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七十七章 眼中的异类(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感谢书友夜∮狼剑侠飞天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宁公子ai花不怡的大额打赏。感谢书友魔界小小虎亡美灭日小鱼儿62的打赏。继续求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和推荐票!

????方明远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昨天晚上,他是两个和尚没水吃,索性和卡梅隆讨论《终结者3》的剧本,结果到了凌晨两点半以后才睡,要不是因为今天还有工作安排,他真的想一觉睡到中午去。

????“起来了?早餐和报纸都在桌子上!”林蓉一边看着文件,将那些必须要尽快做出批复的找出来,一边对方明远道。

????“嗯!”方明远应了一声,走进了洗手间,好半晌才出来,不过人已经精神了很多。

????方明远看了看窗外,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这才坐到了桌前,吃起了早餐,顺便看看新闻。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你懂得!”简简单单三个字,却如同三块巨石砸进了平静的池塘,立时激起了无数浪!

????第二天媒体的新闻中,有超过了三分之二的媒体文章,皆是以“你懂得”三字为标题!

????更有那些激进一些的媒体,更是将文章发表在显眼的位置上,并且强烈要求,警察部和秦西省警察厅一定要彻查,到底是什么人向潼宜警方施加压力,让他们对江北东阳足球队这样恶劣的行为高抬贵手!

????迫使原本打算对江北东阳足球队这些成员们行政拘留,甚至于打算将其首要涉事人员移交检察院追究其故意伤人罪和妨碍执行公务罪的潼宜警方,不得不只以罚款赔礼道歉的方式就了事。当然了,这些媒体们也注意到了,潼宜警方,虽然放了江北东阳足球队一行人,但是很显然,潼宜警方对于这一结果也是很不满意。否则的话,就不会有意地在友谊赛前将此事捅了出来!

????而这么大的事情,事先要说潼宜警方高层和潼宜政府领导方面一无所知,那显然是扯淡,所以大家的矛头并没有指向潼宜,而是都在猜测着,到底是哪一方的势力在向潼宜警方施压,干涉警方的正常执法!而这其中,江北东阳足球俱乐部的关系户,一个是江北省当地政府。另一个就是足协,两者自然是首先被媒体所怀疑的。认为他们是最有可能向潼宜警方施加压力的。

????而且媒体中也有人提到,发生了这种事情后,潼宜电视台却在午间新闻和晚间新闻都没有提到,这与潼宜电视台以往的迅速反应风格有些相违背,所以,媒体们也在猜测,潼宜电视台是不是也遭受了强大的压力,阻止这一新闻的播报。而这一猜测的矛头自然就指向了掌握喉舌的宣传部。

????而这一事件中的直接当事人。朴尚英和江北东阳足球队的球员们,还有江北东阳足球俱乐部,更是处于了峰头浪尖之上,媒体纷纷对于朴尚英当街殴打校车司机。以及江北东阳足球队的这些球员们阻止他人和警察上前制止的行为,给予了尖锐而又激烈的批评。不仅如此,媒体们顺便还把这几年来,华夏足坛上的那些丑闻一一都翻了出来。让它们重现天日!一时间,媒体上对于足球运动员的个人素质不高这一问题,是恶评如潮。

????当然了。媒体中也不是没有唱反调的,也有媒体批评潼宜警方的这一做法,是有违组织纪律的,如果说对这些向警方施加压力的各方的行为不满,完全可以向上级部门申诉,而用不着以这样激烈的行为将事情曝光于众,这样是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和谐安定的。

????对此,方明远是嗤之以鼻,向上级部门申诉?很多时候,施加压力的,要求警方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人就是领导!而要越级申诉,不说效果如何,就是越过管辖领导这一条,不管你有理没理,在体制里你就是异类!而且管辖领导要是因此彻底倒了,那还罢了,就怕来个不痛不痒的警告了事,那么事后还不是就等着被穿小鞋了!这些媒体要么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么就是睁着眼睛在这里说瞎话。

????所以,对于这一类的报道,方明远只是用眼一扫,就算过去了。愿意说就说吧,反正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这些媒体的真实用心。专家成为砖家教授成为叫兽,就是这些人还以为民众们还像几十年以前民智未开的时候,那样把他们这些人奉在神坛上。而这些媒体,也总会有一天面临着失去公信力的境地!

????“梅元武这一次可是被你给坑了!”林蓉将一叠文件放到了他桌上道,“这些文件是今天必须批复的。”

????方明远笑笑道:“元武是会理解我的,至于他的堂哥,和他堂哥的妻子那边会不会理解,那就不是我需要操心的了。”这个社会,要想面面皆到,谁都不得罪,那就等着人人都上来踩你一脚吧。既然江北东阳足球俱乐部自觉得可以通过上级部门将潼宜压制下来,那就让他们明白一下,什么叫硬骨头!什么叫把他们放在火上烤!想来,此时,那些人的心情一定是格外的“好”吧。

????“明远,这一次潼宜市政府和警方不会受什么处分吧?”林蓉有些担心地道。毕竟这一次潼宜的反应在很多领导的眼里,肯定是过激了。在这些领导的眼里,只有听话的下属,只有将一切问题都放在体制里解决,即便不同意也会执行,而且会主动为他们背黑锅的下属才是好下属。

????“嗯,明面上的批评应当是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私下里的就不好说了。不过也没什么,对于潼宜,他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方明远冷笑道。只要潼宜的经济仍然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只要苏浣东在中\央稳如泰山,那些不满的人,也只能是玩一些小动作,搞不出什么大动作来。否则的话,要潼宜的经济发展出现了重挫,那个责任,他们可是承担不起!届时,不用方家出头找他们的麻烦,秦西省的这些头头脑脑们就能够恨死他。

????而只要苏爱军和赵绪安稳坐一二把手,就算是要对市政府和警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那点处罚根本算不了什么。那么拆迁死了人的失职造成重大损失的刑讯逼供死了人的造成极大民愤的官员们,不是一样一个个没两年就复出高升了吗?

????而苏爱军和赵绪安的位子可能不稳吗?要坐上潼宜的一二把手位子,没有方家的点头,是绝不可能的。同样的,要撤换潼宜的一二把手,同样也是需要方家的点头。而方明远会答应撤换苏爱军和赵绪安吗?

????“不过,为了堵他们的嘴,等到中午的时候,市政府对这一事件中的相关人员的处理意见就会出来了,警告处分调职,无非就是这些了。”方明远笑道,“要是他们还不满足,那么小蕊打算和他们打打嘴皮子官司。”

????林蓉也不禁笑了起来,她当然知道,于蕊对于省宣传部在这件事上对潼宜电视台指手划脚很不满呢,要是这些人再不安生,她不介意在潼宜上星的频道里,为此事发一个专题节目,让全国人民都来评评这个道理!大不了,就是不当这个电视台的台长了,还能够把她怎么着?于蕊现在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呢。

????“咱们这些人,在很多领导的眼里,恐怕都是刺头和异类!”林蓉轻叹道。

????“哼,都是他们的马屁精了,这个国家也就完蛋了!”方明远没好气地道,“其实在世界人民的眼里,他们这些当官员的,才是他娘的异类!你说哪个国家有仆人坐车,主人骑自行车的?哪有仆人住别墅司机保姆伺候着,主人住安置房的?哪有仆人老喊涨工资要福利每天大鱼大肉吃不完连打包都懒得做,主人却吃不起肉的?哪有仆人用主人的银子到处砸,赔光了也不给主人知会一声的?哪有仆人视察,主人给打伞的?哪有仆人讲话,主人必须领会讲话精神的?哪有仆人贪污几千万不过是有期,主人拿个三五万,就要死缓了!”

????“灾难让领导先走,姑娘让公仆先搂,房子让政府人员先有,缴费让老百姓先凑。开会时称人民,落户时称居民,强拆时称刁民,发怒时称屁民,收税时就成了公民!”林蓉也深有同感地道。

????“与其做人民眼中的异类,不如做他们这些异类眼中的刺头!”方明远道,“至少,我良心上安稳!”

????“元武,你说,他怎么能够这样?他怎么能够这样!”此时,梅元武的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的男子,正在愤怒地叫道。他正是梅元武的堂兄梅元晖。昨晚上发生在比赛前的那一幕,彻底地将江北东阳足球俱乐部钉死在了耻辱柱上!而刚刚花了好几亿元,将江北东阳足球俱乐部收购过来的他的妻子的哥哥,也就是他的大舅哥,自然是要蒙受最惨重的损失了。一想到这一点,连夜赶到了潼宜来的梅元晖,胸口就充满了无尽的怒火。

????“堂兄,你说说,他怎么不能这样?”梅元武叹了一口气,将一杯水放到了梅元晖的面前道,“足协的副秘书长丁定阳和秦西省省宣传部,是你找的人,还是嫂子那边找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