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三章 错得不能再错(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巴掌打得是格外的响亮,卡洛斯原地转了两圈,这才头晕脑涨,两耳嗡嗡地捂着脸庞站住了脚步,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的四叔,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警察局门前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虽然说在巴西警察系统里,上官对属下施加体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样就在警察局门前,大张旗鼓地,还是比较罕有的。尤其是一部分人认出了费尔南多州长和佩德罗多明戈斯拜里尼亚斯后,就更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些荒诞——这是拜里尼亚斯家族窝里斗不成?可为什么要在费尔南多州长面前?

????佩德罗这一巴掌打完了之后,这才道:“卡洛斯,你给我在这里老老实实地站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动半步!”

????卡洛斯是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明白,他四叔这是发得什么火,居然二话不说,当着费尔南多州长的面,就给了自己一巴掌。但是虽然这一巴掌吃得莫名其妙,但是他还是明白一条,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听佩德罗的,自己要是再和佩德罗起什么冲突,那么就是拜里尼亚斯家族的耻辱了。所以他挺胸抬头地站在了原地。

????“拜里尼亚斯警官,教训属下,也不用急在现在!”费尔南多州长快步地走了下去,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佩德罗恨恨地瞪了侄子一眼,连忙跟了下去。

????阿纳斯塔西奥警官连忙迎上前来道:“费尔南多州长,拜里尼亚斯长官,在这里!”在路上他就已经接到了电话,将大致的情况做了汇报。自然是明白费尔南多州长和佩德罗是来做什么。

????阿纳斯塔西奥警官拉开了警车的车门,陪笑道:“方先生,埃马努埃拉小姐,请下车吧,我们的州长费尔南多先生来了。”费尔南多州长注意到。在警车里还坐着两个持枪的特警,看到他的到来,有些手足无措。

????埃马努埃拉和方明远走下车来,费尔南多州长眨眨眼,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阿纳斯塔西奥,这才热情地伸出双手道:“你好,方先生,我是巴伊亚州的费尔南多州长,我们的警务人员素质不高,让你受委屈了!”

????方明远伸出一只手和他如同蜻蜓点水般地握了一下。就松开了手,淡淡地道:“费尔南多州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认为,这件事情,用警务人员素质不高,就可以解释的。”

????“费尔南多州长,我是国家旅游局里约热内卢分局的局长助理埃马努埃拉,这是我的证件。”埃马努埃拉将自己的证件放到了费尔南多州长的眼前。正色道,“我受矿能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皮门亚尔部长的委托,全程陪同方先生在巴西境内的旅行。方才所发生的一切,我已经全部看在眼里。我会向我们国家旅游局和皮门亚尔部长提交一份详细的报告,汇报方先生,在巴伊亚州所受到的不公待遇!”

????费尔南多州长和佩德罗不由得脸色为之一黑,心里对于卡洛斯更是恼火。这他\妈的得是什么脑子?

????此时,纳斯克蒙多也挤了过来道:“我也会向皮门亚尔部长汇报,方先生在巴伊亚州受到了警方极其不公正的对待!而且。我还会告诉我们电视台,对此事做一个专访!”不说,这是一个难得的讨好方明远的机会,就是一想到方才的那些匪徒们的疯狂扫射,她现在仍然时时地感到后怕。而击毙了那些疯狂匪徒的陈忠等人,在她的眼中,就是除害的英雄!而站到了方明远他们对面的特警们,自然就成为了她所厌恶的对象。

????费尔南多州长和佩德罗这心里又是一阵狂跳,虽然说也听阿纳斯塔西奥警官提到过纳斯克蒙多的存在,但是亲眼看到她出现在眼前,并且发出了报道此事的威胁时,两人这心里仍然是一阵紧张。环球电视台那可是巴西最大的私人电视台,其背后的势力,可不是拜里尼亚斯家族可以抗衡的。而纳斯克蒙多,也是环球电视台的当红主持人,又有皮门亚尔部长的支持,要将此事在电视台上公开了,绝对不算是口出狂言!

????“费尔南多州长,拜里尼亚斯警官,这一位是里维利诺埃默森费迪帕尔蒂,费迪帕尔蒂家族的嫡系成员,在此,我代表热罗尼姆家族,他代表费迪帕尔蒂家族向巴伊亚州政府提出抗议,你们的警察难道说就是这样执法的吗?”热罗尼姆也挤了过来道,怒气冲冲地道。

????“当匪徒横行的时候,我不知道拜里尼亚斯警官在哪里,当匪徒被击毙之后,他才慢悠悠地赶到。维护地方治安无能,给人找麻烦倒是很有本事!我们的朋友,就算是要接受调查,也不用像个犯人一样,被你们的特警押送到警察局来!”费迪帕尔蒂阴沉着脸道,“如果说你们巴伊亚州政府不能够给予我们一个公道的话,我们费迪帕尔蒂家族,将会就此事向联邦法庭提起诉讼!”

????费尔南多州长和佩德罗脑袋简直都要炸了,卡洛斯这是放了大嘲讽术了吗,怎么吸引了这么多的仇恨?

????费尔南多州长和佩德罗将方明远等人请到了警察局的会议室里,又安排了几名女警和阿纳斯塔西奥警官来招待他们。自己则是去“提审”卡洛斯等人,还有接待那些当时在事发当场的车主们去了。

????“卡洛斯这个混蛋!”虽然说,出于避嫌,佩德罗不能够直接介入此事,但是他很快就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了事情的整个来龙去脉。在场的这些非警察系统的人们,无一例外地都对卡洛斯的处理方式感到极其地不满。而他毕竟是在社会上混了多年,一眼就看穿了自己这个侄子的打算,不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羞辱热罗尼姆家族吗?

????想法不能说错,但是选择的对象,却是错得不能再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