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四章 郭老爷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九十四章 郭老爷子

????郭东诚,香港大名鼎鼎的郭氏航运集团的掌舵人,白手起家创立了占据了香港航运业近半壁江山的郭氏航运集团,其个人资产据说已经高达数十亿港元,在整个东南亚航运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与其熟悉的人一般都尊称他为郭老爷子,虽然说他今年也才刚六十出头,还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香港是一个自由港,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在东亚地区航运界的地位。所以香港的航运业十分发达。目前已与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五百个港口有航运往来,形成了以香港为枢纽,航线通达五大洲、三大洋的完善的海上运输网络。以吞吐量计算,香港的集装箱港口更是全球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之一。所以,郭老爷子在香港高层的影响力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样的一位大人物,除非是其他巨富豪门的掌舵人前来拜访,或者说政府的高官前来,否则是不用迎接到宅门之外的。对于很多前来郭宅的人来说,能够踏入这里,并且能够受到百忙之中的郭老爷子接见,那就已经是很知足了。

????而今天,郭老爷子一身唐装,带着女儿女婿站在了门前,这样的阵势不由得令于秋暇怀疑是不是港督心血来潮,突然前来拜访了。可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也没有及时地通知自己?

????“什么?郭老爷子出迎了?”大吃了一惊的于克强顺着于秋暇的目光望去,脸都绿了。他原本想着到了郭宅之后,再让于秋暇帮他找套正装,再去面见郭老爷子,要是现在这副打扮见郭老爷子,就是郭老爷子不说什么,回头于家长辈们也得打断自己的腿!可是他要是躲在车上,不下去见郭老爷子,那更是失礼,要是被方明远他们给捅了出来,那麻烦更大!自家老爷子震怒之下,会不会将自己禁足,甚至于赶出于家都不好说。一时间,于克强就如同燎了尾巴的猫一样,在车里上窜下跳。

????别人不明白他为何如此,于秋暇又岂能不知。只是一时间,她也不知道应当如何是好。只能……就算不是接自己这些人的,那进门时也得下车见郭老爷子啊。要不吩咐司机换个门进去?那样似乎对方明远他们又有些不公,那有第一次来访,就让人家走偏门的。

????“夫人,老爷子在门口迎接车上的贵宾!”就在于秋暇迟疑的时候,司机的话彻底地让她绝了那一丝侥幸的念头。

????“停车!”方明远突然叫道。司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方明远在距离大门还有十余米的地方就要求停车,但是却知道这是夫人请来的贵宾,下意识就踩了刹车。整个车队都随之停了下来。

????“秋暇姐,郭老爷子是不是亲自在门口迎接我们,我们还是从这里走过去吧。”方明远笑道。让郭老爷子亲自在门外迎接,那已经是出乎意料的殊荣,自己等人若是等车子到了近前再下车,未免有些太傲慢了,不管怎么说,在香港德高望重的郭老爷子,无论是从身份、地位、还有年纪来说,都值得大家敬佩,所谓投桃报李吗,郭老爷子已经表示出了对自己这些人到来的欢迎,那么自己这些人做为晚辈,也要表现出对老人的尊敬才是。

????“是是是!”于秋暇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方明远说得对,如果车到近前再下车,是有些不礼貌,“克强,你……”

????“于大哥若是有什么难处,不妨就呆在车里,这里距离郭老爷子尚远,你不下车也不算太失礼,回头换了衣服后,再向郭老爷子赔个罪,有秋暇姐帮你美言几句,想必老爷子也不会太生气。”方明远已经猜出来于克强为什么这么紧张了。郭老爷子亲自出迎,大家所穿的皆是出席正式场合的正装,于克强的这一身异类的打扮,与整个场合简直是格格不入,这在老辈人的眼中,无疑是极其失礼的。说着,几人已经推开了车门,走下车去。

????于秋暇长出了一口气,这倒是个折中的办法,“克强,你留在车里,回头到宅里换好衣服,我再找机会让你给公公赔礼道歉。”

????郭东诚老爷子,站在大门口,看着车队在十余米外停了下来,接着车里的人纷纷跳了下来,微微地点了点头,他并没有事先告知儿媳妇,自己会和家人在门口迎接方家叔侄,但是这样的应对,无疑令老爷子感到来人对自己的尊重之意。

????在于秋暇的带领下,抱着晴儿的方明远和方彬叔侄跟在其后,快步地向大门走来。郭东诚亦迈步迎了上去,其他人也连忙跟上。

????“爸,这两位就是当初搭救晴儿的方家叔侄。”于秋暇为方明远侄叔引见道。

????“郭老爷子,劳您大驾亲迎,晚辈实在是不敢当!”方彬深深一躬道。在他的身后,方明远亦是深深一躬。

????“方小友太客气了,老朽只有晴儿这一个孙女,你们叔侄救了晴儿一命,让她能够重归老头子的膝下,对老朽来说,无异于恩重如山,你们既然来访,我哪能坐在家中。不必多言,这是你们叔侄所应当得到的。”郭东诚连忙上前扶起道,“这一位就是你们方家的小神童方明远吧?”

????“郭爷爷好!我就是方明远。”方明远恭敬地道。

????郭东诚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方明远半晌,拍了拍方彬的肩头道:“你们方家好福气啊,明远的未来不可限量啊。”

????“郭老爷子,您这话可是太高抬明远了!”方彬话虽然这样说,一张脸可是笑逐颜开。这可是郭老爷子,堂堂郭氏航运集团的掌舵人,有了他的这句评语,就好比过去读书人得到了名儒的赞誉一样,方明远的名气可就如同那坐了火箭一般,扶摇直上。

????郭东诚微微一笑,伸手相邀道:“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方小友,明远,请入内叙话。”

????郭家的豪宅之大,远超乎了方明远和方彬的想像,七栋高高低低的各式建筑坐落在山坡上,以茂盛的林木将其分隔了开来。似乎郭东诚有意让方明远叔侄参观一下,一行人步行顺着路走了足有近十分钟,才来到了位于中央的主建筑,一栋四层的别墅。令方明远和方彬吃惊的是,客厅的摆设居然完全是古色古香,八仙桌、太师椅,墙壁上挂着字画,两人颇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有些手足无措,连坐在哪里都有些不清楚。

????郭老爷子看出两人的惊诧和窘意,摆摆手笑道:“两位贵客不必拘束,随意坐,老朽就这么点爱好,喜欢这种近代的家居摆设。晴儿,到爷爷这里来,方哥哥都抱了你一路了,还不让他休息吗?”

????晴儿在方明远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从他的怀里滑了下来,却没有去郭老爷子那里,而是拉着方明远的手,嫩声嫩气地道:“我不要方哥哥抱了,哥哥就没那么累了。我要和哥哥在一起。”

????郭老爷子慈祥地一笑,故意做出了一副悲伤的模样道:“小晴儿不要爷爷了吗,爷爷可是会伤心的。”

????晴儿连忙跑了过去,搂着郭老爷子的腿道:“爷爷,晴儿要爷爷,爷爷不哭。晴儿一直都陪着爷爷的,可是哥哥好长时间才能见到一面,晴儿也想陪着哥哥啊。”

????郭老爷子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在她的小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不要,爷爷,扎!”晴儿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小手扯着老爷子的胡须。

????“爸,您别闪了腰!”于秋暇连忙过来将晴儿接了过来。晴儿一落地,就又跑到了方明远的身边。

????“没事,我虽然老了,但还没有到那个份上。”郭老爷子笑笑道,招呼着众人坐下。又为方彬叔侄介绍郭家的其他人。“天宇他本来也应当来迎接两位贵客的,只是公司里临时出了一些事情,在路上耽搁了,在这里,老朽我替他向两位赔礼了。”

????方彬连忙站起身来道:“哪里哪里?劳动了老爷子您的大驾,就已经令我们叔侄二人心中不安了……”

????郭老爷子一摆手道:“你们叔侄是晴儿的救命恩人,当得起这个。”

????方明远看了看于秋暇,又看了看方彬和郭老爷子,突然笑了起来。方彬见状连忙对他连连打眼色,这是什么地方,别失了礼数。

????郭老爷子不由得有些奇怪,微笑道:“明远,你在笑什么呢?”

????方明远站起身来,微笑道:“郭爷爷,我知道您感激我们当初救晴儿,所以才以这样正式的礼节来欢迎我们叔侄,我心里当然是很感激。但是郭爷爷,我和小叔是出身工人家庭,我爷爷就是工厂里的老工人,一辈子没受过什么正式教育,祖先也是……哈哈,虽然这样说有些不礼貌,但就是大家所说的泥腿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您这样正式的欢迎我们,说实话,反倒令我们格外的拘谨。我方家这一年来的发展,若是没有得到秋暇姐的大力支持,是不可能取得如今的成果。我称您一声爷爷,叫夫人一声秋暇姐,因为晴儿,我们两家已经从陌如路人成为了朋友,我和小叔做为晚辈,您既然相招,自当前来,如果说您这样郑重其事,反倒显得两家有些生分了。您说是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