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取之有道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取之有道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唱! ”

????“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唱!”

????“猪头猪脑猪身猪尾巴 ,从来不挑食的乖娃娃 ,每天睡到日晒三杆后,从不刷牙从不打架。唱!”

????看着在那里教女儿唱歌的方明远,坐在窗前的于秋暇优美的唇角浮现出了动人的笑意,现在她不怀疑方明远的音乐天赋了,那一首《得意的笑》给她的惊喜还未过去,一首《猪之歌》又横空出世,令她当时听完笑得简直直不起腰来。女儿更是喜欢得不得了,非要他教不可。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想的,居然能编出这样的歌词来。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猪头猪脑猪身猪尾巴 ,从来不挑食的乖娃娃 ,每天睡到日晒三杆后……”晴儿稚气的童音在屋子里回荡,与方明远的歌声相比起来,却更有一番韵味,“从不……”

????“从不刷牙从不打架。”看着晴儿卡壳的模样,方明远会意地接着唱道。

????“从不刷牙从不打架。”晴儿唱完了,扭头看着于秋暇,“妈妈,好听吗?”

????“好听,回家后唱给爸爸和爷爷听,好不好?”于秋暇几乎可以想像到丈夫和公公听到这歌时的反应了。说实话,她是很期待看到的那一天。

????“妈妈,那咱们家回头养猪吧!”晴儿蹦蹦跳跳地来到于秋暇的面前,搂住她的腿,小脸上满是期待地道。

????“…………”

????“方明远!”好半晌,于秋暇才尖叫道,只是方明远在她被雷倒时,就已经避了出去,站在院里放声大笑。

????“方少什么事这么高兴?”从假山后,转出了郭玉成和孙照伦,看着方明远在院内大笑,不由得诧异地道。

????“哈哈,晴儿童言无忌。怎么样,谈出什么结果了吗?”方明远这才强忍着笑意道。他们已经在这里停留了三天,这与赵绪安谈判的工作自然是交给了郭玉成和孙照伦。

????“有些成果,这不是找夫人和方少来汇报一下。”郭玉成微笑道。他已经知道,自己在温泉疗养院开业后,仍然会被留在奉元,一方面是负责这里的业务,另一方面也是帮助方明远开展在离山区的新业务。于秋暇考虑到郭玉成和方明远之间也算熟悉,而且从两者的关系来看,也还处得不错,换个其他人来,还需要重新的磨合,不如索性让郭玉成继续留下来。对于郭玉成来说,自然也是乐见其成。他在香港,不过是郭家的外围人员,哪能比得上在奉元的风风光光。

????“你们都进来说吧!”屋里传来了于秋暇的声音。

????于秋暇搂着晴儿,狠狠地瞪了方明远两眼,但是郭玉成和孙照伦在场,她也不好再为方才的事情再问难方明远,只是她面容俏美,这两眼的杀伤力有限,方明远根本就不在意。

????“我们已经与赵区长基本上达成一致,我们的投资将享受华夏政府的合资企业优惠待遇,同时奉元市和离山区又附送了一年免税,两年减半的优惠。现在还不能确定的是旅馆和家乐福超市的选址问题。赵区长为我们提供了几处地点,我们有些难以决断,所以想让夫人和方少看看,这几处地方哪里更合适。”郭玉成恭恭敬敬地道。

????经过这两天的考察,离山区街道现有的建筑中并没有合适作为家乐福超市店面的——这一次,方明远的手头充裕,加上如今离山区的地皮即便是在核心区,也是便宜得令他发指,自然是希望能够选个好地,不再用仓库改造,也算是在奉元打响自己的品牌。所以打算在这里置地盖楼。至于旅馆的所在地,于秋暇和他这两天也有了目标。

????于秋暇随意地翻看着郭玉成送来的资料,随口问道:“这几处地点有什么优缺点,能够让你们两人都难以抉择?”

????“夫人,您看这个。”孙照伦从手里的资料中抽出一张,递给于秋暇道,“这里位于新桥街道,与秦陵街和离山街、华清街相隔不算很远,这里有一家离山区区属的机械零件厂,占地面积足够满足家乐福超市的需要,赵区长承诺如果说我们选择了那里,区里会将这家机械零件厂搬迁到其他地方,我们若是选择了这里,成本无疑是最低的,但是考虑到它所处的位置和离山区的交通问题,我并不倾向于这里。”

????于秋暇微微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方明远,方明远无所谓地笑道:“秋暇姐比我的眼界宽广,帮我拿拿主意也好。”

????“相比较之下,我倒是更希望在秦陵街这里购置地皮,建设分店。这里位于离山区的主街道,无论去哪一个景点都是必经之道,而且不仅仅是离山区的居民,那些外地的游客们也很多,这样可以保证我们的客流量。而且我听郭经理说,夫人和方少所选择的旅馆地点也在这附近?”孙照伦又抽出一张资料递给了于秋暇。

????方明远搂着晴儿凑过头来看了一眼,果然是与他们的某一个旅馆选址十分地接近。

????“但是这里是离山区的住宅区,有着大量的平房存在。如果说占用这里,那么如何解决这些人的住宿问题,是双方间纠结的重点。如果说咱们选定这里,那么就得帮区里解决这些人的住房问题。赵区长的态度很坚决,无论是他们所属的单位还是区里,都没有余房和余钱来解决。也就是说,咱们不仅仅要付这里的土地使用费,还得帮这些人解决住房才行。”孙照伦点指着资料道,“这样一来,咱们的成本就会大幅地上升。”

????于秋暇沉吟了半晌,商人投资自然是为了求利,虽然说没良心的买卖不做,但是也要尽可能的追求利润。正如孙照伦所说的那样,如果说承担了这些人住房问题,这成本无疑将会大幅的上升。但是这个位置却是相当地好,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家乐福超市日后的客流量和营业额。两者之间,如何取舍,却是有些难以决断。

????“夫人,旅馆的选址也是如此,如果说咱们是打算在郊区建设,地皮倒是好办,但是如果说想设在这两处平房区,同样也是要帮区里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依我看,赵区长是宁肯在其他地方再做让步,也挤不出地方安置这些人了。”郭玉成在一旁补充道。

????方明远点了点头,果然是不出他所料,这种情况他其实事先已经想到了。八八年的华夏,商品房的市场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人们解决住房问题,还是要依靠单位。而且房少人多,各个单位手头根本就不会有余房。而且这种事情涉及到多个单位,就是区里想解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方少看来已经是胸有成竹了?”孙照伦抬眼看到方明远嘴角含笑,不由得丢下了资料笑道。

????“明远,既然你已经心中有数,那就快说说。”于秋暇嗔怪道。

????方明远随手从资料中找出了离山区的街道图,放在了桌上。指点着道:“其实从地点来说,我还是倾向于将家乐福超市和旅馆都放置在主要的这三条街道上,目前的问题主要是在于,我们要占这块地,就必须解决这里居民的住房问题,区里如今是无力也无法解决,只能想办法推给咱们。而咱们若是要解决这些人的住房问题,又会令我们的成本大幅上升,但是不选这里,又会影响到我们日后的效益,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是怎么样来安置这些居民。”

????赵绪安还算是个爱民的领导,在前世里,为了招商引资,侵占百姓土地,强逼拆迁的事件简直是多如牛毛,为了拆迁,各种卑鄙下流如同黑社会般的手段无所不用,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甚至于为此丢了性命。前世里的方明远每当看到类似的新闻,无不对那些贪婪而又恬不知耻的官员们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这些人明天就被雷劈死。如今自己站到了开发商的立场上,又应当怎么做?

????方明远相信,只要自己坚持要这两块地,并且拒绝负责安置平民的工作,否则就拒绝投资的话,离山区政府最终也只有妥协的余地。赵绪安即便是再反对,最终也会屈服于上峰的压力。这种事情,在前世里,他在网上看到太多太多了,那些极极极少数的不配合官员,自然会被上级平调或者说冷藏起来,换上听话的人来。

????方明远目光顺着三条街道一直向外延伸,一直到了街道的尽头。“孙经理,郭经理,如果说我们在这里要一块地的话,区里会同意吗?”

????“同意,那有什么不同意的?”郭玉成奇怪地道,“可是我们要那里的地做什么?位置太偏了!”

????方明远笑了起来,用手点指着那里道:“同意就好!明天,你们和区里提条件,我们负责安排这些居民也可以,但是必须在这里批给我们一片建筑用地,在这里,咱们打算建一座以六层板楼为主的居民小区,所有被占地的居民,都可以以他们现在平房的面积一比一地置换小区里的楼房,小区的住房面积最高限就定在六十平米吧,多盖一些三四十平米的小户型,平房面积与他们所选的楼房两者之间的面积差额收他们的成本价。你说住在平房里的这些人愿不愿意搬迁?”

????“那还用说,一比一的置换,从平房到楼房,多余的面积只收成本价,不愿意才是傻子呢。可是这样一来,咱们的成本也不低啊?”郭玉成盘算了半晌道。

????“那就要看咱们争取下来的地皮有多大了,如果说在安置完了这两块地的居民外,还能余出来一部分可供出售的楼宇,这成本就可以抹平了!”孙照伦沉声道,“这样倒是可行,但是三处一齐动工,对于咱们的资金压力较大。这一点方少考虑过了吗?”

????“居民区,这里,还有这里的地皮钱,要分批的给,第一期最好能够拖到主体建筑完工百分之七十,这样的话,我陆续地还能再筹集一批资金供周转,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也可以以此抵押向银行贷款,资金方面应当问题不大!”方明远自信地道。

????于秋暇微张唇,但是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方明远的这一提议,她已经可以想到,离山区区委区政府肯定会同意,用一块无足轻重的地皮换取整个投资的启动,而他们所需要付出的不过是地皮使用费的延迟收取,就解决了一个大包袱,这样的美事,他们还能有什么不满足?

????但是这样一来,对于已方来说,资金上的压力就要大不少,据于秋暇所了解,进入华夏的港资企业,在于各地的投资谈判中,无不占据着主导地位,各地的政府,无不是拿他们当大爷般地供着,所有的投资障碍,当地政府都会替其扫平,像这样协议,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吧。

????不过她又想起了方明远那天所说的话,如果说这奉元的楼市真的如方明远所猜测的那样的话,只要这地皮入手,最多不过五到十年,地价就可以翻着跟头的上涨,那么无论现在做出多大的付出,都是有赚无赔的。如果说是那样的话,这点付出也算不得什么。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段话,‘赚一百万是公平的,赚一百二十万也是可以的,但是只拿九十万,会给你带来更多赚钱的机会’我觉得很有道理。”方明远以记忆中张恪的名言作为结束语。

????孙照伦和郭玉成的目光转向了一直悄然无声地于秋暇。

????于秋暇嫣然一笑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明远才是大股东,我可是才拿着百分之三十股份的小股东,当然是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