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平房区的夏天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平房区的夏天

????“快拦辆车!”有人高喊道。可是八八年的离山区里并不像后世里那么多的车辆,那几个中年男女站在那里,望着空荡荡的街道,简直是欲哭无泪。他们倒不是没有看见停在不远处的桑塔纳,但是在他们想来,那么高级的轿车,肯定都是高官富人才能乘坐,自己这些人都是一介平民,不到迫不得已,谁也不敢奢望能够借用。

????“陈哥!”方明远扭头喊了一声,陈忠会意地向卫兴国打了一个手势,卫兴国将车停到了那些人的面前,打开后座门叫道:“赶紧抬上来,再跟两个家属。”这几天,他没事就在离山区这几条街道上转,医院的位置倒是清楚,不用人指路了。

????那些人是惊喜交加,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主动地提出来帮着送医院,七手八脚地将人送上车,又上去两个家属,还有几个人推出自行车来,显然是打算跟着去。

????既然人手充足,方明远也就不打算跟着去看看了,八八年的医院,这医疗设备上虽然与后世相比起来,显得简陋了些,没有那些精密的仪器,但是也没有后世医院里认钱不认人的冷血做风和千方百计搜刮病人钱财的龌龊心肠,只要能够及时地送到医院,急救还是不成问题的。

????人们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影,这才留意到站在马路对面的方明远几人,有那眼尖的上前低声地和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低声地说了几句,那男子连忙横穿马路走了过来,看方明远和方彬衣着料子都不错,后面还站着陈忠,又有小车跟着,还以为是区里的什么官员,只是方彬和方明远看起来都有些太年轻,他也没敢伸手,诚恳地道:“刚才实在是太感谢两位……同志了,要不是你们帮忙,刚才老林家的就危险了。”

????方彬一笑,伸出手道:“没什么,既然看到了,怎么能袖手旁观呢?那岂不是成了冷血动物!老哥怎么称呼?”

????中年男子连忙伸双手握住了方彬的手道:“免贵姓夏,夏天,哈哈,家里父母都是农民,不识几个大字,图省事给我起的。”

????“夏天?哈哈哈,夏老哥,这刚才是怎么了?”方彬随口问道。

????“唉,还不是这房闹的!”夏天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

????“房闹的?这话怎么说?”方彬原本只是随口找个话题,没想到却得到意外的回答,“你们这里折迁后不是要上楼吗,怎么着,大家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夏天从兜里掏出包金丝猴,下意识地想要递给方彬一根,手都伸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这烟档次不高,人家不见得看得上。方彬见他的手在空中微顿,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微笑着接了过来,他这些天富裕了,自然是不会再抽这种烟,但是当年,他也没少抽过。随手取出了打火机,给受宠若惊的夏天点上。

????“您说得不错,说实话,我们也没什么资格不满的,我们这里要拆了建一座商场,人家也挺照顾我们这些住户的,不但答应给我们楼房,还答允了一比一的面积置换,多余的面积可以成本价收购。但是这些优惠却并不见得能够落到我们的头上。”夏天抽了一口烟。

????“为什么?”方明远奇怪地问道。

????“这些房子很多都不是个人的,是厂子里分的!就算是补偿,那也是由我们的厂子接收。有不少家住户的厂子里已经传来信,新建小区的住房产权要收归厂子所有,并且由厂子再分配。你想想,那还能落到我们这些普通工人的身上?不过,他们拿走那套房子,怎么也得再给我们分配一间房子,大家不过是从这里换到别的地,也许住房条件还能有所改善,大家伙心里虽然有些可惜,但还不是不能接受。”夏天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喷出的烟雾后那张因为辛苦的生活而变得苍老的脸上充满了无奈。

????方明远皱了皱眉,这个夏天所说的情况他还真没怎么听说过,显然是那些新建小区楼房被厂子里的领导们看上了,不过这种情况,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你也不能说这些厂子的做法不对。如今的华夏,城市居民百分之七八十甚至于更多都是住得单位的福利分房,说产权属于单位,也是没错的。虽然说这样做,不大地道,但是要说他们违背了政策法律,应当是也没有。不过,方明远认为夏天有一点说得不错,厂子里将小区住房拿走,势必要给这些住户们补偿,只要最终这些住户们不吃亏,应当也闹不起什么事来。方明远不是圣人,挑战社会规则这种事他还没有傻到会冒冒失失去做。

????“但是人家老林家那不是福利分房,是人家的私房!”又有一位穿着工服的大婶级妇女走了过来,愤愤不平地道,“凭什么叫人家也交出房来?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不就是欺负人家老林家没男孩吗?那些人也太不是东西!”

????“唉,少说几句吧,男人说话,你个老娘们掺和什么!”夏天没好气地道。

????“夏天!你个窝囊废!今天老林家受欺负,你们忍了下来,明天老郭家受欺负,你们还忍下来,后来你老夏家受欺负,也不会有人管你的!唇亡齿寒!老祖宗早就教育过我们!”中年妇女的一席话说得方明远和方彬暗地里连连点头,想不到啊,一位中年大婶居然看得这么透彻。

????“老娘们懂什么!咱们现在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就咱们这点人,能够和厂里别腕子吗?”夏天当着外人的面,被那女人说得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了,恼羞成怒地吼道,“非要闹得厂子开除了大家,你才觉得满意吗?”

????“就是不开除你们,就你们每个月拿得那几十元钱,是够吃还是够喝?这个家要不是老娘顶着,早就喝西北风去了!要我说,你上那个班,还不如不上!”中年大婶毫不犹豫地反吼道,“有那时间,在街上摆摊卖点什么都比在厂里争得多!”敢情这两位还是一家人。

????方彬连忙中间和稀泥,这才算是将两位安抚了下来,方彬掏出烟来,又给夏天发了一根。

????“喝!三五啊!这可是好烟,国外货!”夏天眼睛一亮,接了过来,放在鼻下是闻了又闻。方彬一笑,给自己点了一根,将手中余下的连烟盒全塞给了夏天。

????“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夏天经过这一会儿,也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态度和蔼,气质不俗,一包三五,对于人家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说起话来,也就不再像刚才那样放不开。

????“夏老哥,能和说说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彬满脸好奇地问道。

????夏天吧嗒吧嗒嘴“这个啊,说来就话长了……”

????“什么话长话短的,你就打算和人家在这马路牙子上说啊,有没有眼力啊,还不请客人回家说去。”中年大婶一捅夏天的后腰,小声地道。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人显然不是本地人,看说话的那派头,抽得烟,还有车,显然非富即贵。

????“是是是,我马虎了!”夏天这才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道,“瞧我这脑子,几位几位,请到家里说吧,在这里戳着也不像样。小武,小武!”随着他的喊声,从街对面又跑过来个十五六的少年。

????“你在这里呆着,一会儿送人去医院的车回来,你就告诉他,人在我家,知道吗?”夏天叮嘱了几句道,这才转回身招呼方明远三人。

????这一片平房区里有七八排的平房,平房与平房之间有够两三人并行的夹道,方明远注意到这里的下水还是明渠,只是简简单单地用水泥将沟底糊了一遍。上面有些地方盖有石板,有些地方就亮着,散发出了一股难闻的气味。

????夏天的家并不大,也就两间屋子,外面还有一个棚子,当作厨房。屋子里可以说很简陋,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夏天不好意思地扯过几把靠背椅,擦了又擦,让给了方明远和方彬他们。又招呼着方才的那位大婶上茶。“穷人家,没什么可招待两位贵客的。”

????“夏老哥太客气了,我也是穷人家出来的,这富了还没几年,还没有忘本呢。”方彬随意地笑道,“您也别忙和了,坐下来大家聊聊。”

????夏天看了一眼站在方彬和方明远身后的陈忠,这才在两人的面前坐了下来。

????“夏老哥,这老林家是怎么回事?”方彬郑重其事地问道。方彬当初就是个爱打抱不平的主,否则也不会因此而被厂子开除,这些年性子倒是稳重了一些,但是既然看到了,就得知道个究竟。

????“唉,我不是刚刚和你说过,这里住的人,大多是住的厂里的福利房,但是这其中也并不是没有私房的,这老林家就是其中之一……”夏天刚说到这,屋门突然被人一把拉了开来,接着一个女人急冲冲地闯了进来,以如同黄鹂鸣柳般的声音惶急地道:“夏叔,我爸爸他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