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五章 谁也不傻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五章 谁也不傻

????王志说到做到,当天就前往市政府向许文江做了汇报。

????赵绪安的办公室里的灯光,彻夜未熄。

????夜晚里的小院中,可以看到天空中一轮明月,八八年的华夏,大气污染和灯光污染还没有到方明远前世里那么严重,温泉疗养院又地处郊区,所以还可以在星空下享受那皎洁的月光。

????“我不是雷锋,也不想当什么好人,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就连秦桧再过几年,都没准有人要为其翻案,嘿嘿。”方明远自嘲似的笑笑道。他自家知自家事,他只是做不到像前世里所知道的那些无良商人那样,疯狂地从民众的身上吸血。更不想让那些民众们像前世里自己咒骂那些奸商一样咒骂自己。当然了更深层的理由却是不能说出来的。

????虽然说华夏实行的是成文法,而不像欧美那样实行习惯法和判例法,但是惯例的作用仍然是不能忽视。如果说自己和郭家的投资都没有肆无忌惮地霸占地皮,拆迁也是一比一的面积置换,多余的面积成本价销售的话,那么日后不管是港资还是外资,再进入奉元和秦西省投资的话,都必然会受到影响,如果说自己能够在外资和港资大量进入前,成功地在奉元乃至秦西省里确定地位,那么这些资本和那些黑心的官员们要想打破这个惯例,那么所要付出的代价无疑会是前世里的百倍千倍。不管最终怎么样吧,至少自己问心无愧。

????虽然说短期内自己的资金压力会大很多,但是有日本那里的吸金机器和郭家的资金后盾,还有自己领先这个时代近二十年的见识,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而且两块地皮日后的增值,就足以令他赚个盆满钵满了。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秦桧?那个害死了岳飞的秦桧?”于秋暇奇怪地道。在记忆里,若是说起秦桧,十有**都是指的这一位。为他翻案?怎么翻?那可是被国人钉死在了耻辱柱的奸臣。

????“当然是他了,除了他之外,自宋之后,稍有点知识文化的国人,还有哪个姓秦的起名叫桧的?”方明远随手向池塘里丢着石子,打出了一个个水飘,看得晴儿欢呼跳跃不已。

????“怎么翻案?”于秋暇更是好奇,这种已经被历史国人都公认为一代奸佞的人物,居然还能在千百年后被翻案,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岳飞是破坏民族团结的历史罪人,秦桧自然就是促进华夏民族融合的大功臣了。”方明远耸耸肩道,这种话也就只有那些前世里的“砖家”和“叫兽”们才能说出口的,其脸皮和那些宣称孔子是韩国人,韩国在华夏宋朝时,曾经占据了整个长江以北的棒子叫兽们有得一拼了。不过这种事情还要再过几年才会在华夏的大地上如同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

????“啊?”于秋暇难以置信地张开了双唇,居然还有这样的荒谬理论。这岂不是说,因为日后的美英结盟,就否认了当初美国独立战争的意义一样!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也可能是鸟人!”方明远拍拍手,打水飘游戏宣告结束。

????于秋暇此时已经搂着晴儿笑得花枝乱颤,这种方明远前世里的经典之词她又何曾听过,没有半点的抵抗力。晴儿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她幼小的心灵还听不懂方明远在说什么,只是看到妈妈笑得前仰后合的,也随着发出清脆的笑声。

????“唉……”好半天于秋暇才止住了笑声,捂着笑痛了小肚子道,“你小子以后能不能不要一板正经地说笑话,真是的,这些笑话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方明远摸了摸鼻子,如今别说网络了,连电视还没有普及,电视频道还只是有限的那么几个,这事没法子和于秋暇说清楚,所以也只有默认了于秋暇的说法。

????“你的决定我已经和晴儿的爷爷谈过了,想知道他老人家的意见吗?”于秋暇将女儿夹在腿间,下巴放在了她的头顶上,看着方明远顽皮地笑道。

????“那当然了!”方明远眼睛一亮,郭老爷子那可是经商数十年,白手起家创下了诺大的一份家业,也许对未来的眼光没有方明远那么长远,但是他的意见绝对是真知灼见。

????“老爷子说了,你有着一个很好的经商理念,很多时候,在商场上是不能够以一笔生意的利润多少来衡量,眼光要放得长远。生意若想久远,就不要想每一次都从对方的身上赚取到超额的利润,只有双赢的生意才能够做得长久。想必经过这一次投资,你小子进入秦西省其他地市时,也会受到那些因此而受益的民众们欢迎,会更受那些官员们的欢迎。华夏,终究还是一个政府主导的市场,能够与政府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企业,才能够在这个市场里如鱼得水。”

????“嗯!”方明远听得两眼发亮,郭老爷子果然不是凡人,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大半目地。

????“不过,老爷子也让我问问你,你如今已经横跨了动漫业、软件业、饮食业、旅游业、零售业,将来还很有可能涉入地产业,你的目标到底是哪里?漫天撒网,重点打捞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终究要为自己选定一项主业。这个世界很广阔,每一个行业中都蕴涵着巨大的财富,华夏刚刚开放市场,机会更是众多,但是多而杂,终究不如精且专。在一个重要的领域里站到了顶端远比你在多个领域里位居中游对社会更有影响力!”

????转述完郭老爷子话的于秋暇,看着陷入了沉思中的方明远,心里却仍然回想着公公的叮嘱。

????为了对方明远更了解,公公甚至于特意地亲自选人前往日本,对方明远那几部作品在日本市场的销售情况进行调查,这可是在近些年来,只有那些大企业甚至于是财团才会享受的待遇。而回馈回来的消息,却是令公公更惊诧。如今的方明远,在日本的动漫界居然已经是小有名气,虽然说还不能与那些老牌的漫画家相比,但是在新生一代里,却是顶尖的人物之一。他的《幽游白书》已经帮《少年月刊》彻底地站稳了脚跟。而他所出品的那两部休闲游戏在日本也占据了可观的市场,收益相当可观,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其影响力还有继续扩张的趋势。

????《大航海时代》虽然还没有发售,但是已经得到了日本年青人们的热议,人们都在期待着,这个在日本一举成名的新人,这一次又会推出什么样的作品来。

????对于这样的一个少年,郭老爷子也是颇感看不透。所以,对于于秋暇向方明远借款甚至于是联合投资的事情上,郭老爷子不但不反对,反而隐隐有着支持的意向。原本就有着扶持方明远的意思的于秋暇对此结果自然是乐见其成。

????但是今天的通话最后时,公公居然提出了如果说方明远还想继续快速扩张,郭家可以再抽调一部分资金联合投资的话来。老爷子口中所说的一部分资金,那就至少是以亿计数的巨额资金,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会对方明远有着如此大的信心。

????“看来,我是很有必要前往香港向老爷子当面讨教了。”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道。也许……也许在老爷子雄厚的资金支持下,自己的目标可以提前开始。

????“铃……”从屋里传来了电话铃声,片刻后,陈忠从侧屋走了出来,拿着方明远的那块大“砖头”。

????“明远,我听说你和郭家打算联合在离山区投资,家乐福超市要重新盖是不是?”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苏爱军的声音。

????“嗯,恐怕不仅仅是要重新盖超市,很可能还要再建设一个住宅小区。”方明远简明扼要地为苏爱军讲述了一下谈判的进程。

????似乎是被这一结果惊着了,半晌后电话里苏爱军才接着道:“既然这样,那么建筑的施工单位有着落了吗?”

????方明远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才是磕睡就有人送枕头,既然是苏爱军出头,那么九成九是铁道部下属的施工单位,这样也好,至少质量上可以放心,横跨江河的大桥他们都可以建造,这种方方正正的六层小板楼,对于他们来说更是算不得什么了。方明远这才想起来,近几年里虽然铁道部致力于铁路提速改造工程,在新建铁路上,自然就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那些铁道部下属的施工企业,恐怕现在也面临着吃不饱的困境,得知自己这里有工程,自然也想分一杯羹,这闲着也是闲着不是。不过他本来就有意从铁道部下属的那些施工企业中挑选建筑单位,苏爱军求上门来,这倒是省了不少事。

????“别光笑啊,到底有着落没有?”苏爱军笑骂道,“你小子成心吊我胃口吧?”

????“苏叔叔出马,那自然是一个抵两,这个面子,我当然说什么也得给。不过苏叔叔,丑话我得说在前面,我本少活多,一分钱得掰成两半花,他们可不能狮子大开口地漫天要价,而且工程的质量要有保证,豆腐渣工程我可不要。”

????“豆腐渣工程?这说法倒是贴切。”苏爱军对于方明远口中时不时地冒新词已经颇有免疫力,“这个你放心,出了事,我也饶不了他们。”

????看到苏爱军放下电话,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有些迫不急待地问道,虽然从交谈中,他也大概地听出来,似乎是事成了,但是还想从苏爱军这里得到一个确信。

????苏爱军笑笑道:“刘哥你好运气,现在不仅仅是一家超市了,还有一个居民小区,敢不敢接。咱俩不说那些弯弯绕的话,能接就是能接,不能接就是不能接,方家不会克扣你们的费用,但是这工程质量要保证,出了问题……”

????“出了问题你剁了我都成!”中年男人喜上眉头地道。这一次可是来对了,想不到不仅仅有一家超市的工程,还能再捞一个居民小区的工程,足够公司忙活半年了。

????中年人叫刘欣,其父也是铁路系统里的老干部了,当年和苏浣东还曾经是搭档,算是苏浣东的老领导,但是没苏浣东的仕途顺,如今是早已经退了下去。老来得子有的刘欣和苏爱军小时候还曾经一起玩过几年。如今是铁道部奉元局属下的一家工程公司的老总,也不知道他从哪儿知道的消息,得知方家和郭家会在离山区联合投资家乐福超市的第二家店,就跑到苏爱军这里找门路来了。“多大的小区,大概给多少建设资金?”

????“具体的还没有定论,大概要满足三四百户居民。刘哥,我可跟你说,这质量上可是一定要有保证。”苏爱军叮嘱道。

????“我说爱军,你当我傻啊,就凭咱们两家的关系,坑谁也不能坑你啊!再说了,那是合资企业,我敢坑吗?而且我明白,这不过是家乐福超市的第二家店,你看着,明年还肯定有第三家第四家,我还指望着这一次做得漂亮,能继续接方家的工程呢,一锤子的买卖我不会做的。就是做了,我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你还不找上我们家去,老爷子知道了,能和我断绝关系,赶出家门!嘿嘿,这事你小子小时候可没少干,哪一次在我这吃亏了,都直接跑我爸那告状去,为这我可没少挨打。”刘欣挤挤眼道。

????苏爱军让他说得老脸微红,看了眼在一旁吃惊的妻子,心中这个气啊,揭老底也不是这么揭的吧。

????“这方家还真是地道,这样一搞的话,那岂不是更令领导们满意,这日后的发展简直是不可限量啊?不过这资金上恐怕要紧一些,不过有财大气粗的郭家做后盾,还怕从银行贷不出款来?不行,我得马上回去,立即安排人手。这世上谁也不傻,消息一旦传出去,想吃这块肥肉的人就更多了!咱得先下手为强!”刘欣一拍脑门道,“爱军,等合同到手,我请你客,奉元市里你随便选地!咱不醉不归!”

????看着如同火燎了屁股的猫一样蹿出去的刘欣,苏爱军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