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六十九章 方明远的恶趣味(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飘渺的风神小瑜瑜书友(两张)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魔界小小虎笑傲天地的打赏。感谢书友宁公子ai花不怡的大额打赏。进入中旬了,大家看出新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了吗?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要被踢出百名了。

????看到三名警察拿起了警棍,这十几个年青人中有人冷笑道:“喂,你们可是想好了,你们要是打伤了我们,下半辈子做牛做马,所有的工资拿出来,都不够赔偿我们的。到时候,可别怪我们没事先提醒你们!”

????“那个人是罗峰!江北东阳足球队的主力队员!”人群中有人指着说话的人叫了起来。江北东阳足球队,是华夏甲b联赛二零零一年的升班马,今年将参加华夏甲a联赛,可以说是华夏顶级足球联赛的新贵。此时,被人叫破了身份的这些年青人反倒有些慌乱,纷纷掩面,其中有两人转身要将仍然在踢打校车司机的两人扯回车里。

????三名警察此时倒是有些犹疑了,因为他们知道,就在今天晚上,江北东阳足球队和奉元秦胜足球队将在潼宜新落成的体育场里打一场友谊赛,庆贺潼宜体育场的正式落成。自己要是将他们都抓起来,这场球赛还怎么踢?

????而就在他们迟疑的时候,五六个人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扑向了众人。等在场的警察和群众们醒过味来,除了这五六人,和被他们扶起来的校车司机之外,在场的这些年青人们,包括打人的那两个,全部都躺倒在地上。

????在场的人都呆住了,就连那三个警察也怔立当场。这几个人出手太快了,也没有见他们拿什么器械,就这样赤手空拳的,将十几个人通通打倒在地。而且,被这些人打倒的人,只能在地上哀嚎,却没有一个能够再站起身来。

????“谢……谢,谢谢!呜……”陈明理虽然被扶了起来,但是却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一阵阵地犯恶心。说起话来,也是结结巴巴的。

????“喂,警官,打120吧!”陈忠皱了皱眉头,他一眼就出来,这个校车司机可能有轻微的脑震荡。刚才那两个混蛋,下手可是不轻。想到这里,陈忠不由得觉得自己方才下手有点轻,应当再打得狠一些。

????“啊?啊!”为首的警察这才醒过味来。连忙拿出了手机,呼叫同伴和救护车。

????这时候,从丰田陆地巡洋舰上又跳下了两个中年男人,快步冲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同伴们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不禁像个女人一样惊声尖叫起来。

????“朴教练!朴教练!罗峰!赵诚熙!武亦松!李子云……”两人一个个地叫着,他的这些同伴们,虽然在挣扎。却是始终爬不起身来。

????“警察!警察!”其中一个耳垂上居然还戴有钻饰的中年男人,捏着兰花指尖声地叫道,“快点把他们几个人都抓起来!他们把我们的教练和队员都打伤了!”

????为首的警察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明明是一下巴上有明显胡子茬的中年男人,说话动作却是女里女气的,让人倍感怪异。不过,潼宜如今也不比往日,人们的眼界开了,知道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么一种人,明明是男儿身,却长了个女人的脑子。所以他倒是也没有少见多怪。

????“叫什么叫?刚才他们打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出来?”他身后的警察不满地嘟囔道。

????不过心里虽然不满,但是这三个警察也不敢就这样放陈忠他们离开,毕竟这躺在地上的有十几人,搞不好全是江北东阳足球队的,而且这几个人下手有些狠,江北东阳足球队的这些人躺在地上,根本就爬不起来身,还一个比一个叫得惨,搞得现场简直就如同杀猪场一般。这事情可是闹大了!

????为首的警察上前了几步道:“你们先别走,得做一下笔录。”

????他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道:“你们怎么下手这么重?他们可能是江北东阳足球队的,晚上还有一场球赛的。”

????陈忠笑笑同样低声地道:“警官,他们只是暂时性地失去活动能力,最多再过个五六分钟,就可以起来了。”他们这些人,整天练的就是这个,手底下自有分寸,别看他们这些人现在躺在地上起不来身哀嚎不已,等这几分钟过去,就是大夫给他们立即检查身体,也查不出来什么伤势,最多身上有点淤青而已。

????为首的警察立时长出了一口气,要是这样的话,眼前的这几个人,就没有什么罪过了。

????“不过……这位校车司机被人无故当街殴打,伤人者是不是应当拘留起来啊?还有这十几个故意妨碍你们执行公务的人,是不是也应当承担他们应有的责任啊?”陈忠冷笑道,“什么时候潼宜的治安也坏到了这个样子?连校车停车时,其他车辆要停车的规定都不懂了?”

????“他们是江北东阳足球队,来咱们这里踢一场友谊赛,估计是司机不知道吧。”为首的警察苦笑道。

????“不知道?嘿嘿,是没当回事吧?”陈忠道。在进入潼宜的路口,有明显的宣传画和标语,就是为了告诉来潼宜的司机们,在潼宜,遇到校车时应当注意的事项。而且在潼宜市内也有不少很显眼的提醒。

????“警察,你还不将他们几个人铐起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是江北东阳足球队的!这个样子,晚上还怎么踢球?”那个捏着兰花指的中年男人又凑了过来,一脸气愤地尖声叫道,“我已经给你们领导打电话了,我看你是不是不想干警察了?”

????警察脸色又黑了几分,冷冷地道:“我们警察办案,用不着你来指指点点!”

????“我记住你了!你等着吧!”中年男人“恶狠狠”地道,只是他这副不伦不类的模样,更令人心生厌恶。

????“钱助理!这是怎么一回事?”说话间,从人群中挤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急声道,“他们怎么都躺下了?”

????钱助理仿佛一下子抓到了主心骨,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道:“朴教练和我们的球员们,都被他们打倒了,吕科长,这几个警察还不把歹徒抓起来,我看他们是蛇鼠一窝!”

????年轻人看了两眼陈忠等人和警察,上前两步道:“我是市宣传部吕明世,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不知道,江北东阳足球队是市里请来的客人吗?”

????陈忠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冷不淡地道:“市里邀请的就是这样的客人啊?不但不遵守市里的交通规则,还公开在街上殴打校车司机,拦阻警察执行公务啊?”

????吕明世横了陈忠一眼,对警察道:“把人都先扣下来,等待市里的处理。”

????当方明远出现在潼宜电视塔的下面时,于蕊已经候在那里了。

????“咦?明远,陈哥今天没有陪着你吗?”看到方明远自己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而且跟在他身后的除了林蓉之外,却不见了陈忠,于蕊不由得问道。陈忠那几乎是方明远的另一个招牌,一般时候,他在哪里,方明远八成就在他周围不远处。今天又不是什么节假日,他不在方明远的身边,实在是太罕见了。

????“嗯,路上出了点事情,陈哥现在应当在分局里呢。”方明远笑道,“估计现在,你们电视台的人也已经闻讯去了。”

????“怎么一回事?”于蕊就更好奇了。林蓉将方才发生在路上的那一幕和于蕊说了一遍。

????于蕊似笑非笑地横了方明远一眼道:“明远,你这个坏趣味,什么时候改改?”她不用问也知道,陈忠当时肯定是没有亮身份,否则的话,别说警察了,就是潼宜的警察局局长来了,也不可能把陈忠带走。不过陈忠这毛病应当是和方明远学的,要不就是方明远让他这样做的。方明远总喜欢在对方图穷匕见的时候,再亮出自己的身份进行碾压式打击,这些年来,可已经有不少倒霉蛋很不幸地落到了他的手里,结果就是被连根拔起。

????方明远打了个呵呵道:“我这样做,不是怕他们印象不深刻吗?”

????于蕊伸手在他的背上拍了一巴掌轻嗔道:“还贫嘴!”印象能不深刻吗?当初魏鹏程婚礼上发生的那一幕,就到今天,对于台里的那几位恐怕依然还如同发生在昨天一般吧。就连魏鹏程的老丈人和丈母娘,青峰集团公司的老板,华国雄夫妻,直到今天,看到魏鹏程这个女婿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搞得魏鹏程很多时候,也是左右为难。

????接着于蕊又若有所思地道:“闹事的人恐怕是江北东阳足球队的韩国教练朴尚英吧,他是把江北东阳足球队带入甲a联赛的功臣,在江北东阳足球队里有很高的威望。”江北东阳足球队和奉元秦胜足球队的友谊赛她也听说了,潼宜电视台还会直播这一比赛的。

????又是棒子啊!方明远不禁捏起了下巴,自从一九九七年度,韩国教练崔殷泽率领原本处于保级边缘的延边队获得了当年甲a联赛的第四名,从此韩教风潮席卷华夏足坛,多名韩国教练到华夏的联赛中执教。

????“小蕊,那我建议你,最好做个准备,也许今天晚上的这一场比赛踢不了了。”方明远冷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