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而知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而知之?

????“明远!”方彬低声地叫道。今天方彬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这心里是紧了又紧,后背都已经湿透了。好在郭东诚没有因此而动怒,所以看到方明远仍然这样不知大小,后背不由得又是一层冷汗。

????“方彬,我是大老虎吗?虎毒尚不食子,明远既然叫我一声爷爷,我这个做长辈的,还能和他一个十二岁的娃娃置气不成?”郭东诚面有不悦地道。

????方彬不由地心中发紧,好在他经过这几年的磨练,待人接物上也有了极大的长进,连忙陪笑道:“郭叔,您别误会了,我是要他别耽误了您的事情。于姐被您留了下来,自然是还有吩咐,这个……当然是正事要紧!”

????“哼!”郭东诚拍了拍方彬的肩头道,“你啊,有的时候想得太多了。学学明远,有的时候放肆即意味着亲近,恭敬即意味着疏远。明远,你把晴儿给秋暇,随我来。”

????于秋暇接过有些不情不愿的晴儿,看了看苦着脸的方彬,不由得哑然失笑,看郭东诚和方明远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这才轻声地道:“你啊,别受刚才的影响,公公啊,一直都对大姐他们几个有些不满,认为他们现在有些不思进取,所以才借着刚才的那个机会敲打敲打他们。一方面呢,是让他们明白,天外有天;另一方面呢,也是省得他们轻视你们叔侄。至于刚才他说的话,不必放在心上。公公他还是很感激你们叔侄的,所以你不要那么拘束,放开一些,他会更高兴。”

????方彬叹了口气,这话说得容易,做起来可是很难,面对郭东诚,一想到他的身份、地位、在华夏的影响力,怎么可能不拘束?怎么可能不紧张?自己可不能和明远比,那是见惯于铁道部部长的主,自然见谁也不会发怵。

????“嗯,明远啊,爷爷方才是利用了你,爷爷的这几个儿女啊,不知天高地厚,总觉得自己在那一代人里也是佼佼者,社会的精英,未免有些眼高于顶。嘿嘿,这经商就好比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郭家虽然看似在香港的航运界里占据了半壁江山,也算是个人物,但是不要说和欧美国家的那些航运集团相比,就是在东南亚,也还有几家实力不弱于甚至于是强于我郭家的。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日后又怎么能面对他们的挑战?”郭东诚长吁短叹道。家里的这些儿女,除了天宇在自己亲手培养了这么多年后,勉强能看得上眼外,其余人等,也就是中资偏上而已。他已经六十出头了,自然难免会对郭家的日后有些忧虑。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看郭大哥沉稳干练,日后定能接爷爷的班。”方明远也只能劝慰道。这辈份算是乱七八糟了,可是他认于秋暇为姐在先,又不想改口叫婶婶,所以也就硬着头皮胡叫了。郭东诚倒也并不在意,两人顺着花园的小路一直向前走,左边就是一望无边的大海,海上船舶点点。随着微风,方明远甚至于可以闻到丝丝的腥气。

????拐了一个弯,前面出现了一座石柱的凉亭,在凉亭的正中央,摆着两把藤椅,一个石几,上面放有茶具,一旁还有炭炉。凉亭旁边是一圈网眼式的围栏,下则是陡峭的山岩,直通向大海。坐在这里,可以远眺沧海,静听潮声,倒真是一处难得的所在。

????郭东诚大步地走了进去,让方明远在一旁坐下,自已点着了炭炉开始做水。方明远明白,这是要喝功夫茶,这东西在京城徐姨夫那里倒是喝过,但是怎么做却是一窍不通,所以也只能在一旁坐着。

????“天啊!”此时于秋暇三人才刚刚拐过了弯路,看到这一幕,于秋暇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低呼。

????这里可以说是郭东诚的禁地,他在家里的时候,就连郭天宇都不敢不请示汇报就擅自来这里。大家想要来这里坐坐,只有乘郭东诚外出的时候,还要派人在门口把门。后来有了晴儿,因为晴儿也喜欢在这里,这才稍稍地放宽了一些,郭家人可以抱着晴儿来这里观景,但是山崖边却围上了那护栏。而能够被邀请到这里坐坐喝茶的人,都是郭家至近的朋友长辈。就连港督来此,也是来访了几次后,厚着脸皮提出来,才得到了邀请。虽然说郭东诚二人一开始就走向了这个方向,但是于秋暇也没有想到,公公居然会亲手泡茶给方明远。这这这……太令她难以置信了。

????“啊?”方彬诧异地停下了脚步。

????“咱们到那边转转,不要打扰他们了。”于秋暇笑道。

????“妈妈,我要去那边!”晴儿指着凉亭的方向叫道。

????“哥哥和爷爷在谈正事,你去了,会惹他们不高兴的。以后就不陪你玩了!”于秋暇故做严肃地道。

????“爷爷才不会不玩我的,哥哥……哥哥……,那我不去了。”晴儿一脸委屈地道,看得于秋暇心疼不已。

????“好了好了,妈妈不是陪着你呢吗,等哥哥和爷爷谈完了,吃完饭,咱们两个陪哥哥去海滩上玩,好不好?”于秋暇在女儿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好!”晴儿立即拍手叫好道。

????经过起火、掏火、扇炉、洁器、候水、淋杯……一连串如同舞蹈般的程序后,两人这才端起茶杯,眺望沧海。

????“明远,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怎么说呢,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简直就像是个成年人,至少拥有三四十岁人的思维能力,而且堪比那些真正的精英们。你的大局能力很强,虽然说我不明白,你是如何判断猴票一定会涨价,而且涨得是那么疯狂。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华夏政府的价格改革一定会引发抢购风潮,以至于几个月前就开始储备货物。”郭东诚摆了摆手,制止了张口欲言的方明远,继续道,“古人说,有人生而知之,说实话,我原本一直都不信,但是看到了你,我却有些动摇了。你的很多天赋,在海庄镇那个地方,应当是无人能够教你的,更不用说,教到如今的这个地步。这一点,令我很迷惑不解,也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生而知之’吧。你呢,也不必向我解释,人吗,哪一个没有点**的,尤其是在这方面,秘而不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老头子我也就是想不通发发牢骚,你听听就算。”

????方明远的额头已经见了汗,这还是重生以来,第一个在他面前明确地提出疑惑的人,虽然说最终郭东诚自己给自己找了个解释,但是方明远仍然觉得自己在他的面前,仿佛**裸的,一切都无法隐瞒。这样的感觉可是很难受。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因为晴儿的缘故,我们两家由陌生的路人变成了朋友,这一点令我很高兴。相信你也知道,我郭家掌控着航运集团,郭家几乎百分之**十的财产都在其中,这固然保证了郭家对于集团的掌控,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却又束缚了郭家的发展。在香港这块各行各业市场已经被众豪门瓜分完毕的土地上,郭家除非是进入新兴产业,否则的话,都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而新兴产业呢,投少了占不住市场,投多了呢,嘿嘿,赔的可能性也不小,所以郭家这些年来,除了扩大船队之外,在其他各行各业都只是小打小闹,成不了什么气候。赚取点零花钱没有问题,但是真想干出一番事业来,却是不易。”

????方明远侧耳倾听,心中却是琢磨着郭东诚和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看了明远你这一年的发展,有一种感觉,不知道对不对啊,你估且听听。”郭东诚笑道。

????“爷爷请讲?”方明远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

????郭东诚侧过头来,直视着方明远的双眼,郑重其事地道:“我觉得如果说你有充足的资金供应和人才储备,那么,你会创造出更大的奇迹来!”

????郭东诚这一句话可谓是正点在了方明远的软肋上,论眼界,论对未来华夏乃至世界的发展前景的了解,恐怕除非再穿越回来一个,否则的话,没有比方明远看得再透彻的了,但是启动资金的不足和具体实施计划的人才缺乏,极大地束缚了方明远的发展速度,只能空看着机会从手边溜走,却无法抓住。

????“哈哈……”方明远干笑了两声,“爷爷您还真是高抬我……”

????“不不不,不是高抬你,我也是六十出头的人了,这一辈子不知道看过了多少人,这点眼力还是有的。”郭东诚摇摇头道,“这一次特意邀请你前来,就是想和你谈一件事。”

????“您请讲。”方明远坐直了身体,关键的东西来了。

????“我打算无息借款三亿港元给你,十年之内,你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