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九章 长安会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庄坚(两张)梦想书人(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小鱼儿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大年十六的下午,方明远来到了久违的长安会馆,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是长安会馆里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方明远不由得想起了元淼和齐嫣来。

????元淼的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早就已经转手了,走私车业务,也已经退出多年,与前世里相比起来,算是全身而退了。如今在奉元市里,开了三家酒店,还有一个汽车俱乐部,应当是金盆洗手,回归正途了。

????至于齐嫣,在琼海省的合作之后,如今也算是方家的一个盟友,只是因为她有军方的背景,而且在军方资本大幅度退出的今天,她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已经完全跟不上方家发展的脚步。所以,虽然一直还与方家产业有来往,但是很多事情已经到不了方明远的案头了。

????至于上一次来长安会馆时惹事生非的周宙,据说已经在新西兰落户,而他的哥哥周宇,如今是奉元市中心区的常务副区长,仕途一片光明。这其中固然是有周宇和周家自己的努力,但是方家在暗中的照应,也是功不可没。

????方明远一边走,一边回想着这些年来的变化……

????穿过一个假山林立的花园,来到了一处位于湖畔的楼阁外,宗衙内房泽良和古海生三人已经候在了门口。

????几人一番寒暄,宗衙内引领着方明远,进入到了楼阁之内。知道方明远平素里不好那一口,所以这屋里也没有什么闲杂人等,能够被带进来的人,都是众人信任之辈。

????宗正直入正题,经过这长达一年多的来回博弈。尤其是宗家房家和古家加入平川铁路运输公司之后,三家积极地运做之下,铁道部总算是在奉潼铁路复线工程上松了口,同意由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来建设这一复线工程。

????“由我们建设,自然日后也是由我们运营。”宗正兴奋地道,“考虑到复线工程是由我们自己出资建设,奉元铁路局同意,在前二十年里,我们只要支付铁路维护保养的费用即可。二十年后,路权收归国有。我们再使用就要向铁道部交钱了。”其实,在他看来,这个条件也并不算多么的优厚,但是考虑到,有了这个先例,那么日后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如果说想要建设其他线路的时候,铁道部再要阻碍,就要费更多的气力,这个条件就不算什么了。

????方明远点了点头。这是一次攻坚的胜利!虽然说,苏浣东一直都在努力地进行铁路系统的改革,但是既得利益集团是不甘心将到手的这些肥美的好处都拱手让出的,即便是苏浣东在铁路系统有着很高的威望。即便苏浣东就要接任共和国总理,想要让铁道部上上下下心甘情愿地吐口,正式地允许平川铁路运输公司介入到铁路建设工程中去,依然不是一件容易事。为了奉潼铁路复线的经营权不旁落。为了不让那些贪婪的手伸入奉潼铁路运输中来,方家可是做了不少的工作,也做了不少的让步。

????“这一次。让柏家雷家和汤家搭了顺风车,估计到下半年,在平原省将会开始修建一条一百三十多公里的支线铁路,估计每年可以运输煤炭出口近千万吨。”宗衙内不无遗憾地道。在他看来,那条支线铁路,也是个下金蛋的,虽然说沿途并没有什么大型城市,但是却将平原省着名的煤炭产地和港口连接了起来。而据他所知,这三家又已经在煤炭采购业上投下了重金,这条铁路一旦开通,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打通了一条专属的陆上通道,从此不用再深受公路运输卡脖之苦。

????房泽良不动声色看了宗衙内一眼,据他所知,宗家原本是也想在那条支线上插上一腿的,但是却被雷家和柏家婉拒了。与前些年相比起来,宗家如今已经明显地有些沉沉的暮气,虽然说在经济上,宗家的收益还是相当地可观,但是在政坛上,宗家的势力却是明显地衰落了下来。这要是在五六年前,就是雷家和柏家联手,恐怕也不敢这样干脆利落地拒绝衙内。

????方明远笑笑道:“衙内,关于铁道部要求必须由专业铁路建设公司进行设计施工这一条,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我倒是没什么想法,反正我们几家,手底下都没有有铁路建设资质的公司,而方少,你家的龙兴建设集团虽然有这个资质,但是现在还能够再抽出足够的队伍来负责奉潼铁路复线工程吗?”宗正无所谓地道。说实话,对于方家手下的龙兴建设集团,宗正是也垂涎三尺。建筑公司,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各种工程的建设资质都具备的建设公司,那可就是宝贝了。像龙兴建设集团公司,拥有着多种工程的资质,那简直就是央企标准了。尤其是,龙兴建设集团还在中东地区接下来了轻轨和高速路工程,这在国内民营建筑公司中,也是罕有的。不过垂涎归垂涎,宗正还明白,方明远是不可能允许自己在方家的产业中处处插上一脚的。

????“工程可以交给铁道部推荐的公司来做,但是监理这一块,我觉得我们可不能放松。而且,工程的分包这一块,可不能由着他们的性子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方明远轻敲着桌面道,“房总,这一块,你就要多多担待,宁肯多支付一些工程款,工程质量也必须要做到令人放心!”虽然说,日后的华夏,铁路方面因为质量问题曝光出来的丑闻并不多,与高速路工程相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但是方明远相信,这并不意味着铁路系统中的这些工程豆腐渣就少,而不过是因为铁路系统相对封闭的缘故,没有足够的曝光,那些影响小的事件都被掩盖了下去。

????多支付一些维护保养铁路的费用,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方明远更担心的是,要是因为质量原因,影响到奉潼铁路的运输能力,那才是大事!随着潼宜的经济迅速发展,铁路是否有足够的运力,无疑也是关系到潼宜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毕竟公路运输有公路运输的长处,但是在成本和运力上,铁路亦有铁路的优势。

????若不是龙兴建设集团如今确实是存在着工程太多,人力已经使用到了极点。而方明远又不喜欢外包工程,更不愿意队伍因为无序的扩张,而人员素质大幅下滑,影响到工程质量,也是有资格参与奉潼铁路复线工程招标的。

????“方少的意思是……”房泽良道。

????“多花一些钱,请国外的知名监理公司来负责监理。同时,在合同里要明确,不允许工程公司层层分包,如果说出现工程质量问题。索要巨额的赔偿。在工程款上,我们不妨多打出一些预算。简而言之,就是我宁肯多支出一些费用,也必须要保证复线工程保质保量地如期完成投入运营!”方明远郑重地道。“如果说,他们连这样都做不到的话,那我宁肯等等,由龙兴建设集团腾出队伍来。自己建设。”

????宗正房泽良和古海生三人面面相觑,虽然说三人心中对于方明远的这一想法都有些不以为然,但是如今方家还是平川铁路运输公司不折不扣地大股东。即便三人不愿意,要是方明远一意孤行,他们三家也拦阻不了。

????“方少,你这说得也太严重了吧?我们五家的工程,他们居然也敢不尽力尽心地建设?”宗正呵呵笑道。在他看来,以方郭宗房古五家的影响力,不管是部属的哪一家企业接手奉潼铁路复线工程,都不敢从中偷奸耍滑。

????“哼,衙内,要是这样说的话,你可是未免有点太高看咱们了。当年九七香港回归,京城的献礼性建筑,没出两年就是豆腐渣工程的代表,媒体上的质疑声连绵不绝。那可还是在天子脚下,关系着共和国的脸面呢!那帮子混蛋不一样硬生生地造成了不合格产品!建筑不合格,还不一定会马上要人命,但是要是铁路建设也不合格,我方家可是赔不起!也丢不起那脸!”方明远脸色微沉地道。

????宗正和房泽良古海生的脸色都为之微变,他们当然知道,方明远所指的那项工程是什么,这在业内已经完全不是什么秘密了。还曾经在业内获得国内最高奖的它,在几年之后就由于微机房积水近膝托运处地下库两千多平方米的行李房被迫放弃长达五百余米的汽车通道积水半米,以及进站大厅的玻璃天棚突然大面积塌落等建筑质量问题,而成为了媒体热议的对象,继当年长江某地大堤之后成为了新一代豆腐渣工程的代表。至于其站内漏水渗水,墙面剥落,地面积水到处可见这些问题,媒体们说都懒得说了。

????宗正心念电转,从他对方家的了解,方家从发家之初,似乎对于产品的质量问题就一向是很重视,为了一个注水肉的问题,还曾经在奉元闹得沸沸扬扬的。而苏丹红事件,更是在全国都为之轰动了。而且家乐福集团,据说直到现在,所采购的货物,甚至于到了每一批次都要交到香港的一家质量检查中心去检查,凡是没有达标的就会全部封存,或退货或销毁,还会将信息对外公布。所以这些年以来,家乐福超市,一直是国内令消费者放心和满意的。

????而方家的其他产业中,据他所知,粗制滥造,似次充好的事情,也是少而又少,偶有发生,也会被严厉地处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方明远持这个态度,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宗正也明白,方明远其实早在两家合作之初就已经在很多事情上明确表态了,其中一项就是,既然要和方家合作经营,那么在某些事情上,就必须要尊循方家的底线,虽然说付出的要多一些,但是却赚得放心,赚得安心,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既然方少这样坚持,那就这样办吧,老房,这些日子你多费费心,盯着些他们,咱们也不苛求他们,铁路建设按时保质完工,该给他们的钱一分不少,但是要是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敢偷工减料的话,也别怪日后咱们不给面子,闹得大家都难堪。”宗正笑道。房泽良自然是点头应了下来。

????“潼晋铁路的批复现在在部里还没有个准性,我说方大少哎,你能不能和苏老爷子谈谈,他老人家发句话,这事情就好办得多了!”宗正话题一转,又扯到了潼晋铁路上来。有的时候宗正也是很难理解方明远的想法,在很多时候,他居然就这样生生地放着苏老爷子这尊大佛不用!像其他家族子弟,经商时,那都是将家族和自家老爷子的影响力利用得淋漓尽致,而到了方明远这里,却绝大多数都是反其道而行之,居然不到迫不得以,不去动用这些关系,硬生生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开出这一方天地来。

????像晋潼铁路项目,像奉潼铁路复线,苏老爷子都从来没有明确地表过态,以苏老爷子的声望和如今的地位,要是能够明确地表示一下对方明远的支持,很多事情就会好办很多,而偏偏方明远就不那样做。

????方明远微微摇了摇头笑道:“这种小事情都要惊动老人家,那岂不是显得我们这些小辈太无能了吗?衙内也不必着急,相信三地政府会比咱们更急!”他可以理解宗正他们急迫的心情,晋宁目前的铁路的运力有限,这眼看着国内煤炭的市场价格已经有上扬的势头,宗家他们在晋宁的投入已经开始显现效益的时候,却苦于无法将煤炭及时运出来,这心里自然是不好受。方明远的心里虽然也急,但是却仍然不愿意轻易地去借用苏浣东的影响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