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千万级投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千万级投资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啊,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卫兴国诧异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的方明远,从早上见面以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方明远就一直心情特好,还时不时地就唱两句,令他有些感到奇怪。开车的陈忠瞄了他一眼,轻咳了一声,卫兴国连忙将目光收了回来。陈忠暗暗地摇了摇头,卫兴国品德那是没得说,身手也很不错,但是毕竟是没有在领导的身边干过事,有些东西还是不懂,自己日后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前座两人的小动作,方明远又怎么可能觉察不到,不过他现在心情大好,自然也就不会在意卫兴国这点小小的“冒犯”。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今天的自己表现地有些出常,但是他就是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之情,常常是自己哼唱了几句之后,才察觉到自己居然又在“得意地笑”。

????所有人都不会猜到,他为什么会如此的高兴。不是因为宫本折一传来最新的消息,《幽游白书》已经与动画制作公司达成协议,已经正式进入运作阶段;也不是因为《泡泡龙》和《祖玛》在日本得到热销,如今公司的财务已是数钱数到手抽筋;更不是《大航海》的制作已经进入了后期,年内就可以成功上市,而是方明远个人身体上的变化——他现在终于有资格去成为一个男人了!虽然说早上起来的时候,难免有些尴尬,但是做为一个心理成熟的男性,忍受了近五年时光的非雄起时代后,这一结果令方明远自然是喜不自禁。

????“方少今天的心情很好吗?”孙照伦斜倚在车后座的靠背上,哑然失笑道。现在的方明远,倒是有几分和他年纪符合的模样。方明远的脸颊微热,孙照伦是于秋暇请来帮助他的,他自然还没有傲气到拿孙照伦当自己属下的地步。

????孙照伦倒也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接着问道:“刚才方少一直在唱的歌,听着挺好听,是谁的作词作曲,哪一位歌手唱的?”听着不像是大陆的作品,但是在港台,似乎也没有听过。虽然说到了他的这个年纪,对于什么流行歌曲,已经并不在意,但是方明远所哼唱的这首歌,却是颇有几分警世的味道,虽然在方明远唱来,欢乐气氛更浓厚一些——主要是“我得意的笑”他在反反复复地唱,但是却掩盖不了词曲中的那分大气。这样的一首歌,在港台应当不会是默默无闻的。还是说,这是在自己来到平川县后,港台新出的歌曲?

????方明远心里忽悠一下子,他此时这才反应过来,在这个时候,这首歌应当还没有面世,虽然记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了,但是在国内流行起来的时候,怎么也是二千年的前后的事情了。他有心想随便编个人出来,但是这孙照伦却是和自己常来常往的主,这一次蒙混过关,下一次万一自己再唱漏了嘴,可就不好说了。孙照伦这可是个精明人,时间长了,这关系可就不好处了。

????家乐福超市能够有今天的成绩,固然有方明远“高瞻远瞩”的因素在其中,孙照伦也是功不可没,那些具体的规章制度,无不是孙照伦拟订,可以说方明远是家乐福超市的大脑,那么孙照伦就是负责实施的双手!

????“是挺好听的,方少的嗓音也不错。”卫兴国扭头笑道。

????“不过我觉得,似乎女声会更好。”孙照伦摸着下巴笑眯眯地道,“方少从哪里听来的?回头我也买盘磁带听听。”

????得意忘形!方明远此时对这四个字才有了深刻的理解。方明远暗暗地长吸了一口气,小虫,如果说没有记错的话,应当是他做词作曲的,对不住了。

????“孙叔叔也觉得不错?那我可真是倍受鼓舞啊。”方明远的脸上露出了喜出望外的模样。

????“很不错!”孙照伦看了看方明远,这才意识到方明远话里的含意,脸上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道,“这首歌是你做的?”虽然说已经习惯了方明远的妖孽,但是这个冲击对于他来说,仍然是有些难以承受。卫兴国张大了口,瞠目结舌地说不出话来,就连座下的车子,都微微地晃了晃。

????方明远腼腆地道:“游戏之做,做着玩的。”

????“做着玩的?”孙照伦的眼珠都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一直到于秋暇一行人走出机场时,孙照伦仍然有些神思不属,这样妖孽的少年,实在是令他有些倍感冲击。

????“方哥哥!”一看到方明远,晴儿就挣脱了于秋暇的手,跑了过来。

????方明远一把把她抱了起来道:“晴儿最近乖不乖?听不听妈妈的话?”

????晴儿搂着他的脖子,亲呢地道:“晴儿最乖了,妈妈一直都这么夸我的。”

????“秋暇姐,一路上还好?”方明远这才对走到了近前的于秋暇笑道。他在机场里听说香港那边有大雨,还以为飞机会晚点。

????“还好,飞机在大雨来临前起飞的,倒是没有误事。”于秋暇用手捏着晴儿的脸,故作不满地道,“一见到方哥哥,就不管妈妈了,妈妈白疼你了!”看到女儿和方明远这样亲呢,于秋暇的心里也是倍感高兴,明远这孩子,这半年来的发展简直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每天都有可喜的变化,令于秋暇也是为之惊叹不已。虽然说他目前的这点点资产,放在香港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但是一个孩子白手起家,在短短的几年里,就能做成这个样子,已经是很难得了。真是难以想像,日后当晴儿长大了,需要接管郭氏航运集团的时候,他又会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

????“妈妈,晴儿乖的,晴儿没有不管妈妈,只是妈妈天天都能见到,方哥哥却是好长好长好长时间才能看到的。”晴儿的童语引得在场的人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明远,看来今年你的确是大有收获啊。”坐在桑塔纳车上的于秋暇意味深长地看了方明远一眼道。不久前还是面包车,如今都开上桑塔纳了。

????方明远搂着晴儿,一边逗她一边笑答道:“小打小闹的生意,也能入秋暇姐的法眼?一辆桑塔纳吗,在香港,恐怕孙叔都看不上吧?”

????孙照伦坐在前排的副驾驶座上,将卫兴国赶到了后车上去,闻言扭过头来道:“方少这可是谦虚之词了,半年的时光就创下了一个全省知名的品牌,我可是自愧不如的。郭夫人,你可是有所不知,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方少除了在商业上天赋极高外,这词曲一道上的造诣亦是不凡。”

????“词曲?”于秋暇修长的秀眉一挑,这倒是她不知道的。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又开始玩音乐了?

????“大概是因为今天要来接夫人吧,方少从早上可是一直唱到了机场,听得我是如醉如痴啊。”

????“还有这事?”于秋暇似笑非笑地转过脸来,看着方明远,“唱得什么歌啊,不知道我和晴儿有没有这个耳福。”

????方明远老脸一红,他没有料到孙照伦到现在对这事还念念不忘。“孙叔那是抬举我,秋暇姐就别当真了。”

????“难得有机会听你唱歌,还是说我和晴儿……晴儿,想不想听方哥哥唱歌?”于秋暇横了他一眼,低下头问晴儿道。

????“想……”晴儿拍着小巴掌,拉长了声音道。

????得,方明远知道今天的这一劫算是躲不过去了。

????一歌唱罢,车厢里一片寂静。好半晌,于秋暇才微皱娥眉地道:“明远,歌是很好听,但是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俗话说,曲为心声,于秋暇有些难以理解,方明远小小的年纪,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歌词来?如果说是久历红尘的老者,有这样的感悟倒是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是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将世情看得如此的通透?别说是方明远了,就是自己,也不可能做到。

????“前一阵子,看了一些历史方面和修身养德的书籍,心有所感,才写下来的。”方明远不由得哀叹,果然是一个谎言,需要用更多的谎言来弥补。于秋暇看了他半晌,这才微微地点了点头,这个理由倒还是说得过去。

????“郭夫人,你觉得这一首歌怎么样?”孙照伦这时才插口道,“方少想必无意在娱乐界当个明星,但是这首歌这样埋没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于秋暇看了看方明远,方明远连忙点了点头,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明星,一天到晚去哪里都有狗仔队跟着,跟谁吃个饭都能扯出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这个好办,回头在香港找位歌星也就是了。”这种事情,对于在香港有着莫大影响力的郭家来说,实在是不值得为此费心。

????“明远,你上一次可是太冒失了!”于秋暇俏脸一沉,做惯了豪门夫人,家族里掌握着数以万计工人的饭碗的她,这一沉下脸来,自有一番威严。

????方明远头一低,得,又来了!为了这事,他可是已经被好几个人说过了,现在正在给他物色合适的人选,补充他的随身人员。“秋暇姐,我都已经被训诫了好几回了,您就口下留情吧。再说,这不是因祸得福,得到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吗?”

????于秋暇难得看他吃瘪的时候,这心里一软,也就再沉不下脸了,用手点指着方明远的额头,嗔怪道:“你这个小子,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要不是玉成及时赶到,你就吃苦头了。”

????方明远一脸苦笑地承受着于秋暇指尖传来的压力,心头却是暖暖的,这个便宜姐姐显然是发自内心地关心自己的安危,他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

????于秋暇半晌才靠回到了椅背上,轻声地道:“说吧,这一次让姐姐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主意了?”

????方明远将怀里的晴儿换了个姿势,微微地活动了一下腿脚,这才道:“我希望能够和秋暇姐共同出资投资奉元市的离山区旅游业!”

????赵绪安和马永福已经相继传回了消息,省委省政府,奉元市委市政府,离山区委区政府,已经相继暗地里表态,欢迎方家投资离山区,并且允诺给予一系列的优惠条件。方明远看了一下,就是与外资企业相比,也相差无已。方明远一来是手头的钱毕竟有限,二来也是为了进一步地巩固与郭家的关系,三来,也是为了更好地利用香港已经成熟旅游业资源所以才想到要和于秋暇共同出资。恰好,近期内,那家温泉疗养院也已经竣工,于秋暇原本就有意来奉元看看,得到方明远的电话后,立即就赶了过来。

????于秋暇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道:“你有了详细的计划了吗?这可是一个大工程,需要的资金将会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目。你大概能够筹集到多少?”

????“日本的新公司,新年年底会有一款新游戏上市,《泡泡龙》和《祖玛》的收益也不错,相信在归还秋暇姐的借款后还能有不少的剩余,我打算用公司的股份在日本抵押贷款,相信贷个几百万的人民币不成问题,我和交通银行奉元分行的关系还成,再用家乐福超市抵押贷款,相信也能贷出一些钱来,估计凑个一千万……”

????“等等!”于秋暇坐直了身子,诧异地问道,“你在日本的投资半年的时间里就已经还本还有了盈利?”

????“具体的数额还要等到年底才会知晓,但是收回投资成本已经是肯定的了。”

????于秋暇捂着额头倒了回去,方明远奇怪地看着她,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半年收回投资成本这难道说其间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他又扭头看了看孙照伦,只见孙照伦亦是瞠目结舌,口一张一合地,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我的借款,你不必急着还,多出来的收益全部都追加投资,进一步地巩固公司在日本的市场。也不必拿股份去抵押贷款,几百万人民币,我还借得起你。”于秋暇放下了手,一双明眸此时闪闪发亮。果然是妖孽啊,短短的半年时间,居然就能够收回所有的投资,还有可观的盈利,这小子的商业天赋果然是不同凡响。于秋暇几乎是瞬间就决定了,既然方明远如此地看好离山区的旅游业,那么自己就拿出私房钱来陪他搏一把。

????“这个……”方明远不由得有些迟疑。

????“难道说你还怕姐姐日后会突然要你还款卡你的脖子不成?”于秋暇轻嗔道,“你要是不放心,那回头我和你签十年的借款合同好了!”

????方明远连忙举手讨饶道:“秋暇姐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换个人还巴不得这样呢,你小子倒好,还在这里推三阻四的。”于秋暇气鼓鼓地道。

????“妈妈,别生气啊。”晴儿从方明远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扑到了于秋暇的怀里道,“方哥哥,妈妈生气了,你快说对不起啊!说对不起,妈妈就不生气了!”清脆的童声在车厢里回荡着。

????“对不起,秋暇姐。”方明远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

????“噗嗤!”搂着晴儿的于秋暇再也板不住脸,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这样才对,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只会嫌大人给得不够多,哪有往外推的道理。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给你什么,你就乖乖地收下好了。你放心好了,日后晴儿长大了,有朝你要东西的时候。”

????“妈妈不生气了?”晴儿眨了眨眼,问于秋暇道。

????“不生气了!”于秋暇爱怜地道,面对曾经几乎是失而复得的女儿,她任何时候都是那么温柔。晴儿从她的怀里爬了起来,又钻回到了方明远的怀里。全车的人都不禁为之愕然。

????“这丫头,有了哥哥就忘了妈!”于秋暇不禁笑骂道。

????方明远也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前几次晴儿虽然见了自己也很亲热,但是像这一次这样粘自己,却还是头一回。

????“有了妈妈的孩子是个宝,没有妈妈的孩子是根草,要是没有哥哥,我就是根草了!妈妈说过,要感谢哥哥的。”晴儿的话听得一车人都为之失笑,大概在她的心灵里,感谢一个人就是多和他亲近吧。

????“不管你原打算怎么着,我都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可是我给晴儿日后预备的嫁妆。至于其余的百分之七十,都归你了。需要的资金,算是你借我的。以后我可是你的大债主,所以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那就这样决定吧,回头你写一份详细的计划书给我,交通银行在香港也有分行,需要多少资金我从那里给你划款也就是了。不过这负责人你想好了没有?孙经理?还是你小叔?”于秋暇捋了捋鬓角的秀发道。

????“这个,还需要姐姐在香港帮我物色一个。”方明远苦笑道,秋暇姐的强势,他算是彻底地领受到了。这根本就不容拒绝吗。

????于秋暇瞪大了眼睛,合着这小子全都指望着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