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一章 旧事重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一章 旧事重提

????“许文江,秦西平水市人,曾任离山区委书记,如今是奉元市副市长,其父是秦西省的前省组织部长,退下去有将近两年,余威仍在,但是人走茶凉,他在秦西省内的影响力与日递减。如今许文江在奉元市的地位并不是很稳固,大概是想在老人的影响力消失怠尽前,稳固住自己的地位。应当不会坏你的事,反而会大力地推动此事。”于秋暇对于奉元市里的这些领导,远比方明远还要熟悉。而且郭玉成在这里的半年时光,也收集了不少省内高层的资料,以供郭家决策使用。就在与许文江等人告辞,上车的那一刹那,郭玉成就已经将有关许文江的资料递进了车内。

????方明远一边逗着晴儿,一边笑道:”秋暇姐,只要有你的投资进来,谁也不会坏我的事。嘿嘿,他们可是不仅仅算经济账,还要算政治账的。郭氏航运集团在香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投资落地奉元,所带来的示范作用,就足以令那些官员们梦里都笑醒过来。而且郭氏航运集团在华夏中 央政府与英国政府签订了九七香港回归协议后,仍然能够向华夏内地加大投资,这说明了郭氏航运集团对未来的看好,对于稳定香港的人心可以起到镇海神针的作用。这是姐姐你的投资意向还不明,否则就不是一个副市长来接待你了。”

????于秋暇吃惊地微张小口,类似的话,她公公也曾经说过,只要香港还未回归华夏,只要郭氏航运集团没有流露出外迁的意向,那么郭家的投资在华夏就是安全的,不必担心会有人肆无忌惮地从中做梗。更不必担心有人敢侵吞郭家的财产。华夏的官员们,搞经济那是烂招一大堆,但要是谈起政治来,却没几个傻子。郭家只是觉得自已的主营业务在航运上,而秦西地处内陆,这两者间没什么交集。所以郭家对于投资秦西并不积极,但是于秋暇愿意将自己的私房钱投入到秦西,郭家倒也无人阻止。

????方明远伸了一个懒腰,能够结识于秋暇夫妻,并且与他们有着良好的关系,实在是他的幸运,拉着于秋暇共同投资,无异于为他自己求来了一张平安符。苏浣东虽然可以护着他,但是远在京城,又是属于华夏高层,难免会出现鞭长莫及的时候。经历过前世的方明远,又怎么会不明白,地方对于中 央阳奉阴违的那一套?面对中 央政府尚且如此,何况苏浣东现在还只是一个部长。但是有了郭家,就不同了,招商引资、善待港资,这是中 央定下的基本国策,敢与其叫板的,那就要考虑将会面临来自中 央政府绝大多数高层的滔天怒火了。

????于秋暇捋了捋鬓角的秀发,借此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显然方明远又给了她一个惊喜,有这样的见识,对于成年人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却是难能可贵。看来,方明远的天赋并不仅仅局限于商业上,对于国家大势也有着极高的敏感性。居然一眼就看透了如今的华夏与香港正处于蜜月期。

????“我的设想中,头一批的投入主要是两项工作,一个是要在奉元成立一家旅行社,负责接待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另一个则是要收购改造离山区当地的旅馆,将其改造成能够令外国游客满意的高级旅馆。”方明远盘算道,虽然说日后终究还是要有高等级的宾馆,但是目前来说,他更倾向于收购那些现成的旧式旅馆,并将其改造成充分有华夏风俗特色的旅馆,相信这样对于那些不远万里前来华夏的外国人,会更有吸引力。高楼大厦的旅馆,对于那些欧美国家的游客们来说,没什么新奇的,反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更能吸引他们的关注。虽然说这样的旅馆,无疑占地面积会大一些,但是如今的华夏,地价还不高,而且改造毕竟比重建所需要的时间和资金都少,而且占下来的土地,日后则可以保证自己在离山区的中心有着足够的建筑用地,一举两得。

????于秋暇微微地点了点头,来过几次奉元后,她对于内地的了解已经远在一般香港人之上,奉元市内,除了那些由政府机关经办,用来接待政府工作人员和领导的招待所外,其余的旅馆无论是设施还是服务水平上,与香港都有着极大的差距。而这一点,恰恰令那些已经习惯了国外旅馆服务水平的外国游客们感到很不适应。这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外国人对奉元的好感。

????“这旅行社的社长和旅馆的经理,就需要秋暇姐在香港帮我物色了,只要他有孙经理的一半水平,我就满意了。”

????坐副驾驶座上的孙照伦心中一暖,他又怎么能不知道,方明远这是在向于秋暇表示自己对于孙照伦的满意,经过今天车上方才的那一幕,他才知道,于秋暇对于方明远的感情那已经不是宠爱两字可以形容的,也许无条件的信任更合适。仅仅因为是方明远的请求,于秋暇就已经答应下了上千万元的投资,而且是无条件无期限的无息借款!

????要知道于秋暇可不是香港豪门中那些花瓶式的夫人,在郭家,她是掌握着股权的实权少夫人,而且她的娘家,在香港也不是一般人,虽然算不得顶级豪门,但也是上层圈子里的常客,自小在这样家庭环境中长大的于秋暇在嫁入郭家之前,那也曾经执掌过于家的产业,并且取得了不俗的实绩。这样的一个女人,识人的眼光岂能以常人以度之。能够得到她的青眯,其难度可想而知。

????“方少这可是高抬我了,实在是愧不敢当。孙某还有自知之明,若不是方少当初强令采购超量的货物储备,后来又一力压着我不让商品涨价,家乐福超市又怎么能够有今天的大好形式,方少的高瞻远瞩才是最重要的因素。”孙照伦谦虚道。

????“噗嗤!”于秋暇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不用互相吹捧了,孙经理的能力我是早就知道了,至于你,臭小子,想要孙经理继续留下来帮你就明说,不必这样拐弯抹角的。”

????谈笑间车队已经来到了温泉疗养院的大门外。这里位于离山的一角,远离交通主干道,倒是悠静。四周青山绿水,附近不远处有一家村落,约有三百余家农户。

????“自从我们选址定在了这里,区警察局就在这村里特设了一处派出所,工作上对于我们倒还是相当地配合!”郭玉成指点着远处的村落笑道,对于这半年来,离山区政府的配合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了,要是没有方明远那一档子事就更好了。方明远放下晴儿,晴儿一手拉着方明远的手,另一只手扯着于秋暇的衣襟,红扑扑的小脸上露出了喜不自禁的神色来。

????于秋暇点了点头,拉着晴儿迈步向里走,方明远亦只好与她并肩而行,郭玉成则是落后了半个身位,为他们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其他人则是跟在其后。

????这一处温泉疗养院占地广阔,完全是依照华夏的古代建筑风格建造,利用林木、池塘、土山将整个疗养院共分为八个院落,其中前四个较大的院落主要是提供给那些散客们居住疗养的,而后四个院落则是提供给那些一掷千金的豪客们的。这四个院落互不相联,院内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甚至于各有一条通向外界的通道,可以保证入住者的完全**。院内共有三处温泉眼,虽然都不大,但是每天可以提供足量的温泉水供入住者使用。

????“疗养院里的服务人员现在培训得如何?”于秋暇还是相当满意的。像这样规模的温泉疗养院,在地价高涨的香港还是不多见的,加上这里又是离山脚下,做为华夏历史上数代王朝夏宫所在地,对于那些在意风水的香港人们来说,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基层的服务人员已经全部招聘齐全,到现在为止,已经培训了一个来月,但是中高层的管理人员,奉元这里很难招到令人满意的,恐怕夫人要从香港暂时借调一部分人来,等这里的运营走入正轨,再从基层中提拔选用了。”郭玉成无奈地道。仅仅这些基层服务人员的培训工作,就已经令他这一个多月里伤透了脑筋,地处西北内陆的奉元,在生活习惯上有很多地方与地处南方临海的香港差别很大,而且奉元市里那些高素质的年轻女性,对于到温泉疗养院当服务员心理上还是有比较大的抵触,虽然有高薪诱惑,但是这一批服务人员中主要还是以高中生和中专生为主。为了让这些服务人员们能够达到心目中的标准,这些日子里郭玉成可是绞尽了脑汁。

????于秋暇点了点头,这倒不出她的意料之外,华夏改革开放不过数年,旅游业亦是刚刚兴起,各方各面的基础还很薄弱,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情理之中。

????“明远,届时你招聘的那些旅馆服务员,也可以交到玉成的手里,让他帮你培训。那话是怎么说的,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吗。”于秋暇侧脸看了看又将走累了的晴儿抱在怀里的方明远道。心想带着他在身边倒是不错,至少这晴儿又多了个伴。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多,但是在晴儿那幼小的心灵里,还是留下了一些阴影。如今的晴儿,对于那些陌生人,甚至于不熟悉的人,还是有着相当大的戒心的。平时除了自己的家人外,就只有少数几个常在自己左右的仆人能够抱着她

????“那敢情好!”方明远正盘算着要如何开口呢,想不到于秋暇倒先提出来了,“那就要麻烦玉成哥了。”

????“哪里,哪里,这也是应当的,都是为夫人……”郭玉成话说了个半截,才察觉到了不妥。自己的确是在为郭家工作,但是这个少年却是被于秋暇有意扶持的。

????“玉成哥说的是,都是帮秋暇姐的吗。”方明远眨眨眼,对于秋暇嘻皮笑脸地道,“秋暇姐,你说日后成立了公司,我这个幕后工作者算什么?也没有人给我发工资。”

????于秋暇好笑地捏了捏他的脸道:“你可是大股东,发工资这事你说了算。我只管到时候分红就好了。而且你要搞清楚,是我帮你呃,不是你帮我。这可是根本性的问题。”

????郭玉成为于秋暇选定的住处是四个小院中比较居中的一个,穿过一个月亮门,再转过一座假山,才算是真正进入了院子,在院子的中央是一个小池塘,池塘的中心还有个小亭子,整个院落就是围着这池塘而建。方明远不禁暗暗咋舌,虽然说这一笔投资是在他的怂恿下落地离山的,但是一直以来,他还真没有来过。今天一看,就算是这地皮目前还不贵,政府的各部门官员还没有像前世那样贪得无厌,于秋暇的这一笔投资数目也是相当可观了。

????似乎是看出来方明远的想法,于秋暇嫣然一笑道:“这里如今已经不仅仅是我的投资了,你大哥的父亲知道此事后,也大感兴趣,又追加了一部分投资,想把这里日后当做郭家在奉元的一处别居,顺带着也是个让香港那些老朋友来奉元有个满意的落脚的地方。”方明远这才恍然,要是这样的话,这么高的档次那就合情合理了。

????在郭玉成的带领下,让几人让入了院落的主屋。还好,屋内的摆设并未与院落一样搞得古色古香,而是现代的格局摆设。

????“玉成,你不用管我们了,去安排好孙经理他们吧,要保证他们宾至如归!”于秋暇摆摆手,郭玉成就退了出去。

????于秋暇在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向晴儿张开了双手,晴儿搂着方明远的脖子摇了摇头,方明远只好坐到了于秋暇的身旁,晴儿这才放开了手,投入了于秋暇的怀里。

????“臭丫头,真是有了哥哥就忘了娘。哥哥抱着你就那么好啊?”于秋暇捏着她的小脸蛋故作嗔怪道。

????“晴儿不臭,才不是什么臭丫头呢!哥哥抱着没有妈妈抱着舒服,哥哥胸口这里硬硬的,没有妈妈那里软!”晴儿一句话,令于秋暇和方明远都不禁有些脸红耳热。

????“咳!”于秋暇轻咳了两声,将自己的尴尬掩饰过去,“明远,这一次来奉元,我还想问问你,你想移籍香港吗?我并不要求你去香港上学,仅仅是将你的……户口落在香港。这样的话,你在奉元无论是安全还是经商,都会有很多的便利。反正过了九七,香港就会回归华夏,这也不算改变国籍。”

????方明远没想到于秋暇会旧事重提,一时间倒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于秋暇也明白这事不是一时片刻能够决定下来,反正自己已经将态度表达出来,在奉元自己还要呆几天,方明远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今年的寒假你有什么安排?如果说没有事的话,来香港玩玩吧,晴儿的爷爷也想看看你。”

????“晴儿的爷爷?”方明远不由得一怔,那岂不是郭氏航运集团的掌门人了吗。

????“是啊,老人来一趟国内不容易,所以就希望你能去了。”于秋暇微笑道,“老爷子对你可是很感兴趣的,尤其是你在抢购风潮中的表现,令老爷子大为赞赏,认为你应对的十分得当,必然会得到华夏政府的赏识,日后前途一片光明。老爷子还说了‘商人不仅仅要有商业天赋,这政治头脑也是不可或缺的。由古至今,商业上顶尖的成功人士,莫不是如此。’”

????方明远此时是真的有些受宠若惊了,郭氏航运集团的掌门人,数十年里,白手起家,创下了诺大的一个家业,令郭家从一介平民成为了香港的顶级豪门,这样的人物,前世里他只有仰望的份,如今却能够得到他的亲口评语,实在是令他心中激动不已。而且听于秋暇的意思,郭老爷子还有意见见自己,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明远,秦西省的经济基础很薄弱,你若是想真正地在秦西发展,所需要的投资仅仅靠我或者说郭家是不行的,去香港开开眼界,也许会有更好的机会。怎么样,不知道你方大少是否愿意赏这个脸啊?”于秋暇笑眯眯地道。只要你去了,于秋暇就不相信,方明远会对香港生活不动心!

????“秋暇姐,你这可是笑话我了。那我们就约定了,寒假我去香港看看。早就想去了,只是出去太不方便了!”方明远兴奋地道,八十年代末期的香港,那可是有着太多太多机会的地方。

????“一言为定了,可不许反悔。若是让老爷子失望了,姐姐可也护不住你!”于秋暇郑重其事地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