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一章 退婚风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九十一章退婚风波

????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大概就是林家如今的处境。

????林家的老大林梅正在筹备明年元旦结婚,其对像是奉元的一家铝厂的职工,在得知了父亲住院的消息后,立即从奉元赶了回来。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要通知男方,考虑婚期推迟。

????谁也没有想到,她的男朋友陪同她回来去医院探望病情后,今天中午突然扯了一帮亲戚过来,直接到医院扯着林家母女要求退婚,而且要求林家退回聘礼的五百元钱。在医院里两方争执起来,被医院的医生和护生给哄了出来,这又堵到了林家的家门口来,围了一大堆人围观。

????方明远他们还没有走到近前,就听到人群中有个女声在尖叫道:“你们家老头子瘫倒在床上,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家侯明今年都二十六了,再墨迹几年才能结婚?刚娶个媳妇就得过来给老丈人端屎端尿的,这是找女婿啊还是找长工啊?我不跟你们费那么多话,退婚!把那五百元钱还出来!”

????“瘫倒在床上?”方明远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卫兴国,昨天他去医院里找大夫问过林启东的情况,大夫不是说人神智已经清醒,而且在逐步好转,动手术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吗?

????“有你们这样做事的吗?以前是谁几次三番地上我们家门,死皮赖脸地非要我爸同意大姐和你家侯明的婚事,我爸赶都赶不走。那五百元钱也不是我家要的,是你们非塞过来说是聘礼。现在我爸病了,你们就上门来喊着要退婚,你们摸摸自己的胸膛,还有良心吗?”人群中传来了林蓉那极有特点的声音。虽然是怒斥来人,但是仍然是极其地悦耳。

????“林蓉,话怎么能这么说,你爸那个样子,瘫在床上三五年都不见得能恢复正常,往里面丢多少医药费,恐怕谁也不知道。德光电子厂的情况我们也已经知道了,根本报销不了医药费,你还在这说什么?你们林家垮了,难不成还要把我们侯家拉着一起陪葬不成?”人群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浑厚的嗓音,声音不错,可以去当男低音了,就是这话说得有些不地道。

????“侯爱国,你这话什么意思?”人群里传来了夏天恼火的声音,“不是你当初求人家老林同意你儿子婚事的时候了,见好就钻,见难就退!是男人吗你!是不是我们梅梅前天嫁给你们侯家,今天你侯家就能扯着去政府闹离婚啊?谁家没有个三灾六难的,你不伸手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来落井下石,蓉蓉说得不错,你们这些人有良心吗?”

????“有没有良心,用不着你来评论。夏天,这是我侯家和林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在这里瞎扯皮什么?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我们只是要聘礼那五百元钱,没管她们要利息就不错了!”侯爱国冷着脸道。

????“狗屁!谁他娘的是外人,老林和我那是几十年的工友关系,你个落井下石的东西也配在这里说我是外人?”夏天愤怒的咆哮着,若不是夏武和夏妻在后面拉着他,看样子就要冲上去和侯爱国用拳头“理论”一番了。

????林蓉明艳的容颜显得有些憔悴,头发散乱地披在肩后,在她的身后,林莲搂着一个趴在她肩头痛哭流涕的年轻女子,对外怒目而视。

????“夏天,老娘没兴趣搭理你和林家什么关系,这么护着她家,是不是想着林启东死了后顺理成章收她们家做小啊?”一个四十岁上下风韵尤存的中年妇女发出了令围观人群们都为之惊诧的恶毒之言。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人都一时间哑口无言。

????夏天气得眼前直冒金星,手脚都不由自主地发抖,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用这样恶毒的言语来诋毁两家的声誉。

????“老夏,老夏!”夏妻惶急地为他抚着胸口,颤声道,“你们……”

????这时,从人群里突然挤过来一个少年,站到了夏天的身旁道:“夏叔叔,别和这种心如蛇蝎的女人置气,你越生气,她越得意。回头到法院告她诽谤去,要她登《秦西日报》道歉,并且要她赔偿你家和林家的精神损失费!”

????夏天一家人回头一看,不禁都惊喜地叫了出来“怎么是你!”说话的人正是方明远。

????“你个小兔崽子,你说谁是心如蛇蝎!”那女人如同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立时就炸了毛,张牙舞爪地直奔方明远而来,被侯爱国一把给扯住了。

????“我指点道姓说你了?以往只听说过有捡钱的,这居然还有捡骂的!”方明远的话立时引起了周围人们的哄堂大笑。这女人说话过于恶毒,众人虽然明面上不好说什么,但是心中却都有杆秤,有些人还故意地放声大笑。

????那女人这脸上更是挂不住了,拼命的挣脱了侯爱国,冲着方明远就扑了过来。“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小兔崽子!”

????“回去!”陈忠上前一步,拦在了她和方明远之间,扯着她的胳膊用力一推,那女人连着倒退了数步,被侯爱国扶住。

????看到身强力壮一看就不好惹的陈忠,侯爱国心里就有些发怵,不过被她扶住的那女的可是不吝这个,破口大骂道:“哪个骚娘们裆没夹紧,把你个小王八蛋给露出来了……”

????“闭嘴!”人群里传出了一声暴喝,赵绪安带着秘书、司机从人群里挤了进来。虽然说方明远让他先别出来,但是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女人简直是泼妇骂街一般,而且侮辱到了方明远的父母,虽然说不知道方明远的用意,但是这样听下去实在是令他这个区长面上无光了。

????那女人被这一声暴喝吓得一激零,余下的话就没说完。众人的目光纷纷转至身穿中山装的赵绪安身上,不得不承认,这赵绪安坐为领导多年,还真有几分威严感,往那里一站,就显得与众不同。

????“赵区长,您刚才可是亲耳听到的,那女的侮辱我,侮辱我的父母,回头我向法院起诉的时候,您可是证人!”方明远此时也真是火了。

????“赵区长!”方明远一句话,就如同在平静的池塘里丢下了一块巨石,立时引起了轰动。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赵绪安高声地道,“我是离山区区长赵绪安,大家都静一静!”众人这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赵区长,果然是您!”从人群中挤出了几个人,为首的中年人一看赵绪安立时喜形于色地迎上前去,“您是来这里视察我们的工作吗?”

????赵绪安一看,认识,正是区政府里的工作人员,估计是被派来登记这里居民情况的。他笑着和几人握了握手,示意他们站到一旁。侯爱国等人此时才害怕了起来,有了那几个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做证,这个人肯定是离山区的区长了。虽然说离山区在奉元市也算是郊区,但是区长就是区长,那可是政府的二把手!刚才的那个少年显然和他相当的熟悉,这可是捅娄子了,见势不妙的他们就想跑,可是周围的人群又怎么能容他们就这样走了,将他们牢牢地堵在了里面。

????“你们几个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赵绪安脸色阴沉地问道。这几个人一看就是城里人,绝不是农村的。

????侯爱国等人面上忽青忽白,神色惊惶地站在那里,方才张牙舞爪、气势如虹的那个女人此时也是脸色发白,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领导问你们哪,你们几个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赵绪安的秘书李光义上前一步,提高声音问道。

????侯爱国现在后悔死了,自己怎么就偏偏挑了今天,还带上了牙尖嘴利向来骂人没吃过亏的小姨子,这下子倒好,骂人居然让离山区区长抓个正着。这可如何是好?而且看赵绪安的脸色,显然是对自己这些人已经十分不满。

????“他叫侯爱国,听说是雁塔区区委的,具体哪个部门我不知道。骂人的那个是他的小姨子,旁边是他老婆,那个是他的儿子侯明,那个是他的……”他在这里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夏天已经在一旁一一的为赵绪安指出道。

????“侯爱国,雁塔区区委的?光义,既然他们不愿意和我说,你叫区警察局来人,把他们都先带回去,通知雁塔区区委,问问他们有没有侯爱国这个人。算了,回头我直接问雁塔区区委书记孟东得了。”赵绪安故意说道。

????侯爱国这脑袋立时就“嗡”的一下,这事要是被赵绪安直接捅到区委书记孟东那里,不为别的,就为这份丢人现眼,孟东也轻饶不了他。

????“是,区长,我这就去通知区警察局!”李光义跟着赵绪安也有两年了,哪里还能不明白赵绪安的用意,转身就往外走。

????侯爱国不敢拉李光义,连忙陪笑道:“赵区长,赵区长,我是叫侯爱国,雁塔区区委办公室车队的队长。今天……”

????“她是谁?”赵绪安根本就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一指刚才那个骂街的中年妇女道。那个刚才还张牙舞爪的中年妇女两腿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侯爱国此时哪还敢不说,不说人家也能查出来,低声地道:“她是我妻子的妹妹,叫郭静雅,雁塔区四明纺织厂工作。”

????“静雅?好名字!可惜了!”赵绪安继续问道,“这些人都是你家的亲戚?”

????“是,都是我的亲威。”侯爱国忐忑不安地道。

????“你们今天来是找林家退婚?就因为林家老人病倒瘫痪在床吗?”赵绪安冷若冰霜的目光直视着侯爱国,令他根本就不敢面对,“真是给区委丢脸!给政府抹黑!我都为你们脸红!你们的道德心、廉耻心、还有良心都被狗吃了?我会把此事通知雁塔区区委和相关单位,请求给予你们行政处分,如果是党员的话,还要给你们党内处分。落井下石,可耻之极!”

????侯爱国这一刻,就如同一脚踏空,掉入了万丈深渊一般。能够让其他区的区长,亲自通知要求给予处分,他在雁塔区区委里也算是空前了,雁塔区区委书记孟东还是个好面子的人,他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赵区长,我们错了,我们不退婚了,行不?”

????“你们不退婚了,我们还不干呢,这样的亲家,林家不要!”方明远拿着一叠钱,拍到了侯爱国的手里,“点点,看看够不够,赵区长做个见证,侯家的聘礼我们可是一分钱不差地退给他们了!”

????侯爱国此时哪还有胆子当着赵绪安的面再点一遍,捧着这钱有点不知所措了。

????“得,大家可是看到了,这聘礼钱我可是给你们侯家了。”方明远也不催他,只是对周围的人高声道。

????“我们看到了!”

????“我们可以做证!”

????“林家把聘礼还给侯家了!”围观的人们纷纷叫道。

????“聘礼你们已经拿到了,咱们现在算另一笔帐。刚才你的小姨子辱骂了林家、夏家和我,侮辱了我们的名誉,明天我会正式向离山区法院提交诉讼,起诉你们,要求你们在《秦西日报》上公开向我们道歉,并且赔偿我们精神损失每人一千元!”

????“哄!”方明远的语音未落,周围的人们就已经如同开了锅一般喧闹了起来。骂个人就要赔偿一千元,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赵绪安也不由得皱了皱眉。

????“赵区长,我知道您觉得赔偿有些多了。但是,我只想问您一句,邻里骂人和公然辱骂区委领导能一样处理吗?”方明远的问题很尖锐,赵绪安还真不好回答。虽然说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谁都知道,骂领导和骂平民的结果肯定是完全不同的,别说是在文革过去不久的八十年代,就是到了二千年后,不还有辱骂镇长即是损害国家荣誉的荒谬审判吗。

????方明远虽然说如今是无官无职,但是方家如今的实力和影响力却决定了赵绪安也不能忽略了他的感受。要不是考虑到不要过于惊世骇俗,方明远还想要提出更高的赔偿要求,花一千元就可以当着自己的面侮辱自己和父母,未免也太便宜那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