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六章 六二八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飘渺的风神日吉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亡美灭日美女是祸水笑傲天地的打赏。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求动力和推荐票!

????下午,家有宝在工业厅厅长常智明交通厅厅长罗致祥和潼宜主管交通的副市长荣扬陪同下,参观了即将正式开工投产的秦川三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后,于傍晚乘机从奉元机场返回了京城。当时,苏爱军赵绪安和钱启立将他送到了平潼高速公路的入口处。

????而整个下午,他再也没有见过方明远,所以他也只能是通过苏爱军向方明远转达自己的想法。

????“苏叔,向国内造船企业转让技术,促成国内造船业整体技术的提升,这我不反对。但是,低价全面转让,这只会坏了造船行业的行情!”方明远道,“造船业的每一项重大技术革新,背后可以说都是巨额的资金和无数科研人员心血的投入。而这些投入也是冒着巨大的失败风险的,所以在最初的时候,市场要保证这些企业能够通过商品销售将这些成本投入收回。国内的这些企业,您还不知道,靠着国内低廉的劳动力价格,还有在环保方面的低要求,以及出口退汇政策,一味地压低市场价格来抢夺订单,最后不但扰乱了国际市场价格,招来无数同行的不满,咱们其实也没有赚到多少钱。”

????苏爱军苦笑地点了点头,他也明白,方明远所说的这些都是大实话,华夏出口的稀土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例子了。虽然说掌握着世界上最多的稀土储量,也占据了当时国际市场份额几乎是百分之百,但是却根本没有定价权,黄金硬是卖出了个白菜价!与中东产油国在国际原油市场上呼风唤雨,挣得盆满钵满的地位相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在方明远强势介入之后,这几年来,稀土的价格已经稳定在当年五六倍价格的上下,这还是在华夏大幅度缩减了产量,美国俄罗斯等几国相继重启了本国的稀土生产的情况下。国内的稀土企业的日子比起当年来可是好得令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对于一家正常企业来说,掌握多少市场份额,拥有多少客户,价格的高低,其实追根究底的话对于投资人们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够挣到令人满意的利润!

????就像香港锦湖电影集团,每年的电影产量,不要说与好莱坞的那些老牌电影公司们相比起来,就是和国内的那些制片厂相比较,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但是国内每年数百部电影的票房,捆在一起,也没有香港锦湖电影集团一家公司每年那么几部电影的全球票房高!如果说不考虑国人就业社会稳定以及粗制滥造的影片也多多少少地能够满足国人对于电影的需求的话,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和国内的这些制片厂。那一个更受投资者的欢迎,只要脑子没有被宇宙第一真理洗过的,那还用说吗?

????争夺市场份额的最终目地是为了盈利,而华夏的很多企业。即便是抢到了最大的市场份额,却也不能将这些市场份额转化成企业可持续盈利的基础。而一旦国际市场上发生什么风吹草动,这些公司就会面临着资金破裂找不到订单的窘境。其中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将商品的利润率压到了极点。

????这些的企业。纵然是成为世界工厂,也是世界血汗工厂!

????“那么你觉得什么样的条件,你可以点头允许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将这三大建造技术向国内的其他企业转让?”苏爱军道。“高额的专利费你是不用想了,这些企业现在能够维持着不亏损,就已经是不错了,而国家在短期内,也不可能向他们大量拨款。”

????“苏叔,你这可是难为我了,现在是他们即便愿意拿出高额的专利转让费,日韩两国的企业,也不愿意向他们转让技术!”方明远失声叫道。

????“苏书记,那么能不能在其他方面对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进行一些补贴呢?”一直在倾听的钱启立帮腔道,“我觉得方少说得也很有道理,如果说任由他们这样无下限地打价格战,对谁都没有好处。”

????苏爱军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道:“我明白,这要求确实是难为你了。但是造船业也是关系着国内数以十万计的广大产业工人的未来的。而目前的国内造船业,可以说很难进入高附加值的船舶建造行列。而那些低附加值的船舶……”苏爱军摇了摇头,谁都能造的结果就是如今华夏大部分造船厂都面临着亏损破产。

????方明远沉吟了半晌这才道:”苏叔,关于这一块,我有一些想法,但是还不成熟,您先听听。第一,三大技术,不能全面向国内其他造船企业转让,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可以从中选择三到五家有规模有实力也有足够技术水平的企业进行转让,而且在商定的时期内,他们无权将技术再转让。”

????苏爱军点了点头道:“这我可以理解,第二呢?”要是让这些企业也有技术再转让的权利,恐怕这三项技术就要烂大街了。届时,恐怕连东南亚和南美国家也有这个能力了。

????“第二,他们交不了专利转让费也可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会根据国内的实际情况制定一个船舶建造的成本价,这些企业在八到十年里所建造的这三种船,都必须卖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将会按成本价适当上浮支付购买价,最高不超过成本价的百分之五。而且,这些企业在这八到十年里,必须要卖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一定的数量这三种船。”方明远继续道,“合同期满之后,他们所建造的这三种船舶,可以自行向国际市场推出,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不会再有任何干涉。”

????苏爱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方明远这是打算将这几家造船企业当成自家公司的打工仔啊,不过这个条件依然不算是苛刻。成本价的百分之五,听起来不多,但是国内的这些船企们,很多时候建造一艘船舶能够不亏本就是胜利。而且,这三种型号的船舶都是动辄数千万上亿美元的市场售价,成本价的百分之五,绝对数字也是相当可观的。

????“第三,如果说他们的资金周转有困难,要进行贷款的话,必须要在我指定的银行。而且他们在合同期间一旦破产清算,或者说被其他企业吞并,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有权收回技术授权。目前我就想到了这么……”方明远的话还未说完,就听机场贵宾室里响起了一个甜美的声音,“从京城起飞的国航ca1206航班已经抵达奉元国际机场,请前来迎接亲友的朋友们到接机口等待……”

????国航ca1206航班,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执行董事劳伦斯彼德林斯乘坐的正是这一航班。方明远他们当然是不用亲自到接机口等待了,当飞机打开舱门时,自然会有机场的工作人员,将劳伦斯彼德林斯引导到这里的。

????“嗯,这倒也是个思路!”苏爱军沉吟了片刻道。虽然说对于国内的这些造船企业来说可能条件有些苛刻,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他们也是一件好事。不但可以学习到新的技术,还不用发愁船舶的销售,也不用发愁筹集不到专利转让费。就像方明远刚才所说的那样,这三项技术,是国内企业拿钱去买,日韩两国船企也不会卖的。他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说话间,就见贵宾室的屋门被苏爱军的秘书推了开来,接着几名白种人簇拥着一个五十来岁,头发银白的瘦高男子走了过来,正是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执行董事劳伦斯彼德林斯。

????方明远苏爱军他们站起身来,彼德林斯董事的目光在他们几人的脸上扫过,落到了方明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快步地走上前来,伸出手道:“方,你应当就是方吧?”

????“彼德林斯董事,你好!”方明远也伸出手来与他相握道,“欢迎你来奉元!”

????彼德林斯用力地和方明远握了握道:“方,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认识,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你的电影!欧,方,你可不可以给我的妻子和女儿一个签名?”

????方明远笑道:“没问题,那是我的荣幸!给你介绍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跟在彼德林斯身后的一个年青女性突然脸色大变地挤上前来,在彼德林斯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原本一脸笑容的彼德林斯立时变得无比的震惊,松开了方明远的手,扯着那个白种女人连声地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能确定吗?”

????方明远也是一脸地震惊,那女人的声音虽然小,但他却也听清楚了。她说,“我国纽约曼哈顿岛上的世界贸易中心双塔遭遇航空客机的撞击!”

????无量天尊!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无所不能的上帝!

????九一一怎么变六二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