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四章 暴力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杜拉斯诺沉沦幻海(两张)我想看书希旺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而且方明远的心中也有着一股快意,当着韩国年青一代中的上层社会成员,“泡”他们心目中的大韩民国之花,那种成就感,也是颇有些令人感到飘飘然的,那一束束或惊诧或仇恨的目光,在方明远看来,都无异于一段段衷心的无声赞美。

????老祖宗说得好,能遭天磨是铁汉,不为人嫉乃庸才!想要走在时代的最前方,引流着社会潮流,就要做好成为所有人嫉恨对象的心理准备。

????韩国人在国内的狂妄可以说是常见于报端,千百年一直屈居于华夏之下的韩国人,一朝扬眉吐气后,那种暴发户的心理,使得很多人在面对华夏人时,心理失衡,摆出一付盛气凌人的模样来。而国内,因为种种原因,对于韩国人有些过于放纵,方明远自己就不止一次碰到类似的事件。

????所以,今天杀一杀韩国人的气焰,也是一件令人心情不错的事情。

????方明远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时不时地还逗着两女娇笑不已,更是令在场的不少韩国青年人气得咬牙切齿!

????不时回头关注着这边的崔金浩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可是他也是无能为力。

????“金浩哥,那个年青人是谁啊?”他的堂弟崔金石忍不住问他道,“他也太嚣张了吧!”他有些不明白,一直都在追求李馨彤的崔金浩怎么就眼睁睁地不去管呢。

????崔金浩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金石,这一潭混水,你就不要往里面掺合了。去告诉他们,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许生事。否则的话,我一定要告诉大伯父,对他们进行严厉惩处!”崔家在韩国数个财团中都有投资,而韩国本土市场狭小,市场份额早已被瓜分殆尽,迫使地这些财团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海外。而不论是日本华夏还是美国,想要打开他们的市场大门,又谈何容易,而建设艰难破坏易,崔金浩也不得不考虑。要是今天开罪了方明远,日后会不会多出诸多的麻烦来。那样的话,家族里的大佬们,肯定是吃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崔金石吃惊地看了崔金浩几眼,似乎要借此来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话,这才转身要离开……

????“哎呀,金浩哥,朴明哲那小子过去了!”崔金石突然用手一指方明远他们那一桌道。

????“馨彤,你告诉我。这个华夏人他到底是谁?”朴明哲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心头的愤怒,没有等朴尚荣回来,就杀了过来,戟指着方明远道。

????李馨彤心中不悦。冷淡地道:“明哲哥哥,这一位是我父亲的贵宾……”

????方明远伸手虚拦,打断了李馨彤接下来的话,这个朴明哲。也太没有礼貌了吧,就这样大咧咧地站在自己的面前,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兴师问罪叉腰肌欠打的模样。真当自己是软柿子随便捏啊。

????“你要干什么?”朴明哲看到李馨彤一怔之后,乖乖闭口不言的小妇人模样,这心头的火气,就更是如同火山暴发一般。

????“朴助理,我是谁,相信贵公司的朴东昌就很清楚。”方明远慢条斯理地道,“如果说你不清楚,可以去问问。而你,最好马上把你的这只爪子缩回去,否则的话……”

????朴东昌?朴明哲吃了一惊,大韩民国全球航空公司的前任社长,算是他未出五服的远房叔叔,因为在华夏境内辱骂华夏人,当场还有美国好莱坞着名导演卡梅隆和美国翡翠鸟电影集团的董事长高尔女士,被香港和美国媒体给曝了出来,在韩国引发了一场国民谴责,不得不辞职谢罪。现在虽然已经在韩金财团的其他公司里任职,但是却已经是远不如当初。

????虽然说是未出五服的远房叔叔,朴明哲对他却并没有半点敬意。在他看来,当初韩金财团在收购大韩民国全球航空公司的时候,若不是朴家这些人里,就他是在当时的大韩民国全球航空公司里担任一个中层的管理干部,算是一个行内人,后来这个社长的位置说什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所以几年前,他被撤掉时,家族里也没有什么人为他在朴重黛的面前说什么好话。不过,这个年青人说朴东昌清楚他是谁……朴明哲的思绪到了这里就没有再继续,因为他已经被方明远口中的“爪子”两字所彻底地激怒了。

????“否则怎么样?”朴明哲打断了方明远的话,暴喝道。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华夏人敢在韩国把他朴明哲怎么样?

????方明远眼睛微微地眯了眯,突然站起身来伸手握住了朴明哲伸出的手指,用力一拗,朴明哲立时身不由已地就哈下了腰,口中发出了呼痛声。

????整个会场立时都为之一静,原本从朴明哲走过去就一直关注着这里的人们惊呆了,那可是朴重黛的孙儿,居然有人在公众场合里对他动用暴力!这简直是难以想像的。就连李馨彤都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要阻止方明远。

????方明远手里又加了一把力,朴明哲身子又矮了三分,原本强力压抑的呼痛声立时又变得高昂了起来!

????“住手!”

????“住手!”人群中响起了一连串男女都有的叫声。

????方明远手上稍稍缓了缓劲,朴明哲强咬着嘴唇,才让自己没有再像个女人一样叫起来,方明远的袭击实在是太突然,令他没有一点防备。手上传来的剧痛也使得他无法控制地叫出声来,这股痛劲一过去,朴明哲立时意识到自己方才在众人的面前失态了!这使得他对方明远更是痛恨入骨。韩国人可是很看重面子的,他这副熊样,被在场的这么多人看到,日后他还怎么在人前立足?

????“朴明哲,你不是问‘否则怎么样’吗,否则就这样!”方明远冷笑道。就算你是朴重黛的孙子,也没资格来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哼哼,就是朴重黛自己这样做,要不是看在他八十余岁的年纪上,自己肯定也不客气。

????“你……卑鄙!”朴明哲咬着牙愤愤地道。这个混蛋,居然一声不响地就动手。

????“卑鄙?”方明远转念就明白了朴明哲的意思,不由得哑然失笑道,“朴助理,你的意思是说,我应当和你一起像两个娘们一样在这里打口水仗吗?”方明远手上微一用力,就在朴明哲张口欲呼痛的时候向前用力一送,朴明哲被他推得向后踉跄了几步,险些撞上后面急匆匆赶过来的张英子几人。

????朴明哲揉了揉手腕,怒气冲天,不过他还保留着几分理智,拦住了冲过来的张英子几人。李馨彤就在方明远的身边,自己这些人要是冲过去,不说会在众人面前留下个以多欺少的坏名声,万一撕打中扯及到了李馨彤,那可就是大麻烦。这里可是新罗酒店,三星集团的产业,届时自己这些人搞不好要进警察局。这对于他的名誉来说,无疑是个极大的污点。

????“你这人,也是满心的大男子主义!”林蓉嗔怪道。什么叫像娘们一样在这里打口水仗?谁告诉你女人就只会骂架而不会打架了?

????李馨彤却是眼中闪过了一抹异彩,看着方明远笑而不语。这令在场的那些韩国青年,尤其是朴明哲这些人更是怒气勃发。

????朴明哲恨恨地瞪着方明远,在这里立即开打,或者要求决斗,似乎都不大适合,一时片刻他还想不出来要如何报复回去。

????方明远悠悠然地又坐了下来,看着朴明哲几人道:“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说朴重黛前辈事务繁多,疏忽了对你这个孙儿的教育,那么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不要这么冒失地随随便便地没礼貌少家教地指着他人的鼻子,今天是碰上我,你只是**上吃点苦头,要是遇上那些心情不好的,也许你就是在给你们朴家招灾惹祸呢!”

????方明远的这一席话,就如同热油锅里倒了几滴冷水一般,立即令朴明哲等人有些急眼,他们觉得方明远这是不但在手头上占了便宜,实质上还充大辈,占他们的口头便宜。这话要是李涧熙说,他们这些人也只有乖乖地听着,就是不满,那也只有朴重黛或者说他们父亲那一代人去抗议,可是眼前分明就是个二十来岁,看起来还没有他们年纪大的年青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又怎么可能令他们心服。

????“你欺人太甚了!”朴明哲再也按纳不住自己的火气,可是他刚向前踏了两步,胳膊就被人强力地扯住了,他回头一看,却是崔金浩。

????“崔金浩!你这是干什么?”朴明哲大怒,用力地一甩胳膊,却并没有被甩开,反而自己被崔金浩扯了回来,而此时,张英子等人也被崔金石几人给拦住了。

????崔金浩心想,干什么?我什么都不想干,最好你一拳头打到那小子的脸上,打他个满脸鲜血,我还高兴呢。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敢放纵朴明哲,方明远方才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让他意识到,自己身为这个晚会的组织者,要是任由朴明哲不断地挑衅方明远,搞不好他自己也会被方明远牵怒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