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五章 主动赔罪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飞翔的心愿(两张)天天有我w(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清清小狼亡美灭日笑傲天地美女是祸水的打赏。感谢书友小鱼儿62的大额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所以,新加坡政府在几经商榷之后,所拿定的主张亦是先采购或租凭几艘双壳油轮,至少做出一个姿态来安抚国民,然后再徐徐更换现有的船只。

????主意是拿定了,但是这双壳油轮从何而来,却是令新加坡政府也颇为头痛。新加坡自身就是东南亚的造船和修船中心,但是他们所造的油轮,最多也就是苏伊士型,超级油轮是不必想了。但是要说起安抚民众来,自然是超级油轮更为合适!

????新加坡政府与美国方面的航运企业联系过,不是价格实在是谈不拢,就是时间拖得太长,达不到新加坡政府的目地。而李现龙亲自到韩国来找方明远,就是希望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能够向新加坡转让一批船舶,实在不行租赁一批也可以,这样的话,至少在国民的面前算是有一个交待。

????李现龙自然也明白,如今这一批船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手中,就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立于不败之地的凭仗,不管是用来自运营,还是对外销售,都可谓是一手的好牌,不知道还有多少航运企业现在紧盯着这些船呢,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地就出手转让,所以他这一次前来,更多的也只是来探探方明远的口风,看看什么样的条件,能够打动方明远。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他只是透露了个意思,方明远就表示。看在两人的合作关系上,原价转让给新加坡港务集团一艘三个月后就会下水的三十万吨级的超级油轮的订单。至于新加坡的航运企业要是想要购买油轮,要是吨位不很多的话,也可以商量。

????这个人情可是很大了,不说在这个时候,三个月后就可以下水的超级油轮意味着什么,仅仅是原价转让这一条,方明远就少收入了两三千万美元!而回到新加坡的自己,则肯定会成为公司的英雄!这对于他日后争夺公司的领导权,无疑添上了重重的一笔。

????一直到车子拐过了拐角。方明远这才迈步向回走,跟在他身旁的林蓉轻声地提醒道:“明远,日本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社长石井见水和三镜海运株式会社社长佐藤见吾马上就要到了,还有,晚上,李馨彤要请你一齐出席一个聚会,所以,和石井见水佐藤见吾的会面,你要注意控制时间。”

????“什么聚会?”方明远立时停下了脚步。诧异地反问道,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了要和李馨彤一齐出席什么聚会。

????“一个应当是韩国上层社会年青人参加的聚会,你昨天答应的李涧熙李会长。”林蓉奇怪地道。

????“啪!”方明远一拍脑门,他这才想起来。昨天李涧熙是拜托自己陪同李馨彤出席一个慈善晚会的,刚好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好推脱下才答应了下来。

????“不是慈善晚会吗?”方明远道。

????“是慈善晚会,但是主要是韩国上层社会中的年青人们参加。”林蓉道。“这在韩国也是一个传统了。”

????“切!”方明远没好气地道,又让李涧熙这个老狐狸给涮了,怪不得他说他自己参加不大合适。自己怎么当时也没有顺口多问一句。方明远也有所觉察,李涧熙似乎有意撮合自己和李馨彤,但是似乎又像是自己的错觉,他也不好挑明了来问。反正等油轮的事情告一段落,他就回香港了。

????石井见水和佐藤见吾准时地来到了别墅外,还没有到别墅的大门,两人就不约而同地叫司机停车。

????“佐藤君,这一处别墅似乎是韩国三星集团会长李涧熙的私人产业吧?方君和李会长的私人关系不错啊。”石井见水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看似随意地道。三星集团与日本索尼可是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在诸多领域里,都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而索尼与三镜海运株式会社又是同属一个财团。

????“石井君的消息很灵通啊。”佐藤见吾微笑道,“这一次我前来,索尼株式会社的平经次郎副社长就托我给予李涧熙会长和方君带来了问候。”两家公司这一次前来,可以说是既是合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佐藤见吾自然不会放弃任何一点点可以加重自家公司在方明远心中地位的筹码。索尼公司与方家产业在多个项目上都有着合作,平经次郎与方明远的私人关系也不错,佐藤见吾又怎么能不利用好这一关系。

????石井见水的脸色就不禁有些阴沉,虽然有村山前首相的请托,但是方明远会不会答应向钻石邮轮株式会社转让油轮,他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与三镜海运株式会社不同,不但没有什么可以居中说好话的人,还在之前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有过不快的冲突。

????尤其是雪佛龙石油公司新加坡炼油厂运输合同那件事,更是令石井见水对方明远能否会对钻石邮轮株式会社高抬贵手,心里没多少底。虽然说,钻石邮轮株式会社到现在也不明白,方明远是如何说服的雪佛龙石油公司董事会,将钻石邮轮株式会社踢出局,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明白,这无疑是方明远对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抢走了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原油运输合同的报复。

????钻石邮轮株式会社原本还想着要再找机会把这个梁子再找回来呢,虽然说方明远在日本的地位不同于一般人,但是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也不是一般公司,有着三菱财团做后盾的他,底气自然也是很足的。而且这种商业上的竞争,只要符合游戏规则,方明远也不能仗势欺人。可是没想到接下来就是第二遇祥丸油轮在韩国的触礁泄漏事件,然后钻石邮轮株式会社之后的处境就急转直下。

????“那倒是要恭喜佐藤君了!”石井见水笑道,只是那笑容,熟悉他的人都能够看出来。带着几分牵强。

????两人此时已经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林蓉已然俏立在那里,两人连忙快走了几步,上前招呼,林蓉将他们一行人带入了别墅,随行人员自有工作人员负责接待,佐藤见吾和石井见水则被引入了客厅。方明远已经在客厅里等候,见到两人进来,这才站起身来。

????“方君,我是三镜海运株式会社的佐藤见吾。索尼株式会社的平次社长,知道我前来拜会方君,特意托我向方君问好!”佐藤见吾抢先道。

????“佐藤君,谢谢,请随意坐。”方明远一笑,又将目光转向了石井见水道,“这一位就是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石井见水社长吧?”

????佐藤见吾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暗乐。从方明远对两人的称呼就可以明确地听出来关系的远近,这一次,如果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愿意转让手中的油轮资源,三镜海运株式会社肯定要比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更有优势。

????“方君。我是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社长石井见水,初次见面,请方君多多指教!”石井见水恭恭敬敬地一躬身道,依足了礼数。一旁的佐藤见吾不由得傻了眼。心里却是大骂石井见水,你也是堂堂男儿,年纪五十开外了。居然向方明远行最敬礼!

????方明远也不由地怔了一下,他也没有料到,这一位居然还真拉得下来脸,向自己这个年青人施以最敬礼。

????石井见水礼毕抬头继续道:“方君,下面人不懂事,在泰纳卡邻石油公司运输合同招标上得罪了方君,而我身为社长,却没有及时地给予制止,实在是对不起!”说罢,石井见水扑通一下子跪了下来,又是一礼。

????这一下子,就是方明远也一时间被他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佐藤见吾在一旁肺管都要气炸了,别说方明远了,就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石井见水居然会来这么一手。

????原本佐藤见吾想着,钻石邮轮株式会社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前一阵子闹得很不愉快,三镜海运株式会社能够从中得利,石井见水这一手,恐怕又将两者拉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华夏人,可是一向见不得人低头的,他们可是从小就受教导要以德报怨的。为了面子,哪怕是利益受损也在所不惜,这一次石井见水可是给足了方明远面子了。

????方明远低身想要将石井见水扶起来,虽然他对钻石邮轮株式会社很恼火,但是让石井见水这样跪着,也实在是不成样子。

????“方君,为了表示我公司的歉疚,我们愿意退出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签署的原油运输合同!请方君原谅我们的过失!”石井见水一咬牙道。虽然说,这样一来,钻石邮轮株式会社肯定是要支付一大笔违约金,但是与获取方明远的谅解,得到油轮以改善公司目前的处境相比起来,无疑后者更为重要。

????做为韩国海域原油泄漏事故的始作俑者,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目前在国内国外所受到的压力都很大,所以,石井见水才更迫切地需要一批双壳油轮来安抚国内外民众。至于泰纳卡邻石油公司在失去了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运力之后,如何来应对原料不足的局面,那就不是他石井见水所需要考虑的了。

????方明远扶了他两下,石井见水却是跪着不起。

????“石井君,你这样成何体统!”佐藤见吾气急败坏地道,这才是真的应了那句话,人至贱而无敌,他也没有想到,石井见水居然会在这里玩了这么一出。方明远退后了两步,看着石井见水,不禁哑然失笑,他也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石井社长,你这样长跪不起,我可是承担不起。至于你所说的原谅,我想已经没有什么必要。难道说石井社长到现在还不知道?”方明远道。

????“知道什么?”佐藤见吾好奇地道。

????石井见水还没来得及答话,方明远已经笑道:“当初钻石邮轮株式会社想要竞标雪佛龙石油公司新加坡炼油厂的原油运输合同,我从中作梗,坏了贵公司的生意,所以大家一来一去,算是扯平了吧。如果说石井社长你非要这样的话,那可就是在逼着我方明远也向你下跪赔罪了。”

????“啊?”佐藤见吾吃惊地张开了嘴,钻石邮轮株式会社当初被雪佛龙石油公司拒之门外的事情,他也有所知晓,可是却没有想到,坏了钻石邮轮株式会社的好事的人居然是方明远。他不由得将诧异的目光投向了石井见水。

????石井见水无奈之下,只好站起身来,讪讪地道:“是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事情做得不当,惹方君生气,受此惩罚也是应当的。”方明远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要是再执意跪下去,那可就真是和方明远叫板了。

????“两位请坐!”方明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招呼两人道。佐藤见吾和石井见水连忙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村山前首相现在可好?”方明远笑问道。与村山前首相,他也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再见面了。

????“好,上一次我去的时候,村山前辈,还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呢。”佐藤见吾抢先道。日本首相退休后,政府既没有特别的补助金,也没有什么安家费,连书报费和交通费都没有。生病就是一般的国民健康保险,自己承担三分之一,绝对没有前国家领导人的“高干待遇”。所有的生活,就靠几十万日元的议员养老金。村山富市做为一名平民首相,自然是不可能像那些出身世家的前首相们一样过着有保镖随身的富裕生活,

????方明远心里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一位已经是近八十岁高龄的老人,他也是很尊敬的,他也曾经想要在经济上帮助他,但是却都被村山富市拒绝了。

????“村山前辈现在仍然是社会民主党的名誉党首,所以每月还要到位于东京的党总部出席党的会议。而且他平时还担任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的名誉校长,一个月还要去做一次讲演,前辈的身体很好,很关心日华两国关系的。”石井见水也连忙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