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九章 窘境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九章窘境

????林莲和林蓉眉眼长得很像,姐妹两人都是五官精致,眼波如水,皮肤白腻,在夕阳的余辉下,显得份外娇嫩。如果说非要找出不同来,那就是林蓉要比其姐略高一些,自然显得腿部就更为修长。胸也比其姐大一些,也不知道十六岁的女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可观的胸部。而且林蓉显得比林莲更为坚强。

????姐妹两人走在一起,如同两朵解语的鲜花一般,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年轻男子们的注意力。不过此时的她们,已经失去往日里的娇艳,变得黯无生机,无神的目光和红肿的双眼,令她们就如同刚刚经受过狂风暴雨洗劫的小花一般,柔嫩地令人不敢用手去触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夏天搓着手在屋里转来转去,虽然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但是此时已经无人有心情去开怀畅饮了。

????虽然说医院已经给林启东安排了病床入住,但是医疗费用随后也得交纳,初步估计头一笔就得交给一两千元,林启东的妻子在区属的另一家企业工作,虽然说经济效益还说的过去,但是养三个女儿长大,林启东和林莲这些日子来又拿不到什么工资,家中积蓄已经所余无已了,林莲和林蓉在家里翻箱倒柜地也只找出了八百余元,距离医院的要求还相差很多。林莲和林蓉姐妹两个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夏天在屋子里来回直转。

????夏天突然站定了脚步,看了一眼妻子,沉声道:“人命关天,先救人要紧。把咱们给小文准备的那笔钱先拿出来用了吧,日后等厂里报销医药费后再还咱们也不迟。”

????夏妻站起身来,向里屋走去,嘴里低声地嘀咕道:“等厂里的医药费报销?你就做梦吧!”

????“夏叔,那怎么可以,那不是小文明年的大学里的生活费吗?”林莲闻声,眼珠子转了转,这才显得有几分生气,嘶哑着声音道。原来这夏天有两个儿子,一取名为文,一取名为武。夏文今年夏天考上的奉元市内的大学,而夏武此时才刚进高中。

????“那不是明年的吗?还有时间,叔和婶再慢慢筹集也来得及,你爸爸的事可是拖不得!”夏天一摆手,不容置疑地道,“小文今年能够考上大学,这其中也有你爸爸的功劳,做人不能忘本,这事就不用说了!让你拿着就拿着!咱们老邻旧居的,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不过,我说莲莲、蓉蓉啊,叔手头也就这些活钱,再想挤也挤不出来了。这第一期的住院费算是能够差不离了,可是这后继的治疗费用怎么办?”

????夏天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笔借给林家,八成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若是在一年前,林启东的医药费应当还会有着落,但是如今,厂党委书记汪洋看自己两人不顺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样好的机会,若是不乘势为难一下林家,杀一儆百,那就不是他汪洋了!而电子厂如今财政困难,更是给予了他再好不过的借口了。自己把这笔钱借给林家,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多年以后甚至于是收不回来的心理准备。

????林莲和林蓉两人眼角又是珠泪滚滚,是啊,如今厂子里不景气,谁的家里也没有多少积蓄,如果说厂子里能够给及时报销医药费的话还好,那样大家凑凑,多多少少地相信还能渡过难关。但是如果说汪洋以电子厂财政困难为由,拒绝给医药费及时报销的话,借的钱什么时候能够归还恐怕还是个未知数呢。那时候岂不是又拖累了这些叔叔阿姨们。爸爸妈妈都是知青,在秦西省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戚,大姐那边明年就要结婚,每个月还给家里五十元的补贴,手头肯定也没有多少钱,小妹明年就要考大学,也需要钱。家里就是没有这档子事,也是紧巴巴的,如今可如何是好?

????林莲想了半晌,银牙一咬,这样子借钱也不是办法,事情还要得从根子上解决,厂子里是没钱,工资已经几个月都没有全额发放了,但是厂子里又不缺钱,几个头头脑脑的餐饮费、车旅费、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费用报销起来,从不拖泥带水。而且每个月仅这一项上的开支,就足有上万元,逢年过节的,更是翻着跟头地上涨。这笔钱报销于否,说到底不过是汪洋的一句话而已。只要能够让汪洋开口,几千元的医药费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汪洋的儿子汪海追求过她,只是她根本就看不上那个人模狗样的家伙。倚仗着他爸爸在厂里是一把手,二十三四的他,如今在厂后勤科也是个副科长,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常常半个月都看不到他在厂里出现,和社会上的混混们混在一起。所以林莲对他的追求一直都不假词色。林启东受此冷遇,固然有他上书令汪洋不满的原因在内,他这儿子恐怕也是背后的推手之一。

????林启东被降职后不久,汪海曾经找过她,言语里透露过这意思——只要她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林启东就可以恢复原职。否则的话,就一直当打杂到退休吧。

????林莲没敢将此事和家里说,只和妹妹林蓉说过。以父亲的性格,就是死了也绝不会让自己去当汪洋家的儿媳妇,况且林莲心里也很清楚,汪洋说的是当女朋友,他一年能换四五个女朋友,这还是大家知道的,不知道的究竟有多少?说是女朋友,说白了就是他的玩物,玩腻了就会给些好处一脚踢开!

????可是到了如今,她还有别的选择吗?想到这里,这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如同断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流。

????夏妻取来了一张存折,放在了林蓉姐妹的面前,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何时,酒菜在桌上丝毫未动,方彬他们已经走了。连忙问夏天道:“老夏,刚才那两位客人呢?”

????夏天经妻子这一提醒,才注意到方才屋子里乱哄哄的,自己又忙着询问林启东的病情,居然没有注意到,方彬他们什么时候不在屋里了。“刚刚还看见他们的,怎么一扭头就不见了?”

????“什么一扭头,你刚才在这屋里转了半天,怎么也不注意一下,人家又是买酒又是买肉的,一口没沾就走了,这传出去算什么啊?”夏妻心里不由得有些恼火,她算是看出来了,那一大一小的两个年轻人,都不是普通人,有车有司机,那个中年人进屋都不坐,只是站在两人的身后,分明就是个随从或者保镖吗。而且夏天刚才和他们也聊得不错,要是顺了眼,随手帮夏家一把,这日子不就好过多了。结果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让人走了?

????“人家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咱们得回头给人家道个歉去,你说你办得这叫什么事!”夏妻一脸恨铁不成钢地道。

????夏天张口结舌地呆立在那里,此时他才想起来,聊了这么久,居然连方彬他们的姓名和住址都一概不知,其实倒不是他不想问,都是方彬有意地含糊了过去。

????“哎哟,老夏啊,我真是服了你了,你长得是猪脑子啊,你就没想过,这样的贵人你就没想着……”夏妻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林家姐妹,摇头道,“罢罢罢,回头再和你算帐!蓉蓉,莲莲,别想那么多了,这钱先拿去给你爸爸把第一笔住院费交了!别哭了,别哭了,婶子和你说,这人没有过不去的坎,也许过几天,医生说你爸就没事了。先吃饭,先吃饭,今天可是有鱼有肉的,吃完了你们还得赶紧回医院,给你妈送饭。晚上再过会我就让你夏叔带着小武过去,他留那值夜,让小武陪你们娘三个回来。老夏!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找饭盒!小武人呢?他又跑哪儿去了?”

????就是夏妻将几个人指挥地团团转的时候,抱着一个匣子的小武从门口慌里慌张地蹿了进来,差点和他妈撞个正着。

????“哎呀,都上高中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这匣子哪来的?”夏妻没好气地给了他一记脑栗。

????“爸,爸!妈!你们看这是什么!”小武兴奋地将匣子往床上一放,打了开来。

????“嘶……”夏天夫妻和林蓉姐妹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整整一匣子的钞票。

????“这钱是哪来的?”夏天第一个清醒了过来,一把揪住儿子的脖领子,厉声地问道,“你小子不是……”

????“爸!就咱这穷地,我找谁偷去!”夏武一脸委屈地道。不就是初一的时候偷过家里的钱吗,这都几年了,老爸还没忘记。

????夏天一想也是,这一匣子钱,得有好几千,这平民区里谁家放这么多的钱。而且这个点,正是各家吃饭的时候,这小子要是有这本领,当年也不会让自己看出蛛丝马迹来。

????“我说小武,你是在哪儿捡的?”夏妻一脸严肃地问道,“这钱咱可不能拿,咱穷是穷,但是也不能拿别人的钱!”

????夏武从老爸的手里挣脱了出来,活动着脖子,一脸委屈地道:“不是,都不是,是刚才那两个人拉着我出去,然后从车里塞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