侍女婢女家妓情妇所生之子。而庶子的地位,低于嫡子,一般不能承奉祖庙的祭祀和承袭父祖的地位。

????而胡为康以此来形容奉元医学专科高等学校,倒也不能算是有错。国家在教育上的财政支出,原本就不足,而省教育厅里肯定是更倾向于那些知名的本科院校,而奉元医学专科高等学校做为一家专科院校,在方方面面的待遇就可想而知了。

????平川电子科技学院当初在省里,要不是有方家和苏爱军在背后支撑,要不是财务上完全不倚靠国家财政,要不是隔三差五地有来自香港和国外的捐赠,震慑着那些官员们,陈南山的日子也肯定是极不好过。

????“胡校长,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真正要做起来,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事情,也是很多的。而且,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要让我现在就做个决断,是不是也有些强人所难了吧?”方明远笑道。他对这个胡为康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比那个什么平副院长要好。

????胡为康心中大喜,不管怎么说,方明远至少没有一口回绝,这就是一件大好事!连忙陪笑道:“那当然了,我们哪能要求方少仓促间来做决定的。我们今天找方少,也只是希望方少能够拉我们奉元医学专科高等学校一把。我们是不如交通大学医学院,但是您也得看看,自建国以来。国家给了交通大学多少钱,又给了我们多少钱?让马儿跑得快,又不让马儿吃饱了,这短时期还行,半个世纪了,要是还行,那这马肯定是骨马!”

????“什么马?古马?”乔文光没听明白。

????“骨马,骨头的骨!”方明远倒是听明白了,笑道,“西方神话小说里。亡灵生物。亡灵生物当然是不用吃饭了,但是也有需求的。”

????“骨马啊!”乔文光毕竟是在国外呆过几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是啊,在很多时候,一分钱干一分钱的事,要求大家一分钱干出一毛钱的事来,那就是扯淡!”方明远叹了口气道。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的事情,国内干得还少啊。

????“其实,前一阵子。嗯……元旦前后吧,苏书记也曾经和我谈过,希望能够在潼宜兴办一所大学,不过。我方家支撑一所平川大学,现在都已经是很招人眼目了,再办一所大学,那恐怕就要招人恨了。所以我也只是提议。平川大学可以在这里办一个分校。两地离得这么近,潼宜完全可以利用奉元的高等教育资源。”方明远随口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胡为康眼睛也是为之一亮,做为一个副省级城市,潼宜虽然小,但是拥有一所大学,至少在情理上,是很正常的。方明远说这话的意思,难道说是指点他找苏爱军去?

????胡为康这心里反复地权衡着,如果说奉元医学专科高等学校搬迁到潼宜来,改为潼宜医学专科高等学校,如果说潼宜市政府给予足够的财政支持,那也不失是个好办法。潼宜如今虽然还远比不上奉元,就连省里的其他地市也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发展速度却无疑是全省之冠,十年之后,谁又敢说潼宜不能挑战奉元在省里的经济地位呢?

????而这样的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做为潼宜自己的大学,很可能在短时期又是唯一的一所,在财政上,潼宜肯定是会给予一定程度的倾斜,而在毕业生就业问题上,潼宜的医疗系统也肯定会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招聘本地大学学生,而对于学生们来说,也不见得是件坏事。

????方明远和乔文光随意地聊着,询问着他回国后到潼宜生活有什么不便,就仿佛老朋友之间的谈话一般,倒是乔文光,说起话来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咦,那边有家川菜馆,看着还不错,这天寒地冻的,就在这吃怎么样?”方明远一指街对面的一家川菜饭馆道,看着倒是挺干净的。他的提议,自然是不会有人否决的。几个人就准备过马路,到街道的另一边去。

????这时候,从医院方向,开过来两辆车,为首的一辆是奥迪,后一辆则是辆红色宝马,两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接着平继东从奥迪车里跳了出来,高声地道:“乔主任,乔主任!我们吕院长亲自来邀请你了!”

????说话间,从后面的宝马车里下来了一男一女,女的方明远认识,正是上午在楼道里与乔文光说话的那个葛华诺克公司的医药代表,男的则是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间的高个男子,大概就是平继东所说的吕院长。

????“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姓吕?”方明远扭头问胡为康道,“我怎么记得好像什么时候听人提过,是姓花呢?”

????“是姓花,花铭海花院长,这个姓吕,叫吕平东,是交通大学医学院的副书记兼副院长。花铭海明年就要退休了,他现在是接任院长可能性最大的一个。至于平继东,虽然也是副院长,嘿嘿……”胡为康低声地道。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方明远也就心里大致有数了。

????吕平东看着乔文光,虽然说这脸上挂着笑容,但是这心里却是着实恼火,他觉得自己已经够给乔文光面子了,让平继东开车去接他,他居然不来,还跟了一个年青人走了,一同的还有奉元医学专科高等学校的胡为康,他难道说就不平白什么叫同行是冤家吗!

????要不是考虑到医学院日后与潼宜的医疗系统的合作会不少,而且这也关系到学生就业校属企业的销售等乱七八糟的诸多方面,还有苏爱军赵绪安对乔文光的看重,还有高素兰的要求,他堂堂医学院副书记副院长,下一任院长的最有力竞争者,哪犯得上这样放下身段来讨好他!

????“吕院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乔文光心中也有些不悦,不过表面上还得客客气气地,虽然说吕平东管不到第一人民医院来,但是也犯不上为了这些小事和他交恶。

????吕平东哈哈一笑道:“老平他请不来你,我只好亲自来请了。乔主任,看在我的这份诚意上,怎么也得给几分薄面吧?”他虽然是疑问的口吻,但是却充满了不容置疑地味道。

????不等乔文光说话,吕平东又接着道:”至于这几位朋友,不妨一块来吧,我们在方家酒楼里订了个包厢,现在再打电话在厅里订一桌,怎么样?”吕平东说完了,两眼直视着乔文光的双眼。

????高素兰也娇声道:“乔主任,吕院长这可是诚意十足了,你要是再不给面子的话,这日后可让吕院长为人耻笑了。”乔文光为难地看了一眼方明远,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要是再不去,就在得罪人了。但是要去了,那可就更得罪人了。

????“陈哥,打发走他们!乔主任,胡校长,我们走。”方明远随意地摆摆手,要是以前,他没准还有兴趣跟着去看看吕平东他们到底能够玩出什么花样来,但是现在他才没有精神头陪吕平东他们玩什么微服私访的游戏了。

????陈忠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拦在了乔文光和吕东平之间,乔文光这才松了一口气,和胡为康他们一起跟在了方明远的身后,向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喂!”平继东还要再拦阻,被陈忠一把抓住了胳膊,微微一用力,平继东已经惨叫地如同杀猪一般。

????吕平东惊疑不定地看着陈忠,又看了看方明远几人。

????“松手!松手!”平继东尖声地叫道。

????陈忠一甩手,平继东原地转了两圈,这才稳住了身子。

????陈忠从怀里拿出一个证件,在吕平东的面前晃了晃,让他看清楚后,板着脸道:“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否则的话,就不是警告了。”说罢,也不搭理一头雾水的其他人,旁如无人地走向街道的另一边。

????吕平东就那样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看着陈忠走过了马路,跟着方明远他们进入了川菜馆。

????平继东等人由于没有得到他的命令,所以也都呆呆地看着。

????“吕院长,吕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倒是高素兰还比较清醒,晃了晃吕东平问道。刚才那是怎么一回事?她还指望着这一次能够通过吕东平和乔文光进一步地搭上线呢。只要先攻破了潼宜第一人民医院,那么日后,无论是其他再兴建起来的大型综合医院,还是其他底下的医院,大门就已经向她敞开了一半了。

????吕平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一扯她的胳膊道:“我们走吧,继东,你们也和我一齐走!”

????坐在餐馆窗口的方明远看着他们远去,这才淡淡地道:“胡校长,乔主任,这个葛华诺克公司的医药代表,你们不要和她有深的接触。有条件的话,不妨多关注一下她的动向。葛华诺克公司,哼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