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章 副市长许文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章 副市长许文江

????就在于秋暇和方明远在车里谈笑间决定了千万级的投资时,此时从机场通向离山区的道路上,一群官员们正在兴奋地等待着。

????赵绪安看着站在前排正与奉元区委书记王志和奉元市副市长许文江,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说整个与方家的谈判过程中,这两位都没起什么作用,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两位要在于秋暇面前露露脸,他也是拦不住的。也不知道这两位怎么还有脸前来,拿下安明锋最大的阻力可以说就是来自他们,若不是杨均义发了狠,恐怕拿下李德歆和孟郐以及涉案人员作为替罪羊也就到此为止了。

????等得有些不耐烦的许文江看了看一旁的秘书,秘书会意凑到近前低声地道:“客人们已经出了机场,距离这里不远了。这里风大,您要不要先到车里坐坐。”

????许文江微微地摇了摇头,这一次,于秋暇前来奉元,一方面是为了温泉疗养院的竣工,另一方面,有很大可能会考察离山区的投资环境,虽然说,目前还很难说,投资的前境如何,但是市里面都要努力的争取。不管投资的多少,只要有投资落地,对于港台的很多商人来说,就具有很大的示范作用。自从郭家在离山建设温泉疗养院的消息传扬出去后,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奉元市里来自港台的投资已经有了明显增加,投资额与上年同期相比起来,上涨了百分之一百六,令省、市里的领导欣喜不已。这一次于秋暇再来奉元,若不是投资的确定性还不好说,加上自己的竭力争取,恐怕这个差事就轮不到自己了。

????许文江是本地人,虽然是奉元的副市长,但是刚提上来一年,还没有成为市委常委,若不是他老子是前省组织部长,刚退下去没两年,余威仍在,恐怕如今在奉元市里,他这个副市长也只能乖乖地当个举手工具。所以许文江如今迫切地需要政绩和外力的推动。而郭氏航运集团,显然是有这个能力。

????“许市长,您说这一次郭夫人来离山,会不会投资?”站在他身侧的王志轻声地问道。这一次于秋暇前来投资,可是也关系到他前途的大事。

????许文江看了看左右,附近的官员们都知趣地让了开来,这副市长和区委书记要说点悄悄话,自然是没有人敢冒失地往前凑。

????“哼,那个安明锋你处理好了吗?”许文江语带不满地问道,这一次安明锋闯祸,最初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做为王志的得力大将,为了保证王志在离山区的地位,他自然是要帮着保下来的。后来才知道,居然是安明锋的远房侄子在离山上打劫方明远不成,居然在离山景区派出所内勾结警察,企图栽赃陷害方明远他们故意伤人!此事直截了当地捅到了赵绪安和省警察厅厅长杨均义那里,被赵绪安捉了个现行。搞得他现在也有些被动。

????“许市长,赵绪安他太狠了,在区常委会上,直接提出来要将安明锋拘留审查,这不是明摆着想要一棒子打死他吗。依我看,不过是安明锋的远房侄子仗势欺人罢了,这种事那还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和安明锋又有什么直接关系?你说这家家都有三五个孩子,杂七杂八的亲戚算起来,谁家没有个三五十。再说了,他远房侄子闹事,又不是安明锋得罪了那方明远,赵绪安和杨均义这纯粹是想借此机会,安插自己的亲信,将我架空。”王志一脸不满地道。

????许文江横了王志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王志,你要是这么想的话,我看你这辈子就老老实实地当个区委书记吧!”这个矮冬瓜,要不是自己现在实在是手中人手紧缺,早就把他从自己的圈子里踢出去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居然在他的口里这样轻描淡写的解决了。要真的能这样的话,这世界上的很多事就简简单单了。

????方明远那是谁?抛开了与郭家的关系不说,现在他在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很多官员眼中,也是正当红。全省的各市县,包括奉元市在内,除了平川县这一个亮点之外,可以说在这一次抢购风潮中全军覆没!物价上涨的幅度,就是他们这些衣食无忧的官员们看来,都觉得触目惊心。更不要说那些一年辛辛苦苦、缩衣节食也积蓄不了多少钱的民众了。若不是中 央政府果断叫停了这一次物价改革,又提高了储蓄利率,尽最大努力平息物价,如今的秦西省会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物价改革的失败,可以说是对省委省政府威信的一次强力冲击,事后必然会有人因为中 央政府的问责而落马,在这个时候,物价始终保持稳定的平川县就是秦西省上上下下这些官员们的一块遮羞布,毕竟从全国来说,连个亮点都没有的省份是大有人在。有了这块遮羞布,秦西省的高层们,在面对中 央时还算能有几分底气。

????而平川县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所有人都无法否认家乐福超市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就连郭天放和李东星的报告中,也浓墨重笔地提到了家乐福超市坚持商品不涨价,并且及时地向县里银行储入资金,才是平川县平稳渡过抢购风潮的关键。如果说没有家乐福超市,郭天放和李东星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变不出来,稳定市场的足量商品来。而方明远是谁,是家乐福超市的创办人,就算他不是,那么做为方家的长子长孙,其在方家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虽然说对于平川县在这一次抢购风潮中的表现省委省政府、潍南市委市政府已经给予了奖励与表彰,但是到目前来说,真正落实到方家的还不多。不是省委省政府过河拆桥、上墙抽梯,而是具体要奖励到什么地步,省里面还没有达成共识。

????在这个敏感的时候,离山景区派出所却惹出这么一档子事来,这也就是方明远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赵绪安赶到的又及时,当机立断地对涉案人员全部都拿下,算是保住了奉元市市委市政府的面子,否则的话,恐怕到最后,市里为了给省委省政府一个交待,就不仅仅是一个安明锋的问题了!这是**裸地打省领导们的脸啊!

????届时,赵绪安做为刚到任不久的区长,又是事发后赶至现场的区里第一人,责任担不了多少,但是他王志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过关了。他居然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楚形势,还在这里抱怨。

????许文江的话立时令王志有些惶恐,今年刚四十八岁的他,还幻想着自己近期内能够有再升一级,争取在退休前迈入厅级干部的未来,而听许文江的意思,要是这一关过不去,他就可能会在区委书记这一位置止步。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许文江摇了摇头道。他也明白,经历了惨痛的十年后,如今华夏官场上的这些干部素质良萎不齐,有些人……不提也罢!自己要在市里站稳脚跟,现在还需要这些人的支持。“总之,我就告诫你一句话,以后拿那个少年当市长公子一样供着!得罪了市长公子怎么解决,得罪了他也怎么解决!”

????“啊?”王志吃惊地大张着口,连嘴里那几颗虫牙都露了出来,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许文江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没有敢问,是当潍南这样的地级市的市长公子来看待,还是像奉元这样副省级的城市市长公子来看待。不过,不管是哪一级的市长公子,在辖区内出这么大事,安明锋都难逃责任,最好最好的情况也只能是降职另行安置了。他不敢再多说什么,唯唯诺诺地站在那里。这时候,公路的尽头处出现了一条车队。

????“市长,郭夫人的车到了!”秘书连忙凑过来报告道。

????“方少,路边有离山区的官员在等候。”陈忠是第一个注意到路边人群的。

????“唉……”方明远长叹了一口气,他是最烦这一种迎来送往的。国家收取民众的税收,来养活这些官员,但是这些官员们每年有多少时间是花费在这种事情上的?恐怕没有人算得清楚。

????小车缓缓地停靠在路边,许文江等人这才注意到,为首的两辆车是两辆桑塔纳,后面的才是郭家前些日子运来的豪华车。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于秋暇究竟在哪一辆车上。直到郭家的人和卫兴国跳下车来去打开车门,这才确定了位置,连忙快步地迎了过去。

????于秋暇和搂着晴儿的方明远从车的两侧下了车,许文江带着王志和赵绪安快步地走过来,老远就伸出手道:“这位就是郭夫人吧,我代表奉元市委市政府欢迎你来奉元!”

????于秋暇淡然地伸手和他轻握即松道:“我只是前来看看温泉疗养院的工程,想不到竟然惊动了市里的领导,实在是令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许文江和王志与方明远没有见过面,赵绪安可是认得方明远,看到他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和于秋暇同车下来,这心里立时就想起来,于秋暇似乎只有一个女儿,当初正是因为她被拐才令方明远和郭家搭上关系的,如今看来,这关系还是不浅啊。方明远也看到了赵绪安,微微地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许文江和于秋暇又客套了几句,这才为他介绍身边的官员,郭玉成找了个空低声地告诉了于秋暇许文江的身份。

????“许市长,介绍你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弟弟方明远,这是我的女儿郭晴。”于秋暇亦将方明远两人介绍给许文江等人。

????许文江和王志此时才知道,这个抱着小女孩子的少年,居然就是刚才他们议论的男主角,能够抱着郭家的小公主,又和于秋暇同车而行,方明远在于秋暇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原来这位就是我们秦西省大名鼎鼎的家乐福超市东家啊,我可是久闻大名了。”许文江微微一怔,不过他很快就满面欢颜地道。

????“许市长您太高抬我了,抱着孩子,我就不和您握手了。”方明远不卑不亢地道。他的镇定自若令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禁为之惊诧——不管怎么说,许文江都是一座副省级城市的副市长,在他的面前,别说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就是一些四五十岁的官员,也常常进退失措。

????几人又客套了几句,这才各回各自的车队。

????“看到没有,那个少年能够和于秋暇同车前来,怀里还搂着郭家的小公主!你自己想想吧!”许文江侧首看着窗外,于秋暇的车队此时已经拐上了前往温泉疗养院的道路。

????许文江此次前来,也只是代表奉元市委市政府做出的姿态,真正的商业谈判,还是由底下的人负责。而且于秋暇坐飞机到这里,也没有不休息就要让人家投入工作的道理。

????王志长叹了一口气,就连郭玉成这个郭家在这里的负责人都没资格同车,不用许文江提点,他也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如果说连这一点道理他都不明白的话,那这个位子他也坐不上来。

????“从某种角度来说,你就应当把他视为于秋暇在奉元的代理人,而且是那种可以独立做主的代理人!哼哼,恐怕你还不知道吧,这一处温泉疗养院,当初就是那个少年的提议,否则上一次,出了那么一档子事,郭家怎么还有兴致再去考虑什么投资?安明锋的侄儿招惹谁不好,偏去招惹他!那不是自己找……哼!”许文江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王志又怎么可能不明白。

????王志此时也不由得后背满是冷汗,难怪杨均义对处理安明锋一事上,少有的雷厉风行,而且对于自己这个区委书记的意见,毫不放在心上——一般情况下,像奉元市这样重要的副省级城市,哪怕是区公安局的局长,都是由当地政府和省警察厅双重领导,人选也是要经过双方的共同批准。在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前,省警察厅还是比较尊重当地政府的意见,至少要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像杨均义这样,当天就将安明锋控制了起来。显然,对于方明远的重要性,杨均义比自己有着更为明确的认识。

????“让安明锋嘴严实一些,没了官并不代表一切都结束了!”许文江半闭着眼,轻声地道,“对于这个方明远,你要用心地去拉拢,嘿嘿,如果说用得好的话,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契机。郭氏航运集团若是能够在离山区大规模的投资,其间不仅仅是招商引资的成功,其背后还有重要的政治意义!所以,你一定要对方明远多加关注,所有的事情,都要及时地告知于我。这件事你要是办得好的话,也许日后你还有机会再进一步。”许文江的话已经说得很透了,在官场上,一般是不会说得这样清楚,尤其是那些高级官员们,打官腔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本能。

????王志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他已经决定了,回头就把关于方明远的资料下发到区委的每一个人手里,不管怎么样,绝不能再出类似的事件。重要的政治意义,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七个字,但是其中究竟包含了多大的份量,王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什么事情一扯到政治二字,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的话,别说是自己一个小小区委书记,就是省委书记、省长这样在他眼里高不可攀的大官,也一样有落马的可能。

????仿佛看透了王志的想法,许文江侧回头来,郑重其事地道:“别想着把他的资料下发到区委的每一个人手里,他不是官员,想必也不会喜欢人人瞩目,香港人也不喜欢人这样做。”那少年如果说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的话,恐怕此时在平川县里早就是人人皆知了,而不是他的小叔和孙照伦。虽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少年居然会不喜欢出风头,但是要讨好一个人,自然是要顺着人家的脾气秉性才对。如果说王志真的那样做的话,区委里人多嘴杂,天知道最终会传成什么样,那岂不是拍马屁拍到马蹄上了。

????虽然说到九七年,香港才会回归华夏,但是距离那一天已经只有不到十年的时光了,香港已经出现了部分富豪移民他国,向外转移资金的迹象,为了香港的稳定回归,为了香港日后的安定,中 央可是绞尽脑汁,如果说在香港有着巨大影响力的郭氏航运集团能够大规模的投资内地,对于稳定香港人心,无疑有着积极向上的作用。而谁促成了这一点,谁就会成为省委省政府乃至中 央政府眼中的红人。

????这才是许文江最为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